清北博士争抢深圳中学教师,谁在欢叫?谁在哀嚎?

2021-02-25 13:14:06 世范财经

正文共3130字,预计阅读时间为10分钟

最近几天,一份深圳中学新聘老师的资料在朋友圈流传,清一色的名校硕士博士乃至博士后、海归,让一向被人看不起的深圳教育,一下子高大上起来。


而且这不只是个别现象,近两年深圳其他中小学也成批招进名校硕士博士生,也是以北大清华毕业生为主。2019年深圳龙华区教育局开出近30万年薪招聘教师,491个岗位吸引超3.5万人报考,入围的毕业生超过八成来自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国内外顶尖名校。该消息在朋友圈刷屏,引发“深圳30万年薪聘中小学老师火爆”的讨论。

现在深圳中学的高学历师资队伍闪亮现身,再一次让大家聚焦深圳教育的是是非非。不少家长欢呼,深圳中小学教育终于可以迎来质的飞跃,但也有家长担心,这些年轻人学历虽高,但是是否有足够的经验来应对现在的应试教育呢?以前深圳一直想引进的教师都是内地的特级教师、优秀班主任之类的,难道现在深圳要搞素质教育、弯道超车?但不管怎样,高学历教师队伍的壮大,名校师资阵容,让深圳底气又硬了起来。

相比于家长圈的欢呼惊叹,在深圳的各高校校友圈则是另一番光景,这些在深的非清北校友在感叹:为什么只有清华北大的地位那么高?

这个热门帖子说的是一个中国科学院大学博士去北京参加了深圳中学某学科的招聘,招聘是先面试,再笔试,进入笔试环节的要求:最好本硕博都是清华北大;学生时期如果有国家级竞赛一等奖,优势较大。结果上海交大、复旦、浙大、中科大、中国科学院大学等名校没有一个进入笔试环节。招聘人员委婉地对这位博士说:你还是很优秀,但是我们也不想浪费你的时间,我可以给你笔试机会,但是我们已经在跟一个北大的在谈了。

非清北的各校友群翻热这个话题,自然有一股酸酸的味道。不过,对于占有国内高校优质资源的清华北大来说,也何尝不是一件心酸的事情——不管你是北大清华的学霸,还是交大复旦的尖子生,其实大家都卷入了残酷的低校竞争中。按现在一个流行的说法就是“内卷化”。

这里的“低效竞争”不是说中小学教育不重要、没有效率,而是说不需要那么多的博士、硕士。

博士主要应是培养研究型人才,但是在我国这些年博士培养人数大幅增加,却都是应用型方向,而且现在深圳暴露出来的问题是,大量名校博士乃至海归在争抢30-40万年薪的中小学教师岗位,这不得不让人深思,我们教育方向和经济体系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其实,就深圳中学给出的薪酬待遇来说,在深圳现阶段算不错,但是算不上很好,也比不上历史上深圳引进高端人才的待遇:

1.拿到手工资40万;

2.事业单位正式编制;

3.从幼儿园到高中,小孩的教育问题全部由深圳中学解决,全部是最优教育资源;

4.提供两室一厅住房一套,有使用权,无产权;

5.住房补贴+住房公积金1.2万元以上;

6.每年假期160天;

7.其他事业单位福利。

就1、2、5、6、7来说,深圳不少学校也能开出30万左右的薪酬,比如前述的龙岗区,有编制有假期,住房则因学校而异,第3项则是深圳中学本身资源够强大。

因此有深圳网友认为,三四十万的年薪在深圳其实不算什么,可以扛得住深圳的高生活成本,却抵不住深圳的高房价。从十几、二十几年前深圳引进高端人才给予的待遇来看,这些高学历人才的薪资水平也只算一般。话虽这么说,不过加上假期及稳定的工作条件,整体待遇也很可观,至少可以留在深圳,有了一个稳定的生活环境,为日后的发展提供了更多的可能。这也是名校毕业生对深圳青睐有加的原因之一。

其实,在2018年以前深圳还在讨论,为什么招不到优秀的中小学老师。究其原因主要就是深圳教师编制有限,生活成本高,而那时引进教师的待遇普遍偏低。不过在2018年这种情况得到明显改变,不仅增加了教师事业编制,而且严格落实国家和省关于“两相当”的规定,教师平均工资收入水平不低于公务员,再通过工资制度改革和调整,教师收入水平显著提高。当时深圳龙华区引进内地优秀教师还给予高额补贴,开始引发关注。

