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十年:中国最大社交App如何变成垄断巨无霸?

2021-01-29 10:00:33 灰犀牛评论

作者:周游

1月21日,微信在十周年当天,推出8.0版本。此前,张小龙在微信公开课上,详细阐释了微信的产品理念,表示“为微信 10 年依旧简单而骄傲”。同期发布的是一组令行业瞩目的数据:“每天 10.9 亿用户打开微信,7.8 亿用户进入朋友圈,3.6 亿用户读公众号文章,4 亿用户使用小程序。”这几乎相当于中国网民总人数。

就在微信庆祝的高光时刻,曾经的竞争对手“米聊”宣布即将停止服务。这款由小米开发的聊天软件原本比微信还早1个月上线,但最终成为微信称霸路上一个小小的注脚。

从2011年到2021年,凭借简约极致的产品体验,微信快速聚集起10多亿日活跃用户,2000万公众号自媒体和数百万企业主。这款以社交起家的超级app的功能越来越齐全,触手伸向搜索、视频、购物、企业通讯、金融支付甚至输入法,变成中国网民人手一张的网络身份证,但其平台生态却越来越封闭,在微信成功的阴影下,躺着一长串竞争对手的枯骨。

十年里,一个曾经积极倡导开放的社交平台,是如何变成今天这样一个垄断巨无霸的?

自由开放的结果

2011年6月15日,马化腾在腾讯合作伙伴大会上宣布启动开放平台战略。“真正的开放是关系链的开放,并且不能因关系链互动过量而对用户带来骚扰。”马化腾表示,“我们希望QQ号可以成为一个Open ID,底层能够与各个关系链串联,关系链之间也能够打通,并提供给外部开发者。”

从此,“开放”几乎成为了这位帝国掌舵者最喜欢援用的词汇。5年后,他在第二届中国深商大会上进一步表示,腾讯要通过微信、QQ打造底层,让所有生态中所有的合作伙伴、所有的传统企业、所有的政府部门基于这样非常良好的“互联网+”基础设施,提升效率。

就在马化腾率先宣布开放平台战略的同一年,微信上线了。十年来,这款产品的开机画面几乎没有变化过:一个孤独的小人,面对一个巨大、蓝色的地球,犹如置身于一个无限开放的互联网世界。

这样的设计与缔造者张小龙的性格不无关系。据《博客天下》报道,张小龙崇尚自由主义经济学家哈耶克的《通往奴役之路》,喜欢在熬夜工作的时候听摇滚乐,极度内敛却又有着张扬的一面。早在1994年,刚刚毕业的他被分配到一家电信机关,当时毅然掉头离开,并投身互联网。后来,面对电信业垄断巨头,他成为了挑战者。

曾有媒体披露,在2011年,中国移动总公司曾向工信部投诉,称微信没有提供免费短信服务的资质,要求工信部出面,制止微信继续发展。这一年8月19日,中国电信联手网易推出了一款与微信功能类似的即时通讯工具“易信”,但未能成功阻击微信。

2013年,微信在5个月内实现了注册用户从3亿到6亿的跨越。 电信业巨头对微信的敌视由此加剧。当年9月,夏季达沃斯论坛上发生了戏剧性的一幕,当一位企业家谈到资源不平等时,中移动执行副总裁李正茂立即表示:中移动倡导公平竞争与合作,真正拥有垄断地位的是微信这样的新型app。

在场的自由派经济学家张维迎直接指出,三大运营商的割据局面是市场不开放造成的结果,而微信是靠自由竞争起来的。这说明在当时,微信被赋予了很多期待,作为一个倡导创新和自由竞争的形象,打破了原有市场的垄断格局。

后来,微信公众平台的上线更受瞩目。微信由此从相对封闭集中的熟人社交升级为“去中心化”的开放平台。2013年11月,微信在广州举办了名为“微信·公众”的合作伙伴沟通会,面向企业和第三方,呈现了即将免费开放地理位置、客服等九大高级技术接口。微商城、微网站、微信插件等功能带来了便利,吸引着企业主涌入。

2014年,微信公众号数量实现跃升,从200万提高到800万,相当于平均每160个中国人手里就有一个人拥有公众号。这是开放模式结下的硕果,开号的门槛低,普通人也能成为意见领袖,甚至以此为职业,靠写号养活自己。

从此,微信不仅是个人的社交名片,也是企业和媒体的新型网站,甚至可以承载其他app的功能。它也超越微博,成为国内最集中的舆论阵地。

被控制的工具

2014年3月13日,超过35家知名政经类账号突然遭到永久封号,包括大象公会、网易和财新旗下内容频道。微信方面的回应是,这些账号涉嫌“违反法律法规及相关政策规定”。媒体和自媒体也许不会想到,这次大清洗只是一场惨烈的前奏,管控范围很快扩大到企业和商业层面,并成为一种常态。

同样是在2014年,科技媒体TechWeb发布报道《微信公众平台被曝屏蔽自家负面:重则永久封号》,微信公众平台已开始大规模封杀第三方消息甚至是新闻。经多方测试发现,如发布与微信本身不利好的新闻,均会收到平台警告信。一位微博网友曾爆料,一家自媒体账号因为推送了过多关于阿里巴巴上市的文章,功能被屏蔽一星期。

回过头看,微信的大规模封杀和一些历史事件并无二致。起初,它往往有着足够正当的理由,以法律法规为依托,最终却因为执行层面的不清晰,导向一个扩大化的后果。最后,微信既是这个平台的立法者,也充当着司法监察的角色。

当有人还在感叹公众号的黄金时代已经来临时,围墙的外面已经陈尸满地。2015年,微信接连封杀了支付宝红包、虾米音乐、天天动听、网易云音乐。12月,微信公众平台对Uber所有城市的公众号进行了全面封杀,无法申诉,永久封禁。

2016年,滴滴赢下了与Uber的移动出行战,但微信的封杀之手仍然没有停下。7月,易到用车推出了一款专车比价软件应用,但很快也被微信屏蔽,申诉得不到任何回应。此外,易到app的分享链接也被封禁。

为此,易到CEO周航给马化腾写了一封公开信,并在信中连续发问:“你曾经说过共享是最好的方向,那现在微信的所作所为是不是违背了这个方向?当微小的个体汇聚到微信的汪洋大海,为你打造了微信在社会化传播平台的霸主地位时,某种程度上,已经非常强大的微信是否已经存在霸权心态?再联想到滴滴是微信的‘自家人’,同属企鹅家族,是否跟你有资本链接的才叫共享?”

