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保高官佟达宁为钱向台湾卖情报,仅获21万美金,后来下场怎样

2021-02-27 09:01:58 资深人士说文史

在中华千年历史进程中,但凡出卖国家秘密情报、背叛祖国和人民的官员,几乎都没落得什么好下场,并且还遗臭万年。然而,前人之鉴,后事之师,每个中华儿女都明白出卖祖国是一件羞耻的事情,但总会有那么一些人,为了一点蝇头小利而不惜出卖祖国利益。

新中国建立后,就出现过一些为了一己私利而出卖国家情报的官员,有为了几十万美金而不惜出售我军方导弹部署位置情报的少将刘广智,也有出卖我军在96年台海危机期间,军事演习中所发射的导弹是“空包弹”的退伍将军刘连昆(少将军衔)……

这些都是党和国家的干部,也是人民的公仆,他们手里掌握着解放军许多秘密情报,但这些人身居高位,却思想腐败,因为他们的背叛,对我国政治、军事及经济上均造成了极大的损失。

本篇文章,我们要讲的是另一个给台湾出售情报的干部,他曾是中国外交部高级干部,后任社保基金会办公室主任兼基金会机关党委书记。

在1990年到2004年十几年间,这位高官陆续给台湾出售了许多绝密、机密及秘密文件,而这些情报换来的报酬才区区21万美金。那么,究竟是什么腐化了这个党和国家的干部,让我们走入佟达宁,看看台湾间谍是如何将他一步一步地腐化的。

我们首先来看看佟达宁案对大陆和台湾的影响。佟达宁给台湾间谍出售了数百份中共中央、国务院以及各部门单位下达的红头文件,这些文件几乎都是绝密、机密和秘密文件。换句话说佟达宁出售的情报每一份都足够定他叛国罪。

佟达宁1969年参加工作,197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84年在国家体改委工作,任科员、副处长。1998年在国务院体改办任副司长,2001年在社会保障基金会任行政事务部主任,后调任办公厅主任兼机关党委副书记。

在佟达宁落网后,经调查,他在1990年就被台湾间谍成功策反,一直到2004年落网,佟达宁已经秘密给台湾出售情报达14年之久。说到这里,有的人也许会问:“佟达宁给台湾干事那么久?大陆政府就一点没察觉吗?”

其实,在我国实施改革开放以来,国际联络共享、平等、自由贸易就成了我国一项新国策,为了让改革开放实施得更顺畅、更稳定,我国对待外国人采取“兼容并进”的措施,意思就是打开家门迎接客人。

于是,一大批国际商人涌入国内,而随着外国人的大量涌入,也给我国情报安全工作增添了极大的压力和负担,一方面要保证外国来华贸易不受影响,另一方面还要保证国土情报保护工作。

这时,我国情报安全部门就开始摸索新的运行模式,因为旧有的情报保护模式已经不适用于现状,因此,这就是导致了90年代到00年代,这期间存在着一个情报工作升级期。

通俗来讲,就是这个时期的情报安全工作存在着一定的漏洞,而这些漏洞一直到2000年之后,才陆续被修复。

所以,在这段时期里,我国敌对势力的间谍、特工,就以国际商人的身份频繁地进入我国境内,并在我国领土上实施破坏行为和间谍行为,这就是我国90年代情报工作的大背景。

而国外特务间谍们频繁地刺探我国秘密情报,他们明白,用偷窃等行为是很难拿到秘密情报,因而他们开始把精力放在策反大陆官员干部身上,这些间谍们以金钱和美色作为诱惑,对我国各领域的官员干部实施策反,从而从这些干部身上窃取重要情报。

这就有了刘连昆、邵正宗、刘广智等一系列叛国间谍事件的产生。

仅仅是这三个叛徒就出卖了许多重要的军方情报,也导致我军一系列行动和部署直接暴露在台湾当局眼中。

而我们本篇文章要说的佟达宁是国家干部,也担任着我国民生社保保障基金的重要官员,那么佟达宁是怎么被策反的呢?

