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边防军全部阵亡前的坚持,苏军视角下的铁列克提伏击战

2021-02-10 17:09:20 万乘之尊

中方视角下的铁列克提之战

1969年,珍宝岛之战后,双方局势继续紧张,苏军频频找寻报复的机会,下一场严重的战斗发生在哈萨克斯坦数千公里外塞米帕拉廷地区的贾拉纳什科尔湖,也就是新疆裕民县巴尔鲁克山西部的铁列克提,1969年8月初,新疆军区计划派出铁列克提边防站的巡逻队穿过争议地区,北京媒体争先恐后前去采访,苏联边防前哨观测到中方异常后立即进入警戒状态,苏军在这地区的武装力量开始由步兵增加到坦克装甲车和直升机,边防部队开始上报情况,要求暂停边境巡逻,时任军区司令员的龙书金并不重视,认为是恐吓,没有下令暂停边境巡逻,

1969年8月11日,中国军队塔城军分区邀请苏军边防军赫尔丘上校前往巴克图哨所会谈,但苏军没有出现,塔城军分区随即上报,新疆军区作战部,认为苏军行动反常,马上报告了龙书金,但没有得到答复,8月12日晚,塔城军分区政委王新光直接打电话到新疆军区作战值班室报告苏军可能有行动。请示可否取消8月13日的例行巡逻,值班参谋回答已接到报告,但对取消巡逻没有明确指示,8月13日凌晨2点,铁列克提边防站连长范进忠带领37名官兵向争议地区行进,随行的还有10位记者,上午7时许到达一座寸草不生的石山,8时许,苏军直升机飞过石山上空,年龄最大的老兵裴映文带领11人首先出发,刚走进开阔地就进入苏军包围区,裴映文首先颈部中弹,战斗随即展开,4小时后,巡逻队全军覆没,由于无人返回,只有通过报话机通报的状况,详细战斗情况中方一直无从得知,这场战斗的情况也只能从苏军战斗报告中去观察了。

苏军视角下的铁列克提之战(基于苏军战斗报告,不一定真实)

1969年5月,,虽然没有远东那么大规模的战斗,但在哈萨克斯坦的周边边境警卫一直感到敌意,就好像中国人在试探整个边境,索韦茨基耶边防哨所处于高度戒备状态,扎拉纳什科尔前哨基地周围最紧张的地区是石门,它位于所谓的岩石高地之间,使领土更难控制。左边和右边位于苏联领土上,其余在中国领土上。这是苏联和中国士兵经常发生的事件发生的地方。5月20日,大约10名中国士兵和尼古拉·瓦拉科夫中士发生争执幸运的是,其他苏军及时赶到营救,在战斗中,中士被打一棍子,1969年7月起担任副站长的贾拉纳什科尔·叶夫根尼认为中国士兵一直很傲慢,当他们从苏联军官或士兵身边走过时在做鬼脸,吐口水,大喊脏话,

8月12日开始,哨所的米哈伊尔·图卡林中士发现一辆中国部队的巡逻车出现在周边地区,米哈伊尔·梅库洛夫中尉向该地区的博斯罗奇诺将军报告,并向中方提出了谈判。但中国人保持沉默,进入了高度戒备的“纳什科尔”前哨基地发现那里有中国人在移动,驻扎在这个前哨基地有4名军官,站长叶夫根尼·霍雷中尉(站长尼古拉·扎克鲁托夫上尉当时正在休假),副指挥官瓦迪姆奥列耶夫斯基、副站长贾拉纳什科尔是根纳迪·德温中尉,排长弗拉迪米尔·波奇科夫少尉,他们密切关注着邻国新的军事人员出现,这尤其令人不安,他们轮流上了塔楼观察,在接下来的24小时里,他们一起制定了边境安全计划,前哨基地名参谋军官特雷宾科夫上尉命令在最危险的地区建立一个前哨基地。由奥立舍夫斯基和波切科夫指挥的两辆ETP-60装甲运兵车被藏在前哨基地的侧翼,以加强对周边地区的控制。

