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点名,又一万亿房企面临生死劫!

2021-02-11 17:03:56 世范财经

正文共3284字,预计阅读时间为9分钟

从欠薪诉讼、媒体逼债、股权质押爆雷到新华社点名批评,最近没有哪家上市公司像绿地集团这么 “绿”。

2月7日新华社发布消息称,位于崇明岛上的绿地长岛项目沿长江而建,全长超10公里,总占地超15平方公里,建设体量和楼宇高度于2016年底被认为违反“长江大保护”并与建设世界级生态岛的总体要求不符。

不过,对于负面消息不断的绿地来说,新华社的点名批评都顾不上了,而是已经被各种各样的催债、缴款弄得焦头烂额了。尤其让这家万亿房企巨头尴尬的是,近期不断有媒体公开催债,而且大多是十几万、几十万的债务。

这些来自东北的房产媒体在2月2日晚间齐声向绿地讨债:“绿地集团东北大区,请支付您的欠款”。哈尔滨乐居讨要191.64万元、哈尔滨房天下讨要90.82万元、凤凰网房产讨要84.42万元、安居客哈尔滨站讨要17.6万元、新浪黑龙江讨要10万元,合计欠款近392万元。这些媒体讨要的基本上是广告费,毕竟要过年了,小公司也不容易。这不是绿地第1次被公开追债了 ,上一次是去年10月底成都一家广告公司向“绿地集团”西南事业部催讨7.5万元的广告款。

媒体还是有威力的,东北媒体的催债广告不久就被删除。相比之下,农民工向绿地讨薪就艰难得多,以致地方政府要成立专案组来帮农民工讨薪。2月2日,湖南省公安厅召开打击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犯罪新闻发布会,长沙绿地融城被作为典型案例被公布。

根据长沙市雨花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移送至长沙市公安局雨花分局的涉嫌犯罪案件移送书,长沙绿地融城置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黄薪,拖欠唐某群、刘某红承包项目两个班组农民工工资5130896元。

警方认为,在劳动保障监察大队对长沙绿地融城置业有限公司下达《劳动保障监察限期改正指令书》后,逾期未支付工资,黄薪行为已涉嫌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经调解后,该公司才将拖欠的513万余元农民工工资支付到位。

由于资金不到位,绿地一些项目在去年还被停工或关闭。据报道,2020年10月30日,绿地集团知名项目武汉绿地中心停工,承建方中建三局给绿地的催款函称,因绿地集团欠付其巨额工程进度款,已造成资金无法正常周转的状况,所以要全面停工。12月2日,绿地武汉中心项目和武汉和平大道香树花城B区写字楼和商业综合体也被曝出处于关闭状态。

除了承建方、媒体、农民工催债之外,还有政府,也是向绿地催债的苦主。2020年8月4日,沈阳市自然资源局披露一则沈抚新城土地出让金欠缴情况,其中,沈阳绿地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沈阳绿地置业”)欠缴两宗地的土地出让金共1.46亿元。这是一笔欠账近10年未偿清的债款。

近年来中央三令五申,不允许拖欠农民工工资,长沙绿地敢顶风作案,沈阳绿地的土地出让金一拖10年,都反映出绿地集团的债务压力面临爆煲。到2019年底,绿地总负债达到10143亿,资产负债率88.53%。2020年新冠疫情的冲击、层出不穷的地产调控措施,都让绿地的现金回流面临巨大的压力。

2020年10月14日,绿地集团董事长张玉良在第四季度工作会议上分析绿地目前的形势,说绿地面临很多的困难,要求以决战决胜的精神状态打赢三大攻坚战。哪三大攻坚战呢?销售去化、交付结算、资金保证。都是和现金回流有关。

为了加快现金回笼,绿地在恒大之前就开始打员工的主意。2019年10月,就传出湖南绿地强制员工买房的消息。当时有网友在陌陌上称,他是绿地控股湖南事业部技术研发中心的一名员工,被部门领导要求在12天里购买一套公司的房产,否则就被公司“除名”。

1月21日,绿地集团发布2020年业绩快报,数据显示,绿地集团2020年全年营业总收入4813亿元,同比增长12%;总资产达到13491亿元,同比增长18%;归母净资产834亿元,同比增长6%;而同期实现归母净利润137.2亿元,相比于去年同期的147亿元,同比下降6.93%。

