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长与女兵装作素不相识,礼堂关灯悄悄握手,对方未拒绝

2021-02-24 11:16:41 战旗红

兵营兵事连载120

作者:石头大侠

【作者简介】石津安,笔名,石头大侠。1959年出生,1976年下乡,1978年入伍。历任战士、副班长、报道员、营部书记、副指导员、新闻干事、教导员、宣传科长、政治部副主任,2001年自主择业。荣立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五次。

班长到师部出差,到通信连终于找到了女兵,对外称是“表妹”。女兵向排长请假,在营区外一家饭馆坐下。

女兵看着班长老弟高兴的劲头,说了句,别光顾高兴,我们还要抓紧时间吃饭,回去看电影。班长老弟还是高兴地说,这些时间是咱们控制,我是表哥你是表妹,你得听我的。他们俩这一出表哥表妹的戏,演得还真不错。其实,他们俩在当兵前根本就不认识,女兵家在师部大院,班长老弟家在团部院子,虽然是一个师,但两个大院的孩子基本没有往来。是他们在入伍的列车上彼此认识并有了好感,而且班长老弟迅速地由相思发展到了爱慕之情。

女兵问他,你是表哥,今年多大了?班长老弟如实答道,十七点五岁。女兵笑着说,还带小数点的。班长老弟问女兵,你多大?到今天,芳龄十八。女兵很果断地回答。十八的姑娘一朵花,你真跟花一样美丽。班长老弟甜言蜜语。我真有那样漂亮吗?不要老是那样夸奖我。所以,我是表姐,你是表弟,表弟要听表姐的。女兵也不谦虚地说道。是。班长老弟唰的一下子站了起来,给女兵敬了个礼。行了,你快坐下吧。

女兵话刚说完,就过来了一个服务员,问他们吃什么菜。俩人光顾高兴了,忘了点菜。班长老弟拿来菜单,开口点到,鸡蛋羹一份。他还要点下去,突然想起了什么,表姐该你点了。女兵不客气地点了一份拔丝地瓜。班长老弟说,这个菜点得好,甜在嘴上,连在心上。女兵有点疑惑地问道,怎么是连在心上?班长老弟不假思索地说道,丝丝相连。

女兵笑着说,你的联想太丰富了。班长老弟兴奋地又要了一盘水饺,而且还要了一碗饺子汤。女兵问他,还爱喝饺子汤?班长老弟高兴地说,这叫原汤化圆食。

女兵看着端上来的拔丝地瓜,金黄玲珑,丝丝剔透,很是有诱惑力的。她基本上霸占了这盘拔丝地瓜。班长老弟看着女兵吃着香甜的拔丝地瓜,问她是不是再要上一盘?女兵笑着说,你要撑死我呀。班长老弟吃着饺子,笑着对女兵说,看你吃得那个香,真想再给你要一盘。不行的,我现在都觉得撑,要是再吃一盘,肚皮还不要撑破了。他们家饭店做的拔丝地瓜,就连我们排长都爱吃。女兵边吃边说道。

班长老弟很诚恳地说,再要一份拔丝地瓜,给你们排长带回去。女兵笑着说,你刚过来,就会给我们排长拍马屁,可这次拍马屁拍到了马蹄上了,拔丝地瓜凉了,就没有刚做出的好吃,没法带回去。班长老弟说,我拍马屁也是为了你,拍到马蹄上,她会不会尥蹶子?女兵也笑着说,她都不认识你,怎么会尥蹶子,你也太逗了。

女兵的开心、活泼,倒显得班长老弟的拘谨和死板。女兵说,从现在开始要改口,我是表姐,你是表弟。班长老弟说,坚决执行命令。女兵看着班长老弟的认真劲,噗嗤笑出了声,这是在饭店,不是在兵营,别把吃饭的人吓跑了。报告表姐,没有一个吃饭的被吓跑了。还有什么命令?班长老弟瞅着女兵,忘了他的饺子还没有吃完。女兵也顺坡骑驴,指着饺子说,你现在的任务是抓紧时间吃饺子。

