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丽吉特:我想入住爱丽舍宫,马克龙随即为她成为法国总统

2021-01-27 16:51:37 趣史研究社

法国的浪漫主义世界闻名,数百年来长盛不衰,它已经深深植根于法国人的血液之中,成为与生俱来的一种本能。

法国的浪漫主义表现在社会中的方方面面,人生的一大主题爱情更是从未缺席。法国人的情感是炽热而激烈的,因而也会产生很多惊世骇俗的情节,下至普罗大众,上至权贵总统,都对此执著追求不休。

看看这一系列的总统的“事迹”:从密特朗的私生女、希拉克“数不清的情人”、萨科齐三段复杂的婚姻,到奥朗德骑小摩托私会情人气走“第一女友”,似乎把法国历任总统的私生活拍成电影,剧情都不会雷同。这似乎是一种法国总统所具有的“传统”,4年前,就任法兰西第五共和国第八任总统之位的马克龙的爱情故事更是丝毫不平淡。

与以往任何一名总统的风流韵事不同,马克龙与布丽吉特是一对不对称的“忘年恋”。年长于马克龙24岁的布丽吉特,从马克龙的老师到法国第一夫人,她的历程让人们好奇,她能让“小清新”总统马克龙始终如一地如此爱恋更是让人赞叹。

布丽吉特

将学生培养成老公

1953年,布丽吉特出生在法国北部小城亚眠市,家里经营着已经传承长达5代的巧克力企业,其生产的马卡龙甜点饮誉世界。家境富裕的布丽吉特是父母的掌上明珠,从小乖巧懂事,在遇到马克龙之前,她走在一条传统的生活道路上,大学毕业后回到家乡,在父母的安排下嫁给门当户对的银行家安德烈·奥西埃,并育有一子二女。

可是布丽吉特始终怀着一种浪漫主义的情怀,她不甘心相夫教子过一种平淡的富太太生活,而是选择自食其力,应聘到当地著名的私立学校亚眠拉普罗维登斯耶稣会学校当一名教师,在这里她从事着自己心爱的事业,当然也收获了她一直向往的爱情。

当时16岁的马克龙来到这所中学读一年级,与她的大女儿劳伦斯同班,布丽吉特教他们法国文学和戏剧。

布丽吉特讲课精彩生动,深受学生喜爱。当时,她还负责学校话剧社,热爱诗歌和话剧的马克龙参加了她指导改编的《雅克和他的主人》话剧演出。在朝夕相对中,在一起讨论时,两颗心跨过年轮而逐渐贴近,在马克龙的眼里,布丽吉特美丽优雅、博学多才,堪称“女神”。

马克龙

而布丽吉特发现马克龙的领悟能力极强,无论写诗或作文,都非常棒。很快,她就被其文学天赋和才华所“倾倒”,“被他的写作技巧深深迷住了”表扬马克龙和朗诵他的诗成为布丽吉特在课堂上经常做的一件事,同学们笑称马克龙是“老师的小宠物”。

马克龙对布丽吉特很崇拜,她的才华和励志,赢得学校同事和学生的尊重。布丽吉特最初只是喜爱马克龙的才华,可是在以后的交往中,她发现这个低调神秘的男孩比较早熟,他并不爱与同龄的高中学生交流思想,觉得他们太肤浅,但却非常愿意跟生活阅历丰富的自己探讨各种问题,包括爱情。

对文学艺术的共同追求与爱好,使两人的关系日益亲密。到高二时,马克龙负责学校戏剧社,开始与布丽吉特共同创作剧本。两人每周五碰面商讨剧本,接触交流中,马克龙被老师的才华和艺术气质所吸引,他认为布丽吉特完全可以到好莱坞做编剧或导演,她身上有种说不出的魅力,令他着为迷,有时哪怕一两天看不到她,就会魂不守舍。

高三时,马克龙意识到自己已经爱上了布丽吉特,在一次话剧演出中,他情不自禁地拥吻布丽吉特。当这段真正的关系被马克龙父母知悉后,他们出面进行阻止,要求布丽吉特远离马克龙,但她坚持着没有做出保证。

