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鸿仙子”俞飞鸿的上位史,以及背后的红黑内幕

2021-02-02 16:07:03 妮妮娱评

1992年,还是北京电影学院大三学生的俞飞鸿,成为了好莱坞电影《喜福会》里的“盈盈”,对于这部好莱坞的电影,很多人都为俞飞鸿的背景感到好奇,这个演艺圈的新人,还是学生的身份,为何就进入到了好莱坞?

实际上,在这背后是离不开一个人帮助,正是这个人的相助,这才让其踏上了辉煌的演艺之路。

一、

1987年,俞飞鸿16岁,就出演了电影《凶手与懦夫》的女主角。大家都很好奇:一个正在上高二的小女生,凭什么直接出演女一号?

她的家庭是比一般孩子好,父亲毕业于清华大学,母亲也是浙江化工学院的高材生,但他们都是学术人才,能耐再大,娱乐圈的事,不在他们势力范围啊。

看看《凶手与懦夫》的导演,达式彪,西安人,北京电影学院毕业,好像也扯不上关系。再看男一号,田少军,北京电影学院毕业,有一位老师叫做崔新琴。

这一捋,事情就清晰了。

早在俞飞鸿8岁的时候,她曾参演一部电影叫《竹》,电影的主演,就是当时29岁的崔新琴。

崔新琴那时还在北京电影学院学习,后来毕业,留校任教,教出了不少学生,田少军只是其中一位。如今还有几个更有名的,分别是:赵薇、陈坤、黄晓明。

那年拍完《竹》以后,俞飞鸿继续和同龄孩子一样,在杭州上小学、上中学……像一颗孤独星球,在父母为她规划的轨道上,按部就班地旋转。

但她偏偏喜欢表演。

于是几年后,当崔老师说有一个适合她的机会时,她自然毫不犹豫就抓住了。

第二年,17岁的俞飞鸿听从父母安排,考入杭州某学院外贸专业。

同年,21岁的河北人窦文涛,正在武汉大学读大三,一说话就结巴的他,压根儿没想到,若干后自己会成为主持人,并和一名叫俞飞鸿的江南美女发生瓜葛。

俞飞鸿进了杭州外国语学院并不开心,渴望自由的她,不知是否受到了某位熟人的鼓励,不顾父母反对,次年重新参加高考,铁了心要考北京电影学院。

然而这条路却并没想象中美好,非但不顺,还使她意外陷入了险象环生的困境。

二、

“北电”的面试,对俞飞鸿来说,没有任何难度。一来她和同届考生比,早已是真刀真枪干过的“老戏骨”,二来呢,毕竟“北电”还有一位叫崔新琴的老师。

但是面试完回杭州,18岁的俞飞鸿,却在拥挤不堪的绿皮火车上染上了甲肝。

在当时,甲肝是一种很严重的传染病,并无特效治疗手段,只能通过药物控制,再加长时间隔离来应对。而那时,距离高考已经剩下一个月了。

俞飞鸿苦苦哀求,父母也说情,医生最终被打动,决定特例特办,放她出去高考。

1989年秋天,18岁的俞飞鸿终于走进了向往已久的北京电影学院,而她的班主任不是别人,正是10年前一起拍过电影的老熟人,39岁的崔新琴老师。

这一年,22岁的窦文涛拎着自己的背包走出武汉大学。与一路有高人指点的俞飞鸿不同,不知未来干啥的他,在广东人民广播电台开始了漫长的打杂生涯。

俞飞鸿和窦文涛,一个南下一个北上,自然没有发展绯闻的机会,但“北电”这所俊男美女云集的高等学府里,向来都不缺乏爱情故事。

“芳心纵火犯”王志文带着一个姑娘的思念,离开“北电”去“上戏”当老师,王全安也凭借《悬崖百合》成功攻破了蒋雯丽的堡垒(详见万小刀公众号往期:《“花心大导演”的特殊癖好》)。

初入“北电”的俞飞鸿,也凭借着安静温婉、端庄大方的江南美女气质,很快吸引了不少学长的饥饿目光,亲切地称呼她为“小猫”。

在正面进攻多次失败后,学长们开始调整策略,选择了“农村包围城市”的迂回路线,从请俞飞鸿身边的同学吃饭开始接近她。

甚至有人在打听到俞飞鸿的爱好后,还特意在寝室里面养了一只小狗,目的只有一个:以此为诱饵,邀请俞飞鸿一起到操场上散步!

