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岁患癌,主持人傅达仁不堪痛苦,喝下毒药安乐死,体面而悲伤

2021-01-27 17:50:08 桃烟读史

生老病死是这个世界的规律,而死亡是对所有人最公平的一件事。无论贫穷或者富贵,无论你是善良或是凶恶,最后都会死去。

而死亡一直都是一个沉重的话题,在老一辈人看来,提到“死”这个字是不吉利的,所以他们很少会在聊天中说这个字,也会禁止家中的小辈说。

但随着思想的不断改变,现代的年轻人对这个字已经没有什么忌讳的了,但是“死亡”这个话题对每个人依旧很沉重。

对于年轻人来说,死亡似乎是一件很遥远的事情。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正处于人生需要奋斗的年龄,这个时候的他们有着用不完的精力、不惧一切的勇气和天马行空的想法,他们正在努力为自己的梦想而前进着。

排除掉以外,以现在的医疗水平,我国的平均寿命都在八十岁左右,离死亡还有五十多年。

所以很少的年轻人会去思考“死亡”这个问题,太过于沉重也没有太大必要,一般都是高龄老人会经常思考这个问题,因为有太多太多的老人前一天还好好的,晚上躺下去睡一觉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更让人难过的是那些被病痛折磨致死的老人,他们在生前一直苦苦忍受着病痛的折磨。在前年,就有这么一位老人,他最后选择了安乐死,那他生前到底经历了什么故事呢?

不幸的幼年

1933年,傅达仁出生在山东省的济南市。因为父母都没有什么文化,祖辈也没有经商,所以家中一直都很清贫,傅达仁从小就经常吃不饱饭。

因为家中只有傅达仁这么一个儿子,他的父母对他一直都很宝贝,宠爱有加。尽管家里没钱,父亲也会隔三差五的从外边弄来一点点肉给傅达仁吃。

俗话说得好“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傅达仁心里也知道父母对自己的疼爱,偶尔也会尽自己所能帮家里做一点事,在自己没有吃饱饭的时候也忍住不说。

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傅达仁的父亲义不容辞地从扛起家庭的重担到肩负起国家兴亡的重担,父亲参军的那天傅达仁哭了好久,四岁的傅达仁不知道参军是什么意思,他只看到父亲离开后再也没有回来。

天有不测风云,第二年傅达仁的父亲不幸战死沙场,在黄河边与日军的战斗中壮烈牺牲

少了父亲支撑的家庭,只能由母亲一个人默默承受着这份重量。为了能让儿子以后过上好的生活,母亲把傅达仁送去读书,她知道只有读书才能在这乱世中改变命运。

没有钱,母亲就一个人打三份工,只要是能赚钱的她都做,每天不停地操劳着自己。过了一段时间,母亲因为长时间的劳累过度也倒下了,失去了经济来源的傅达仁只能退学。

还在上学的傅达仁成了孤儿,起先周围的邻居看着他可怜会给他几口饭吃,可时间一长也不是办法,他们自己家也并不富裕,很难承担得起多一双碗筷。

无可奈何的傅达仁选择了颠沛流离的流浪生活,直到进入宋美龄在南京成立的“遗族学校”才安定下来。

有了稳定的生活,再也不用饿肚子之后的傅达仁在学校里拼命地读书,他不敢忘记自己母亲生前的嘱托,读书改变命运。

后来在15岁的时候傅达仁来到了台湾读书,并在这里开始新的生活。大学的时候,傅达仁已经有一米八六了,凭借着身高的优势傅达仁很容易就进入了大学的篮球队,二十五岁时成为了正式的篮球运动员。

之后又转型去了台湾电视台工作,成为了体育赛事的解说员和主播。

随着时间的推移,傅达仁的事业蒸蒸日上,不仅仅担任了体育赛事的解说,在1990年的时候还担任了北京亚运赛事的解说,第二年还上了春晚。

病魔缠身

在傅达仁八十四岁的时候查出来胆管阻塞,半年之后又查出来胰脏癌。胰脏癌在早期的确诊略不高,但是手术的死亡率非常高,而治愈率却非常的低。

医生说,手术如果顺利的话接下来就要配合做化学治疗,存活率有百分之五十,已经算是非常高了。

被查出胰脏癌的傅达仁非常的绝望,他思考了很久决定要安乐死。他现在已经八十四了,也算是活到了高龄,人生中也没有什么遗憾,而癌症的治疗太痛苦,他只想安安静静地离开。

就算是忍过了治疗的痛苦,幸运地活了下来,他知道自己最后也只能一直躺在床上,失去自由。傅达仁不想要这样,他想体面的、有尊严地死去

日子一天天过去,傅达仁的身体衰弱得越来越厉害,就连走路的力气也失去了,拄着一根拐杖或者是家人的搀扶才能走几步路,就这样也还需要喘几下。

平常什么东西都吃不下,还经常的腹泻,只能吃些流食补充生存所必须的能量。本来偶尔身体上的疼痛也变得越来越频繁,一开始靠意志力忍忍就过去了,可是后来实在忍不住叫出声来,找医生开了一些止痛剂和吗啡。

医生说这两种药不能用得太频繁,会产生依赖性,可越到后期疼痛越无法忍受,那种深入骨髓的疼痛靠止痛剂和吗啡也缓解不了。

安静离开

难以忍受的痛苦使得傅达仁想安乐死的想法特别强烈,一直没有实行的原因有两个。一是当时台湾的法律不允许,二是家里人的一再恳求。这两个原因让傅达仁安乐死的时间一直往后拖。

后来傅达仁了解到瑞士关于安乐死的法律相当健全,有正规的机构提供这种服务,他就让家人陪他去瑞士看看。

到了瑞士之后没多久,傅达仁本来想干脆就这么走了吧,但因为一些其他原因又和家人回到了台湾,安乐死的日期又被延后。

从瑞士回来后,家人为了减轻傅达仁身体上的痛苦也是想破了头脑,告诉傅达仁可以写写回忆录、学绘画或者练字……一年中,傅达仁把自己的回忆录写完了,并且还出版了,画了几十幅画,办了一个小画展。

可就在画展办到一半的时候,傅达仁身体彻底支撑不住了。在2018年6月7号,傅达仁在瑞士安乐死了。

生前他还特意录了两段一共一百二十四秒左右的视频,视频里都是他对关心他的所有亲朋好友、粉丝要说的话。

其中有一句:“我按照上帝的指示,明天我要走到他的脚下跟着他走,我要蒙主恩召,安息主,已准备好前往终点站,只盼不再为病痛所苦。”

小结:

生是死的开始,死是生的希望。自从我们诞生的那一刻起,生命的沙漏就在落下,我们可以活在过去,也可以选择活在当下,亦或者是未来。

不管怎么选择时间的流速都是一样的,到最后仍是“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只要你觉得每天过得都不后悔就值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