8月13日晚上,边防巡逻队发现几个人在中国方向移动,从边境往下走了700 - 800米,开始在岩石高地挖掘。其中一个小组发现了由军犬训练官迈克尔·杜利波夫中士领导的单位。中国人迅速地在在地图上标明为右边的山脊上挖工事,按照指示,奥列波夫要求中国人离开苏联领土。几分钟后,苏联边防警卫用俄语和普通话重复了这一要求,但是中国人沉默。巡逻队接到越境报告后,特雷格中尉命令他的部队“武装起来”。前哨基地带着后备人员向岩石高地挺进。邻近前哨基地的预备役部队也在那里集结。参谋长尼基滕科中校指挥用直升机侦察中国人的阵地。在到达突破点后,观察员报告说他们在苏联和中国领土上都发现了阵地,中国人在石山的北坡和右边,在战壕中的人数尚不清楚。在右翼发现一辆载着士兵的中国汽车。此外,12人组成的另一组人从中国的特列科特前哨基地向左转,沿着山路向岩石山走去。

尼基坚科告诉霍华中尉将被派往中国边防阵地宣读让中国人撤离的命令,尼基坚科直到最后一刻都希望避免冲突,尽管苏军有装甲运兵车,但是中国人还是继续向石山进发,中国人和苏军边防警卫的对峙持续到7点,在这段时间里,从前哨基地传来的消息是前所未有的,政府高层在决策过程中也出现了瘫痪。官员们把信息踢向“上级”。与此同时,中国人继续巩固工事,边境部队参谋长尼基滕科中校承担了做出决定的责任。他命令把中国人赶出苏联领土,在突击部队的掩护下,装甲运兵车从基地出来,向高地进发,士兵们立即从装甲运兵车里出来散开6到7米向南移动,机枪手彼得·特雷宾科夫看到一个土包,就躲在后面开枪了,中国人开枪还击,中国人不仅从石头上开火,而且从边界上开火,前面几名苏军几乎立即被一群来自中国前哨的敌人消灭。

217号ETP-60装甲运兵车向中国阵地侧翼移动,他的任务是绕过地雷,防止中国援军进入,中国人集中火力向苏军装甲运兵车开火,射击密度很高。子弹和弹片摧毁了装甲运兵车所有的重型设备,轮胎被击碎,装甲被压碎,手榴弹爆炸使炮塔卡住了。其中一颗子弹穿透了装甲。坐在机枪后面的波可夫大腿中弹。他包扎了伤口,继续射击。同样的子弹击中了司机二等兵维克多·皮什列夫的手臂,在陆军预备役指挥官拉夫·利耶少校的指挥下,边防警卫得到了增援。8名索尔谢夫斯基领导的战士前往切断中国人的去路。中国人正在撤退。这群人几乎没能逃过一劫,攻击高地就在这时,增援部队到达了现场,两辆装甲运兵车互相掩护绕过了高地。,中国人向装甲运兵车发射了榴弹。其中一个榴弹发射手设法接近了由亚历山大·穆尔津中士指挥的装甲运兵车,炮手弗拉迪米尔·扎沃拉尼辛中士发现后设法用机关枪击中了榴弹发射手,其中一颗子弹直接击中了一枚手榴弹,榴弹发射手被炸成碎片,

ETP-60装甲运兵车不断向前和向后机动,不让中国人的火箭弹瞄准。并试图用正面装甲来对付敌人,半小时后,217号ETP-60装甲运兵车己无法动弹,波可夫命令乘员们下车,换乘一辆赶来的小货车,与此同时,一群苏军袭击了右边的高地,遭到中国人的猛烈炮火袭击,造成人员伤亡。米哈伊尔·杜利波夫被杀。在进攻的过程中,他已经两次受伤。第三颗子弹击中了他的头部,此外,还有8名苏军受伤,维格戈尔·奥布钦尼科夫中士双手被打断,突击队指挥官奥尔舍夫斯基中尉腿部受伤。但他也没有退出战斗,装甲运兵车火力把中国士兵压在石山上,石山既无自然地貌掩护也无法挖掘掩体,中国士兵只能趴在碎石上还击。

苏军士兵波拉尼奇、特雷本科夫和奥尔舍夫斯基躲在“死区”里,中国士兵使用了手榴弹,苏军士兵设法抓住了敌人的手榴弹,然后把它们扔了回去,接替受伤的奥尔尚指挥的斯基特雷宾科夫看到白色木制把手的黑色手榴弹从石峰上掉下来,其中一个从两英尺高的地方爆炸了,斯基特雷宾科夫胳膊和头都被击中了,手表被手榴弹碎片打断,在战斗的最后时刻,列兵维克多·里亚扎诺夫设法向中国人投掷手榴弹,但他自己也受了致命伤,在去医院的路上死在直升机上。随后,其他边防警卫的手榴弹飞进了中国阵地,尽管苏联和中国士兵使用的武器几乎是一样的,使用的战术也差不多,但技术进步使苏联能够减少损失,装备装甲运兵车的苏军没有给中国士兵任何肉搏的机会,

