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口排骨,让我看了十几次牙医

2021-02-23 10:29:48 果壳

从小我就嘴壮,一岁多路还走不好的时候,我就能一只手扶着桌子颤巍巍地站着,另一只手举着大棒骨,大口大口地吃到满脸、满手连带胸前都是肉汤。姥爷看我那个贪婪的样子,乐不可支:“这丫头像我,爱吃肉!”俨然有着找到皇位继承人的喜悦。

我奇好的胃口和下山虎一般的吃饭风格,主要来自每天与同胞哥哥比赛吃饭,看谁吃得快、吃得多。先天的优秀基因加上后天的悉心培养,使我的吃饭风格凶猛稳健,亲朋好友纷纷表示和我吃饭压力很大,聚餐现场气氛那是相当紧张。别人还没反应过来,我已经吃了八分饱,开始聊大天、讲笑话了。

吃饭太快这个习惯一直跟着我,食物还没经过仔细咀嚼就囫囵滑进肚子,这为后来发生意外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图丨pixabay

“嘎嘣”一声,剧痛袭来

那天傍晚饭桌上有大排骨,爱吃肉的我还是太年轻,不知道世上的一切都暗中标好了价格。

就在我用极快的速度消灭排骨的时候,突然间只听“嘎嘣”一声响,脑袋好像被雷劈过一般传来阵阵难以忍受的剧痛。这股突如其来的痛从牙床发出,一面向上钻进大脑、直达头顶百汇穴,害得我脑袋嗡嗡直响,一阵眩晕。另外一路向下迅速传达到心脏和腹部,最后到达四肢,连手指尖和脚尖都痛得颤抖起来,眼泪像开闸的洪水哗啦啦地井喷。

我发出一声嘶吼,碗也扔了,抱着脑袋、俯下身子再也直不起腰,把家里人吓了一跳。根据痛源,我用舌头慢慢搜索右边靠上的一排牙齿,当碰到犬齿的时候,刚才那阵剧痛又排山倒海似的袭来,于是我又发出一声惨叫。

就是这颗牙,虽然没有摇晃,但一点都不能碰触,就连吸口气也痛,漱口刷牙更是痛不欲生。

从牙尖到牙根裂成两半

医院口腔科晚上不上班,我只能捱到第二天早上挂号。口腔科一直是我最害怕的科室之一,里面钻头的滋滋声夹着病人的嚎叫声总让我瑟瑟发抖,鄙人以为口腔科医生跟其他科室医生完全不是同一类,应该被划分在铁匠、木匠和泥水匠类里。

但此时痛到人格分裂的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医生您赶紧动手吧,钻头、斧子和凿子一起招呼,只要能止痛怎么都行!

等了好久才轮到我,医生仔细地检查了一下,发出遗憾的啧啧声:“你这是牙隐裂,牙齿已经从牙尖到牙根整整裂成两半了,但外表看起来还是很完整的。你到底吃了什么使出这么大力气,连牙都劈裂了?”我哼哼唧唧地捂着腮帮子说是排骨。医生尽力忍住笑,告诉我必须做根管治疗,也就是先把神经杀死,然后把牙磨小一圈,再套个牙套。

生平第一次看牙医的我,被这可怕的治疗过程吓得魂飞魄散,但牙痛告诉我必须听医生的,否则今晚注定又是个不眠夜。

根管治疗需要先在牙龈上打麻药,看到粗粗的针管,本人恐惧得腿肚子都转筋。在牙龈上打针非常痛,跟牙裂的痛不是一个类型,但程度一样。我身处一间大大的治疗室,几个格子间把它分成N个空间,大概可以容纳十个病人。针头下去后整个治疗室响彻我的哀嚎声,好几个还没轮到的病人围过来看热闹,这群冷漠的看客加剧了我的疼痛。

好在打麻药就疼那么一霎那,很快牙龈和整个口腔都变得木木的,一点感觉都没了。我在医生和护士的指示下,每隔一会儿就要坐起来漱口和吐口水。漫长的治疗结束后,我带着木木的嘴巴回到家,当天的两顿饭都省了,也挺好的。

口腔科医生让我联想到木匠丨pixabay

治疗断断续续,牙龈长脓包

根管治疗的痛苦之处在于要做好几次才能彻底杀死神经。那段时间请假不容易,要出差又有一堆会议,等牙不疼了我就开始偷懒,治疗了几次后就忘了这回事,该吃就吃、该喝就喝,把医生的叮嘱忘到了后脑勺。

牙齿并不因为鸵鸟政策就放过我,几个月后终于发威了。还没被彻底杀死的牙神经再次发出猛烈的剧痛,像电子脉冲似的一阵阵敲打我的脑神经。这让我什么都干不了,拜访客户的时候也得捂着脸,晚上必须半倚着才能勉强打个盹儿。

我迫不得已再次去了口腔科,医生继续杀神经。但好了伤疤忘了疼,刚止住痛,我就又因为繁重的工作中断了疗程。简简单单一个根管治疗,在我懒惰的放纵下一步一步走向了万劫不复的境地。