对于这些质疑,马化腾不止一次表示,腾讯会“一视同仁”。张小龙也曾在微信公开课上表示,“我们希望是去培育整个森林的环境,让所有的动植物在森林里面自由生长,而不是我们去建造出来。”

面对越来越多的质疑,张小龙开始来到台前,几乎是以一个布道者的形象,对微信的产品理念进行阐释。2016年1月11日,微信5周年,张小龙首次现身微信公开课。“好的产品应该是用完即走的”,他在演讲中强调,微信只是工具。

张小龙如此强调微信的工具意义,其中一个原因是工具所代表的纯粹性。然而,当工具演化成互联网基础设施,人们所期待的开放公共空间与企业利益之间,逐渐出现了一条隐秘的裂缝。最终,张小龙的工具理想也只能屈从于腾讯帝国无限的扩张欲望。

对于腾讯垄断地位,东方网总编辑、媒体人徐世平曾多次表示担忧。“一个一统天下的腾讯,对国家绝对是一种危害。不信走着瞧。它今天可以对媒体露出狰狞威权,明天就会对国家权威提出挑战。”徐世平这样表示。

2018年,腾讯加速扩张,连续投资快手、B站、知乎、小红书等一系列应用。与此同时,微信的屏蔽黑名单继续扩张。网易云课堂、今日头条和淘宝口令,都经历了“社会性死亡”。而对于更多增长迅速的企业来说,微信的封禁和腾讯的投资哪一个会先来临,成为了一种普遍的焦虑。

生杀予夺的王国

从2018年到现在,互联网生态正在经历微妙的变化。视频平台的崛起给腾讯增添了新的烦恼。

充满危机感的腾讯在这一年复活了微视,重新加大投入。在稳定增长压倒一切的互联网行业,“开放”的互联网精神像是褪色的口号,被偷偷扯了下来。同一年,微信挥舞利剑,封杀抖音,打击好看视频,屏蔽西瓜视频。

微视几乎倾尽腾讯公司之力,甚至拥有微信、QQ的超级入口,但市场表现一直不温不火。对比抖音6亿日活用户和快手3亿日活用户,微视日活用户不足5000万,被远远甩在身后。

尽管如此,微信似乎尝到了生杀予夺的甜头。2018年以来,陆续封杀今日头条链接、多闪、百度春晚红包、飞书、钉钉等。值得注意的是,微信在去年疫情期间开始封禁钉钉和飞书相关域名,引发强烈反响。自Zoom退出中国后,这两款办公app是企业微信和腾讯会议的最大对手。在企业利益面前,微信没有将市场机会拱手相让,而对于钉钉域名的封禁甚至一度影响到部分省市健康码的使用。

今年1月19日,在微信公开课上,张小龙对微信定位有了新的变化,承认了其作为基础设施的地位。他提到,“微信在做底层的连接”。

张小龙表示,微信很大的价值在于它的身份或者说ID价值。有了这个基于社交和通信领域的身份,人们可以做很多事情,比如说微信支付,因为所有支付都是和身份相关联的,跟现在拿一个身份证直接去取钱是一样的。

微信的野心正在于变成人们独一无二的数字身份证。随着这张身份证越来越牢不可破,微信生态却越来越封闭。最显著的标志就是“选择什么都自己做”,并且不对外部开放。通讯录、资讯、视频、搜索、直播、购物、游戏、金融支付、企业通讯,微信通过自建或者投资的方式,已经建立了一个以微信为核心的庞大局域网。

在张小龙所描述的图景中,十多亿用户的生活场景都被微信所连接。视频号和朋友圈组成一个人的社交关系。微信支付分与个人信用挂钩,连通金融与消费。对于数百万企业来说同样如此。企业通过微信和腾讯会议办公,企业提供的服务通过微信小程序实现。一切场景和动作在微信生态内完成就可以了。

作为基础设施的微信与其背后企业利益发生冲突时该如何平衡?张小龙没有给出问题的答案。

几年前,马化腾称腾讯要作为基础设施,提供互联网“水电”服务,承诺声犹在耳。但随后就是对竞争对手毫不留情的封杀打压。当一个“水电厂”可以任意停水停电,它是否还能叫做基础设施?

网络流传的一张截图显示,腾讯对于所有企业采取了分级开放的策略,对于腾讯产品,腾讯资源是完全开放的(例如微视、全民K歌)。对于腾讯的投资产品,腾讯资源是大部分开放的(例如滴滴、京东)。而对于腾讯系之外的产品,腾讯采取的多是封杀的态度(例如阿里、字节跳动)。

时至今日,微信借助张小龙的天才理念,已经超越了当年的QQ,成为马化腾所说的“Open ID”,“打通关系链,并提供给外部开发者”。只不过,作为微信的“核武器”,这些资源和关系链一直是一座封闭的金字塔,而所有开发者也都被暗地标注好了阵营和价码。正如乔治·奥威尔在小说《动物农场》里描述的那样,“所有动物一律平等,然而有些动物比其他动物更平等。”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