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单排到了年后!死磕3年,70后大叔终迎爆发

2021-01-27 15:24:43 天下网商

一个创业者的硬核环保之路。

在国企工作多年,周杰青说话慢条斯理。他略显红润的脸上甚少显露表情,交流始终保持着边界和尺度。

唯有一个例外,那就是提起“环保”二字时,周杰青的表达欲瞬间被点燃,滔滔不绝地说着离开国企后的创业经历,说这三年里做全生物降解塑料袋的不易与乐趣。此时,如果你发出“一个塑料袋为什么要花这么多精力做”的质疑,周杰青很可能会僵着脖子跟你好好讨论一番。

合作伙伴眼里,周杰青是“一说到环保就像换了个人”的环保卫士,但周杰青自认自己只是个“平时话不多,一提到环保就特别有话想说”的创业者。工作20多年,现年43岁的周杰青仿佛重新找回了工作激情,走上了硬核环保之路。

垃圾场

周杰青还记得创业第一年去考察的那个垃圾场,里面堆满了各类不易腐化的塑料制品,刺鼻的臭味扑面而来。

2000年大学毕业进入国企,周杰青负责引导慈溪当地工厂企业走向互联网化;前一年,阿里巴巴刚刚成立,产业互联网是个全然陌生的概念。初出茅庐的周杰青尚不懂在网上开店的基本准则,但他却成了产业互联网最早的一批拥趸。

他四处跟传统工厂企业主沟通。互联网打破了地域壁垒,能让工厂生意空间更广阔,然而传统工厂生意和电商经营大相径庭,有“触网”失败的工厂主忍不住问周杰青,“你这么相信互联网,为什么不自己去做?”

4年前,周杰青和朋友一起接手友人父亲经营了十多年的老工厂慈溪市和达塑料制品有限公司,转型做垃圾袋,计划在1688上建立自有品牌。如果说做实业是“争口气”,那么在亲眼目睹百年不降解的垃圾场后,隐藏在周杰青内心深处的环保之心被彻底激发。

“塑料一百年不腐烂不降解,对环境影响是致命的。”周杰青向记者拿出一份世界经济论坛的调查报道,数据显示每年至少有800万吨塑料废弃物流入海洋,相当于每分钟向海洋中倾倒15万吨塑料垃圾。如果不采取行动,2050年海洋中塑料垃圾总重量会超过鱼类总重量。

禁塑令

慈溪当地,可降解塑料袋不是个新鲜概念。

一位坚持做了7年最终放弃的前创业者告诉记者,十年前慈溪就有工厂尝试做可降解塑料袋,然而真正能坚持下来的厂家并不多。“做可降解塑料袋,原材料、设备很重要,但最关键的是原材料,这个很多人都没有解法。”

前浪的失败案例没能阻止怀着一腔热血的周杰青,他和合伙人一头扎进全生物降解塑料袋的研发制作中。当他把斥资百万购买的两架全生物降解吹膜机放到工厂车间里时,员工们脸上流露出明显的诧异和不相信。

“哪怕全公司的人都不相信,哪怕破产,我们也要去做这个事情。”周杰青和合伙人默默盘了下资产,准备3-5年的亏损期。没有订单的几个月里,周杰青和团队反复试错,经历了五六十次调整后,终于有了眉目。

全生物降解塑料袋成本是普通塑料袋的2-3倍,售价高,普通老百姓不愿意购买。此外,当时市场上流行的全生物降解塑料袋使用周期在3-6个月之间,易被撕碎,产品缺乏稳定性。经过系列改造后,周杰青工厂生产的塑料袋生命周期可达1年,材质更持久耐用,厚度更薄。

“一个塑料袋厚度每减少2微米,150只这样的塑料袋就能为地球减负128克。”

全生物降解垃圾袋在堆肥环境中自然降解

周杰青坦言,环保是一个美好的理念,但只有将理念和老百姓生活、市场需求相结合,才能在环保之路上持久走下去。

更重要的转机来自政策变化。去年12月海南省正式全面禁止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制品;1月1日史上最严“禁塑令”正式落地,31省份已发布塑料污染治理相关实施方案或行动计划;同日上海全市商场、超市、药店、书店等禁止使用一次性塑料购物袋。

一下子,周杰青感觉从“冷板凳”坐上了“热板凳”。工厂三分之一的订单来自海南,随着禁塑令效应明显,线上订单增势明显。1月和达塑料全生物降解塑料袋的产量达100吨,预计2021年整体年产量达1200吨,相比去年翻倍增长

线上生意渐渐占到公司超50%份额。为此,周杰青特地在公司旁边建了个1500平方米的仓库,用于电商平台的存储和发货。

第一场直播

周杰青的下一步计划是扩大线上份额,在电商平台上打造出自有品牌,让更多人知道全生物降解塑料袋。

“有梦想没舞台,事情会很难做。”他想起创业之初参加线下展会的经历,偌大的场馆里挤着各类工厂品牌,每家只有几平方米的展位面积。“谁会认识你,记得你呢?”

通过电商平台,周杰青找到了更多合作伙伴。

阿里巴巴集团客户体验事业群(简称:阿里CCO)B类客户体验总监丁璐表示,当下中国有很多具有创新精神的工厂,他们或在当地小有名气,或有稳定的客源;即便如此,大部分厂家都希望通过互联网大范围扩大知名度,加速推动新事物的发展。

据悉,阿里CCO已推出面向厂家的客户经理制,全方面助力工厂商家转型。在客户经理的建议下,周杰青完成了人生第一场直播。

周杰青和阿里CCO客户经理合照

不久前,在客户经理坚持下,周杰青完成了人生第一场直播。周杰青原本的印象里,直播是一个属于年轻人的世界,他自嘲“老腊肉有什么好看的”。

直播前一晚,这位70后创业者和客户经理准备内容到凌晨,直播当天周杰青自称“豁出去了”,直播间观看人数超过预期,他在直播尾声时说,如果没有CCO客户经理的陪伴,就没有这场直播。

“厂家不适应互联网模式的背后,是传统商业模式和数字时代经营思路的不同。这种情况下,我们有义务有责任引导、支持厂家完成互联网转型。”丁璐说。

敲黑板(ID:qiaoheiban8)天下网商旗下科技号,这里有一把洞见未来的钥匙,赋予你观察全球互联网科技新闻的独特视角。新技术背后的密码,好看好懂的行业要闻,鲜为人知的科技历史……科技改变你我生活,而我们专注那份思考和温度。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