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抗疫医生被砍身亡,作案原因曝光:求求你,别再伤害他们了

2021-01-28 16:57:16 周冲的影像声色


悲痛!太悲痛了!

1月26日,江西吉水县,又发生了一起恶性伤医事件!

上午9时,38岁的胡淑云医生正在为病人查房。

突然,一名叫曾某升的中年男子窜了出来,手持刀将胡淑云医生砍伤。

据目击者称,歹徒向胡淑云医生的颈部直直刺去。

随后,在背部、胸部连刺了好几刀。

由于没有防备,现场一片混乱。

胡淑云医生,倒在了血泊里。

令人愤怒的是,这名歹徒在临走前还往胡医生的胸口又捅了一刀。

可谓刀刀致命,残忍至极!

事发后,医院组织60余名医护人员对胡医生进行抢救。

当天胡医生的输血量达到1万多毫升。

但是,由于被捅的部位是颈动脉,出血太大。

不少市民闻讯后,匆匆赶来献血。

胡医生的妻子,含泪哽咽着:

“血已经止住了,情况不乐观。”

而就在1月27日的凌晨3:12分,胡医生因伤势过重,不幸去世。

消息一出,世人悲恸。

胡医生是医院的骨干,30多岁就成为了副主任医师。

同事提及他,都是“很优秀”“对病人态度很好”“做事亲力亲为”等评价。

这个慈眉善目的医生,到底做错了什么?

歹徒要下此狠手?

事实是,他一年前曾是胡医生的病人。

他擅自出院,不配合医生治疗。

最后病情复发,便怨念四起,拿起了屠刀。

歹徒手下的刀,冰冷无情。

砍死了一名优秀的医生。

砍死了一位妻子的丈夫。

砍死了一个在疫情期间,24小时坚守病区的白衣天使。

可令人心寒的是,悲剧还在继续。

就在胡淑云医生逝世后。

不到24小时,江西南昌再次发生一起“伤医”案。

一名76岁的男子手持针管,刺向了51岁的曾红梅医生。

医生当场晕倒在地。

目前,该名医生从抢救室转向了ICU。

情况令人担忧。

经过化验,犯罪男子的针管里竟然注射的是有毒除草剂!

两天之内,发生两起“伤医”事件,这给医生群体造成巨大的恐慌。

大家变得胆小。

没人知道,恶魔什么时候会再次降临。

就在前几天,浙医一院也发生了疑似爆炸物爆燃事件。

造成3名医护人员和1名病人受伤。

而实施犯罪行为的,是一名39岁的男子。

他长期患病,在多家医院都没办法得到根治。

于是,他产生了报复医生的心理。

自行购买了烟花爆竹,甚至携带了菜刀进入医院。

幸好,经过抢救,伤者们都脱离了生命危险。

只是,对比近几年的伤医事件来看,不是每位医者都能“死里逃生”。

2016年,在广州发生过一起震惊社会的“医生被砍”事件。

被砍医生叫陈仲伟。

他曾在广东省人民医院口腔科任过行政主任。

5月5日,他和妻子一同回家。

恶魔刘某早已在过道等候多时。

在陈医生开门后,刘某迅速闯入了其中。

他手持尖刀,疯狂砍向陈仲伟医生。

最后,被砍近30余刀,面部血肉模糊。

医院动用了全部在岗的医护人员,参与那次抢救。

可惜,2天后,陈仲伟医生还是与世长辞。

那年,他刚好60岁,本该是退休的年龄。

但因为热爱,因为舍不得手术台。

在意外没有发生之前,他正在办理延迟退休的手续。

可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个职业给他带来的,竟是一场晚年噩梦。

犯罪人刘某和陈仲伟医生,其实并无直接矛盾。

1991年,刘某在此医院做过烤瓷牙。

25年后,他找到医院,宣称:

“我牙齿变色了,要索赔,否则就同归于尽。”

陈仲伟医生担心同事们的安危,便在工作群里放上了刘某的照片。

还告诫大家:“注意此人,有精神病,我已报警。”

不料,第一个倒在恶魔手下的人,却是陈仲伟自己。

这个热爱捐款,资助了二十多位硕士博士的好人。

这名在“非典”时期抗争一线的英雄。

这位马上可以安度晚年的老人。

就这样,以如此悲痛的方式,离开了这个世界。

陈医生的同事纷纷叹息:

“一位经验丰富的老专家啊,舍不得啊。”

而在中国,成为一个经验丰富的医者,又有多难?

