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版樊胜美震怒全网:“6万块,怎么用女儿的命换儿子的房?”

2021-01-27 17:36:52 深後

今天爆掉的热搜头条让人看了五味杂陈,是“现实版樊胜美”,一个死了还要被父母榨干剩余价值的女孩。

几个月前,一位23岁杭漂女孩小蒋自杀了,

她不是因为996。

她所在公司和自己的男友都向她的家属给予了人道补偿,

公司给了六万,男朋友身上只有12200,家属拿走了1万,

本以为事情到这一步就结束了。

没想到过了几天,家属联合一帮亲戚又到了公司闹事。

还对公司其他员工进行人身攻击。

原因是家属要追加35万的补偿,用来给小蒋的弟弟买房?

无法满足的赔偿

这是一个普通的调解节目,为什么会让全网炸了?我们来回顾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

在10月17日的凌晨,23岁小蒋来到钱塘江边散心,不幸随着潮水一起走了。

警方排除了他杀,更倾向于意外。

事情到这一步,接下来就是后续的协调和处理。

但处理却让事情越来越迷惑。

这场调解涉及到三方:公司、男友、家属。

先来看公司。

小蒋是2016年进的公司,负责的是美工,月收入一两万。

根据公司的考勤记录,三年多来,小蒋日常基本不加班,一个月也就1、2天加班到晚上8、9点。

公司表示会负起相应的责任。

再来看男友。

男友在小蒋溺水后,第一时间拨打了报警电话。

根据派出所的说法,家属也是第一时间找到了男友索赔。

事情到这一步,解决应该差不多了。

但是女孩的父母不这么想,于是开始了第二轮调解。

这次调解的对象是公司和家属。

随着矛盾的深入,两边也是互相破防,把话都挑明了。

小蒋妈妈表示,小蒋曾给弟弟打电话,说自己的压力很大,公司新上了一个项目,说工作压力很大。

觉得女儿出事,跟公司给她的压力也有关系。

询问小蒋父母,却发现父母对小蒋的生活知之甚少,只说女儿很独立。

但在小蒋出事前,父母连她公司叫什么名字,做的具体什么工种都不太清楚。

小蒋的妈妈在调解现场,情绪一度崩溃。

她觉得,女儿也是她心里的一块肉,培养她要多少钱。

就算一年三万,这毕竟是一条生命,公司应该拿出个态度来安慰他们一下。

但公司表示他们第二次来向公司要35万的时候明白地说了,

他们还有个儿子,要为他付房子的首付!

最终这个事情是没谈拢。

为什么不赔

在前前后后多达六次的调解后,小蒋所在公司负责人张总说了这样一句话:

我真的觉得这个姑娘太可怜了,我再赔,我就是感觉我都对不起她。

为什么这样说呢?

从小蒋的朋友那里,找到了原因。

根据朋友的回忆,小蒋在事发前两三个月,就有了轻生的想法,

一次割手腕,一次吞安眠药,但是没有成功。

她觉得这次小蒋意外自杀,90%的原因,应该是来自小蒋的家庭。

在去年年底,小蒋的爸爸开始跟女儿借钱,

每次拿走一两万,但她身上只剩下了7000块,

最后蒋爸爸说,那把7000块都给他。

除了给钱,小蒋还要给妈妈买最新款手机,还要给上大学的弟弟买东西。

而她自己19年还在用苹果6,生活也是经常入不敷出。

就在小蒋出事的前一天,她跟好友说,最近经常睡觉睡不好,会想起小的时候妈妈一些对她的不好。

这一点,从小蒋的微博上也得到了证实。

就在事发前,她还发一条动态,希望用金钱买断亲情。

面对这样的事实,张总表示不会逃避责任,但如果是为了要钱买房,宁可把公司全捐了都不会赔。

女孩的父亲也撂下一句狠话。

调解员只能建议双方走司法途径。

小棉袄遇上讨债鬼

确实,都说儿子是讨债鬼,女儿是贴心的小棉袄,

但有时候,父母总爱用这贴心的小棉袄,去补贴讨债的鬼,

这样的事情,也不少见。

前几年,女大学生丽丽刚毕业就被要求养育弟弟。

据了解,丽丽出生在一个低保家庭,因为是女孩,所以父母还是想尽办法在丽丽上大学那年,生了一个男孩。

家庭经济不好,丽丽也不敢有太多要求。

靠着奖学金和勤工俭学度过了人生中最好的四年。

但没想到,刚毕业,父母就说:

因为身体和经济原因,希望丽丽来养育弟弟。

丽丽当然不愿意,和父母吵起来,“凭什么让我养弟弟?你们就是告我,我也不养!”

