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官交友,丑态“十”出

2021-01-28 00:05:10 穿越兵王系统

有道是:物以类聚, 人以群分。什么样的人交什么样的朋友, 什么样的人生活在什么样的圈子里。从近些年发生在领导干部身上的违纪违法案件看, 一些人蜕化变质败下阵来, 都与其灵魂肮脏与“不三不四”的朋友气味相投大有关系。归纳起来, 贪官交友丑态主要有“十种”:

一、与“托儿”交友:

曲线谋私。所谓“托儿”, 是指在贿赂案件中那些穿梭于行贿人与受贿人之间, 为其牵线搭桥、介绍贿赂的人。一些善于投机钻营者之所以看好“托儿”, 是因为他们觉得, 与其冒太大的风险直接贿赂大人物, 倒不如用蝇头小利去攻克他们的“托儿”, 如果“托儿”是红粉知己则更方便。一位拿钱向成克杰买官的人坦言, 他无法巴结成克杰这样的大官, 就向成的姘妇李平行贿。这一招真灵。成克杰在法庭上交代, 为了该人的提拔, 他分别向自治区党委分管人事的书记和组织部门打了招呼, 使买官者终于如愿以偿。在闻名全国的“中国小商品城”———义乌市, 有一个女人赵丽娟, 社会上不少人趋炎附势地尊称为“表姐”。由于这位女士十分懂得开发和经营自己的姿色, 让原义乌市公安局长柳至多心甘情愿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柳、赵甚密交往使得部下也闻到了“鱼腥味”, 一些人试图通过她的“枕边风”得以顺利升迁。赵丽娟成了公安局不上编制的“大姐大”。同样, 在贵阳市有一个号称“地下组织部长”的“托儿”, 名叫陈林, 别看他—无文凭, 二无特长, 可他的后台很“硬”, 凭借与原贵州省委书记刘方仁的关系, 通过女色与金钱攀附权力, 进而又利用两者控制权力。一时间, 陈林成了贵阳市手眼通天、呼风唤雨的人物, 许多官吏都听从他摆布, 谁也不敢得罪他。

二、与“小偷”交友:

自食苦果。乍看贪官与小偷交朋友有些荒唐, 其实不然, 他们之间有内在的联系。小偷, 乃鼠窃狗盗之辈, 可在“关键”时候却能“助”贪官一臂之力。因为, 贪官与小偷交朋友在于贪官胆子小, 有时手无缚鸡之力, 斗不过小偷。凡贪官之家被小偷光顾之后, 大多哑巴吃黄连, 打掉牙齿往肚里咽, 不敢声张, 不敢报案, 即使报案也隐瞒实情。有一部电视剧, 描写一小偷偷了公安局长家的一百多万元不说, 还在他家沙发上撒了一泡尿, 弄得公安局长咬牙切齿, 忍气吞声却不敢说出真实案情。而在现实生活中也不乏其例, 江苏省徐州市原体委主任王铜山贪赃受贿, 藏匿近百万家财, 小偷早就瞄准了他这个目标。在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 趁其不备, 偷走了他家的保险柜。心中有鬼的王铜山未敢多报损失, 只说失盗钱物约20万元, 但据小偷交代, 所盗钱物仅现金、存折以及国库券等, 加起来就达80多万元。

三、与“大款”交友:

甘为俘虏。现实生活中, 有的领导干部“嫌贫爱富”。在那些时有果腹之忧的贫苦百姓家中, 在那些下岗职工的人群里, 看不到他们的身影;对那些有事找上门的普通民众, 他们更是避而不见。而在“大款”朋友家里却时常能听到他们的声音, 甚至大款朋友一个电话之邀, 他们都会准时赶到约定地点。他们与“大款”打得火热, 称兄道弟, 勾肩搭背, 说穿了, 只不过是权钱交易罢了。原四川省简阳市市长王善武的堕落就是例证。王善武交的“大款”朋友姓张, 是一个外地人, 他想在简阳市立足谈何容易, 于是, 便把主意打向了市长王善武。逢年过节给王家送礼, 从烟酒到空调, 档次不断攀升。王善武的“痒”被挠着了, 两人的关系由“初交”发展到了“深交”, 进而张“大款”也有了“炫耀的资本”。一次, 张“大款”喝醉了酒跟在座的哥儿们打赌:“简阳谁最大?王善武最大。可我喊他什么时候来, 他就像狗一样什么时候来, 不信?现场试试。”说着, 他就拨动电话。果然, 不一会儿, 王善武就赶来了。可惜, 王是在看守所中才得知此事的。多么可悲的官员, 多么可悲的下场!

