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6年,陈锡联临危受命获三军指挥权,邓小平:他没有野心

2021-02-24 17:46:34 孤风婉史

1976年2月,中共中央发出1号文件,其中陈锡联被中央任命负责主持中央军委工作,接替叶剑英获得了三军指挥权。

彼时的中央正面临着人员交替的紧张局面。毛泽东重病,周恩来去世,邓小平举步维艰,叶剑英同样患病,谁能够临危受命,担起国家军政建设的重担呢?

病床上的毛泽东深思熟虑后,将军权交给了陈锡联。

毛泽东直言:“陈锡联从小参加革命,会打仗,带过兵团,带过炮兵,在国务院也有个职务,就让他带一下吧。”

陈锡联何许人也?

在此之前,陈锡联就担任着中央军委常委和国务院副总理的职务,负责我国的国防工业和体育工作。

而要说更早之前,更有着重庆市委书记、人民解放军炮兵司令员、沈阳军区司令员、中共中央东北局书记处书记、北京军区司令员等丰富的党政工作经历。

将时间线拉到陈锡联与共产党的缘分开始之初,就能看陈锡联由一个放牛娃,一步一步走上追随共产党抗日、建国的完整历程了。

1915年,在湖北省红安县高桥陡山的彭家村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中,陈锡廉出生了。

陈锡廉家中有两个姐姐,不过家中并不十分困难,一家人互相扶持着,也能磕磕绊绊过下去。

可糟就糟在,陈锡廉3岁时,他的父亲去世了。

家里的顶梁柱没了,母亲一个人带着三个年龄参差不齐的孩子,可想而知,四人的日子过得有多苦。

因为生计艰难,就算是家里唯一的宝贝儿子,也得去干活赚钱。

年仅八岁的陈锡廉被母亲送去为地主放牛,成了一个放牛娃。

但为地主家放牛也不是什么好差事。地主天生就站在剥削的一方,被剥削者为了糊口,除了忍气吞声,别无选择。

单单是吃饱饭这一点,无情的地主家也不会施舍给这些在他们眼中如同蝼蚁一般的放牛娃。

年幼的陈锡廉实在是饿,既然地主家不给饱饭吃,他就自己去种点菜、捉点鱼给自己和家人,尽力解决饿肚子的问题。

可除了饥饿外,折磨着他的还有地主毫无道理地暴力殴打。

陈锡廉做错事会挨打,地主一家心情不好时陈锡廉也会挨打。

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在当时的中国,很多穷苦人民就是在这种日复一日的痛苦中逐渐麻木,习惯了被剥削,习惯了被伤害,习惯了这不平等的残酷社会现实。

他们不会再去挣扎,不会试图反抗,只会默默劳动,用自己的血汗养肥剥削阶级,然后为自己和家人换来甚至不足以饱腹的生存资源。

陈锡廉拒绝在这种痛苦的错误生活中沉浮一生。因为他还是个孩子,就算已经被残酷的现实毒打过,也不愿放弃胸中那燃烧着的一点星火。

陈锡廉十多岁时,不再去给地主家放牛,而是跟着母亲沿街乞讨。

原以为不再寄人篱下就不会任人欺凌,没想到,软弱好拿捏得孤儿寡母,连乞讨都是错的。

陈锡廉有一个远房叔叔,认为陈锡廉母子乞讨丢了陈家的脸,竟将陈母毒打一顿。

这让陈锡廉大受刺激,从此下定了决心要改变这病态的社会,让恶霸能遭到报应,让可怜无辜的穷人能够过上好日子。

那个时代正值大革命失败,反动势力日渐猖獗,但与之相对的,革命力量也在无数的活动中逐渐再次成型。

那时乡间到处都充斥着革命宣传和游击活动,作为一个很有想法的孩子,陈锡廉参加过村里的童子团和少先队,甚至当过少先队长。

若不想办法改变命运,便要一辈子受到各种折辱欺凌,穷人永远是下等人,而富豪劣绅永远能踩着穷人的血汗吃香喝辣。

且正好在狂热的革命氛围中,陈锡廉顺势做出了决定:他要参军,他要做红军,跟共产党一起解放中国,让穷人也能过上好日子。

可这个决定遭到了母亲的反对。

陈锡廉是家中唯一的男孩,是去世的陈父为陈家留下唯一的“根”,陈母又如何能让陈锡廉这个家里的宝贝疙瘩加入红军去与敌人搏命?

