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败2平5胜,60年来中印小规模边境冲突双方胜负与伤亡人数

2021-02-23 17:29:56 万乘之尊

前言:1962年的中印边境战争中国军队击溃印军速度之快有时连中国军队的指挥人员都预计不到,从苏班西里河到雅鲁藏布江,反击战打得顺风顺水,印军高叫西山口至少要攻半年,结果一个早上就攻下来了,三个人击溃一个营,一个连击溃了一个团,这可能是解放军遇到过最不经打的对手了,印度人一直很不服气,怨天怨地怨父母,总想扳回一局,其实中印之间60年来除了1962年自卫反击战之外,还有不少小规模边境冲突,印度人同样什么好处也没捞到。

一:空喀山口事件

1959年8月,印度陆军指令西部军区向中印边境西段增设哨所,到9月中旬,西部军区派出了几支巡逻队,其中一支是S·P迪亚吉和K·辛格率领的百余人巡逻队,他们首先在印度境内的苏格斯查鲁和基阿姆建立出发哨所,目标是继续进抵中国境内萨莫尔设立哨所,10月20日,S·P迪亚吉命令3名侦察兵向东越过传统习惯线侦察空喀山口,这三个人刚进入空喀山口附近,就在空喀山口西边的隆格巴尔马河山沟里遇上中国边防巡逻队,双方都是三个人,3名印军侦察兵正要举枪威胁就被中国边防巡逻队瞬间解除了武装扣留起来,为了防止印军报复,中国骑兵第6团立即派出6名战士防守于章图山南侧的胜利山,第二天上午,迪亚吉和辛格果然组织60余人前来抢人,这时骑兵6团作训股长段海珍、2连政治指导员文万秀率领5个战士在西隆格巴尔马河转了一圈后也来到了胜利山和原先防守的6名战士会合。

迪亚吉和辛格见中方仅13人,又守在一个独立小高地上,立即指挥手下分两路包围胜利山,面对数倍于己的印军,段海珍镇定自若,指挥各人占领有利地形准备战斗并挥手喊话,要求其后撤,迪亚吉和辛格见己方有数倍优势,怎会听警告,一边抢夺停在山下的马匹,一边要求段海珍等人缴械投降,15时9分印军开了第一枪,段海珍没有还击而是继续喊话,15时19分,印军又开了第二枪,并继续逼至胜利山山顶5米处,企图活捉段海珍等人,

15时27分,段海珍对空鸣枪警告,副班长武清国继续挥手喊话,印军以密集火力射击武清国,武清国当即阵亡,段海珍等人立即还击,先集中火力压制右侧印军,再派出一个战斗小组迂回至印军侧后攻击,印军虽然人多势众,但完全不懂战术,在两面夹攻下毫无还手之力,仅15分钟就打得抱头鼠窜逃出国境,战场上留下了9具尸体,3人受伤,还有7个人跪地投降(包括副司令官辛格中尉),中方仅牺牲1人,事后中方释放了战俘,交还了缴获的武器装备,这是中印第一次交手,13个人打60个人,战绩是1:19。

二:5651、5931高地事件

靠近国界的5651、5931高地位于天文点以西,,是奇普恰普河谷的重要的战略制高点,该高地易守难攻,可清楚地观察印军6个据点和达普桑平地,还可控制印军向其10号、7号据点的增援,5651高地是天文点的核心,该高地中国天3、天12、天13、天14号哨卡构成一道天然屏障,直接威胁印军在红山头的指挥所,有效地制止印军推进,如果印军抢占这个制高点就可以作为进一步推进蚕食的依托,新疆边防部队为防止印军先机,7月19日命令第2步兵团2营营长刘福庆带七连和八连抢占高地,八连负责抢占5651高地,七连负责抢占5931高地,20日夜,两个连在寒风中沿着羊肠小道前进,忍受着寒冷、劳累和缺氧,以顽强的毅力登上了山顶,第二天21日17时,印军才发现两座高地上都有了哨卡,立即从印6号据点出动5人向哨卡前进,18时25分又有11人前来增援,八连不断喊话要其停止前进,印军继续进逼并向哨卡开火,刘福庆当即下令还击

八连50余人奋不顾身进入阵地还击,机枪射手黄天喜衣袖和帽子被射穿,由于缺氧又动作过猛,战士都呼吸急促,口吐白沫,但坚持向进攻哨所的印军还击,双方对射了20分钟,印军不再前进,八连主动停火。印军仍不时地射击至21时才停止。双方对峙到深夜,印军看到夺取高地无望只好撤回据点。双方均无伤亡,但中国边防部队切断了13号与20号据点之间的联系,印军不甘心受挫,拼命在间隙中抢占地盘,增加据点的密度,