四、与“麻友”交友:

以赌牟利。如今的官场上, 麻将已经成为腐败的中介, 下级陪上级领导打牌, “赢家”必定是领导无疑, 这也成为某些贪官收受贿赂心安理得的借口。而在买官卖官相当普遍的今天, 一些领导干部找下级打牌, 不管下级是“自愿”还是无奈, 其内涵不言自明。老百姓也是一目了然。原湖北省阳原县县委书记张新政爱好搓麻将, 人称“麻将书记”, 他隔三岔五同一帮麻友、势利小人鬼混在一起。而他的那些势利小人便经常奉陪左右, 且故意输钱给张新政, 久而久之, 这些麻友都被他委以重任, 成了他的“麻将常委”, 整个阳原县被搞得乌烟瘴气, 民怨沸腾。最后, “麻将书记”也被送上法庭。

五、与“工头”交友:

屈尊相求。近些年, 一些大大小小的“工头”在参与土地、房地产开发中, 凭借一两个工程和一两块土地都成了大富豪。赚了大把钞票之后, 有的人坐名车、喝名酒、穿名牌、住洋房、洗桑拿浴, 神气活现, 好不风光。令那些身在官场深感“寒酸”的少数官员眼红耳热、垂涎欲滴。他们对“工头”表现出异乎寻常的兴趣, 与其沆瀣一气, 你我不分, 甚至降格以求, 屈尊相交, 主要看中的是“工头”那口袋里的“钱”。某地一个“工头”, 身后竟然有22个贪官, 如果此“工头”是个“穷光蛋”, 能有这许多贪官屁颠屁颠地跟在他身后吗?原四川省涪陵市市委书记赵莆安, 市委书记干了好多年, 对全市各部、局“一把手”居然有一半叫不上名字来, 还经常张冠李戴。可是, 涪陵城里稍有点名气的包工头, 他个个熟悉, 有的还交往极深。原浙江省富阳市市委书记周宝法, 人称“工程书记”。一次, 在酒足饭饱之后, 露出了真面目, 并同他的“铁”哥们儿某工程队头头楼奇尧说:“我可以让你在富阳做, 也可以不让你在富阳做。”楼奇尧酒壮人胆, 不甘示弱:“我可以让你当书记, 也可以不让你当书记。”真正让周宝法惊出一身冷汗。这种贪官怕“工头”的情景, 真应了民间一句俗语:“盐卤点豆腐, 一物降一物。”

六、与“同僚”交友:

互为利用。现今官场, “同僚”不是简单的感情联合体, 而是权力、地位、名誉、关系、利益的结合体。你手中有权我手中也有权, 你有用得着我的时候, 我也有用得着你的地方, 你给我办事我给你帮助, 相互图个方便。这就是官场心照不宣的“潜规则”。原湖北省省长张国光, 他在沈阳市和辽宁省任职期间, 与原沈阳市市长慕绥新、原沈阳市常务副市长马向东等腐败分子结交甚密, 彼此形成利益圈子, 相互勾结, 权钱交易, 利来利往, 把官场当成了势利场。由过去的同学、同事、同志, 渐渐变成互相利用, 具有人身依附性质、共享既得利益的同伙, 最终一损俱损, 给党和国家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

七、与“大师”交友:

鬼迷心窍。原河北省常务副省长丛福奎, 眼看自己“再进一步”当上省长的“政治理想”落空, 于是变得垂头丧气, 心灰意冷, 白天学习“三讲”, 晚上求神拜佛, 与一个名叫殷凤珍的女“大仙”发展起了亲密而嗳昧的关系。两人联手大肆借佛敛财。原山东泰安市委书记胡建学也曾请算命先生推算过“命”。算命先生说:“你最大可以当到副总理, 但要实现这一目标, 还要修一座桥, 越大越好。”胡建学对“算命朋友”的话奉若神明, 便“下令”把经过泰安郊区的一条国道改了线, 绕到一座大水库上, 在水库中间架起一座大桥。但“上天”并未为他“动容”, 更未让他心想事成。本指望“神仙”指路, 通往官道的桥修好了, 不仅总理没当上, 还因腐败问题进了班房。

八、与“异性”交友:

