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有天助,1944年暗杀希特勒事件中的种种细节

2021-02-08 17:47:49 万乘之尊

早在1938年,几名高级军官就在西方国家的支持下试图将希特勒赶下台,但绥化政策终结了这一企图,1940年入侵法国之后,欧洲大陆被占领,许多德国人,包括军队陶醉在似乎永无休止的胜利中,直到战争的浪潮开始转向,一群心怀不满的德国军官才再次考虑要把希特勒赶下台。有人试图射杀他,炸毁他的飞机,甚至使用自杀式炸弹,但都没有成功,到1944年7月,密谋者们已经走投无路了。盟军在诺曼底登陆,抵抗运动的一些重要人物被捕了,在其他人不愿或无法承担这项任务的情况下,北非战役中受伤的老兵奥伯斯特·克劳斯·申克·格拉夫·冯·施陶芬贝格决定刺杀希特勒。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最大胆的行动之一。

卡尔•弗里德里希是抵抗希特勒运动的领袖之一。他在1944年8月被捕。1945年2月被处以绞刑

一:起源

要了解7月20日阴谋的起源,有必要先谈一谈希特勒获得权力的方式,尽管他从未获得过多数席位,但他通过紧急状态法、授权法令和公民投票,成功地将德国变成了一个威权国家。这种所谓的“法律革命”对左派来说尤其难以挑战。1933年7月,所有政党都被取缔。一些著名的左翼领导人逃离了这个国家,并试图从外部进行变革。那些留下来的人建立了地下组织,但他们被盖世太保无情地镇压,因此,由左翼组成的反对派四分五裂,无法建立一个能够对抗希特勒的统一运动。无论是政治左派还是教会都无法挑战希特勒,实际上,只有一个组织能够把希特勒赶下台,那就是军队,然而这个强大的机构通过采取中立立场,满足于履行自己的职责,不参与政治,但双方都希望推翻凡尔赛惩罚性和平协议,并扩大武装力量。

1936年,希特勒违反了凡尔赛和约的条款,计划重新军事化,陆军参谋长路德维希·贝克将军的上司——德国国防部长沃纳·冯·布隆伯格元恳求军队总司令维尔纳·冯?弗莱茨将军采取行动,但他们什么也没做。1937年11月5日,布隆伯格和弗里奇参加了霍斯巴赫会议,希特勒在会上概述了他的“生存空间”政策。两位指挥官都感到震惊,但几个月后他们就被替换了,与此同时,希特勒加强他对军队的控制。德国国防军的所有成员都被要求宣誓效忠。1938年2月,希特勒建立了德国国防军,并任命自己为最高指挥官,并任命威廉·凯特尔费尔德元帅为德国国防军参谋长。1938年8月路德维希·贝克将军辞职了,贝克的亲密伙伴汉斯·奥斯特少将继续策划逮捕希特勒的阴谋,他们同西方列强进行了接触,西方列强没有理睬这些阴谋家

克劳森格拉夫施陶芬贝格和同谋阿尔布雷希特艾尔海姆

1939年9月1日德国入侵波兰,军队在规模和力量上都有所增长,因此在许多方面更有条件反对希特勒。然而战争使抵抗希特勒变得更加困难,在希特勒正享受着胜利的时候,要对抗他也很困难。波兰战败后,希特勒的目光转向了西方,制定了入侵法国的计划,计划于1939年10月开始。1940年4月,德国占领了丹麦和挪威,1940年5月法国也投降了,这使得反对派几乎没有希望获得外界的帮助。改变必须来自内部,但机会渺茫。任何反对希特勒的行为都将被视为叛国。推翻希特勒的计划仍在继续,但在国内和国外几乎没有人支持,1941年6月22日,德国入侵苏联,国防军赢得了一系列惊人的胜利,希特勒也越来越多地参与指挥军事行动,敢违抗希特勒命令的一些高级军官也在1941年12月19日被解职或被要求解除指挥权。希特勒自封为陆军总司令,1942年,德国国防军在东线继续进攻,11月保卢斯于1943年1月31日投降。军队里的许多人现在确信,拯救德国的唯一办法就是把希特勒赶下台。

二:最初的失败和挫折

军队中的抵抗力量最初联合在奥伯斯特少将周围。他试图说服中央集团军群的新指挥官加入这个阴谋,1943年2月,B集团军的一些高级军官已经计划在希特勒访问乌克兰波尔塔瓦时逮捕他。”人们认识到,希特勒的保安人员将会抵抗,因此,阴谋者准备在必要时当场杀死希特勒。然而,希特勒没有按计划飞往波尔塔瓦,而是飞到了萨波罗什,这个计划被取消了,逮捕希特勒的困难现在非常明显,人们认为需要一种更有效的方法来除掉他。阴谋者想出了一个主意,在希特勒的飞机上安置一枚炸弹,然后在他飞行时引爆。1943年3月13日,两枚伪装成酒瓶的炸弹被偷偷带到了希特勒的飞机上。但装置没有爆炸。希特勒安全着陆,阴谋者不得不收回炸弹。舱里的极度寒冷似乎意味着引爆器并没有引爆炸药,企图失败了