表面上看绿地表现似乎还行,但是两大致命问题仍未解决:

一是销售不理想,库存压力大。绿地控股2020年实现合同销售金额3583.53亿元,比2019年同期减少7.7%;合同销售面积2909.3万平方米,比2019年同期减少10.7%。

二是负债仍然高企,资金压力大。据业绩快报的数据计算,截至2020年12月末,绿地集团目前总负债约为11909.95亿元。据该公司2020年三季度报告,公司账面货币资金仅有805亿元,而短期借款与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性负债合计为1030亿元,资金缺口很大。

为此,绿地不得不借新还旧,除了银行贷款、发行境内外债券、ABS工具外,还以“安家宝置业计划”的名义进行内部融资。另一方面,公司试图出售上海和江苏两地共14个项目27个物业,来回笼资金。

负债下不来,股价也上不去,尽管还能盈利,净资产回报率接近20%,但市场对绿地未来形势并不看好,债务高企、内部管理混乱,随时可能爆煲。自2015年8月18日,绿地集团通过借壳金丰投资实现整体上市后,股价一度达到30-40元,但是此后一直跌跌不休,投资者损失惨重。

2月8日,市面上传出绿地质押爆雷,导致国金证券股价大跌。当日晚间,一位财经大V在回应读者关于国金证券问题时表示,“据说是因为绿地控股质押暴雷了,然后国金质押了比较大的金额,要被拖累沉船。”当天盘后绿地控股发布公告,显示公司第一大股东格林兰将其所持有的绿地控股2200万股股份补充质押给了国金证券。

虽然国金证券后来解释,从目前绿地控股质押项目的情况看,融入方质押比例尚处于偏低水平,后续补仓能力充足,目前看股票质押风险不大。但不可否认的是,绿地控股目前跌破了150%的预警线。

高债务,还是要高周转化解。2019年绿地重金请回陈军来负责销售。陈军何许人也?在入职绿地的关键三年内(2012年到2014年),陈军把绿地东北的销售业绩从52亿冲刺到了200亿,在房地产圈内一战“封神”。2014年,绿地的房产销售成绩,就超越了万科,成为了行业的第一,牢牢占据房地产龙头老大的位置。不过,2015年-2019年陈军一度离开绿地,直到2019年绿地再次请他回来,希望在市场下行压力下能再创销售奇迹,以尽快回笼资金,缓解债务压力。

然而,市场没有再给绿地机会。2020年5月,绿地集团高管陈军被举报与95后女下属有不正当关系,并且女方已怀了孩子。举报人还称陈军有严重经济问题,挪用绿地集团公款,并通过洗钱收取巨额非法所得。迫于舆论压力,绿地解除了与陈军的合约。

桃色新闻给予绿地的负面影响,不仅仅是公司形象,更重要的是阻断了高周转模式,让绿地库存与债务压力骤升。2020年绿地没有实现高周转,却有着高周转的一身病,质量问题层出不穷。

从广州、海南、南京、上海到内地山西、湖北等多地项目,都不断出现质量问题的投诉与维权。武汉绿地国际理想城即将交房的3期业主,在验房过程中发现房屋墙面大面积空鼓、地面沙化,楼栋入户门没平台等问题,因为存在诸多安全隐患,引起业主担忧;精装修房被曝偷工减料;11月29日,青岛绿地国科健康科技小镇项目方召集购房者开会,承认85地块在建的19栋楼存在混凝土整体质量、构件强度降低,将局部整改,甚至要拆除9号楼、13号楼和17号楼重建。

青岛绿地11月29日召集购房者开会

内外交困下的绿地一度传出要被某十强房企收购。不过,由于绿地控股的二次混改还在推进中,因此绿地控股集团董事长、总裁张玉良表示,没有被房企并购的可能性,“目前基本上意向企业是两家央企背景的金融机构。”

在央行三道红线等政策高压下,绿地高负债、高周转模式已然玩不下去了,到底是哪两家央企会成为绿地的救世主呢?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END—

本文为“世范区”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抄袭。如需转载,请在文末留言区申请并获得授权。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