以权谋色。一些贪官“饱暖思淫欲”, 以权谋“色”。原天津市政法委副书记、天津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李宝金, 异性是他的精神支柱。一天没有女人他就过不去, 就连用早餐都要女人作陪。不得已, 天津佟楼店的二层专门给李宝金修了一个雅间, 专供其玩女人享用。原四川乐山市副市长李玉书经人介绍, 认识了在成都一家咖啡厅打工、芳龄16岁、“娇艳动人, 还是处女”的小女孩赵某, 并一见倾心。由于经不住他的“强烈要求”, 赵某委身于他, 被包养成“二奶”。原湖北省天门市委书记张二江, 人称“五毒书记”——吹、卖 (官) 、嫖、赌、贪。其中最拿手的是他精通猎色之术, 什么样的女人他都敢玩。他权倾一方之时, 几乎不可一夜空床。被“双规”后供认自己“天天当新郎, 夜夜入洞房, 处处有丈母娘”, 曾与107个女人发生不正当性关系。原江苏省建设厅厅长徐其耀居然包养了140多个情妇, 自他从苏北盐城市市长位上调任建设厅厅长后, 几乎每个礼拜和节假日都要开车去盐城与情妇“幽会”。

九、与“骗子”交友:

钻进圈套。骗子都深谙如今“官场之道”:当官的谁不想往上爬?要想办成事必须得找关系, 有背景。要想往上爬, 攀“高枝”, 进入“圈子”, 就得与上级搞好关系。“不跑不送原地不动, 只跑不送平级调动, 又跑又送提拔重用”。只是苦于没有机会和门路, 如果有人能从中替他们拉关系, 他们当然求之不得。于是便出现了“官骗之道”的一幕幕:被称为四川第一贪的原乐山市犍为县县委书记田玉飞, 为了向中组部的有关领导“示好”, 通过银行卡给了“中组部的处长” (其实是一个在北京打工的农民) 50万元;原江苏省徐州市市长陈耀南, 花了150万元向三个打工仔买官;甚至于身为安徽省原副省长的王怀忠, 因受贿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被查处时, 为了“摆平”中纪委, 竟然拱手送给骗子200万元。

十、与“酒友”交友:

酒纵贪欲。一些领导干部十分钟情于“8小时以外”的浪漫生活。随便找几个“知心朋友”放松放松, 喝酒打牌, 泡脚洗头, 上歌舞厅, 逛娱乐城, 进夜总会。今天你邀我, 明天我请你, 一玩一个通宵, 搞得精疲力尽, 萎靡不振。群众对此称之为“白天文明没精神, 晚上精神不文明”。的确, 那些沉湎于酒肉, 纵情声色, 游戏人生, 从杯子中建立起来的所谓的关系和感情, 往往都是腐败和不正之风的温床。原广东省湛江市委书记陈同庆, 他的“杯子情结”很浓, 且胆子也很大。即“什么样的酒都敢喝, 什么样的钱都敢收, 什么样的人都敢用”。他在湛江主政6年, 受贿112万元, 把全市弄成了走私的天堂。据说, 陈同庆还特喜欢喝美国产的蓝带啤酒, 且酒量惊人, 一次能喝下七八瓶。因此群众便给这个“宰相肚里能撑船”的“三敢书记”起了个外号叫“蓝带书记”。

宋人许柒云:“与邪佞人交, 如雪人墨池, 虽融为水, 其色愈污;与端方人处, 如炭人薰炉, 虽化为灰, 其香不灭。”可见, 朋友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有道是:好朋友是碉堡, 坏朋友是炸弹。近朱者赤, 近墨者黑。从某种意义上讲, 选择朋友就是选择命运。如果你身边多一个好朋友, 你就多一份安全;多一个坏朋友, 你就多一份危险。清末名人曾国藩也曾说过:“一生之成败, 皆关乎朋友之贤否, 不可不慎也。”原国家药监局局长郑筱萸刑前忏悔:“是那帮朋友害了我呀!”这就证明, 交友动机不纯, 结局肯定“不妙”。正反典型一再告诫人们, 人生要多交善良、诚实、正派、重情的朋友, 多交那些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朋友。前车之覆, 后车之鉴, 奉劝那些位显权贵的为官者, 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权力观、地位观、利益观。常打“预防针”, 常服“清醒剂”, 不断增强自身“杀毒”能力, 净化社交圈, 过好“朋友”关。守住底线, 筑牢防线, 切莫再被那些“狐朋狗友”拖下水而悔恨终生!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