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不得光的富二代们

2021-02-24 20:08:09 更美扒扒扒

娱乐圈去年的大瓜真就全员恶人了。

有代孕弃养的,有带球跑的,争着把生活当连续剧过。

但阿姨已对他们的是非逐渐脱敏,而是不由得把视线转到了另一个角落——他们的孩子,那个十分无辜、充当了父母博弈时“肉票”的孩子。

法律意义上他们叫做“非婚生子”,并享有和婚生子同等的继承权,但在舆论语境中,他们是“私生子”,是要被刻意低调、隐匿着长大的孩子。

今天,阿姨照例用三段式故事向你们讲述“私生子的囚徒困境”,在这场拉锯战中他们早已遍体鳞伤。

听完后阿姨只想说:为人父母,不要因为自己的贪念毁了孩子的人生。

沛沛,女,24岁,“我把自己整成了我爸的样子”

我时常想,要是我没出生就好了。

我妈19岁在文工团唱民歌时被我生父看上,20岁到香港生下了我,过上了外人眼中富贵无忧的生活,但她并不甘心,失去名的利,终究不够滋味。

她把希望都寄托在了我身上,她说我是她人生的延续,让我一定要风光大嫁给一个天之骄子,被所有女人羡慕嫉妒。

从我记事起,她一直很严格,小学时我曾经特别爱啃指甲,我妈发现后就把辣椒油涂在我的十个指甲上,接着用创可贴紧紧裹住我每个手指,狠狠瞪着我说:“我看你以后还啃?!”

成年后我和男友聊天,他也说小时候因为啃指甲没少被他妈念叨,他妈总说“最脏的细菌都吃到肚子里了,该生病了”,而我清楚地记得我妈曾说的是:“你这样谁会喜欢你啊,恶心,像什么样子?”

为了“像样”,我从小就要向礼仪课老师学说话时的神态语调,每天只能吃营养师搭配好的食物,二十岁之前,我只在过生日时吃过甜点。

量身高体重是我的噩梦,小时候我不懂几个数字的增减为什么会让我妈妈突然癫狂,甚至几次抱着我说“要不我们一起去死吧”,如今我能明白,因为那个数字的变动意味着我离她的豪门梦又远了一步。

大一那年,我恋爱了,男友比我大十岁,当我装着用平淡语气说出他的名字时,我妈在电话中惊呼:“妈妈的乖女儿啊,好宝贝,真争气。”

那次通话我甚至感受到了她的小心翼翼和讨好,只是在她追问我有没有见到男友爸爸时,我轻“啧”了一声,她便立刻说“好好,妈妈不问了”,原来这么多年她不是察觉不到我的情绪,只是认为没必要在乎而已。

但好景不长,我这场“与有荣焉”的恋爱只维持了半年。

某次我又被我妈骂不会靠怀孕逼婚“还不如能下蛋的鸡”,我在男友面崩溃大哭甚至用头撞墙,而他再没有心疼地抱住我,只是冷眼旁观,然后说:“闹够了吗?大家一起谈原生家庭,都能讲三天三夜,不见得你比别人更惨,只不过你更擅长表演。”

分手后,他对别人说“我建议她去看看神经科”。

妈妈的羞辱如期而至,说我浪费了她给我的漂亮脸蛋,还不如我的丑闺蜜。

咒骂声中,我突然想起闺蜜曾说她幼时长得像妈妈,越长大越像爸爸,有研究称孩子成年后长相会更像夫妻中的强势方,因为小孩会不自觉模仿强势方的动作神态,形成肌肉记忆。

我去做了整容手术,术后我端详着自己七分像父亲的脸,终于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我像爸爸,我有一个“强势方”爸爸,“爸爸”不是我人生中的缺位符号。

赛文,男,21岁,“外面传我爸有六个私生子,但我估计,只多不少”

我爸有多信风水呢,信到每年花几千万香火钱捐功德、认神棍当干儿子,就连我和我妈在加州住的房子大门上都刻着太极八卦图集,也算个中西合璧的景了。

我爸有多能生呢,老婆生了俩闺女,他还在外面搞出了六个儿子,但我觉得不止六个,他在播种这件事上就跟没够似的,最爱说“我这么大家业,得择优选接班人啊,候选人越多,越能有良性竞争嘛。”