可惜学长无数,小狗却只有一条,没过多久,小狗就被累死掉了。

不用再陪学长去散步的俞飞鸿,终于可以静下心来学习。就在此时,一次绝好的机会,正迈步向她走来。

三、

1992年,刚把发哥前女友缪骞人(miào qiān rén)娶回家的美籍华人王颖,决定拍一部叫《喜福会》的电影。

经朋友介绍,王颖选中了还在上大三的俞飞鸿。

21岁的俞飞鸿,含苞待放,身上有一种传统中国女性的古典美,这深深吸引了王颖,于是毫不犹豫决定邀请她。

但当时大学生出国还只能公派,“北电”还没有学生以个人身份出国拍戏的先例,因此,俞飞鸿在签证和手续上面耽误了很长时间。

美国的剧组早已开机,投资人再三要求王颖启用备用演员,避免耽误拍摄,但王颖却执意等俞飞鸿来了以后,才肯拍摄这一部分的故事。

第一次出国的俞飞鸿,坐了20几个小时的飞机,到了美国机场的时候,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的,还没来得及休息,就被司机拉到了片场,直接开始拍摄。

后来她才知道,这一切都是王颖导演的安排。他就是要利用俞飞鸿这种天然的不知所措,来拍摄电影中被丈夫折磨的半人半疯的年轻妈妈“莺莺”。

而俞飞鸿也确实把这个失手溺死自己亲生儿子的“莺莺”,演得入木三分,令所有人都承认:王颖导演的坚持等待,是值得的。

但出人意料的是,电影拍完后,俞飞鸿拒绝了剧组抛出的橄榄枝,选择回到国内继续完成学业。

1993年,22岁的俞飞鸿毕业后留校做助教。同年,她还出演了刘德华合作的《天与地》。

《天与地》是华仔自己的天幕电影公司投资的第4部电影,因为前3部亏得一塌糊涂,所以这部电影,寄予了华仔最后的希望。

可惜那时正是“双周一成”最辉煌的时代,即便《天与地》上到家国情怀,下到演员演技都无可挑剔,但面对“三座大山”,也只拿到了1000万港币的票房。

这样的票房,明显无法填补前3部电影的亏空,于是天幕公司破产,华仔也背上了将近4500万的债务,最后靠向太陈岚借的钱,才度过了难关(详见万小刀公众号往期:《向氏夫妇“明星恩仇录”》)。

到了1994年,23岁的俞飞鸿因觉得自己阅历不够,不利于塑造角色,于是辞掉学校助教的工作,去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 extension留学深造。

3年以后,26岁的俞飞鸿学成归国,面临两个机会,令人诧异的是,她竟放弃了人人趋之若鹜的“女一号”,而甘愿选择出演一个“小三”。

事出反常,这样选择,又是为什么呢?

四、

1997年,央视拍《牵手》,原本有浙江老乡钱学格教授的推荐,俞飞鸿是妥妥的女一号,不料她看过剧本后,却说她不想演女一号,想演里边那个“小三”。

为什么呢?因为她觉得剧中的小三“王纯”更适合自己。

但是“王纯”的戏份不多,又是一个“小三”,考虑到播出后的影响,导演杨阳劝俞飞鸿再考虑一下。

但俞飞鸿却觉得,两人都有在陌生城市打拼的经历,而且年龄也相仿,所以表达起来会更自然,还是坚持要演“小三”。

1999年4月,电视剧《牵手》在央视一套黄金剧场播出,很快红极一时,在当年的各大颁奖晚会上也堪称“屠榜”。

俞飞鸿个人虽然没有获奖,但她不仅因为“王纯”这一角色而为人所知,更是成了第一个成功演绎了“小三”却能全身而退的女演员。

但俞飞鸿的心中,却念念不忘曾在飞机上看过的一篇小说:须兰的《银杏,银杏》。

每一个少女都曾渴望拥有一份刻骨铭心的爱情,可能是“身披五彩圣衣,脚踏七色祥云的盖世英雄”,也可能是“不爱江山爱美人的张无忌”。

但毫无疑问,《银杏,银杏》就是俞飞鸿心中理想爱情的模样。只是想不到:银杏未到,一柄飞刀却先到了。

还是1999年,袁和平亲自执导的武侠剧《小李飞刀》找到了28岁的俞飞鸿,邀请她饰演“惊鸿仙子”杨艳。

可在古龙原著小说中,并没有“杨艳”这个角色,而李寻欢也并不是孤独终老。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在剧本改编的时候,要专门为俞飞鸿增加一个角色呢?

