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来女士被害案有新进展!嫌犯丈夫作案细节至今仍是谜!

2021-01-28 14:42:03 远荐

1月28日,去年备受关注的杭州来女士被害案有了新进展。相关部门通报称,目前该案已移送杭州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正在办理中。

如何解读官方公布的“已移送杭州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这句话呢?法律界人士称,首先,移交检察院了,说明案件的初步侦查结束了,检察院予以立案侦查。检察院立案后,还要进一步侦查,然后决定是否起诉,这个侦查时间谁也说不准,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进入下一步流程。

需要清楚的是,现在还没有进入大家最关注的审判阶段,检察院负责的是起诉,而不是判决。如果证据确凿,检察院会向法院起诉,然后由法院来做最后的判决。

2020年7月,许某某因家庭生活矛盾,在家中趁妻子来某某熟睡之际将其杀害,分尸后分散抛弃。

这起案件也成为2020年最受舆论关注的大案之一。这起案件受到全民关注首先是因为手段特别残忍,犯罪嫌疑人许国利面对自己恩爱多年的发妻,竟然忍心将其分尸抛弃,其妻大部分身体组织通过马桶冲入化粪池。

其二也是因为这起案件太过离奇,直到现在也无人能解释凶手是怎样在短时间内悄无声息地分尸?为什么分尸处理时邻居都表示没听到异常声响?人骨那么大,如果是砍骨分尸,这么大的声音怎么遮得住?不砍骨也不可能冲走?

直到现在坊间依然充满各种声音,甚至有律师认为案件不排除会发生反转的可能,许国利或许不是凶手。

毕竟有太多的质疑点还没有解释清楚。比如化粪池里发现受害者人体组织,这个只能证明来女士遇害了、被人弃尸化粪池了,但不能说明凶手是谁。

来女士家属在化粪池前痛哭

凶手的作案工具在哪?血迹呢?指纹呢?警方的通报里,目前还没有公布任何直接证明许国利杀妻的证据。

尤其是“无声无息分尸弃尸”,就算是最厉害的神探,也无法给出服众的解释。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真的没有其他的帮凶吗?迷雾重重。

许国利为何杀害妻子,目前外界普遍认可的一种说法是他想把大房子给儿子当婚房用,结果老婆不同意,这让本来就处于家庭劣势地位的他恼羞成怒。

在这起悲剧中,来女士是一个很令人同情的受害者,她并没有任何过错,她一生求稳,追求安全感,不投机逐利,所有的钱都存银行里。她对丈夫许国利也没有什么过高要求,从不指望其大富大贵,只求他不乱炒股安安稳稳照顾好孩子,就心满意足。她甚至为了许离婚,伤害过前夫和女儿,一心一意的跟着他,没想到最终却得到这样一个结局。

目前大家都在期待着这起举国关注的大案尽快进入审判阶段,到时候一定会有更多细节,更确凿的证据逐一进行公布,让我们静待这起案件谜底揭晓的时刻。

相关推荐

杭州杀妻丈夫反侦察能力有多强?说的每句话都有目的

尽管杭州女子失踪案已经告破。但是围绕在公众心中的谜团反而越来越多。

很多人在质疑警方为什么没有公布作案细节,为什么大家最关注的不给讲明白,只告诉你结果,让大家猜来猜去。其实这应该都是警方故意的,因为这完全是出于社会影响的考虑。

这起案件之所以轰动全国,是与犯罪分子作案手法之“隐蔽”,“反侦察能力”之高超离不开的,不公布详情,一方面是避免犯罪手法被模仿,一方面就是避免大众学习他的反侦察能力。

犯罪嫌疑人许某某的反侦察能力到底有多强?

如果他是在家中分尸,为何邻居没有听到任何异样响动?为何能做到屋里不留任何气味?一具尸体是如何能在一天之内消失的干干净净?他是如何做到的?

如果是搬运尸体,为什么小区内所有的监控都拍不到他的痕迹?他是如何神不知鬼不觉把尸骸放进化粪池?他又是如何做到的?

每个人都有一种说法,猜来猜去,但是谁也讲不清楚,任何一个答案都有漏洞,没有一种说法能让人完全信服。

所以犯罪分子自己不交代详细经过,可能会成为永远的谜团,困惑着好奇的大众。

他的反侦察能力,还表现在失踪案发生后他的种种表现。

妻子遇害后,许某某还可以冷静地报警。接受采访并神态自若地向大众诉苦利用大众的同情心来洗脱嫌疑,这个强大的心理素质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现在回看他的话,每一句都有目的。他说出那句大家最为熟知的“她不可能一个人出去的,就她那个智商”,其实是在引导所有人朝着失踪女子与人出轨的方向思考。来女士的大女儿第一个被他误导,坚定地认为“我妈妈肯定是被人绑架的”,支开了大众的关注方向。