一周后,3月21日,又一个机会出现在柏林的英雄阵亡将士纪念日。陆军中心群参谋部的弗雷赫尔·冯·格斯多夫计划在希特勒准备发表演讲的大厅里安放一枚炸弹。他对房间进行了勘察,但安保非常严密,没有机会把炸弹藏起来,更不用说再次打开引爆器了。格斯多夫认识到这种方法是不可行的,于是他开始考虑另一种办法:把炸药绑在自己身上,在希特勒演讲结束后参观缴获的装备展览时引爆。为此,他需要一个瞬时保险丝,但没有找到,所以他使用了定时保险丝。希特勒结束了演讲,前往参观展览。格斯多夫把计时器调快了,但希特勒飞快地跑过展厅,然后就不见了。在炸药被引爆之前,格斯多夫只能取下计时器,把它放在马桶里在1943年上半年,对希特勒进行了四次未遂的暗杀。

到1943年底,国防军在北非遭遇了失败,更重要的是意大利在1943年9月与西方盟国签署了停战协议。1943年12月。豪普曼·阿克塞尔·弗雷德姆·冯·德姆·布什是特雷斯科的同谋之一,希特勒要参加一个制服和军事装备的展览,他再次策划了一次自杀式袭击,然而,展览被推迟了,布舍尔不得不回到前线。当展览重新安排时,另一位官员提出接替他的位置,但展览再次被推迟。1944年陆军中心群的新指挥官恩斯特·布施元帅的副官来到贝格霍夫,借口向希特勒汇报情况,计划射杀他。但被拒绝入境,各种暗杀企图的失败与抵抗运动的一系列挫折同时发生。首先,长期以来作为抵抗堡垒的阿勃韦尔被解散了。1943年盖世太保突袭了奥斯特的部门,同年4月,他被解职,克赖索集团的头目“赫尔穆特·詹姆斯·格拉夫·冯·毛克”与其他一些成员于1944年1月被盖世太保逮捕,

同样是在1943年4月,抵抗运动中一名最有能力和决心的成员施陶芬贝格在一次空袭中失去了左眼,从手腕以上的右手被截肢,左手失去了戒指和小手指。尽管如此,施陶芬贝格刺杀希特勒的愿望丝毫未减,但在施陶芬贝格的同谋者看来,他的身体缺陷太严重,不可能被认为是刺杀希特勒的凶手。1943年11月,施陶芬贝格被任命为步兵将军弗里德里希·奥尔布里希的参谋长,1944年6月,他被任命为奥伯斯特·弗里德里希·弗洛姆将军的参谋长,讽刺的是,任命施陶芬贝格的决定是由希特勒的首席副官,鲁道夫·施芒特将军做出的,施陶芬贝格几乎一上任就向弗罗姆解释了他要杀死希特勒的意图。弗洛姆对这个消息漠不关心,从此以后,这次谈话和施陶芬贝格的计划都没有再被提起。

施陶芬贝格继续他的准备工作,先由陆军集团军中心采购英国制造的炸药,并由信使送往东普鲁士,秘密藏在莫尔瓦尔德,正常情况下,这本来是理想的地点,但由于建筑工程,希特勒和他的人员暂时被安置在贝希特斯加登。这些炸药必须用火车运到柏林,并于5月25日运到施陶芬贝格。1944年6月6日,西方盟军登陆诺曼底。施陶芬贝格现在进退两难,由于德国在两条战线作战,战争的结束无疑迫在眉睫,因此他质疑刺杀希特勒是否有意义。通过一个中间人,他问特雷斯科该怎么做,特雷斯科的回答是明确的:“暗杀希特勒必须发生……,施陶芬贝格又一次回到了他的计划上。与施陶芬贝格关系密切的社会主义领导人朱利叶斯·莱伯博士和阿道夫·赖希温博士于7月初被捕,此时,盟军已经巩固了他们在诺曼底的据点,苏联在6月22日在东线发起了夏季攻势;在不到三个星期的时间里,红军就突破了集团军中心群,击溃或俘虏了28个德军师。

施陶芬贝格和家人住在特兰斯特街的一所房子里

虽然显然有必要加快暗杀计划,但阴谋者必须考虑希特勒死后,谁会是自然的继承人,他能召集到足够的支持来威胁或粉碎政变吗,帝国元帅赫尔曼·戈林失宠了,但他仍然是希特勒的指定继承人。他是德国空军的统帅,毫无疑问是三个军种中最忠诚的。海因里希·希姆莱是另一位潜在的领导人。因此,密谋者们一致同意,希特勒、戈林和希姆莱应该同时被处死。这是合乎逻辑的,但不切实际。戈林很少出席军事简报会,尽管希姆莱出席了,但他的出席程度参差不齐。在此之前,施陶芬贝格一直认为,赫尔穆特·斯蒂夫少将会安置炸药。7月7日,斯蒂夫有个绝佳的机会安置炸弹。经过多次劝说,希特勒同意参加在萨尔茨堡附近举行的制服和装备展览,但斯蒂夫取消了这次尝试。原因尚不清楚,他可能已经失去了勇气,或者可能是因为戈林和希姆莱不在现场。