佟达宁在国家体改委任职时,一次偶然的机会认识了一些台湾商人,最初,这些台商以投资为名义专门请佟达宁吃饭,佟达宁也觉得别人拿钱投资,自己陪他们吃顿饭也没有什么。万万没想到这一顿饭,直接打开了佟达宁内心欲望的魔盒。

台商们在饭桌上点了一些佟达宁从未吃过的菜肴,这些台商称这些是台湾的菜肴,制作菜肴的食材,经过精心细选的,都是来之不易的珍品,因此,每一道菜都价值不菲。佟达宁吃了几口就迷上了这些台湾菜肴,对这些菜是赞不绝口。

而佟达宁这原本只是一句客套话,却被这些台商们记在心里。之后,台商们就经常邀请佟达宁去吃饭,而佟达宁最开始以工作忙婉拒了他们,但是台商们就是不死心,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还是不行就一直邀请,最后,佟达宁为了情面就再次与这些台商一起吃饭。

但是,第二次饭局可就没有第一次饭局那么单纯,台商们直接上了最好的酒,佟达宁也是爱喝酒之人,于是,饭桌上一来二去就喝醉了。

佟达宁只知道自己不省人事前,还是在酒桌上,但是第二天佟达宁醒来后,自己躺在了酒店的高级套房的大床上,佟达宁头疼的摸了摸自己脑袋,忽然他感觉到自己旁边有动静,佟达宁掀开被子一看,只见一个女人躺在那里。

佟达宁有些发懵,等穿好衣服后,他打量着昨晚和自己躺在一起的女人,这个女人年纪不大,可能就20多岁的样子,生的十分好看,特别是身材很是苗条,佟达宁看着女人就询问:“你怎么在我床上?”

女人回答:“昨晚还叫人家宝贝,醒来就变脸了?”佟达宁回想了昨晚酒局,他立马打电话给台商询问事情经过。电话那头称,女孩是昨晚陪喝酒的,佟达宁喝醉后,她主动要送,这才有这茬事。

佟达宁想一走了之,但是女孩一面楚楚可怜的拉着了他,佟达宁心软了,于是就开始了养起了这个小情人。(这个女人就是台湾间谍实施的美人计)

在这之后,佟达宁也与几个台商渐渐熟络了起来,而这个时期,恰好是佟需要拉取一些投资来进行项目,于是,佟达宁就想起了几个有钱的台商,佟达宁把寻求投资的请求说出来后,这些台商二话不说,直接表示为兄弟两肋插刀,要多少钱都行。

就这样,佟达宁靠着几个台商的投资,成功实施了部委里他主导的一些项目。为此,佟达宁十分感激这些台商,更是把他们当作自己的兄弟一样对待。

而他的这些台商“兄弟”也经常以各种名义搞了许多聚会,带着佟达宁参加了许多他从未见过的“场面”,并且还经常给佟达宁送各种名贵的礼品。后来,佟达宁所在的部门空出一个副处长的空缺,他想抢下这个位置,但他所在的部门是卧虎藏龙,各种关系户,佟达宁就很担忧,他明白自己的关系背景不足以抢下这个职位。

在周末的一次聚会上,他的台商“兄弟”们看到佟达宁一脸忧虑,就询问他怎么了,佟达宁就把自己的处境给他们说了一下,在听完佟达宁的烦恼,几个台商哈哈大笑,挖苦的说道:“就这点事,你送点钱不就成了,没钱我们有,需要多少直接给我们说。”

于是,在几个台商的资助下,佟达宁经过上下打点,终于如愿以偿得到了副处长这个职位。而经过这次之后,佟达宁和这些台商已经达到了无话不谈的地步。

原本佟达宁认为自己很幸运,遇到了一群不求回报的兄弟,然而,在某一天,佟达宁和台商兄弟们在酒足饭饱之后,一个台商兄弟就说道:

“老佟,听说最近国务院又有新的动作,能不能给我们透露一下,毕竟我们来大陆做生意也需要了解大陆政府政策。”

佟达宁这时候喝得有点大,一听就拍拍胸脯说:

“这没什么问题,你们需要什么,我给你们搞来。”

台商就说:

“我就想看看最近国务院发布的一些文件,让兄弟们瞧瞧这红头文件是什么样的?”