他父母眼看说服不了,还真把丽丽告上了法庭。

当然,根据法律,姐姐确实应该抚养弟弟。

我们国家的《民法典》规定:

有负担能力的兄、姐,对于父母已经死亡或父母无力抚养的未成年的弟、妹,有抚养的义务。

很多人可能觉得出乎意料,但其实这样的判决并不少见。

比如河北磁县,13岁的弟弟,就因为父亲去世,自己生母没有经济来源,把同父异母的大姐、大哥、二姐、二哥、三姐等5个人,告上了法庭,要求每月给扶养费。

还有深圳那个跳桥轻生的中年人,

他活不下去的原因就是妻子拿着10万块钱去给弟弟买房子。

而这10万块钱,原本是为了治疗自己8岁女儿的心脏病。

在全面放开二孩的大背景下,类似的事情可能会越来越多。

尤其是现在老龄化社会,一旦有什么闪失,哥哥姐姐就要承担起养家糊口的重担。

不过也要注意,法律用的是“扶养”,而不是“抚养”。

“扶养”是平辈之间,“抚养”就是长辈对晚辈。

其中的区别,差了小蒋弟弟一套房子的首付。

该不该扶我的弟弟

不得不说,小蒋正要靠着自己努力改变命运的时候,

却想不到成了家里的提款机,

这的确有些让人难以接受。

但也说明,社会上确实有这样一个群体,尤其是这些作为打工人的长女,

她们一边承受着上世纪“重男轻女”的偏见,一边又要承担“长女如母”的责任。

诚然,在中国人伦关系中,养育孩子不只是父母的事,哥哥、姐姐出门打工,供家里弟弟、妹妹上学也是常事。

但很多人在弟弟出生以后,就会被灌输一种极端的思想:

你是大的,你得照顾弟弟。

等结婚的时候,父母对女儿的要求也会是:

找个彩礼高的,不然弟弟没钱娶媳妇。

在悟空问答上,有这样一条问题。

怎么看待弟弟经常问姐姐要钱,父母觉得姐姐给弟弟钱天经地义?

有人说,姐姐没有任何的义务和责任来养弟弟,如果帮是情分,不帮是本分,不要用这个来绑架女儿。

也有人说,自己生的就要自己养,这才是责任和义务,女儿可以理解,可以帮衬,但不能是被牺牲的那个。

更有人指出,那你为什么要做她的伴侣?分手,做她的弟弟!跟她搞对象,就是移动的功德箱,扶弟魔真正需要的是爱吗?是钱!

负重的人生

回到小蒋的故事。

最新的进展是公司承诺将保险理赔全部给小蒋的父母。

至于小蒋的弟弟会不会选择住姐姐用命换来的房子,这个想必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但很多人都知道的是,在小蒋多次尝试自杀时,全家人没有一个发现,没有一个关心。

他们只关注着小蒋卡里漂亮的余额,对于漂亮背后的千疮百孔,谁都没有想过。

是的,有一种无奈,叫每个人的出身没得选;

有一种悲伤是,被刻意培养的灵魂。

如果人生有选择,谁愿意生下来就背负着另一个人的一生呢?

也许在小蒋生前,他们多关心关心姐姐,关心关心这个只身瓢泊在异乡的女儿,事情就不会糟糕。

毕竟在家庭中,每个人都要付出,同时也要收回点什么,这是供求规律,也是人之常情。

小蒋事件之所以发展成为这样,是因为父母让她的付出没有底线,对她的索取走火入魔,

甚至她付出的对象,本该独立的生活。

小蒋出事前,在微博上发的最后一条动态,写着:

原来晚上的钱塘江这样美。

直至今日,依然有不少网友在下面留言。

人生之路,何其漫长。兄弟姊妹,血浓于水。

小棉袄与讨债鬼是绕不开的因果,

但家长不要将弟弟的诉求加在姐姐身上,

姐姐,更不要任由别人吸血。

亲情之间的相互帮助,是双向的。彼此成就,彼此帮助。

一旦变了质,这就不再是帮助。

希望所有的亲情不是靠金钱维持,也千万不要以帮助之名,毁掉了自己的人生,

更不要用所谓的帮助,把另一个人培养成为家庭里的乞丐。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