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帝表示:我用弓箭和火枪射死135只虎、20头熊和96匹狼

2021-02-22 07:55:02 夏虫欲饮冰

引言

在中国历史上,有三个王朝的皇帝最痴迷于狩猎,分别是辽王朝、元王朝和清王朝,其中清朝的皇帝们堪称“狩猎狂魔”和“小大敌”!

清朝皇帝们非常痴迷于围猎,这既是为了沿袭满族人的传统习俗,也是为了锻炼军队和士兵。

一直以来,清朝皇帝都将围猎视为保持八旗军队战斗力的秘密法宝,这和满族人的崛起有关。不同于生活在中原地区的汉人,满族人的前身——女真人起源于寒冷的白山黑水间,早先是地地道道的渔猎民族,狩猎在他们的生产生活中占有极大的地位,许多女真人都全靠狩猎为生,还养出了能与猛兽搏击的本事。

而说到女真人的狩猎,就不得不提他们特色的多人狩猎战术——围猎(打围),可以说就是在一场场围猎中,女真人才养出彪悍的战斗力、超强的身体素质和极具民族特色的战术战法。其刻苦坚忍的性格、悍不畏死的作战方式和灵活的军队组织都让周边民族印象深刻,素有“女真不满万,满万不可敌”的说法。

小贴士:其实在古代,围猎一直都是古人用来训练士兵的一种方式,早在战国之前,狩猎就已经是军事大典了,是练兵的综合演习。它是集合习武练兵、强身健体、振奋精神和谋取收获等为一体的一项集体性综合运动。

女真人的围猎有两种,分别是行围(三面包围)和合围(四面包围),《清史稿·礼志九》上这样记载:“盖围制有二,驰入山林,围而不合曰行围,国语曰阿达密。合围者,则於五鼓前,管围大臣率从猎各士旅往视山川大小远近,纡道出场外,或三五十里,或七八十里,齐至看城,是为合围,国语曰乌图哩阿察密……只以数百人分翼入山林,围而不合,谓之行围。”

早在部落时代,还未崛起的女真人就会在每年的秋冬两季组织几百甚至几千人,到深山老林中进行大规模围猎,能绵延几十里!

说起来,清朝八旗军中的基层军事组织——“牛录”、“甲喇”,就源自女真人的传统狩猎组织,原本分别是指10人和50人的狩猎小分队,这是一种较为严密的组织方式。在狩猎中,女真猎人们会以每10人为一牛录,然后以牛录为单位步行或骑马由聚集处分向两翼前进,严明纪律,各照方向,令行禁止,不准错乱,整个过程犹如行军布阵一般。

这并不是件简单的事情,对狩猎人员的纪律性、组织性和狩猎技能都有着较高的要求,因为山中地形和环境太过复杂,一旦有哪怕一个狩猎人员不遵守纪律,那么整个队伍就会出现组织错乱的情况,包围网将出现缺口,使整个围猎毁于一旦——“围猎之物,贵乎整严,不可出入参差,今左翼官在左,右翼在右,统辖而行”。

而且在深山老林和茂盛草原中,猎物都是一闪而过,且有草木遮挡,那么要想在这样的环境中猎杀动物,就要求狩猎人员必须有一双锐利的眼睛、优秀的射术和一把强弓,骑马狩猎的人还必须掌握高难度的骑射技艺,能骑在快马上,远距离用弓箭射死奔跑在草丛、树木间的猎物。

清朝箭矢

并且还需要有过人的勇气和功夫,这样才能保证在面对虎、熊、野猪这类大型猛兽的反扑时能用刀剑、枪棍结果其性命。

看到这里,相信懂古代军事的读者朋友一定已经知道为何清朝皇帝将围猎视为保持军队战斗力的秘密法宝了!其名为打猎,实则是练兵!要知道女真人刚崛起之时,之所以能涌现出一大批能力搏虎熊、手撕豺狼的猛将全靠他们的狩猎习惯。可以说懂得围猎技术的女真人就是天生的战士,而且是最勇武的那一种,还拥有极高的军事素养,懂得如何分进合击、两翼迂回和包抄截杀等高难度“玩法”。

女真人的围猎就相当于是一场又一场的“军事演习”,在这过程中不断演练战术战法。最后他们只需将猎物从野生动物换成人类,连武器都不用换,就能排兵布阵、行军打仗了!他们的许多作战模式还就如围猎一般,并且战斗力绝对远超承平日久的其他军队。

围猎对女真人的战斗力影响如此重要,但围猎的生活太过艰苦,当女真人崛起时,许多基层女真人就不愿意再狩猎了,他们更愿意农耕、放牧,女真人贵族也是如此,他们更想在家享乐,而不是风餐露宿,这种情况在后金时代就已经出现了,皇太极就多有抱怨,害怕造成国势衰弱:

“今子弟遇行兵出猎,或说妻子有病,或说家中有事,多是托词。不思勇往奋发,而惟耽恋室家,偷安习玩,国势能无衰乎?”