在这种情况下,史陶芬贝格瓦:他将于下午在伯格霍夫出席希特勒的简报会。然而,施陶芬贝格在上午得知,德国空军和党卫军各自的领导人都不会出席。斯蒂夫又犹豫了一下,指示施陶芬贝格推迟这次行动,这使施陶芬贝格很不高兴。这是在伯格霍夫的最后一次机会。希特勒把他的总部搬回狼舍,尽管建筑工程还没有完成。现在,任何刺杀希特勒的企图都只能在狼穴里进行了,战前,希特勒把他的时间分别花在了德国首都柏林,随着战争的爆发,他渴望留在前线,在波兰战役期间,他乘坐了一辆经过特别改装的火车。然而,这显然不是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为了入侵法国和其他低地国家,在德国西部边境附近修建了总部,随着德军的推进,在比利时又建立了一个总部,当希特勒入侵苏联时,同样在东普鲁士和被占领的波兰建立了三个基本的总部。其中最重要的是狼穴,

三:狼穴

狼穴建在东普鲁士的戈尔里茨森林里,工程于1940年开始,由一系列的混凝土和砖屋组成,1941年12月,德军对“狼舍”进行了改进,使其更适合作为军事总部。随着战争的持续,进一步建造了许多新的地堡,并对现有建筑进行了大规模加固,希特勒一直对混凝土防御工事很感兴趣,并亲自设计了新的地堡。他设想现有的结构将用3米厚的混凝土包裹,再用大约5米厚的混凝土外套包裹,施佩尔称这座完工的建筑是“一座古埃及古墓”。它实际上只是一个巨大的没有窗户的混凝土块,没有直接的通风,有两个入口,一个在西,一个在东。1943年9月,随着“安全区a”的建立,“安全区内的安全得到加强,附近的建筑物周围又竖起了一道围栏。希特勒临时居住的冷杉掩体(客人掩体)和毗邻的简报小屋建立了一个类似的安全区,希特勒就是在这里举行通报的。

整个建筑群周围是一道围栏,由警卫塔和位于基地西部、东部和南部的三个入口,最后一个把总部和拉斯滕堡的机场联系起来,边界加设了雷区、碉堡和机枪哨所以及防空阵地。在更远的道路和路口设立了检查站,希特勒的个人安全保护由从步兵团征募的突击队和伞兵,希特勒周围的安全措施非常严密,阴谋者不可能试图进行一次袭击。安置一枚炸弹,然后离开的实际危险要比主要政变的危险小得多,但仍然需要巨大的勇气。计划相对简单,实施袭击的人是施陶芬贝格,施陶芬贝格将安置一枚炸弹,用一个简单的计时器引爆。安置好炸弹后,他会找借口离开大楼,然后在爆炸后的混乱中逃离基地。

如果说暗杀的机制是简单明了的,那么之后夺权的计划则远非如此。即使希特勒死了,权力结构仍然存在,希特勒的助手无疑会填补这个真空。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发生,必须被摧毁权力结构,希特勒的暗杀后,路德维希·贝克将军成为国家元首。贝克曾试图在战争爆发前推翻希特勒。1938年8月18日贝克辞职后,他成为了反对希特勒的军事焦点,在战争期间,他成为了抵抗运动的核心人物。一旦希特勒被暗杀,阴谋者就会控制柏林和整个德国的关键政府、政党和国防军办公室。此前确定的抵抗运动高级成员随后将担任关键的政府职位,并将与盟军展开谈判,以达成一项和平协议。

7月15日,陶芬贝格的副官弗罗姆和施陶芬贝格奉命前往狼舍,在柏林,默茨·冯·奎恩海姆在城里部署军队,准备实施行动。但当施陶芬贝格到达时,斯蒂夫发现只有希特勒会在场时,斯蒂夫放弃了行动。施陶芬贝格感到困惑和愤怒,施陶芬贝格表现出令人钦佩的镇定,出席了各种简报会,但有两次给他的同谋打电话。他敦促他们重新考虑戈林和希姆莱必须同时死去的想法,抓住这个机会,但是他们不愿意,他沮丧地打电话给默茨·冯·奎恩海姆,决定单方面采取行动,但此时情况通报已经结束,机会已经没有了。施陶芬贝格回到柏林后,默茨·冯·奇恩海姆对阴谋者作出了悲观的评价,他认为这些人没有勇气,得知暗杀行动已被取消,他们似乎松了一口气,两人虽然心灰意气,但并没有打消念头,同意无论如何都要杀死希特勒,

四:袭击

7月17日,他们得到消息说,已经发出了逮捕莱比锡前市长和平民抵抗运动领导人卡尔·弗里德里希·格尔德勒的逮捕令。更令人担忧的是,他们后来得知在柏林流传的谣言说,在不久的将来,在狼舍会发生某种袭击。施陶芬贝格决定,不管戈林和希姆莱,他现在必须消灭希特勒,他就准备放弃他的效忠誓言,接受几乎可以确定的叛国罪和随之而来的惩罚。7月18日,施陶芬贝格接到命令,要求他20日前往狼之山向希特勒汇报情况;他将提供关于建立两个新的师来保卫东普鲁士的详细计划,那天,他的妻子和家人正要去斯图加特南部的劳特林根度假。7月19日,施陶芬贝格试图打电话给妻子,但由于盟军的空袭,他无法打通电话。第二天早上,他将带着炸药飞往狼穴。