马克龙夫妇

作为一名大学教授,一向开明的马克龙的父亲对此事依然无法接受,因为他们的感情太有悖于世俗常理。马克龙父母将他转到巴黎的一所高级私立中学,以此来阻断这段恋情。在去巴黎之前,17岁的马克龙约布丽吉特在一个公园见面,他像个真正的男子汉那样紧握住布丽吉特的手郑重地说“不论如何,我都会回来娶你”。

在意识到自己也很期待这段感情时,布丽吉特开始很纠结,毕竟她与马克龙的爱情反差太大,马克龙比自己的大儿子还小两岁。然而当搬到巴黎的马克龙经常给她打电话,两人一讲就是几个钟头时,那种全身心的欣喜、那种灵魂上的共鸣,使得布丽吉特最终勇敢地选择相信爱情。

一年后,与丈夫解除婚姻的布丽吉特追随着马克龙的脚步来到巴黎一所中学教书,然后她一直陪伴马克龙从中学进入大学学习,再从大学毕业后,踏足法国政坛,逐渐成长为一名政治精英。

2007年,经过13年爱情长跑,马克龙与布丽吉特喜结良缘,这段令多数人不看好的忘年恋人终于修成正果。有趣的是,当时54岁的布丽吉特已有7名孙子和外孙,30岁的马克龙一结婚就升级当上了爷爷。马克龙称他和布丽吉特的婚礼代表着“爱情正式神圣化”。他一直认为没有布丽吉特,就无法成就自己。

马克龙与布丽吉特

培养老公当总统

与布丽吉特结婚后,马克龙的事业一直蒸蒸日上,先后成为银行家、百万富翁,直至7年前任职法国经济部部长。

两人的忘年恋在法国名声大噪,但他们总是毫不在意。风姿绰约的“老师”和英俊洒脱的经济部长学生日子过得浪漫而惬意:他们在阳光下喝着咖啡看小说,讨论戏剧、文学,品味好莱坞影片中风花雪月的爱情。或者在巴黎海滨共度美妙假日,到阿尔卑斯山滑雪,或到某个风景秀丽的小镇旅行,共同品尝着爱情的甜蜜。

在一次两人坐在高大的梧桐树下品味咖啡时,布丽吉特笑着说,“亲爱的,你那样的优秀,难道没想过让我入住爱丽舍宫吗?”本是夫妻间的玩笑话,没想到马克龙却立马说,“行,我试试,看能否让你成为总统夫人!”

其实雄心勃勃的他,早已不满足于仅在经济领域施展拳脚。妻子的话让他斗志昂扬,两人可谓心有灵犀一点通。

马克龙

5年前马克龙决定参选法国总统,因受到执政党的阻挠他愤而辞去公职,创立既不左倾也不右倾的政治组织“前进运动”,并宣布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参加一年后的总统竞选。

布丽吉特对丈夫的举动大力支持,一直以非正式顾问的身份参与丈夫的竞选活动,马克龙的竞选主张、政治决策,大多都与“老师”的建议有关。当有人质疑她在竞选团队中的地位和作用时,她则幽默地笑言自己是丈夫的“粉丝会会长”。

选战中各方无所不用其极,反对马克龙的媒体围绕着他的婚姻做文章。诬称马克龙有婚外同性情人,称他过“双重生活”。面对流言蜚语,布丽吉特一笑了之。她只是一再强调“我们是精神上的灵魂伴侣。我相信,他同样能用出众的才干征服法国。”

而马克龙的痴情也深深打动了法国女人,能用十多年的时间一直爱着一个大自己24岁的女人,马克龙对爱情的忠诚使他成为了法国“妇女之友”,感动的她们将选票投给了马克龙,他已经稳稳地赢得了一半的选票。

在布丽吉特的辅佐下,4年前的5月7日,年仅39岁的马克龙击败对手,成为法国近60年最年轻的总统。

马克龙

布丽吉特与马克龙的爱情历久弥新,牢不可破,主要原因是:

首先,布丽吉特是马克龙心目中世上最美的“女神”和情感伴侣。尽管皱纹早已悄悄爬上布丽吉特的额头,但马克龙相信,年龄会不断增长,容颜会一点点衰败,但有一种东西会成为永恒:那就是纯洁而美丽的爱情!