五、

《小李飞刀》制作初期就计划在两岸三地播出,所以制作团队其实是三部分组成。袁和平代表着香港方面,李瀚韬是台湾人,鲁晓威则是内地方面的导演。

作为北京第一批电视人,鲁晓威曾参与创建北京电视台,还和赵宝刚一起导演过神剧《渴望》。而这部《渴望》,正是改编自王朔的小说《刘慧芳》。

而这部《小李飞刀》,最开始也是郑晓龙、王朔等一帮大院子弟撺掇出来的,只是后来因为某些原因,王朔才不得不“深藏功与名”。

所以,搞不好这个“出自他手”就是出自王朔的手,这个“惊鸿仙子”,就是王朔特意为心中的美人加的。

王朔和俞飞鸿怎么认识的,暂不可考。但无论如何,《小李飞刀》播出后大火,俞飞鸿成了炙手可热的“侠女”代表,接连又拍了《策马啸西风》和《三少爷的剑》。

在这之后,俞飞鸿又想起了在飞机上看过的那个小说,她和王朔闲聊,说到这件事,王朔说:“既然你这么喜欢这个故事,为什么不自己把它拍出来呢?”

有了王朔的鼓励和支持,俞飞鸿心里有了底,于是推掉工作,买下小说的版权,开始在家里改编剧本。她给这个故事取名《爱有来生》,故事里的姑娘叫,阿九。

至于这个阿九是不是王朔心中的小九九,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剧本改编好后,电影很快进入拍摄阶段,男主角段奕宏,女主角以及导演、编剧,都是俞飞鸿。

第一次做导演难免会遇到各种困难,好在有“京圈大佬”王朔坐镇,大咖们都很给面子。

王朔本人,从剧本改编起就费心费力,还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帮俞飞鸿造势,拉投资,拉人,什么都帮。

拍摄过程中,姜文时不时打电话指导,在听说俞飞鸿团队缺人之后,更是直接拉来很多圈内知名的团队进组帮忙。

“鬼才”徐克,也不仅在拍摄过程中提出自己的建议,更是当影片后期剪辑陷入瓶颈时,直接杀到俞飞鸿的剪辑室,亲自上手指导。

作为感谢,俞飞鸿把他们的名字,最后都打在了影片的末尾字幕里。

所以后来,俞飞鸿还说,王朔是她见过的“这世上最善良的人之一”。

观众看了电影,都觉得俞飞鸿的背景神秘。但是她的背景,远远不止这些。

六、

虽然俞飞鸿的好友们才华横溢,尽心尽力,但拍电影终究还是一件烧钱的事。拍摄过程中,因为预算不足,俞飞鸿一度陷入了资金困难的境地。

这时,“北电”师兄、导演陆川给她介绍了一个人:星美传媒集团董事长覃宏。

覃宏有个哥哥叫覃辉,当时正是北京“天上人间”的幕后老板。

“天上人间”被称为覃氏兄弟的“现金奶牛”,两人依托着在这里积攒的人脉关系和可观的现金流,掌控了大量的上市公司,圈内人称“卓京系”。

除了资本雄厚,星美在圈内的地位也举足轻重,像《杀生》《投名状》《中国合伙人》《七月与安生》《使徒行者》等作品,都是覃宏的手笔。

俞飞鸿最困难时期,覃宏注入的资金,解了她的燃眉之急,于是她完成电影拍摄之后也投桃报李,把新电影的宣发全给了星美,准备好好干一场。

不料正在这个节骨眼上,她刚登上的大船却突然翻了。

2005年,覃辉因为受到建设银行原行长张恩照受贿案牵连被查,覃氏兄弟不再是京城高官的宠儿,反而成为了大人物们弃车保帅的弃子。

5年之后,“天上人间”也被突击查封,一时间,覃氏兄弟荣耀不在。

虽然覃宏与哥哥覃辉及时做了切割,保住了星美传媒集团,但此时的星美传媒已经被掏空了。

俞飞鸿无奈之下,只好去好友窦文涛的节目《锵锵三人行》里为电影预热。

可没想到,“凤凰才子”窦文涛的一首情诗,却敲开了俞飞鸿的心门。

七、

“你的眼睛一闪寒光,迷乱我的软弱心肠”,面对窦文涛直白甚至肉麻的情诗,俞飞鸿或许真的心动过。

在一档节目中,主持人问为什么这么久还是单身,她的回答是:“因为窦文涛不娶我呀。”

其实窦文涛不娶她是有原因的。他如一匹野马,根本定不下来。

他曾和王菲暧昧不清,更曾和许戈辉、陈鲁豫“共处一室”。

他还与“中华小姐亚军”王倩倩传出绯闻的同时,又被媒体拍到与北大校花左佳在车中湿吻。

面对才子的多情,俞飞鸿望而却步,只能把窦文涛放在自己“闺蜜”的位置。

而俞飞鸿的电影,也不知是不是受覃氏兄弟的影响,一直到4年多以后,才终于迟迟过审,定档于2009年七夕——后来又改成了9月3日(当年鬼节)上映。

一部新上映的爱情电影,错过了暑期档,错过了情人节,最后在鬼节上映,这部电影的命运于是可想而知。

可即便如此,俞飞鸿还是不余遗力地为自己的新片做宣传,甚至请来了自己唯一的“绯闻男友”窦文涛助阵主持。

星美传媒作为投资方加宣传方,不做点事情肯定说不过去,但树倒猢狲散的星美也只能象征意义上和新浪达成一波合作,除此就别无其他了。

于是天时地利人和皆不沾边的俞飞鸿,虽然耗费了10年心血,却仍然逃不开血亏的命运:4000万的投资,票房仅仅拿了200万!