而让全国人民都关注深圳高薪招聘教师是在2019年,那时从深圳中学到各区中小学,纷纷开出年薪20-30万的价码招人,吸引了一大批985名校、海归博士硕士加入竞争。南山区一个普通小学,办学时间与特区历史差不多,不过排名一直不上不下,但是一个教师岗位也有200人竞争。

深圳终于不担心招不到优秀的中小学老师了,但是我们社会包括清华北大这些高校在内的都应该反思,为什么这些优秀的博士生都会一窝蜂去深圳争抢几个教师岗位?

从就业形势来看,这几年由于经济调整等原因,高学历人才也面临就业难的问题,进入体制(党政机关和事业单位)就是最好的选择——稳定而且有前途。2019年,北大清华一共有16869名毕业生,其中北大77%的博士毕业生选择了党政机关与事业单位,清华博士毕业生则为47.5%。2020年清华这一比例上升到51.5%。

即使进入企业,也是国企优先,毕竟国企也可以看作体制的一部分。体制外的民企、外企也是可以考虑的,但主要是华为、阿里、腾讯这些头部明星企业。不过,去企业上班不仅压力大,而且经常996,如果不能像头部明星企业那样开出高工资,那就还是要想方设法进体制。

曾有一条新闻说“中国芯片人才缺口30万”,其后就有芯片制造业的网友留言,他说,自己大学就是芯片类的专业,刚毕业的时候,很多同学就转行去了金融、房地产和互联网,他当时还坚持选择了自己的芯片行业,想为中国的芯片研发做点贡献。但很快,他就发现,去金融、房地产、互联网行业的同学,他们的工资在两三年里就翻了一倍甚至好几倍,而自己三年才涨了不到20%。

因此对于这些高学历人才来说,在体制外如果不是在阿里、腾讯这些牛企,那就不如去深圳当一个老师更值得,待遇不错,而且一年还有3个月的假期。

这几年经济大环境越来越不好,市场上能像华为、阿里、腾讯能开出高薪的越来越少,留校和进入党政机关则越来越难,这样的话,越来越多的名校硕士博士只能挤入中小学教育的狭窄赛道。按时下流行的话说,这就是名校毕业生的内卷化。

2019年北大毕业生就业去向

去年来由于疫情的冲击,竞争更加激烈,因此进一步加大了内卷化。据一位留德的博士说,在海外读博的研究型学生内卷得很厉害,国内高校的招聘条件已经从常青藤名校博士毕业,变成必须要从多少级别的实验室出身,要有多少级别的刊物论文数量,所以大量的学生没有了原来进高校的渠道,又无法留在海外,不就卷去高中了嘛,先进体制再说。

名校内卷化,表面原因是就业形势的恶化,深层原因其实是中国高校普遍行政化、教育功利化,丧失了传统大学精神。2014年奇葩说上高晓松痛斥一位清华博士毕业生就很能说明问题。

这位博士自我介绍说,自己本科读的法律,硕士读金融,博士修了新闻学,还有去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做访问学者的经历,然后想知道找什么工作好……但是他还没说完,同为清华校友的高晓松就打断了他,对他说:

“其实来之前,清华的校长和书记都向我推荐过你,你应该是清华最优秀的在校博士生之一,可是你今天的表现太让我失望了!一个读到博士的人竟然要问别人,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找什么工作,这就好像是一个姑娘说,我身材又好、长得又漂亮、皮肤又白、家里又有钱,你觉得我应该嫁给谁?”

高晓松在现场谈了他感到失望的原因。他认为名校是“镇国重器”,培养你是为了“让国家相信真理”,这才是一个名校生的风范。高晓松对名校的这个理念也许过于理想化,但他毫不掩饰对高校沦为职业技能培训学校的失望。

名校毕业生充实了深圳中小学师资力量,对于深圳教育来说短期来看是一大喜事,但是对于中国教育、中国大学的发展却是严重的伤害。内卷化陷阱如果不能突破,那么这些清华北大名校生在深圳培养出来的新一代“名校生”,也还会重复他们老师的道路。

深圳欢叫的时候,是否听到清华北大在哀号?

图片来源于网络

—END—

本文为“世范区”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抄袭。如需转载,请在文末留言区申请并获得授权。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