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下葬那天,父亲为两块桃酥,父亲竟扬起巴掌,向母亲脸上扇去

2021-02-21 00:21:35 青青故事汇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又到了奶奶去世的日子,我和哥哥早早的买了二斤上好的桃酥,去给奶奶上坟。

说起来,奶奶去世二十多年了,但是每年到奶奶的忌日,我和哥哥买桃酥给奶奶上坟,已成惯例。一是为了安慰奶奶的在天之灵,二是为了替父亲偿还良心之债,以弥补父亲终生的遗憾。

那是上个世纪的七十年代,父亲看到重病卧床几个月的奶奶,气色已有好转,安排好家中的一切,便出发到省城了,临行前,父亲给奶奶讲:“娘,您不是喜欢吃桃酥吗?我过年回来时买给您!”

俗语云:床前百日无孝子,但是父亲却不同,因为爷爷早早的过世,奶奶一手操持着家,实属不易,家贫出孝子的缘故,父亲的孝心,远近闻名。

有几天,奶奶忽然精神好多了,要吃东西了,具有经验的老人讲,这是回光返照,但是不管怎么说,父母几个月的精心照料毕竟没有白费,一家人都很高兴,尤其是母亲,父亲又不在家,奶奶的好转让她松了一口气,这样,也可以减轻她精神上的一些压力。

为了给奶奶滋补身体,母亲把家中唯一一只生蛋的母鸡杀了,给奶奶炖了鸡汤,直到今天,我再也没有喝到比那鸡汤更好的鸡汤了。那天,母亲小心翼翼地把枯瘦如柴的奶奶扶起来,我则两眼望着那碗香气四溢的鸡汤,使劲舔着嘴唇。

说真的,那时年幼的我是不愿意到奶奶跟前的,尽管母亲常常给奶奶擦洗,但是奶奶终究是卧床半年多了,被窝里说不出的气味。

但这次因着鸡汤的缘故,我还是跟母亲到了奶奶床前,母亲谨慎地用羹匙把鸡汤送进奶奶的嘴里,奶奶仅喝了两小口,就摇了摇头,有气无力的摆了摆鸡爪似的手,“不好喝!没味道!不如那年孩子他爹给我买的桃酥好吃!”奶奶叹了一口气,又躺下了。

听说奶奶想吃桃酥,一家人忙坏了,母亲忙打发十岁的哥哥,到乡里去买,由于不逢年过节,哥哥逛遍了所有的副食店,都没有买到。

下午,两手空空的哥哥回家后,母亲赶紧出去借了一瓢面,找出家里的半斤花生油和准备给奶奶喝水的白糖,姑姑和婶婶也帮着母亲,在家自制桃酥,但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做出两个油炸的小面饼。

母亲端到奶奶床前,奶奶半坐在被窝里,又伸出鸡爪似的手,拿起一块,慢慢放进嘴里,母亲和叔叔睁大眼睛观察着奶奶的神情,半晌,奶奶把她仅咬了一点点的“桃酥”,重新放进盘子里,摇了摇头,长叹一声,躺下了,两滴浑浊的泪顺瘦削的脸颊流下来,奶奶这一躺,再也没有醒来。

父亲接到家里发的电报,连忙从省城赶回来,到家时,奶奶已经躺在堂屋正中央,蜡黄的脸上盖着白纸,奶奶已经去世了。父亲半晌没有响声,手里的桃酥一下掉在地上,忽然,父亲凄厉的长嚎一声,一下扑在床上,使劲摇晃着奶奶,“我的亲娘,你等等我呀,我给你买了桃酥了……你尝尝再走呀……”

我第一次看父亲那样伤心的流泪,也第一次知道,男人哭起来竟是那样的惊天动地!

给奶奶下葬前,母亲偷偷地给我和哥哥每人一块桃酥,我和哥哥躲在东屋里,狼吞虎咽的第一次吃桃酥,我没有吃出什么好滋味,只是感觉有点甜,到嘴里就化的感觉。

忽然,送葬的人群一阵骚动,我和哥哥跑出去,才知道是母亲惹了祸,只见父亲两眼通红,直瞪着母亲:“你说那两块桃酥哪去了?”母亲无语,只怯怯的站在那里,父亲扬起他那厚实的手掌,使劲照母亲的脸煽去。

母亲一声不响,满眼的泪水,顺着因操劳过度而发黄的脸颊流下来。忽然父亲把头向奶奶的棺材上使劲撞去,额头流出了好多血,继而又狼一样长嚎一声:“娘呀……我对不起你……”刹时灵房里一片哭声……

我和哥哥终究也没有勇气承认那两块桃酥被我们两人吃了,好多年后我们才敢和父亲说起这事,但父亲什么也不说,只是一脸的愧疚。

自此,每年给奶奶上坟买桃酥便成了惯例。父亲临去前,把我和哥哥叫到床前,“我去了之后,你们每年可以不给我烧纸,但是千万不要忘了给你奶奶上坟的时候,买二斤好的桃酥。”

停顿了一下,父亲又说:“爸爸这一生,从没欠别人的,只是愧对你奶奶……她临死没能吃上桃酥……!”看着父亲枯瘦的脸,握着父亲渐凉的手,我和哥哥流泪答应了。

自此,每年给奶奶上坟,我和哥哥都是先去镇上,买好二斤上好的桃酥带着,我和哥哥点燃了纸钱,望着随风飘飞的纸灰和奶奶坟头上衰败的枯草,什么也说不出,只是随手把桃酥撒在奶奶坟前……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