尽管后来,《爱有来生》获得了第17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最佳处女作奖,算是给了俞飞鸿一点安慰,但她颇觉身心疲惫,于是决定给自己放一个大假。

令人意外的是,当她再次进入群众视线时,却是因为与一男子同回别墅被曝光!

八、

2011年8月,有媒体拍到40岁的俞飞鸿和一神秘男子同行,两人同回别墅。

然而,面对媒体各种报道,俞飞鸿却始终没有回应。于是,许多人以为,这一次,40岁的俞飞鸿可能是真的嫁了。

不料还没过半年,网上又传出一段俞飞鸿的视频。

视频中的她,坐在一辆路虎的副驾驶上,主驾驶上则是一名与上次曝光不同的中年男性。两人开车到了俞飞鸿家楼下的地下车库,然后一起“亲密”回家。

媒体又报,俞飞鸿仍不作声。

女神很淡定,吃瓜群众却很着急:

如果两件事都是真的,女神这可就是出轨啊!

如果只有一件是真,那么,哪件是真、哪件是假呢?

两年后,俞飞鸿和闺蜜参加节目,才澄清当初同回别墅的男子,并不是男友,而是闺蜜的丈夫。那时她闺蜜也在旁边,但媒体拍摄时,故意只拍了两个人。

第一件事澄清了是谣言,那么第二件事呢?俞飞鸿只字未提。

2016年5月,45岁的俞飞鸿受邀参加《金星秀》。金星问俞飞鸿的婚姻状态,俞飞鸿说:“没有结婚,恋爱状态”。

随后提到窦文涛,心直口快的金星来了一句:“我想窦文涛根本驾驭不了你!”

金星这句话,刺痛了屏幕外的窦文涛。一个礼拜后,俞飞鸿第五次作客《锵锵三人行》,主持了18年节目的窦文涛,遇见自己的“绯闻女友”,竟然意外翻车。

节目一开始,窦文涛就扔出一个具有侵略性的问题:“你为什么一直单身到现在?”他可能以为俞飞鸿会想以前一样回答说,“因为窦文涛不娶我呀。”

但俞飞鸿出人意料地说,自己不是独身主义者,也不是不婚主义者,只不过是还没那么着急迈进婚姻而已,意思是瞧你们这些男人,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然后,不知是为了节目效果,还是一时兴起,窦文涛居然转身和刚刚写过《如何避免成为一个油腻的中年猥琐男》的冯唐探讨起了“单身如何解决生理问题”。

面对两个中年知识分子的油腻,俞飞鸿仍很得体,保持着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窦文涛却又扔出了第二个问题:“你觉得你对性怎么看?”

俞飞鸿再次谈笑风生地解决了两个中年男人的刁难,节目播出后,她的得体与两个中年男人的油腻,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随后,俞飞鸿又参加了许知远的《十三邀》。与“高知代表”许知远的侃侃而谈,刷新了吃瓜群众对俞飞鸿的认知。

从电影到文学,从社会到生活,从成长到自由,俞飞鸿都能清晰表达出自己的观点,既有深度,也很适度,就连一向喜欢高谈阔论的许知远,也出现卡壳。

最后像窦文涛和冯唐一样,许知远也把话题落在了俞飞鸿的私生活上。这一次,俞飞鸿说:有固定伴侣,但我就是不告诉你们是谁!

节目播出后,有网友形容俞飞鸿是“老男人的照妖镜”,得到了网友的热烈呼应。

一时间,俞飞鸿变成了新时代知识女性的代表,在节目中的金句也广为流传。

后来,又有媒体拍到俞飞鸿和一中年男子,在杭州某别墅共进晚餐……也不知道此人,是否就是俞飞鸿口中那位“固定伴侣”。无论是与不是,都不重要。

毕竟俞女神今年已是49岁的成年人,她结不结婚,有无“固定伴侣”,都是她的自由。

这一点,无论许知远、冯唐还是窦文涛们,都只是,无权插嘴的,旁观者!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杨强_NN6027)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