7月20日上午,卡尔·施韦泽开车送施陶芬贝格到朗斯多夫机场,乘定期航班前往沃尔夫斯山兹。施陶芬贝格的副官海夫滕在机场迎接了他,两人登上了飞机。施韦泽把装炸药的公文包放在施陶芬贝格旁边。当他们准备离开时,施韦策被指示当天下午去机场接施陶芬贝格和海弗顿。“飞机在10:00时后不久降落在拉斯滕堡,施陶芬贝格被带到沃尔夫与营地指挥官的参谋人员共进早餐,与此同时,海夫滕和斯蒂夫也和施陶芬贝格一起乘飞机前往莫尔瓦尔德。早餐后,施陶芬贝格必须出席一系列简报会,最后一次简报会是在11点30分由凯特尔上将出席的,尽管没有被邀请参加这次会议,海夫腾还是回到了狼穴,在凯特尔办公室继续讨论的同时,他带着炸药在走廊里闲逛。作为一个参与刺杀阴谋的人,他显得有些激动,

丢弃的备用炸药

在同样的时间,希特勒的管家海因茨林格叫凯特尔办公室提醒他,因为墨索里尼访问,与希特勒简报已经提前30分钟,现在将开始12:30小时,收到此消息后不久,凯特尔现在结束了会议,这样他就不会迟到,这让施陶芬贝格进退两难。他们需要时间来引爆炸药。施陶芬伯格要求时间梳洗一下,换一件衬衫。他在海弗顿的帮助下准备了炸药和引信。施陶芬贝格和海夫滕有两块塑料炸药,然而,引信很难设置,尤其是对于一个只有一只手的人来说,尽管他使用的钳子是专门为他而改装的。首先必须把引信从雷管上拆下来。然后,必须用钳子夹住金属外壳,打碎里面的玻璃小瓶,里面含有的酸会慢慢腐蚀夹住攻击针的金属线。最后,一旦这样做了,安全销必须被拆除和保险丝重新插入雷管,当他们被奥伯费尔德韦贝尔·沃格尔打断时,他们只准备好了一包炸药,

沃格尔留在门口,坚持让施陶芬贝格快点,由于没有机会引爆第二包炸药,施陶芬贝格把第一包炸药扔进了公文包,这时约翰·冯·弗伦德在门口叫他们快点,凯特尔和其他人在外面等着,越来越不耐烦了。为了帮助施陶芬贝格,约翰·冯·弗赖恩德主动提出帮他提公文包,他的提议被坚决而礼貌地拒绝了。施陶芬贝格和他的前指挥官沃尔特·布勒将军一起步行去听取简报。当他们到达简报小屋时,施陶芬贝格把装有炸药的公文包交给了约翰·冯·弗雷恩德,并要求他在附近安排一个地方,以便“收集我之后简报需要的一切东西”,当施陶芬贝格和其他人进入简报室时,阿道夫·休辛格将军已经在概述东线的形势了。施陶芬贝格和希特勒握了手,约翰·冯·弗伦德现在把公文包放在下面,施陶芬贝格坐在海辛格旁边,海辛格则坐在希特勒旁边

希特勒俯身在桌子上,手里拿着放大镜。施陶芬贝格现在偷偷地把公文包移到离希特勒越近越好,但他发现桌子的一条粗腿挡住了他的视线。试图把它放在更近的地方会引起怀疑。施陶芬贝格向约翰·冯·弗赖恩德发出信号,说他需要打个电话,然后两人离开了房间。约翰·冯·弗赖恩德让电话接线员亚瑟·亚当给费吉贝尔打电话,然后回去汇报情况。施陶芬贝格没有等他们联系,而是离开了大楼,去了距离汇报小屋大约200米的副官大楼,在这里,他会见了费尔吉贝尔和海弗顿,让车送他们去机场,这是为了让施陶芬贝格与营地指挥官奥伯斯特朗特·古斯塔夫·史特夫共进午餐,施陶芬伯格和费吉贝尔离开办公室时,炸药爆炸了,他们两人都感到吃惊,德国国防军信号官奥伯斯特·桑德对此并不感到惊讶,他认为这是埋在周边的地雷之一,是一只不幸的动物引爆的

司机勒南特·埃里希·克雷茨注意到施陶芬贝格忘了戴帽子和皮带,但施陶芬贝格坚持让他继续开车。施陶芬贝格和海夫滕出发时,可以看到简报室里冒着烟,还有人在现场跑来跑去。在一片混乱中,他们看到有人披着希特勒的斗篷被抬了出去。施陶芬贝格确信这就是希特勒。然而,他错了;由于害怕再次发生爆炸,希特勒被偷偷地送回了他的地堡。就在几分钟前,会议室还是一片平静。施陶芬贝格离开会议后,站在他旁边的奥伯斯特·海因茨·勃兰特把公文包往桌子下面挪了挪,这样就不会挡住他的路,但他并没有像有时人们建议的那样把公文包挪到桌腿的另一边。休辛格继续提供关于东线的最新情况,在他的演讲中,有人提出了一个史陶芬伯格本可以回答的问题,但他没有到场。布勒去找他,但只能从瓦赫迈斯特·亚当那里确定施陶芬贝格已经离开了大楼。

