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马云之“死”,这三个教训发人深省!

2021-02-22 23:57:32 品牌营销官

一夜之间,小马云的抖音、快手等各个社交平台账号全部被注销。

这意味着小马云这个身份实际上已经“社死”。

01

小马云悲歌

小马云是谁?

小马云并不是马云的儿子,他的真实身份是江西吉安一个残疾农民的小孩,名叫范小勤。

2015年,范小勤因酷似马云走红网络,人送外号“小马云”。

在网红横飞的时代,很多人在小马云身上看到商机:

有的奶粉店想请他代言;

有的老板想买下他的头像当作商标;

还有的人想请他做直播,一年赚几千万不是问题;

最终,2017年,9岁的范小勤被一家网红策划公司从村里带走,开始了他过山车一样的人生。

从来没想走出过大山的他,住进了大城市最贵的小区房,上下学有专车接送,还有贴身“保姆”负责饮食起居。

他不仅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还有一大群人围着他拍照、合影、送钱……一切就仿佛他是真的马云一样。

就在人们以为一个超级网红已经诞生时,最近小马云却突然被送回了老家。

由于经纪公司过度透支,他的商业价值在短时间内被榨干,没有人再给他点赞,也没有人再为他掏钱。

最终,小马云惨遭“退货”。

更悲惨的是回到家乡后,人们发现虽然他在网络上享受着顶流待遇,但在现实中却白白浪费了四年大好光阴。

如今的范小勤,身高和智力还停留在四年前,甚至更早。

他连2+2等于几都不会算,有人拿出一张百元钞票问他,这是多少钱时,他只能支支吾吾地说:“红色的钱……两个鸡蛋……”

一看到有人拍照,他就对着镜头飞吻,找拍摄者要钱。除此之外,他几乎丧失了所有社交能力。

小马云马上14岁了,同龄人都快初中毕业了,而他只学会了唱“阿里巴巴是个快乐的青年”。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莫大的悲剧!让人唏嘘,更让人心疼!

02

是谁唱响小马云悲歌?

在本该充满童趣的年纪,他被卷入商场尔虞我诈;

在本该学习知识的年纪,他被裹挟走穴站台;

在本该得到父母关爱的年纪,他被资本榨得干干净净;

……

那么我想问,小马云这几年到底是怎么过来的?他的成长为什么原地踏步?

经纪公司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首先,限制亲人探望

小马云被网红公司带走后,实行隔断式培养,每年只在过年时间送回老家一次。

当初签合同时,公司约定每年国庆假期可以接他父母过去探望一次,但没过多久就改口了:如果范家发(范小勤爸爸)不去探望,每年多给2000块。

范小勤家庭条件极度贫困,在2000块的“阻隔”下,他每年只能跟父母见一次面。

他过得怎么样?他在外面做些什么?父母一概不知。

其次,不送他上学

2020年底,澎湃新闻曾经探访过小马云就读的学校,老师反应,范小勤从2019年开始就很少来学校了,2020年更是彻底消失。

学校出具的说明显示,小马云基本没有参加过期末考试。

我们都知道九年义务制教育,经纪公司哪里是接过去读书,分明是将小马云和学校活活拆开了。

我就想问,这不犯法吗?

最后,严重透支的商业化

经纪公司带走小马云后,光是在抖音上就注册了4个账号:小马云总裁、小马总美食、小马云生活记录和小马云保姆,粉丝从几万到几十万不等。

他的生活被安排得明明白白:参加电视节目、时装走秀、出席酒局、电商带货……

2017年11月,小马云出现在“双十一”晚会现场。他挥手大喊:“hello,大家好,我是小马云,我爱你们!”

他不断参加商业演出,进行各种广告炒作,大家可能不知道,公司一度把他的出场费抬到了六位数。

这家网红公司老板自称“世界第一华人催眠大师”,他口口声声说负责教小马云普通话、人际沟通、逻辑思维。

现在看来,这根本不是发自爱心做慈善,培养孩子,而是利用小马云的热度与流量中饱私囊。

说白了,小马云从头到尾就是公司的傀儡,一个彻头彻尾的工具人,哪怕他再红、吸金能力再强,也没有办法真正改变命运。

他背后的经纪公司赚得衣钵满满,留给他家里的却是蝇头小利。比如经纪公司以范小勤爸爸的名义注册公司,每年的分红却是区区3000块。

这就是资本的真面目。

03

三点教训意味深长!

事已至此,木已成舟,无法挽回。

那么,我们应该从小马云的悲歌里看到什么?

第一,资本逐利,去他娘的慈善

小马云走红后,一大批人和团队以爱心和慈善为名,接他走出大山。

从范小勤变为小马云,这并不是他所能掌控的,而是成人世界刻意推动的结果。

当他们像榨甘蔗一样榨干了这个土憨山里娃的商业价值,然后“卸磨杀驴”。

资本逐利,它从来不需要考虑道德的,那些爱心与慈善,比皇帝的新衣还要虚伪。

第二,网红必须远离学生群体

新华网曾经做过调查,超过一半的学生最向往的职业就是主播和网红。

好像不用辛苦读书,只要当了网红就能赚钱似的。

这是对教育和知识最大的误读。

小马云的故事告诉我们,毁掉一个人最好的方法,就是让他“暴红”。

第三,每个围观点赞的人都是帮凶

小马云被抛弃后,回到他的农村,如今又有大批大批的主播赶过来蹭流量。

这意味着他被捧到云端跌下来后,还要被人再消费利用一次。

吃人的不是资本,而是参与围观点赞的每一位看客。

范小勤仅仅因为长得像马云就引爆网络,那么在当今时代,谁能抓住网友们的眼球,谁就能获得流量。

正是看客的猎奇心理驱动了资本的力量。

鲁迅在《狂人日记》里说过:4000年来时时吃人的地方,今天才明白,我也在其中混了多年.

我们是时候扪心自问了。

最后,我想说的是法律。

《未成年人保护法》第六十一条明确规定: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组织未成年人进行危害其身心健康的表演等活动。

在小马云事件中,让一个儿童按照成人的要求走穴、站台,对着镜头重复“大家好,我是小马云,我爱你们……”

这难道没有犯法吗?

建议有关部门赶紧出手,否则将来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小马云”……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