到9月上旬为止,印军在边境北起天文点,南至狮泉河谷的中国境内建立43个据点,有的楔入中国哨卡之间,有的甚至在中国哨卡后面。印军不断拦截中国巡逻队、运输队,9月2日,中国一支由6人运输小组在奇普恰普河谷以南遭到印军伏击,开枪200余发,中国运输小组隐蔽后撤。9月19日,班公湖北岸的中国巡逻小组遭到印军据点30余人包围,中国巡逻组主动后撤了一段距离与印军形成对峙,至19日午夜才撤回空10号哨卡,此类事件9月达16起,但双方均无人员伤亡,算是打平。

三:克节朗地区还击

印军在中印边境西段毫无进展,于是将目标转向东段,陆续在索喀、塞戛木、塔母。扯冬、扯果布、卡龙等地设立据点,1962年9月6日,西藏军区决定派侦察分队查明印军在克节朗地区的情况,山南军分区副司令员郭志显、第2步兵团政委员史宗宽率领一个连从舍姆出发,经勒、拉则山口进入克节朗地区,在白采、几儿等和择绕桥一线设立哨卡控制克节朗河北岸与印军隔河对峙,要求印军撤出中国领土,印军指挥官惊慌谎报被600多名中国人包围,

印度陆军总部命令印军第7旅48小时内向前开拔加强了中印边境东段沿线兵力,准备武力驱逐中国边防部队,并授权达旺印军在必要时开火”,印陆军总部的命令是中国人不撤退就开枪,中国边防部队针锋相对,印方在哪里设点,中国就在那里设点,印方驻多少兵,中国也驻多少兵,9月17日9时15分,正在择绕桥桥西哨位的第2步兵团第3连战士李质灿、钟世民发现15名印军逼进哨位,10时又增至30人,冲到几米处构筑工事,16时10分,班长吴元明、崔道华前来换哨,印军大喊大叫,用枪瞄准,吴元明、崔道华没有理会,而是在桥西修筑工事,4名印军用木料将吴元明夹在中间,吴元明推倒一名印军,又踢开木料,印军见围逼不成只好撤回据点,

20日24时,印军突然企图捕捉中国哨兵伏击成功,21日6时15分,哨位负责军官刘道臣正要返回河东向指挥所报告情况,在桥头受到印军机枪突然射击,子弹击中臂部和胸部,坚持着爬回桥东工事后牺牲,哨所的另一名战士也身负重伤,印军为了阻断桥西与桥东之间的联系,从21日7时开始每隔半小时就向哨打一阵枪和扔一阵手榴弹,22日7时印军将一枚手榴弹投进哨位内但被抛出,19时,印军企图炸断择绕桥,但炸药包被战士王确云抛进克节朗河,24日13时,印军又将一包炸药包投进哨所内,3名边防战士阵亡,2人重伤,其余战士仍牢牢地守住哨所

9月25日印军又向哨所发射炮弹10余发,炸伤4人。鉴于哨位不利于防守,哨位的边防战士29日1时撤回桥东,10月8日,印军第7旅越过了克节朗河,10日9时20分,乔杜里少校指挥旁遮普联队第9营40余人向赤冬第157团第1营第2连一排发动了进攻,第2连开火还击打退了进攻,击毙6名印军,己方阵亡11人,伤22人,但中国边防部队没乘胜追击溃逃的旁遮普联队第9营,而是留出一条退路让他们撤退,还帮他们埋葬阵亡印军,这两场冲突中国边防部队共亡15人,伤26人,印军只亡6人,伤者不详,吃了大亏。

四:卓拉山口还击

1962年的中印边境战争之后,双方在东西两段脱离接触,但中国和锡金边境的乃堆拉山口仍有接触,乃堆拉山口位于西藏和锡金的交界处,是两国之间的主要贸易点,中印哨所仅相隔大约二三十米,是两军对峙的最近地方,中国控制通道北部,印度控制通道南部和通道的两个主要部分,1967年起印军又在频繁肇事,趁着中国军队不备,偷偷修复了遗留工事,1967年8月13日起,中国军队决定在乃堆拉山口挖战壕,印度军队要求中国军队撤走。中国军队没有理会,随后印军山地步兵第112旅决定8月18日开始越界强行架设铁丝网,两天后,中国军队只严密监视正在架设铁丝网的印度士兵并没有开火。1967年9月7日,印军开始沿乃堆拉山口南部架设另一条铁丝网,中国边防部队赶到要求印军停止架设铁丝网,但印军置之不理,还用刺刀刺伤两名中国士兵,印军高层在获悉冲突后决意进行试探,命令部队在从乃堆拉山口到塞布拉的通道中间段再架设一条铁丝网。

9月11日清晨7时30分,一名印军中校营长指挥一个110人的连从103阵地沿公路逼近中国哨所,在山口马尼杆附近兵分两路,60余人沿国界向北运动,50余人沿国界向南运动,中国边防31团6连3排、机枪2连1排、4连1、2排分别占据1号和2号阵地,7时44分鸣枪3发警告印军停止逼近,但印军继续逼近,并于8时零7分发动攻击,31团机枪2连连长李彦成当场阵亡,6名战士负伤,31团立即进行还击,仅7分钟结束战斗,当场打死57名印军,并集中6具火箭筒摧毁印军7个工事,随后用2门82迫击炮实施摧毁射击,我军除敌挑衅时的一亡九伤外,基本无损,