佟达宁答应第二天帮忙弄几份来看看。

第二天,佟达宁果然弄来了几份国务院下达的重要文件,而此时的佟达宁明知道这些文件是不能泄密的,一旦泄密就很可能毁掉自己,但他却很自信,因为他相信这几个“兄弟”一定不会背叛自己。

于是乎,佟达宁就迷迷糊糊出卖了情报。再后来,台商“兄弟”们就经常以各种名义要求看一看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一些红头文件。佟达宁给了几次之后,开始有些警惕了,他虽然信任这些“兄弟”们,但是他也明白,透露这些文件是杀头大罪。

后来,当他的台商兄弟在此要求查看时,佟达宁拒绝了他们的要求。而这些台商兄弟一看佟达宁起警惕心了,就直接拿出了一沓钞票放在桌子上说道:

“老佟我知道你为难,这样好吧,以后你给我们看一次文件,我们给你拿些钱,这些钱当我们补偿你的。我们也不会泄露出去。”

佟达宁一看桌子上钞票,有些行动,但是权衡再三还是拒绝了。台商兄弟们一瞧软的不行,那么,只能来硬的。几个台商把门关了起来,把窗帘也拉了下来,然后,坐回座位上对佟达宁说道:

“老佟,其实我们几个给台湾军情局办事,我们希望能从你这里弄一些情报给军情局。”

佟达宁一听,整个人都懵了,他万万没想到自己这么信任的“兄弟”竟然是台湾间谍。佟达宁十分生气,并扬言要举报他们。一个台商冷笑一声说道:

“你还想举报我们,你别忘记了前段时间你给我们的文件,你举报我们,我们也把你告发,就这些文件足够定你死罪。”

佟达宁一听整个人直接瘫到了椅子上,台商继续说:

“我们好好合作多好,这样以后你提供一份情报,我们用钱来买,不会让你吃亏,相反还能让你赚大钱。”

佟达宁还是没有反应,几个台商“兄弟”只能暂时作罢,对他说:

“算了,你想回去考虑下,要么和我们合作赚大钱,要么鱼死网破!”

佟达宁灰落落的离开了酒店,他有些丧气,于是就来到了自己小情人居住的房子休息,而佟达宁没想到,当初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也是个台湾间谍,在佟达宁寻求安慰时,这名情人就说道:

“我也是军情局特工,如果你为军情局做事,那么过几年我让局里派人把我们接到台湾去,我们到台湾厮守终生好吗?”

为了打消佟达宁顾虑,他的情人专门拨通了军情局专线,而军情局这边也允诺:“只要给军情局出售一定数量的情报,那么,军情局就会将佟达宁接到台湾生活。”在台湾“兄弟”和自己情人的怂恿下,佟达宁最终走向了犯罪的深渊。

佟达宁允诺每段时期会出售一定数量的文件,而这些文件的定价则在百元到千元美元之间,那时候的美元汇率1块钱能换5块多人民币,也就是最低一份文件就能获得1千人民币。

要知道,那时候的国家公务员工资稍高一点也就是几百块,高级干部的工资也只有近1000元而已,而一份普通的红头文件就能够卖到几千人民币,甚至能买好几万人民币,可以说买一份就顶佟达宁几个月的工资。

渐渐地,佟达宁被金钱所蒙蔽,他第一次感觉钱来得如此容易。有了钱,佟达宁也开始大手大脚起来,不仅买了多处房产,还到处打点,很快佟达宁就成了处长。

成为处长之后的佟达宁手里的绝密级别文件越来越多,他明白一份绝密文件可以卖到千元美金,但当他拿着一些绝密文件找到他这些台湾“兄弟”时,这些台湾兄弟却告诉他,这些绝密文件作用并不大,他们只能支付不到一千美金。

看到文件贩卖价格大幅度缩水,佟达宁很是不满,甚至威胁到如果不按照之前价格谈,自己就不再出售情报给他们。

而这些台湾间谍一个个也不是省油的灯,看到佟达宁威胁他们,他们反将一军说道:“你要是不出售情报给我们,或者给我们假情报,那么,你就等着进监狱吧!你现在可是仕途顺利,可别因小失大。”