班长老弟一本正经地看着女兵,保证在短时间里,把饺子消灭掉。女兵捂着嘴在笑。班长老弟把剩下的饺子,三下五除二都吃掉了。他又对女兵说,任务已经完成,还有什么命令?饺子汤还没有喝了,你不是说要原汤化圆食吗。女兵又有些带有命令的口气。班长老弟端起盛饺子汤的大碗,一口气把剩下的饺子汤也喝了进去。他把大碗放在桌子上,瞅了瞅女兵,那意思是还有什么可命令吗?女兵说,我们已经汤足饭饱,该准备回去了。班长老弟对她的这个命令,没有立刻回答,他的小心眼是要跟女兵多呆一会。

女兵真的想抓紧时间回去,因为排长给她只批了两个小时的假。对班长老弟来说,这两个小时的时间,就跟20分钟的时间,不扛过。当他看看表时,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剩下的时间,他挽留女兵再坐一会,就要单刀直入。班长老弟说,你急着回去,是怕误了请假的时间?女兵毫不掩饰地说,这是其一,关键是不能耽误看电影。排长说,今天晚上要演的电影是《被爱情遗忘的角落》,这部电影说是争议很大的,晚上一定要看。

班长老弟反应很快,我们这不正在上映着《被爱情遗忘的角落》?他说完话,顺手抓住了女兵纤细的小手。女兵心里咯噔一下,她那纤细的手被班长的手死死地抓住,她稍微往回拉了一下自己的手,但没有拉回来。她的脸绯红地说,我们这是友情,不是爱情。

班长老弟发呆片刻,还在辩解,友情也能够发展成为爱情。我真的,他又使了个大劲说,我真的很爱你。

女兵被这突然的表白搞点有点紧张,但她既不愿意接受这突然的爱情,又不愿意破坏这纯真的友情。她很稳重地说,我们都不大,应该先发展友情,不谈爱情。班长老弟就像挨了一闷棍,脑袋嗡嗡的。但他确实被女兵在列车的一瞬间所吸引,所以,他真的是在爱她。可女兵还是坚持着自己的观点,友情大于爱情。

班长老弟见女兵也给了他台阶下,以友情再发展爱情,他也默默地接受这一观点。时间还有20分钟就要到归队了,班长老弟只好无奈地按照女兵的时间,一起回到了兵营。女兵回到了排里,说晚上她们要集合看电影,班长老弟的意思是,他俩最好是坐在一起看电影。女兵说那样影响不好,他让班长老弟跟他们一起来的老兵一块去看电影。班长老弟知道拗不过女兵,说回去叫老兵一起看电影。

班长老弟回到招待所,找到作训股老兵,说是晚上放映新片《被爱情遗忘的角落》,让他一起去看电影。老兵看了看他,看电影我不感兴趣,看爱情电影更不感兴趣。这样的电影,都是你们小青年看的片子,还不如我自己就点花生米喝点小酒舒服。

老兵的话,班长老弟听着,好像他是上个世纪的人。班长老弟嘿嘿一乐说,那你自己在招待所喝点小酒吧。班长老弟走出招待所,被晚风吹拂得更加清爽。让他情窦初开的第一个女兵,有点令他失望,但他又不甘心。特别是她那婉转美丽的一笑,就像一幕电影在他的脑海中反反复复地放映着。

班长老弟来到师部礼堂前,各单位都集合完毕,等待着进礼堂。他在四处找女兵的队伍,连着找了四五个队伍,都不是通信连。他正在犯愁时,指挥员下达了口令,通信连从礼堂的侧门进来。班长老弟抓紧时间来到礼堂的侧门,他刚要进去,被值勤的战士拽了出去,让他排队去。班长老弟想先进去,没有成功。他又找到通信连的队伍,正好女兵就在他的身后。女兵拽了他一下,把他插进了队伍里。班长老弟跟着女兵从侧门进了礼堂。

他进去后,迅速找到离女兵要坐的位置,他要准备坐到女兵的旁边。大部队从正门呼啦啦都进来了,班长老弟趁机来到女兵旁边的队伍,正好他坐的位置与女兵挨着。女兵瞅他一眼,笑了。

班长老弟好像与女兵素不相识,没有跟女兵打招呼,但彼此心照不宣。礼堂铃声响了起来,所有的灯都关闭了,刚才明亮的大礼堂,瞬间黑压压一片。班长老弟也迅速把他的手放到女兵的手上,一点一点地抓住女兵纤细的小手,她没有拒绝。那么温柔,那么光滑,班长老弟就好像一股电流涌遍他的全身,酥酥的感觉。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