8时15分,印军炮兵第十七旅发起大规模炮击,中国部队有25人在炮击中牺牲,中国炮兵第308团立即以7门门82迫击炮、6门75无后座力炮、3门57无后座力炮和12门122榴弹炮还击,双方打了4天3夜,中方发射各种炮弹4.5万发,摧毁印军8个炮阵地,23处工事、两个指挥所、两个观察所和,伤亡官兵540余人,只好在13日22时停止炮击。中国炮兵于14日14时46分停火,中国军队伤亡123人,其中亡32名,印军共阵伤亡607人,印方代表钱克拉少校被迫打着白旗前来收尸体。

1967年10月1日11时20分,廓尔喀联队第7营8名印军廓尔喀兵侵入卓拉山口中国一侧,手持砍刀想绑架亚东独立营3连中国哨兵,附近哨所的中国士兵赶来抢回战友,廓尔喀兵拔出枪射击,当场打死打伤中国士兵各一人,同时印军炮兵也用迫击炮向中国射击,中国军人立即击毙这8名廓尔喀兵全部击毙。12时5分31团炮3连2个排3门82迫击炮,3门57无后座力炮用猛烈的炮火还击,摧毁9个前沿工事,打死打伤195名,印军不敌于当晚19时55分停止炮击。

五:桑多河谷自卫反击战

1963年以后,印方一直不敢再进入克节朗地区,中国也停止在这一地区的巡逻,根据要求,大雪封山期间,边防连队只控制重点地段,每年开春之后才组织巡逻队检查整个边防线,进入20世纪80年代,印度陆军参谋长K.R.克里希那.劳上将又觉得印军已经不是1962年的印军了,再次推动前进政策,占领克节朗河以北的塔格拉山脊,1985年8月26日,印军深入到桑多洛河谷设立季节性据点,这个新哨所曾是边界战争的爆发点,1986年2月继任印度陆军参谋长的K.森德吉上将明确提出要把战争推向别国领土,

1987年5月,山南军分区边防团副团长带领一个加强步兵连分乘10余台车辆执行边防线检查任务,一行人巡逻桑多河谷时已经天黑,于是就地宿营,晚间九点多,哨兵发现河谷南端有火光和说话声,副团长马上命令侦察组前往侦察,二个小时后侦察员报告发现一个连的印军已经占领了河谷一处制高点,似乎并未发现我军,从侦察情况上看制高点有一个加强排,后方500米处还有一个排,后方可能有更多的兵力,从部署上看是准备长期驻扎,不可能通过交涉使其退出

副团长立即命令拟定战斗预案,部队立刻战斗准备,早晨六点,巡逻队进入攻击出发阵地开始构筑战斗工事,8点多,一名副营长带6个人前往高地喊话,印军一名军官带几名士兵也下山要求中国军人离开,交涉无果副团长命令撤回,印军突然向回撤的过程中的副营长射击,副营长重伤阵亡,副团长立即命令采取了迂回包围战术发起了攻击,半小时后就攻下高地,击毙印军13人,俘敌8人,中方阵亡4人,伤11人,下午二点印军一个加强连开始反扑,但被击退,入夜后,印军不断地以火炮攻击我阵地,西藏军区接到报告后立刻命令53步兵旅紧急出动增援,印军在准备两天后,以一个加强营的兵力发起了进攻,战至下午,印军伤亡了数十人后退回,晚间山南军分区一个步兵营首先赶到,第四天53旅步兵也陆续赶到,准备展开反击,将印军完全赶出去,

印军总部也向东部军区发出了动员令,开始不断调集兵力,两周后调集了7个旅的兵力,为了应对印军,中国第13、21、54集团军的149师、37师、61师和160师准备前出到西藏,半个月后参战部队的师以上指挥员到达前线,6月份参战部队的团营指挥员到达前线,决心以山地步兵52旅、37师和160师在歼灭瓦弄和巴普卡方向的印军第2师,53旅、149师和21师歼灭德让宗至拉鲁地段的印军第4师,计划在六月底完成集结和准备,7月开始发起进攻。战役以歼灭印军两个师,收复藏南为目标,印军看到事态开始可能演变成第二次中印边境战争,内部展开了激烈的争论,同时苏联表示不能支持印度,苏联还派出特使表示要尽力制止印度,印度深感难以取胜,主动后撤脱离接触,要求和平解决,中国同意了,8月前出部队陆续撤回内地。中国向印方移交了战俘和战死人员的尸体。

六:统计

以上双方共进行了8次战斗,加上去年的加勒万河谷战斗以阵亡4人,重伤一人的代价打死20名印军,被俘10人,打伤134人,60年来中印小规模边境冲突按伤亡人数定胜负的话是2败2平5胜,双方伤亡人数对比是中方共阵亡56人,伤129人,无人被俘,印军伤亡835人,被俘虏25人。中国军人对印度军人以一击十这是没有任何疑问的。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