马克龙在情感上非常依赖布丽吉特,每次从竞选台上下来,他都会条件反射般地问道“布丽吉特在哪里”,有人把她比喻为马克龙的守门员,马克龙周围的人都知道,如果谁想接触马克龙,就必须先通过布丽吉特的“允许”。

法国媒体认为两人思想完全融通但又相互独立,他们指出,“布丽吉特作为马克龙不可取代的心腹和重要的情感倚靠,已深深投入法国政坛”。

马克龙对布丽吉特极为尊重,在竞选期间承诺,一旦当选后,“她一定会站在我身旁,而不是身后。”

马克龙夫妇

其次,布丽吉特是马克龙政治生命中最重要的导师和战友。布丽吉特亦步亦趋地辅助马克龙走在纷杂的法国政坛,从马克龙任经济部长时开始,她就辞去了高中教职专心致志做马克龙的贤内助,旁听经济部长例会并在会后给他提出相关建议。

大选期间,布丽吉特更是一马当先,全方位帮助马克龙料理一切事务,她不但亲自参与制定竞选纲领,细化分解确定每项政策的着力点。她还陪同马克龙出席各种政治活动,安排行程、会议记录、观察观众反应,确定政策修改的方向和细节。

她帮助马克龙修改演讲稿,就像十几年前两人相邻而坐修改话剧剧本一样,讨论删除那些“无聊、“晦涩”的内容。她还从边上指导马克龙的场上表现,要求他声音大一些,这样“更有气势”。

马克龙夫妇

总统夫人不能任职“第一夫人”

马克龙以“非左非右”、打破旧格局的新锐改革家形象上台,上任伊始,他就准备兑现自己在竞选中许下的诺言,让布丽吉特以一个正式的官方身份站在自己的身边。他表示法国总统配偶缺乏正式地位是个“虚伪”的事实,他要让一切“明确化、透明化”。

不但马克龙准备隆重推出布丽吉特,法国民众其实也极为喜爱她。虽然布丽吉特已年过60,但她衣着时尚,性格亲和,爱丽舍宫的“每个人都能感受到布氏关怀”。

而且做了多年教师的布丽吉特也有心在青少年教育、残疾人福利等公益领域做些事情。她在入住爱丽舍宫后每天都会收到400多封民众的邮件,远超于前几任总统夫人,可见其受喜爱与信赖程度之高。民调显示,大部分法国民众对拥有这么一位总统夫人感到骄傲。

于公于私,马克龙都希望尽快推动“第一夫人”立法。但该提议一出,马上遭到法国各界的强烈抵制。法国画家瓦莱特在网上发起抗议请愿,得到超过30万法国人的支持。

马克龙

既然多数法国人喜欢布丽吉特这位第一夫人,却为何不愿意明确她在爱丽舍宫的“第一夫人”职位呢?主要原因是:

首先,设立“第一夫人”职位涉及到更多的预算和权力。在法国宪法中,未曾给予总统配偶一个官方位置。由于缺乏法律界定,她们的开支没有明确规范,而这些经费却都需要爱丽舍宫进行单独的财政拨款。

法国人认为,法国新政府正在大力节省经费,通过《恢复政治生活信任法》禁止高官雇佣近亲,现在总统授予“第一夫人”头衔与法律相矛盾。民调显示,为了节约开支、保证政治清廉,68%的法国人反对正式设立“第一夫人”职位。

其次,法国人在思想上认为设立“第一夫人”职位违背民主。欧美间在这个问题上具有深层的文化差异,被美国人自然接受的“第一夫人”在欧洲国家却很少得到官方认可。

欧洲人普遍认为总统的配偶和家人没有经过选举,无权获得名衔或公职。并且赋予配偶权力会让深受大革命洗礼的法国人联想到充满血腥暴力的君主制时期。

马克龙夫妇

法国人认为,应该通过全民公投决定是否要设“第一夫人”职位,马克龙否定了这个做法,而是通过公布“透明宪章”来“明确情况”,即对外公示布丽吉特的助手、保镖等具体情况。

布丽吉特则一再强调说,她的任何活动记录都会在总统府官网上予以公布,她绝不会多拿国家一分钱。布丽吉特与马克龙相差24岁,但两人的美满婚姻已保持14年之久,一个痴心不改,一个矢志不渝,这都源于他们对爱情的美好向往,源于双方无从抵御的彼此吸引。

这才是真正的爱情,不因容颜老去、时间流逝而褪色、变淡,永远美丽。

布丽吉特:马克龙心中永远的“第一夫人”!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