12点40分,炸弹爆炸了。刹那间,地图室变成了一片踩踏和破坏的景象。只听见伤员在呻吟,燃烧的刺鼻气味,烧焦的地板和纸张碎片在风中飘动,爆炸在地板上炸出了一个洞,沉重的桌子也被炸毁了,墙壁和天花板的石膏板被严重损坏,后面的玻璃纤维散落在房间里,房间里的每个人都试图逃离,奥伯斯特·勃兰特也试图从被毁的房间里逃出来。然而,他受伤严重,无法脱身,不得不由约翰·冯·弗赖恩德扶到安全的地方,冯·弗赖恩德也营救严重受伤的施蒙特将军,和沃莱蒙特一样,奥伯斯特·尼古拉·冯也奇迹般地逃脱了。会议开始时,他不在主桌,然而,休辛格提出了一个有趣的观点,他开始研究地图,就在那时,炸弹爆炸了,他暂时失去了知觉。当他苏醒过来时,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彻底毁坏的景象。意识到危险后,他从窗户出去,来到前门,在那里他看到一些受伤的人被抬出大楼。11名与会者被送进了医院,

会议开始时,他不在主桌。和其他副官讨论墨索里尼的访问。其余的人受了轻伤,包括鼓膜破裂。令人惊讶的是,凯特尔在通报会上站在希特勒的左边,他没有受伤,虽然感到震惊,但他很快恢复了知觉,立即喊出了希特勒的名字。在尘土和烟雾中搜寻,他找到了他,把他带了出去,他的衣服已经被撕碎,他看起来很好。希特勒的私人助手匆忙赶到现场,帮助希特勒回到地堡进行体检。最初由冯·哈塞尔巴赫教授负责包扎伤口,但后来由希特勒的私人医生莫雷尔医生接替,哈塞尔巴赫前往拉斯滕堡附近的卡尔肖夫医院治疗其他在爆炸中受伤的人。希特勒还在震惊之中。但是他很镇静,他问他的副官他怎么样了,并肯定他们都很幸运,希特勒接待了其他一些来访者,包括他的秘书特劳德·荣格和克里斯塔·施罗德,

那所有的秘书都在自己的房间里,一场爆炸打破了这种平静,这并不反常,因为当时正在进行建设工作,经常测试武器,所以他们几乎没有注意,当特劳德·容格听到叫医生的声音后,这时荣格跑向简报室,遇见了浑身是血的约德尔。当她到达希特勒的地堡时,她发现希特勒的头发直立着,看起来像一只刺猬,黑裤子从腰带上一根根地挂下来,像条椰树裙子,右臂上有严重的瘀伤,所以他用左手向她打招呼,并解释说这“进一步证明了命运选择了我。除此之外,他看起来还不错。他解释说沉重的桌腿改变了爆炸的方向。我非常幸运!如果爆炸发生在地堡而不是小木屋里,就没人能活下来了:希特勒受伤的右臂实际上是擦伤的手肘;他的双腿也有轻微烧伤,左手有擦伤。他的两个耳膜都破裂了,虽然他的耳朵流血,但他的听力似乎没有受到影响。包扎好后,希特勒回到自己的房间换了衣服,然后希特勒要求把他撕碎的裤子送到伯格霍夫小心保存。

五:失败

在此期间,施陶芬贝格和海夫滕前往机场,确信他们的任务已经成功。他们相对容易地通过了第一个检查站;听到爆炸声后,警卫降低了护栏,但没有理由阻止他们通过。两人和他们的司机现在向外边界和机场前的最后一个检查站走去。当他们到达门门的时候,封锁警报已经响起,任何东西都不允许进出。施陶芬贝格的说服力并没有动摇卫兵们。有人给里特迈斯特·冯打了个电话,那天早上和施陶芬贝格一起吃过早餐。他认为与他共进晚餐的同伴在柏林有紧急事务,于是下令让他通过,尽管他没有这样做的权力。他们匆忙赶到拉斯滕堡机场,在路上趁机处理了未使用的炸药。司机看到一个包裹被扔进了灌木丛,但当时没怎么想,就把乘客安全送到了目的地。瓦格纳的飞机正等着他们,13时15分他们起飞了。

德国国防军的信号官奥伯斯特朗特·桑德前往汇报情况的小屋检查那里的设备。瓦赫迈斯特·亚当一动不动在他的岗位上,他问告诉桑德,说施陶芬贝格已经离开了爆炸前的会议,暗示那位军官在某种程度上参与了此事。桑德他不想再听这个故事了,如果他相信自己的事实就应该向保安说。亚当和希特勒的私人秘书马丁·鲍曼交谈,他把他领到希特勒处。亚当的故事证明是对的,送施陶芬贝格去机场的司机现在被审问,他证实施陶芬贝格飞走了,有东西在在旅途中从车里扔出来。部队立即奉命检查路边,在那里发现了丢弃的炸药。施陶芬贝格显然与这起阴谋有牵连,希姆莱现在有责任将施陶芬贝格和其他同谋者绳之以法。希姆莱和戈林在爆炸发生后立即被命令到现场,但他们没有被告知发生了什么。一旦了解,希姆莱和恩斯特卡尔滕布伦纳博士出发前往柏林,