又一段时间过去了,一天刷牙的时候我发现牙龈上出现一个白色的脓点。我起先并没在意,但脓点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大,在粉红色的牙龈上张牙舞爪,非常突兀。

我最害怕的疼痛随之而来,这种痛苦和牙齿刚刚劈裂时候那种狂暴如同闪电般的疼痛不一样,它是持续性的闷闷的痛,但杀伤力巨大,我感觉脑仁每天都突突地跳动,节奏感跟牙痛很是契合,几乎称得上严丝合缝。持续的钝痛非常摧毁人的意志,感觉好像不严重,一忙起来就忘了,但它永远没个停歇的时候。

牙龈上的脓包越来越大,有时候被我不小心弄破了,第二天依然重新出现,更加坚挺、更加野蛮生长。

牙龈上长出脓包丨wikimedia

掉了半颗牙,开始坚持治疗

那颗本来还算稳固的牙齿也开始摇摇欲坠,每次吃东西动作大了点,都能感觉到它像扇活页门似的开开合合,我陷入了要失去它的恐惧当中。某一天吃饭的时候,突然嘴里掉下来一个东西,定睛一看,天啦噜,这不就是那半颗牙嘛!

虽然只掉了半颗牙,我却受到了极大的影响:感觉像是掉了半口牙,整个嘴里空荡荡的,尤其是右边,如同失去了生命的支撑。我再一次吓坏了,不会就此开启掉牙之旅吧,我还年轻啊,难道就要瘪着嘴度过余生?种植牙也忒贵了吧,每看一次价格我就肝颤一次,再怎么辛勤工作也挡不住种植牙的烧钱速度。

正当我无比矛盾、百爪挠心的时候,家附近新开了一家牙科医院,环境优美而且前台妹子无比温柔,最关键的是可以预约!我受够了综合医院牙科的人山人海,经常早上七点排队前面已经好几十人,尤其是有名的牙医。有时一直等到中午十一点半,医生下班了,大门擦着我的鼻子关上,手里捏着病历的我眼泪掉下来,好不容易请的半天假又废了。这家牙科医院虽然费用贵点,但起码能节省时间啊。

到了医院,我仔仔细细地把墙上的医生照片和资历研究了一番,最后选定了胡主任。虽然他话不多,但给人很安全可靠的感觉。医生看到我牙龈的脓包说:“你这是根管治疗不及时导致的牙根尖脓肿发炎啊。”我担心地问:“能治好吗?”“能啊,但你这次必须坚持治疗,千万不可以再半途而废了。”

医生给我的牙拍了个片子,我看到牙根下有一大块白色的阴影,像一团互相缠绕的乱糟糟的麻绳,医生指着这团阴影说:“它就是牙根尖脓肿。牙龈的脓包只是表面症状,把牙根的发炎消除,牙龈脓包自然就好了。”听了这话,我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踏踏实实放进了肚子里,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延宕,牙齿状况确实不太好,但起码还有救。医生说需要等牙根尖脓肿治好后,再根据具体情况决定做牙套还是采取其他治疗方法。

牙根尖脓肿治疗一共五次,每隔两星期都要跑一趟医院,还好可以事先预约,去了就能治,所以反倒没怎么花费时间。医生先把残余的神经杀死,然后通过牙髓向牙根注入消炎药,再把牙洞封起来等待下一次开启。药水的味儿很冲,只要一闭嘴就能感受到满口浓烈的药水味道,好像整个人都泡在药池子里似的。

我吃饭开始变得温文尔雅,小口小口地细嚼慢咽,生怕动摇了牙齿根基。经过漫长的治疗,肉眼都能看出牙龈上的脓包越来越小,最后完全平复,跟牙龈融合为一体,只剩一个浅浅的肉色小点,随时提醒我不好好遵医嘱治疗有什么下场。

完成了五次治疗,最后一次拍片的时候牙根下那团白色阴影彻底消失了,只见我一口整整齐齐的大牙,如同刚集结的仪仗兵。

图丨pixabay

这颗牙可太漂亮了

医生指着片子说:“瞧,脓肿没了,我们可以进行下一步的治疗了。”哎呀,实在太开心了,狂喜之下恨不得在医生脑门上亲一口。

胡主任小心翼翼地后退了一步,接着说:“虽然你这颗牙彻底裂了,而且只剩半颗,但可以打个桩,然后套个牙套。原本以为需要种植牙,现在看来不用了,运气还是挺好的。”“牙齿还能打桩?”“对的,是玻璃纤维材质的桩,能起到稳定牙套的作用。做好牙套以后,吃饭就不能太猛、太用力了啊,要是再崩牙就只能彻底拔掉做种植牙了,记得!”对医生的话,我坚决表示严格执行,毕竟不想再受二茬罪了,钱包也不容许我造次。

说是打桩,其实就是一段小得不得了的半透明棍儿,别看其貌不扬,却能稳稳地把我剩下的半颗牙立在牙床里,形成牙套的基础。打好桩,医生先做了一个临时牙套安上,套之前专门拿到眼前给我展示一番,神情之中是隐藏不住的得意:“这是我刚才亲手做的,漂亮吧?”可爱的胡主任,这颗牙太逼真、太漂亮了!