他还有意将妻子的去向引向小区外,有媒体报道,他提出建议抽干小区外的景观河寻找来女士,这又是一个声东击西的战略。

面对如此狡猾的“敌人”,干警也不是吃素的。他们考虑到许某某善于伪装,反侦查意识强,所以提前制定了周密审讯策略和方案。

比如警方在7月23日凌晨一点钟突然刑事传唤许某某,经过整整一宿的审讯攻坚,才突破了嫌疑人许某的口供。

面对这种反侦察能力超强的犯罪分子,警方在背后其实做了太多的工作,只是很多细节不能说。侦破方法不能说,现场细节不能说,犯罪方法不能说,能说的只能是适合说的,而没说不等于没做。所以大家只要记得结果就可以了,犯罪分子具体的作案细节并不重要。嫌疑人抓获,受害人在天之灵得到昭雪,这个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杭州杀妻嫌犯疑涉另一命案:前妻闺蜜女儿家中被杀

根据7月25日当地警方通报,杭州失踪女子来惠利已遇害,其丈夫许国利有重大作案嫌疑,已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许国利出生于浙江省诸暨市安华镇球山村,在家中排行第二,家里还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弟弟。

1983年,19岁的许国利离开球山村去部队当兵,三年之后退役。据《杭州日报》报道,许国利退役之后的几年,曾在安华镇一家玻璃厂上班,也曾自学期货。

刘小祥是许国利的邻村人,两人在上世纪90年代初相识。刘小祥对《中国新闻周刊》回忆,那时,两人都在上海做饲料生意,“我们很多老乡在上海做养鸭养猪的生意,光是我们村子里面都有五六个家。”也是在上海,许国利结识了前妻官女士,两人相恋、结婚。

许国利与前妻的婚姻出问题,是从许国利回杭州重新遇见来惠利开始的。刘小祥曾听他和许国利共同的朋友讲,来惠利是许国利的初恋。两人曾想要结婚,但来惠利的父母没有同意,于是两人分手。多年后,已经各自结婚的两人,分别离婚后重新组织家庭走到了一起。

刘小祥的姐姐刘女士,亦是许国利本人及其前妻的朋友。刘女士是通过弟弟刘小祥和哥哥认识的许国利和其前妻。后来,许国利的前妻官女士到诸暨工作,官在诸暨没有亲人,与刘女士来往很多,成了闺蜜。

7月26日,在被害的来女士居住的小区,有人摆放鲜花进行祭奠。(本刊记者/隗延章 摄)

刘女士记得,许国利与官女士离婚前,官曾向她倾诉过,许国利有家暴行为。“一开始(许国利前妻)可能是不同意离婚的,因为有共同的儿子。后来,许国利家暴,掐她脖子。她妈妈就叫他们离婚算了。”刘女士对《中国新闻周刊》回忆。

2009年左右,许国利在上海的鸭子养殖场拆迁,他和来惠利回到杭州生活。刘小祥记得,那时许国利经济状况不错,仅养鸭场被拆迁,赔偿款便有100多万元。那一年前后,刘小祥还从许国利手中借过100万元,五六年后陆续还清。

2015年到2017年,刘小祥在诸暨市安华镇有一个工程项目,他请许国利负责管理账目和采购,“(许国利)工作很认真,也很勤快。”刘小祥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刘小祥的工程项目结束后,许国利回到杭州,据说做过滴滴司机,后来在杭州地铁公司开工程车。三四年前,许国利和来惠利两人一度想要离婚,但刘小祥当时劝两人不要离婚。在刘小祥的印象中,两人的矛盾与许国利炒股赔钱有关。

刘小祥说,这些年来,每年过年期间,许国利和来惠利都会带上儿子和小女儿去他家拜年。在他的印象中,许国利与前妻所生的大儿子和小女儿关系很好。

许国利被警方认定为“杭州女子失踪案”重要嫌疑人后,另一桩悬案被提起:刘小祥的姐姐、也就是许国利前妻的闺蜜刘女士,其16岁的女儿楼某洁,在2002年于家中被杀,一直未找到凶手。

得知许国利是来惠利遇害的重要嫌犯后,刘女士联想到自己女儿的案子。当天中午午饭后,她与朋友上街购物,家中只有女儿一人,晚上回到家后,发现女儿躺在卫生间的地板上,已经死亡。女儿脖子右侧处有一道口子,而当时的房间门窗均无破损痕迹。

杭州杀妻嫌犯许国利。(视频截图)

据刘女士回忆,当年警方调查的时候,有一位目击者,即五楼的一位住户称,当天下午3:30到4:00之间,见到刘女士家中走出一位男性,身高一米七多一点,身材较瘦。

警方调查过与刘女士家庭有过矛盾的嫌疑人,但未找到凶手,自此这起凶案成为一桩悬案。楼某洁遇害5天后,遗体火化。葬礼那天,许国利前往出席,还为楼某洁买了寿衣。

近日,有网友发帖提起这桩18年前的旧案,怀疑许国利染指此案。

刘女士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她也找了当地警方,说怀疑许国利与自己女儿遇害有关,希望警方能调查这种可能性。“我从杭州公安和我们诸暨当地的警方处得知,我女儿的案子正在重新调查。”她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许国利的妻子来惠利失踪后,警方曾经找过刘小祥了解许国利的情况。他对《中国新闻周刊》称,自己并不认为外甥女是许国利所杀。他说,“我跟他一点冲突都没有,(那时)经济上也没有来往,他怎么会下得了(手),你说是不是?”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杨强_NN6027)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