经过修补和更衣,希特勒准备迎接墨索里尼。两人于14时30分相遇。希特勒把墨索里尼带到他奇迹般逃脱的现场,然后回到工作岗位,向墨索里尼介绍了战争的情况,包括即将投入使用的新型V-2火箭。17:00时,希特勒与墨索里尼坐下来喝茶。不久,戈培尔从柏林打来电话。很明显,推翻希特勒的行动正在进行中,他要求宣传部长广播消息,确认他还活着。茶话会上的谈话继续进行,谈话的主题是刺杀希特勒。随着外交部长约阿希姆·冯·里宾特洛甫批评将军们的背叛,双方的交锋变得越来越激烈。希特勒大部分时间都静静地坐着,但有一次提到了1934年6月30日的阴谋。希特勒跳了起来,威胁要报复卖国贼。他的谩骂持续了整整30分钟,然后他回到了座位上,最后以戈林和里宾特洛普之间的激烈争论而告终。19点时,墨索里尼离开了——两位领导人再也没有见面。

六:政变

回到柏林,密谋者们等待狼穴的消息,但消息传来时却模棱两可。这可能意味着可能是炸弹没有被引爆,也可能是施陶芬贝格被发现了。他们似乎没有考虑到的是,炸弹爆炸了,但希特勒却活了下来,他们放弃了这一选择,或者从一开始就不认为它可行,因此他们认为最好的行动方案是不采取行动。在7月15日事件之后,他们当然不能下令发出警报。上次弗罗姆很愤怒,当狼穴的信息含糊不清的时候,他肯定不会同意下令动员。奥尔布里希特和蒂勒也不能独立行动,他们会像往常一样去吃午饭了,直到1500时他们才回到办公室。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奥伯斯特·默茨·冯·奇恩海姆在同一时期听到了希特勒幸存的消息,他要积极得多,14点左右,他发出命令,让各单位处于戒备状态。

大约15时45分,施陶芬贝格和海夫滕抵达柏林,但是当他们下飞机时,他们发现他们的运输工具不在那里。施韦泽已经去了机场,施陶芬贝格和机场的负责人谈了谈,并设法弄到了一辆汽车。在延误期间,海芬提前打电话到本德尔堡确认希特勒已经死亡,16:30小时。当默茨·冯·奎恩海姆知道施陶芬贝格来到柏林后。他敦促奥尔布里希行动,奥尔布里希仍然犹豫不决,但最终决定接受希特勒已经被杀的事实。这时,默茨·冯·屈恩海姆向本德勒大厦的工作人员通报说,希特勒已经死了,贝克是国家元首,在1600点之前,代号“瓦尔基里第二阶段”发给了所有的军区,更重要的是,发给了柏林的各个单位。与此同时,保险箱里的命令被拿了出来,让弗罗姆签字,默茨·冯·奇恩海姆和奥尔布利希都去见替补部队的指挥官,这两名官员向弗罗姆解释了情况,他不愿签字。

奥尔布里希预见到了这一点,他打了一个紧急电话给凯特尔,凯特尔证实发生了爆炸,但希特勒安然无恙。凯特尔从被问者转向被问者,询问施陶芬贝格的下落。弗罗姆回答说,他还没有回到柏林。 16时30分,他们发布了一项一般性命令,上面写道:阿道夫·希特勒死了…为了在这种极度危险的情况下维持法律和秩序,帝国政府已宣布戒严令,并将行政权和国防军最高司令部移交给我……对军事当局的任何抵抗都要残酷镇压。,维茨勒本的命令之后,又发了一条信息,要求各单位保护关键建筑物(无线电电台、电话交换机等)的安全,并逮捕党官员(戈莱特、部长和省长一级)以及盖世太保和党卫军高级官员。

当施陶芬贝格到达本德勒街区时,他重申希特勒已经死了,施陶芬贝格和奥尔布里希去见了弗罗姆,再一次证实了他所看到的,并断然声明希特勒已经死了。弗洛姆根据他与凯特尔的讨论对自己的说法提出了质疑,史陶芬伯格反驳说凯特尔是希特勒的走狗,总是在撒谎。弗洛姆,毫不含糊地表明他们的所作所为等同于叛国,其刑罚是死刑。现在,弗洛姆要求知道是谁下达了瓦尔基里的命令。奥尔布里希解释说,是默兹·冯·奎恩海姆。他被召到弗洛姆面前,确实是他下达了这个命令。弗洛姆明白了所发生的一切的全部含义,他试图自救,并下令逮捕密谋者。施陶芬贝格忽视了这个的威胁,并重申希特勒已经死亡。弗罗姆坚决反对,随后发生了一场混战,弗罗姆被解除职务并被软禁。

在这一爆炸性事件之后,本德尔街区的局势稳定下来了。命令已经发出,策划者现在只能等待部队调动。弗罗姆被捕后,另一条信息命贺普纳为替代军队的指挥官,有人提出建议,坚持认为关于希特勒幸存的无线电广播是错误的,瓦尔基里的命令应该以最快的速度执行。这时,贝克和贺普纳已经出现在本德尔街区了。两人都身着便服抵达,贝克是为了避免被怀疑是在政变,现在两人都在新政权中担任各自的职务:贝克担任国家元首,贺普纳担任替代军队的指挥官。霍普纳来到弗洛姆的办公室,弗罗姆的观点没有改变。他坚持认为,希特勒还活着,继续发动政变是一个错误,但已经太晚了——命令已经下达了。这时,贝克在佐森向瓦格纳将军讲了情况,并说维茨勒本很快就会和他一起来担任国防军总司令。