台湾间谍的威胁让佟达宁无可奈何,此时的他大手大脚习惯了,忽然缩减报酬,他很不习惯,于是,佟达宁就只能加大数量递送情报给台湾军情局。

不过,这些台湾间谍也明白“软硬皆施”的道理,虽然名义上缩减报酬,但每次佟达宁递交情报之后,他们分析完情报价值后,会根据一些情报的重要性相应地提高薪酬,比如,佟达宁曾经递交的一份情报是关于人民币汇率调整的,于是,这份情报就得到了近万美金的报酬,而佟达宁看着这一沓绿油油的美金,更加的卖力为组织贩卖情报。

佟达宁为了让自己以后去台湾能有足够的钱花,他专程租了个房子,然后弄了个保险柜,把这些美金都藏在里面,每周都会去查看这些钱。

而当佟达宁养情人的消息传到了他老婆耳朵里时,佟达宁和妻子时常在家里闹得不可开交,佟达宁就放弃了携老婆孩子前往台湾的念头,他一心想跟自己的小情人去台湾双宿双飞。

而佟达宁的这个情人也经常跟他吹枕边风,让他踏实地给军情局做事,以后去台湾才会有所依靠,佟达宁认为情人说得有理,于是,在出售情报时,往往还赠送一些情报给军情局,想要以此来博得军情局高层的欢心。

然而佟达宁不知道的是,他的这种小丑行径,并未得到军情局领导的认可,反而让他们觉得佟达宁已经被吃死了,在他身上不需要花费太多的经费。

因而在90年代末,他所出售的情报价格大幅度缩水,甚至一份绝密情报还降到了几百美元。

因为佟达宁泄露国务院和中央文件的情报,特别是他那份人民币汇率调整情报,这让台湾有充足时间准备,也避免了2000多亿新台币的损失。因此,佟达宁还荣获了台湾方面的“总统”奖,军情局还专程派人邮寄给佟达宁。

而在为军情局贩卖情报的这十多年间,佟达宁也多次请求军情局把自己弄到台湾去,但是,军情局却以情报数量不足等理由拒绝了他,而佟达宁却一直没有悔改之心,反而觉得自己诚意不够,于是就更加努力的收集情报。

这么多年中,刘连昆间谍案件、刘广智间谍案件相继出现,并且这两个下场都极其悲惨,这也让佟达宁胆战心惊,为了尽早去台湾,他就想尽办法收集情报,以便尽早去台湾生活。

然而2004年2月21日,国安局干警来到佟达宁办公室,在众目睽睽之下,把佟达宁羁押进监狱,国安局已经调查到佟达宁的间谍行径,干警询问佟达宁共传递了多少文件,而佟达宁早已记不清楚,只知道每年都会给几十份文件卖给台湾,而14年间,佟达宁所获得的报酬仅仅21万美元。

在经过充分调查和判决之后,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认定佟达宁犯间谍罪,判处他死刑。佟达宁一听死刑整个人都瘫了,自己呆呆的坐在牢房里一天一夜,到了第二天,佟达宁突然提出上诉,他认为自己这是受人胁迫,并不构成死刑。

不过,尽管佟达宁不服气,但是北京高级人民法院还是驳回他的上诉,维持原判。佟达宁到此时才幡然醒悟,自己从一开始就被台湾间谍给套进去了,自己还傻乎乎的为他们卖力收集情报。

2006年3月23日,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佟达宁被执行死刑。

而佟达宁死后,他的父母、妻子和子女都被人民指着脊梁骨谩骂,而佟达宁间谍案件也被做成教育片《佟达宁间谍窃密案》,作为保密教育宣传片,在全国播放,此时佟达宁家喻户晓,他成了全国的名人,也成了中国的历史罪人。

而从佟达宁案之后开始,我国情报安全工作也成功渡过了升级期,在这之后,国家再无类似刘连昆、佟达宁、刘广智类似的国家高官间谍案件。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