且“革命”之流是如此虚无缥缈的东西,哪有实实在在的生活重要呢?

陈锡廉14岁时便向途径当地的游击队表达了自己加入的意向,可惜因为年龄太小,被拒绝了。

回家后陈母知道了这件事,为了防止陈锡廉深夜偷跑,甚至将一根毛线的两端分别系在陈锡廉的脚上和自己的手指上,毛线一有动静就起来查看。

但在1929年的一个深夜,陈锡廉还是趁着家人熟睡,解开了系在自己脚上的毛线,悄悄跑出了家门。

此时的他年龄已经够了,顺利加入了游击队,并在后来成功成为红军的一员。

陈锡廉向队伍报上了自己的名字,却因为自己从未上过学,不识字,不知道自己的名字是哪三个字。

“陈锡廉”从此变成了“陈锡联”,并以“陈锡联”这个新名字开始了自己的传奇人生。

刚刚加入游击队的陈锡联其实并不被队伍看重,因为他年龄小,再加上从小营养不良,看着就更瘦小了,怎么看都不是个属于战场的好苗子。

但是金子总会发光,陈锡联后来还是凭借自己的聪明机敏得到了队伍的赏识,成功成为一名全新的红军战士。

之后陈锡联所在的队伍被收编入红一军,陈锡联自然也成了红一军的一员。

1930年,红一军三次出击平汉路,大获全胜。

其中陈锡联的表现也十分亮眼,不但在作战中勇猛对敌,还在第三次出击平汉路的战役中俘获了一个敌对民团的成员,缴获了一支套筒。

15岁的少年能有如此优秀的表现,让组织上非常满意,从此陈锡联也被发展为党员,继续发光发热。

陈锡联的营长高汉楚曾这样评价他:“小胖人小志气大,打仗很勇敢,就像一个小钢炮。”