时间上,动辄十几年,甚至几十年。

北京大学医学部党委书记刘玉村说过:

“培养一名医生,需要四个‘十年’。”

5年医学本科。

5年医生职业培训。

10年在岗磨练。

第三个10年,则是用来自我沉淀。

30年后,才能给患者带去生的希望,给年轻的医生答疑解惑。

最后一个10年,他们步入了暮年,又开始探索着身为医者的意义。

是救死扶伤?

还是为民请命?

纪录片《中国医生》里,医者朱良付曾说过这样一席话:

“我44岁了,成为了主任医师。

差不多用了25年的时间,才能培养出来。

我就担心自己会突然死掉。

如果我要是死了,就是浪费国家资源。”

对他们来说,最大的心愿就是——

能安然地活着,完成自己的医疗责任。

可随着“伤医”事件的频繁发生,医生早沦为了高危职业之一。

数据显示,60万医学生,真正从医的只有10万。

45%的医生都不希望自己的子女从医。

为什么?

因为太苦,因为太累!

四川有位医生,连续工作两周,完成了多台手术。

在回家路上,他彻底撑不住了。

电梯里,困得多次摔倒。

走到停车场,一个踉跄,重重摔断了两颗门牙。

还有那个“最美护士”。

听到患者晕倒,从服务台一跃而起,背着130斤的男人飞奔手术室。

作为医生,他们脑袋里的弦时刻紧绷着。

一旦有紧急情况,就要全力以赴。

因为他们是和死神赛跑,在和死神抢人。

哪怕当时,他们经历着地震,仍要守在岗位的第一线。

可别忘了,医生也只是普通人。

一袭白褂,不该成为一种绑架。

一声“白衣天使”,也并不代表我们可以将其神化。

或许你不知道,在中国,医疗资源是十分紧缺的。

钟南山院士曾就学医,作过号召:

“希望年轻人能选择学医这条路,为更多的百姓造福。”

因为在中国,医护人员,不是多,而是少。

一场疫情,我们深刻感受到了医护的紧张。

在武汉疫情期间,医护人员的缺口达到了2250人左右。

哪怕全国各地驰援,医护人员还是在彻夜奋战。

他们累到走路走不稳,眼睛看不清。

在寒冷的天气里,以天为被,以地为床。

今年河北疫情反扑,石家庄60多名医护人员,抗争一线。

连续3天,检测了7万余人。

他们真的很不容易。

紧急事故,冲在前面的一定是他们,只有他们。

只是,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伤医”事件仍在继续。

在胡淑云医生离世的昨天。

曾在“伤医”事件里死里逃生的医生陶勇,说了一句既愤懑又痛心的话。

“我在救人,可是我的战友却牺牲了。”

或许是感同身受过,陶勇医生在微博上连发6问:

“可以吗?可以让一个医生安全看病救人吗?可以让一颗想从医的心坚定一点吗?可以让医生的家人们不再担心受怕吗?可以吗?可以吗?”

是啊。

一边是正在奋战一线的抗疫医护人员。

一边是被歹徒病患盯上的医生。

有人在救人。

有人在杀人。

实在是讽刺至极。

这不禁令我想到,冯唐曾在《医隐》中写过:

“我怀着一腔热血踏上行医之路,最后却命丧于信仰之下。”

可悲!可叹!可气!

“为众人抱薪者, 不可使他冻毙于风雪!

为自由开路者, 不可使他困顿于荆棘!”

拜托了!

别让“伤医”事件再重演了!

别让悲剧再次发生了!

最后,愿逝者安息,生者敬畏。

拒绝暴力!拒绝“伤医”!

这不单单是为他们,也是为需要医生的每一个你,每一个我。

作者:鱼甜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