等了一星期,真正的牙套做好了。我选的是全瓷材质,牙齿是半透明的,跟旁边的弟兄没什么两样。它比烤瓷牙优秀的地方在于,时间长了牙龈边也不会发黑,嘿嘿。

套牙套的时候,只见胡主任狠狠一拧,我照照镜子,雪白靓丽、完完整整的一口牙又回来啦!之前嘴里的空虚感消失了,咬食物的时候底气十足,感觉真棒。

图丨pixy

经过这一番磨难,我进餐的习惯有了实质性的改变,从风卷残云、横扫一切那种凶猛至极的饕餮风格,变成了斯斯文文、小口进食的小仙女。

吃饭速度慢下来让我可以更好地享受食物,不再着急忙慌地把吃光眼前的食物变成任务,细嚼慢咽让我的消化功能也有改善。跟我一同进餐的人不再把我当成洪水猛兽,反而经常劝我多吃一点,人际关系也有了相当大的改善。总之,利人、利己、利团结!

治牙的经历也让我更加重视牙齿健康,定期做检查,及时把龋齿补好以防牙洞继续扩大,并定期洗牙,把隐患消除在襁褓之中。我还接连关注了好几个牙科公众号,经常学习有关牙齿的知识。就像国际卫生组织倡导的那样,我争取到了80岁,还能拥有20颗以上自己的天然牙齿!

医生点评

刘明睿 |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贞医院口腔科主治医师

牙隐裂,是指发生在牙冠表面的细小、不易发现的、非生理性的细小裂纹。顾名思义就是牙齿裂缝了,不过表面看不出来,需要用专门的检测手段与试剂才可以检查出来。

牙隐裂也是分程度的,对于不同程度的牙隐裂,相应的治疗过程也不一样。一般分为浅、中、深,以及更严重的两种连医生也不愿意见到的程度,就是从牙冠彻底裂至牙根,或者经过治疗依然出现咬合痛、牙龈反复肿胀,甚至作者提到的“脓包”。非常严重的牙隐裂,只能用拔除牙齿来治疗。

牙隐裂的病因主要以外因为主,如咬合力过大、外力对牙齿的打击等。牙齿的损伤常发生于吃饭时,比如作者经历的吃排骨或咬到骨渣,以及吃海鲜时突然咬到砂砾或海鲜外壳等,都是日常生活中最容易造成牙隐裂的情况。

当然,这里也有遗传因素作祟。每个人的每颗牙都有其结构薄弱之处,而且牙齿天生就长那样,也就是基因决定了牙齿的结构,只有专业口腔科医生经过详细检查才可以看出问题。所以,如果父母发生过牙隐裂,自己也需要多留意。

不过大家也不必过于恐慌,不是口腔里的所有牙齿都容易发生牙隐裂。最容易出现牙隐裂的是第一磨牙(倒数第二颗大牙),其次是第二磨牙(倒数第一颗大牙)和前磨牙(倒数第三四颗大牙),这几颗牙咬合力较大,所以风险更大。

上面的内容主要解释了如何预防牙隐裂,下面说说发生了之后怎么治疗。这里特别需要注意的是:在牙隐裂的治疗过程中,一定不要像作者那样断断续续,并且一定要记住口腔科医师的千叮咛万嘱咐(千万别在完整治疗结束前,用这颗牙吃东西)。

文中主角还算幸运,实际上很多出现牙隐裂的牙齿都在治疗过程中发生二次劈裂,只能含泪拔除,改为种植牙修复。因此在牙隐裂的治疗中,预防与治疗密不可分,要一边遵守医嘱预防二次劈裂,一边积极配合治疗。

在不同程度的牙隐裂中,浅、中程度的治疗起来比较简单。对于浅且无龋坏的牙隐裂,主要用牙釉质粘接剂进行酸蚀粘接治疗。而中等程度的需要类似龋齿(虫子牙)的充填治疗,没有牙髓症状(主要以疼痛为主)就是治疗成功了。对于程度深的或经过上述治疗仍有症状的牙隐裂,就需要文中提到的根管治疗了。根管治疗确实需要进行很多次,再加上做牙冠的时间,大约需要操作5~6次,共1~2个月的时间,所以一定要坚持。

由于牙齿神经(牙髓)被坚硬的牙釉质和牙本质保护,一般浅、中牙隐裂症状轻微,其他口腔疾病也是如此,当出现症状时疾病已经发展到比较严重的程度。所以建议大家每半年前往正规医院进行一次口腔全面检查,以免牙隐裂或其他口腔疾病发展到只能拔除牙齿的程度。

个人经历分享不构成诊疗建议,不能取代医生对特定患者的个体化判断,如有就诊需要请前往正规医院。

作者:陈新瑜

编辑:代天医

本文来自果壳病人(ID:health_guokr),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health@guokr.com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