“小钢炮”也从此成了陈锡联的绰号,象征着年轻的战士那股生机勃勃的冲劲儿。

刚刚加入红军队伍的陈锡联就遇上了国民党反动派发起的围剿行动,但幸运的是,陈锡联不但在战场上活了下来。

还随着一次次“反围剿”胜利活跃在与反动派的斗争中,由一个无名小卒开始一步步在部队中担当重任。

等到“反围剿”结束,红一、四方面军顺利会师后,陈锡联已经是第10师的师长了。

在1937年,国共双方建立了抗日统一战线,开始第二次国共合作。在此期间,陈锡联经历了最让他声名远扬的一次战役——夜袭阳明堡。

那时陈锡联是769团的团长,这场战役的总指挥人是中国八路军第129师的首长徐向前。

10月秋高气爽,而紧张的太原会战已拉开帷幕。

所有的风景都被战火掩埋,天空也不是它本应有的碧蓝色,却被战争的阴云尘灰和敌人的飞机遮挡了。

日军的空袭防不胜防,中国军队如果不能解决这个难题,就无法取得战争的胜利。

陈锡联作为769团的团长,接下了这个看上去无比艰险、但对我方的胜利至关重要的任务——袭击敌人后方,给他们来点“后顾之忧”。

受命侧击南犯日军后方的769团一番考察,最终决定将目标集中在阳明堡。

日军进犯太原时,在代县、崞县、阳明堡等地都有驻军。

其中,阳明堡因拥有阳明堡机场这个重要的战略部署而更方便了日军安置他们的战斗机,从而对忻口、太原一带的中国第二战区部队进行疯狂的轰炸。

且日军补给多自空运而来,要攻击敌人后方,必然也要考虑到如何干扰他们的物资补给。

如果能从阳明堡机场入手,就能很大程度上削弱日军空军的实力,让我方对空获得喘息之机。

陈锡联带着团里的几个营长去了代县西南、滹沱河东岸的苏龙口村,从这里的山头上,就能看见几公里外的阳明堡机场上一架架飞机不时呼啸而过。

幸运的是,陈锡联他们还是知道很多敌情。

机场大概有飞机24架,白天会离开机场,轮番轰炸太原、忻口等周边地区,晚上才回到机场。

可在这样重要的战略基地,机场里却只有一支警卫部队守着,日军的联队大部分是驻扎在阳明堡街里的。

日军也许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暴露己方的信息。

又或者,是他们根本没有在意,没将中国的军人放在眼里,没想过让中方知道了这些信息会造成什么影响。

日军的傲慢注定会让他们大意失荆州。

在徐向前的指导下,769团制定好了详细的作战方案,各个营、连领了自己的任务,兵士们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

10月19日的晚上,769团开始了行动,第3营在营长赵崇德的带领下深入了敌军内部。

他们在漆黑的夜色中钻过了阳明堡机场的铁丝网,分成两支,一边去袭击日军的警卫部队,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另一边直接去了飞机群附近,打算直接摧毁日方的飞机。

等到他们遇上日军的哨兵,激烈的战斗就直接开始了。

第10连、第11连按照原计划,向不成气候的日军展开了猛烈的火力袭击,机场瞬间就成了熊熊燃烧的火海地狱。

这地狱里燃烧着的有枪炮声,有我方与敌方的士兵倒地时的声音,有飞机爆炸时沉闷而巨大的声音。

一切声音都仿佛融入了火焰随着风呼呼飘摇的声音,但战火与鲜血的存在依旧鲜明而惨烈。

第3营的营长赵崇德也在指挥战斗中中了弹,葬身于战场上。

这惨烈的一幕幕刺激着所有士兵的神经,机关枪和手榴弹的爆炸声越发密集,甚至有士兵将手榴弹绑在自己身上,与敌方的飞机同归于尽。

一个多小时的激战后,八路军功成身退。日方的所有飞机都被摧毁,伤亡100多人。

而我方仅伤亡30人左右,算是极好的成绩了。

立下汗马功劳的769团团长陈锡联,此时才23岁。就连国民党知道此事后,都惊叹不已,给769团发了奖金。

陈锡联不愧为作战天才,在一战成名后不骄不躁,一直在学习,一直在进步。

不但学认字、学读书,也跟战友学兵法,在战场上一次次积累经验。

在光阳伏击战、羊山集战斗、淮海战役等战斗中,他屡建奇功 ,最终成为一代名将。

1949年,新中国成立了。战争终于结束,这片土地终于能够如陈锡联所愿,变成属于人民的国家。

战争结束后,国家依旧重视军工建设。

陈锡联经过多年的学习,早已不是那个什么都不懂的放牛娃,自然也懂得国家军事强盛的重要性。

“让‘小钢炮’搞炮兵”,毛泽东这一玩笑般的指令,丝毫不会降低我国炮兵建设这件事的严肃程度。

陈锡联接手炮兵部队后,直接就组建了8个炮兵基地,一番操练后,部队里的士兵们已经个个上手。

待抗美援朝时,炮兵团在其中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当年清朝的大门被炮火轰开,而如今也是炮火保护了我们的国土。时代变迁,惹人感慨。

而陈锡联一如既往的赤忱、忠诚,一生从未改变。

他与军中很多人交好,就算后来党内风云变幻,他也在这漩涡中勉强站稳了脚跟,就是因为不争不抢、一心为公的性格。

所以,在他接替叶剑英掌管三军权时,大家猜忌他是否夺了叶剑英的权,邓小平都会一次次替他辩解:“他没有野心。”

事实证明,陈锡联确实是个没有野心的人。叶剑英回归后,军中的事陈锡联依然会请示叶剑英,从不僭越。

直至去世,这位戎马一生的将军都是名声极佳。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