中国士兵试图退入中国领土,但奥尔舍夫斯基的一群人挡住了他们的去路,8点15分。战斗结束了,大多数中国军人越过了边界。两架苏联军情四处直升机在安德烈耶夫上尉和弗拉迪米尔·克劳斯中尉的指挥下进行了空中侦察。根据他们的报告,中国士兵已经越过了边界,没有计划再次发动袭击。9:30,边方向莫斯科报告了战斗的结果。从那里传来的命令是:“多拿些尸体和战利品,苏军在一名子弹打穿了身体的阵亡中国士兵包中发现了所有阵亡者的照片,在其中一具尸体上发现了一个沈阳地区制造的的奖杯,还有两名带着摄像机的摄影师,边防军猜测正在酝酿某种宣传活动,

三:结局

苏军带走了在战场上发现的19具中国士兵尸体,一位来自莫斯科的官员莫名其妙地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多?”一两个就够了。苏军给每具尸体拍张照片,并对每一具尸体进行分类。一份文件被放在棺材里,另一份被归档在一个特殊的文件里,边境巡逻队建议在哈萨克斯坦处理那些在高温下腐烂的尸体,没有人从莫斯科打来电话要求埋葬,只好一直放着。直到9月18号才把遗体交还,都已经高度腐烂到无法辨认,也没有证明标识,两名苏军在战斗中丧生,超过15人受伤。战斗结束后,1970年5月7日签署了一项秘密命令,授予特雷宾科夫和波奇科夫列宁勋章。死者死后被授予红旗勋章。另外6人被授予红星勋章,2人被授予三级荣誉勋章,10人被授予英勇勋章。大部分伤害都是由PIr-2反坦克火箭筒造成的,和其他中国武器一样,尽管中国的PIr-2反坦克火箭筒在许多方面不如苏联的原品,但事实证明,它们是一种强大的武器。

中国巡逻队有四人被俘,立即被用火车送往乌奇-阿拉尔。其中有被震晕的17岁的河南士兵袁国孝,记者温炳林和景长雄、裴映文,这三个人都身负重伤,只有袁国孝一个人成功抵达,其余的人在途中因伤势过重而死亡。袁国孝被抬到苏军医院,每天接受大批苏联记者围观,他把头蒙住拒绝照相,但并未遭受酷刑折磨,只被审问过他几次,问他叫什么名字,想不想家,是不是被强征参军,由于苏军交还的遗体高度腐烂,苏联翻译将袁翻译成李,新疆军区一直误以为被俘者是排长李国贞,直到9月23日,苏军强行为袁国孝换上西装和皮鞋,用车运到边境,一下车袁国孝把衣服脱剩下内裤,返回了中国。1969年9月10日,苏联部长理事会主席安·n·柯西金从越南返回途中降落在北京机场,达成了保持原状,停止射击的协议,1991年,中国和苏联重新划定了边界,结束了领土纠纷。

中方的看法,这是一次例行巡逻,而苏军是蓄意伏击,由于兵力对比悬殊,巡逻队全部阵亡,中国士兵在完全没有隐蔽的空旷地带以一敌十,以轻武器对重武顽强奋战了4个小时,无一人投降,已经完成了军人的使命,铁列克提事件是当时形势的必然结果,苏军在珍宝岛未占到便宜,肯定要找回面子,数千公里边境上总会找到一些可趁之机,即使这次伏击战不在铁列克提也可能在其它地方,值得一提的是,基辛格在其回忆录《白宫岁月》中提到过铁列克提之战,当时的珍宝岛战斗让美国政府高层蒙圈了好久,搞不清谁挑起珍宝岛战斗,而铁列克提之战让他立即醒悟过来,因为铁列克提距离苏联铁路仅有几公里,距离中国铁路几百公里,没有人会在距离自己后勤线路那么远的地方主动搞事,基辛格认为中苏已经成为敌人的判断为尼克松的访华提供了重要的依据。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