班德勒街区是后备军的总部,大部分的策划者都在那里工作,但是佐森,奥克赫的总部,对于总司令指挥行动来说,装备要好得多。打完电话后,瓦格纳接到了史迪夫在狼穴的电话。斯蒂夫知道《瓦尔基里》的命令已经下达,但他也知道希特勒活了下来,并坚持认为继续下去是疯狂的。现在,瓦格纳让斯蒂夫告诉凯特尔发生了什么事,以及瓦格纳接到的来自本德布洛克的电话。后来,瓦格纳说他从来没有支持过政变,但这次企图掩盖他的踪迹——毕竟他把飞机借给了施陶芬贝格——并没有救他。他于7月23日自杀。成败在此一举,在此期间,施陶芬贝格集中精力维持政变的势头。他给各个军区打电话,反复强调希特勒已经死了,

大约在1800时,从柏林发来的第一份电传电报到达维也纳,当时大多数高级军官已经离开。参谋长联系了代理指挥官德·潘泽特鲁普将军,要求他返回第十七军总部,与此同时,维也纳警卫营一个排奉命在总部周围部署。当埃泽贝克到达时,他联系了柏林的同行施陶芬贝格,后者确认了这些命令是正确的,并敦促他以最快的速度实施这些命令。这时,高级军官(或他们的副手)已经开始到达旧的战时部长办公室。20时20分会议开始。向在场的人介绍了事态发展,并指示他们在各自的地区颁布瓦尔克夫里命令,阿道夫·辛辛格将军肩负着逮捕要人和高级军官的任务。

七:反击

一些被邀请到旧陆军部的人对这个要求持怀疑态度,尤其是在这么晚的时候。大多数人都来了,不过有些人是被哄骗进大楼的,还有一些人带着武器进来的。当他们全部集合起来时,他们被告知所收到的命令,特别是逮捕他们的命令。他们承认埃泽贝克只是在履行他的职责,因此被关进了监狱,众所周知,这些人都不支持现政权,这让埃泽贝克怀疑到底发生了什么。当收到一份进一步的电报,说关于希特勒生还的无线电电报是不真实的时,这些担忧更加加剧了。如果还有什么疑问的话,凯特尔打来的一个电话就把它扫除了。凯特尔明确表示,希特勒还活着,来自柏林的命令是不能执行的。埃泽贝克试图打电话给维兹勒本,但没有成功;后来,他们与伯格多夫交谈,后者证实曾有人企图发动政变,但没有成功,权力仍然掌握在希特勒手中。瓦尔克夫里的命令现在被取消了,所有的囚犯都被释放了。第二天,埃泽贝克、辛格被关进了监狱,直到战争结束。

阴谋者仍然有机会推翻政权。施陶芬贝格回到柏林,在城内和更远的地方动员了军队。在“瓦尔基里行动”的支持下,为处理国内动乱而制定的紧急权力被占领,关键建筑被占领,忠于政权的人被逮捕,与“狼穴”的通讯也被中断,但没有完全切断。阴谋者似乎无法占领广播大楼和首都周围的各种无线电发射机。因此,希特勒和他的同伙知道了柏林的政变企图,并能够采取措施粉碎它,并通过无线电向德国人民传递他们自己的信息。大约在17点左右,纳粹在电台广播中宣布,有人企图暗杀希特勒,但没有成功。这并没有被广泛接受,直到19时30分,第一个公告是在德国家庭服务电台。此后,这句话被多次重复,以确保尽可能多的观众知道希特勒还活着,希特勒还活着的消息传出后,政变逐渐失去了势头,

刚过了2100点,哈斯就回到了他在林登山下的办公室,并接到了德将军的电话步兵赫尔曼·雷内克,说凯特尔现在负责指挥柏林的军队。雷内克命令哈斯将首都的所有部队都安排在他的指挥之下,这样他们就可以部署在本德尔街区对抗敌军。哈斯反过来联系了雷默,命令他返回城市指挥官的总部,但雷默拒绝了,事实上,雷默坚持要哈斯去戈培尔家,他也确实去了。哈斯解释说,他已经被解除了指挥权,雷默的部队现在应该向雷内克汇报。戈培尔反过来解释说雷默负责恢复首都的秩序,因此他不会屈服于雷内克。会议结束了,他执行了命令,在本德尔街区,忠于希特勒的部队正逐渐收紧对阴谋者的套索。虽然被关在监狱里,但奥博斯特·弗罗姆将军设法通过他临时搭建的牢房里一扇不常使用的门与外界取得了联系,令人惊讶的是,牢房里没有人看守。通过这个出口,他的助手里特梅斯特·海因茨-路德维希·巴特拉姆联系了希特勒的洛瓦部队,并命令他们采取措施逮捕阴谋者,