对此,皇太极的解决办法是亲自下场组织围猎,然后重赏在围猎中表现良好的人员,以此督促。而即使是清朝虎踞中原后,统治者们依然没有忘记自己的“老本行”,依然十分热衷于围猎。

此时的围猎活动本质上已经成为了一种军事演习,常常一年就要举行两次大规模围猎,参与人数有的多达三万余人,主要目的是锻炼军队,居安思危,防止八旗军贪图安逸,荒废骑射。其军事元素浓郁,对参与者有严格的纪律要求,在围猎和行军扎营时,要求其必须依照相关纪律行事,否则就会被严厉处罚——“围猎不整肃者,照例惩治”。

各种清代箭头

在众多清帝中,能亲手射杀老虎的尚武皇帝不少,清朝的开创者——皇太极,曾在一次狩猎中就亲自射死五只老虎,还曾在老虎疯狂反扑即将伤人的危急时刻,纵马冲锋吓走老虎,救下部众:

“辛丑,上还宫,是行也,上亲殪五虎,从臣皆惊服神勇。”

而康熙帝绝对算是围猎的骨灰级爱好者,死前数月还兴致勃勃地驰马扬弓带兵围猎:“(康熙帝)十月癸酉在南苑行围,十一月戊子,不豫,甲午,大渐(驾崩)。”

他一生行为无数,杀戮众多野生动物,要是搁现在绝对是小动物保护组织的大敌,他晚年曾对近臣炫耀自己的惊人狩猎战果,光老虎就杀了一百三十五只!其它动物无数:

"朕自幼至老,凡用鸟枪、弓矢获虎一百三十五只,熊二十、豹二十丑、猞猁狲十、麋鹿十四、狼九十六、野猪一百三十二,哨获之鹿凡数百,其余射获诸兽,不胜计矣。"

康熙帝还于1681年在热河开辟了一万四千多平方千米的皇家狩猎场——木兰围场,此后每年都率朝中重臣、宗室王公、八旗精兵和蒙古各部王公来此射猎,按狩猎多少,予以奖赏,举行各种宴会,并检阅军队的整体状态,史称“木兰秋狝”。从康熙帝设立到嘉庆帝驾崩的一百四十多年里,总共举行了一百零五次木兰秋狝活动。

木兰围场内除了有食草动物和禽鸟外,还生养着包括狼、猞猁、虎和熊在内的众多大型猛兽,这些动物都在狩猎范围内,而且在猎虎时,一些士兵还被要求近距离猎杀,不能用火枪、弓弩远距离射杀,只许用特制长矛(虎枪)近距离搏杀,整个过程十分危险刺激。

因此围猎远比一般的军事演习危险许多,同样锻炼军队的效果也更强。康熙帝等清朝皇帝非常看重行围的军事意义,康熙帝就把自己的军事才能和功夫都归功于围猎训练之勤,还对劝阻他放弃狩猎的大臣直言驳斥:

“有人谓朕塞外行围,劳苦军士,不知承平日久,岂可遂忘武备!军旅数兴,师武臣力,克敌有功,此皆勤于训练之故也……围猎必讲武事,必不可废。”

虎枪刺虎

而即使是一生信佛,不喜猎杀,受局势所迫难以离京,不曾组织兵士进行围猎活动的雍正皇帝也告诫自己的后代,要求其重视围猎,称木兰行围为祖宗家法:

“予之不往避暑山庄及木兰行围者,盖因日不暇给,而性好逸,恶杀牲,是予之过,后世子孙,当遵皇考所行,习武木兰,毋忘家法。”

乾隆帝时期,围猎活动推至新高潮,乾隆帝极为推崇围猎,举行了超过40次木兰秋狝,史书记载其“皆因田猎以讲武事”:

“务须悉心训练兵丁以马步骑射围猎之法,兵丁等亦应各加奋勉。留心习学技艺,耐受劳苦。”

乾隆鹿打架图

乾隆帝是围猎的行家里手,他12岁时就曾在射场上连中五箭,因而受到康熙帝的褒奖,即位后也是亲射虎,甚至用虎枪近距离与老虎搏杀,一些留存于世的清廷画还详细记载了乾隆的狩猎瞬间,比如《乾隆秋猎图》、《乾隆刺虎图》等。

但随着时间的发展,清廷的围猎活动渐衰,八旗日益糜烂,再也不能像父祖那样开强弓,持长矛与猛兽相搏了,最后变得只剩下北方边境地带的少数兵士还会骑射,还能开强弓,其它地方的八旗兵们则完全不会了。

他们只能用软弓、鸟枪狩猎,面对虎熊等猛兽时,更是连靠近都不敢靠近,只敢远远射击,有的甚至都不自己动手,而是雇佣他人替自己打猎,这让嘉庆帝特别厌恶,多次要下令禁止这样的行为,但却没有多少用,因为这样干的八旗兵太多了,法不责众,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道光帝即位后,受环境变迁、国库空虚、大臣劝谏、八旗拉跨等方面的影响,木兰秋狝被正式取消,八旗兵们也积重难返,再也没有了祖先的勇武。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