在他的一众儿子里,我是钱和股占的最多的,这得感谢我妈,或者说要感谢我妈的祖坟风水和八字,每个算命的都说我妈旺他,他自然也就对我妈最大方。

我童年是在贵州姥爷家过的,我妈把我甩得很干净,一心奔她的星途,当好清纯女星。我六岁第一次来北京,我爸那段时间好几个楼盘都烂尾了,风水师掐指一算说家里女人多,阴气太重,得找个童子来镇宅,我爸想起来还有个我,就把我要过来了。

说良心话,我爸的正房老婆不算坏人。她是从小就被塑造的大家闺秀、贤妻良母,大概由于被世俗观念灌输的“孩子是无辜的”,她也曾尽力向我释放过善意,不过我总有一些时刻会被吓的缩回那个小龟壳里。

记得有一次她给我和她女儿各倒了一杯牛奶,我接过牛奶时下意识地朝另一杯看了一眼,我发誓我当时只是一个随意的动作,可她却突然大吼:“看什么看,都一样的!”。

那一刻,幼小的我深刻感受到了“是不一样的”。

所以小时候都是我去别人家玩,我从来不敢把朋友带回家,这大概也是我现在有钱后养一群朋友住在我家的原因,我很享受当这个“山大王”。

尽管我才21岁,但如今已经有了“玩累了”的疲惫感,我14岁开荤,男的女的都搞过,性向随着我心情流动,“私人派对”也参加过不少,经常是醒来后得反应一会身边躺着的是谁,或者是谁们。

自作聪明的小情儿对我一顿分析,说我是太缺安全感了,她会用爱填满我的内心黑洞。

听完我很感动,跟她说“你都没有的东西还能想着给我,真伟大”,然后让她搬走了。从小穷到大的丫头,有鬼的安全感啊?

上个月我哥们找我喝酒,一杯下肚就嚎啕大哭,我一问才知道原来他发现自己是抱养的、是他舅舅过继给他妈的,原来他这个大少爷“血统不纯”。

我几次想开口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像我这种从来没被爱过的,对他同情不起来更酸不起来,就像是在桥洞里住了十年的流浪汉突然看到破产的企业家一样,也不知道谁更惨。

凑合过吧,等下辈子投个好胎。

靳纪,男,33岁,“和我老婆的新婚之夜,我一夜无眠”

我从小跟我妈一块过,没见过那个男人,可能是出于买个心安又可能是因为我妈长得太漂亮了,他一直鼎力相助我妈的事业,我最后一次听他的名字是在反腐新闻里。

小时候我妈经常半夜回家,我害怕她再也不会回来,就一直躺在沙发上等她。经年累月,我养成了个习惯,只能在沙发上才睡得着。

因为我妈的缘故,我一直很青睐张扬凌厉的女人,交往过的女友也都是女强人类型,但我又分外需要陪伴,打小就很清楚最后和我走入婚姻的必须是“金丝雀”。

于是我娶了我老婆,他爸和我妈是生意伙伴,见我老婆第一眼我就决定娶她,她看上去很温顺,并且是没有价值创造力的千金小姐,适合被我圈养。

新婚之夜,我躺在床上浑身不自在,就像误入了一个不属于我的世界,毕竟这么多年,沙发才是我的安全港,可我还不想太快暴露自己的“不正常”,只能一动不动地躺着。

一片寂静中,她轻声问我:“你是不是睡不着?”,我犹豫了下,还是告诉了她实情,毕竟失眠实在太折磨人了。

她起身,抱着枕头和被子放到了沙发上,还给我点了香薰,说让我好好睡,她那句话我一直记着:“没有什么不正常的,这只是个人习惯,就和我习惯睡在床上一样”。

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了温柔的力量,她给了我接纳,而不是鼓励我改掉那个“不正常”的自己。

这几年我妈上了年纪,总想缓和一下和我的紧张关系,我这攻不破,她就找我老婆诉苦让她劝我,但我老婆从不尝试让我和我妈破冰,她说“那是你的经历,你有你的感受,别人不该劝你大度”。

这份“尊重”,是我在最爱说“为你好”的我妈那里从不曾得到的。

我老婆说她和我就像是狐狸先生和玫瑰花,但我不觉得,她不是爱夸大其词怕寂寞孤独的玫瑰,她是月亮,永远闪亮在星空中,温柔动人。

我去看了心理医生,因为我想和老婆组建完整的三口之家,而在这之前,我必须要成为一个能给家人幸福的合格父亲。

第一次咨询时,医生告诉我:“你要和过去的痛苦切割,然后去爱你的孩子,结束你家族的命运。

治疗之路很漫长,但我相信,我会好的。

我的未来还有人在等我。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