2100时,军官们会见了奥尔布利希,但他无法用他的回答说服他们。他们不相信,没有听从他帮助守卫大楼的命令,而是去了奥伯斯特朗特·博尔科·冯·德·海德的办公室,讨论下一步行动。尽管他们拿着武器,但他们决定不采取直接行动,而是要求奥尔布利希直截了当地回答。奥尔布利希再次闪烁其词,他解释说他收到了希特勒已死的消息,谈话被外面的一声枪响打断,引发了一场更大的混战。当赫伯走出奥尔布里希的办公室时,他被豪普特曼·弗里德里希·克劳斯辛射了一枪,赫伯回击了。施陶芬贝格虽然是残疾人,但还是用手枪抵住身体,向奥伯斯特朗特·卡尔·普里顿开了一枪。随后又发生了交火,施陶芬贝格左肩中枪。失血过多,他去了弗洛姆的办公室他们正忙着焚烧罪证。很明显,游戏已经结束了,他们向赫伯和他的人屈服了。

与此同时,弗罗姆已经前往他的办公室。当他到达时,密谋者正被枪口威胁着。他命令解除他们的武装,并宣布他们将接受军事法庭的审判。贝克要求他可以保留他的手枪,这样他就可以自杀了,弗洛姆同意了,贝克把武器放在他的前额上,扣动了扳机。子弹只是擦伤了他,他又开了一枪。他受了重伤,倒在地上,但还活着。施陶芬贝格坚称,他是主谋,其他人只是服从命令,弗罗姆沉默了,他示意把他们带走。霍普纳走上前去,要求与弗罗姆私下谈谈。当他们回来时,弗罗姆指示释放霍普纳,把他送进监狱。巴特拉姆在本德尔街区的院子里安排了一个行刑队。他们认出了十个人,聚集在几辆卡车前,卡车的灯用来照亮那堆沙子,奥尔布里希先中枪,然后是施陶芬贝格,施陶芬贝格在最后一次反抗中高喊“神圣的德国万岁”,随后他也被击毙。排在最后的是默茨·冯·奎恩海姆,尸体被装上一辆卡车,运到附近的圣坛公墓埋葬,当希特勒发现密谋者已被处决并埋葬时,他勃然大怒,下令把他们挖出来焚烧,

许多同谋者就是在那里被处决的

7月21日凌晨的枪声并不意味着结束,调查开始揭露了越来越多的与该阴谋有关的名字。许多被确认的军官都来自旧的统治阶级,尽管希姆莱和卡尔滕布伦纳在爆炸发生后立即被派往柏林开始调查,一些同谋者已经逃出了网。施陶芬贝格、奥尔布里希特、海夫滕和默茨·冯·奇恩海姆被枪毙了,贝克自杀了。瓦格纳将军也自杀了,递送瓦尔基里命令的冯·厄岑少校也自杀了。在阴谋发生后不久,他就被拘留了,但后来被释放并回家,就在盖世太保来再次逮捕他时,他自杀了。在东线,特雷斯科听到了政变失败的消息。他深信他将被指认为同谋者之一,他解释说,他将自杀,以免牵连受到酷刑的任何人。施拉布伦多夫试图劝阻他,但特雷斯科不打算掉头。他自杀了。当他的尸体被发现时,人们认为他是被敌人杀死的,他的尸体被带回德国埋葬。后来他在阴谋中扮演的角色被发现,他的尸体被挖出,送往萨克森豪森集中营的火葬场。

那些决定不自杀的军官认为,如果他们被逮捕,他们将被送交军事法庭。但希特勒决定,他们不接受自己人的审判,而是在人民法院受审。因此,被怀疑不忠的军官被捉拿归案,并受到军事法庭的传讯,在第一次听证会上,22名高级军官被从军队开除,包括维茨勒本、赫普纳、哈斯和斯蒂夫。他们于8月7日在人民法院被剥夺了军衔,维茨勒本受到了特别严厉的对待;他的假牙被取下,腰带和背带被没收,他不得不用手托起裤子。为了确保类似的叛国行为不再重演,整个过程被拍摄下来并展示给公众。四人被判处绞刑,8月8日,这四人和另外四人被吊在肉钩上,直到死亡。整个事件都被拍了下来,在接下来的几天和几周里,网撒得更大了,所有与抵抗运动有关的人都被围捕起来。据信,最后大约有4000人被处决。

八:结局

7月20日的阴谋是企图暗杀希特勒的最后一次真正行动。在战争即将结束的日子里,军备与战争生产部长阿尔伯特?施佩尔曾考虑在柏林的地堡用毒气毒死他。他费了好大劲才找到资料,但最后还是放弃了他的计划。希特勒于4月30日自杀,一周后欧洲战争结束。如果施陶芬贝格成功了,这场战争是否会提前结束还是个问题。丘吉尔当然还没有决定。随后,他对阴谋的失败表示失望,说:“他们错过了那个老家伙。”然而,经过深思熟虑,他给出了一个更为慎重的回答,从纯军事角度是盟军的不幸,但在政治上是希特勒导致了我们的胜利,施陶芬贝格就被许多人视为叛徒,甚至在战后,施陶芬贝格和其他同谋者也被视为叛徒。然而,公众的观念逐渐改变,在1953年为他树立了一块墓碑。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