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版的樊胜美家庭?女儿不幸离世,父母要钱给儿子买房

2021-01-27 11:25:11 金牌娱乐

电视剧樊胜美的遭遇,估计很多人都有切身的感受!作为女儿,被自己的家庭一直吸血,不仅要照顾老人,还成了家里的提款机,一辈子的心血,养着几个好吃懒惰不求上进的家人,压力有多大可想而知。

但现实往往比电视剧更加的残酷,近日现场版樊胜美的热搜曝光之后可以说是引发了网络热议

其实,整个事情很简单,23岁的女孩洛洛在钱塘江遇到涨潮不幸离世,而洛洛的父母则要求她所在的公司给予赔偿。

其实这样的事情,公司是根本用不着赔偿的,但本着人道主义的原则,公司最后还是赔付了,从最后的收据上看

除了5632元是属于洛洛的工资和社保收入之外,公司还赔偿6万元作为慰问金,并且女方父母还签名了。

只不过没想到的是,事后女方父母反悔要求赔偿25万,但根据公司纪委负责人的说法,他们就是想讹钱给自己的儿子买房子用

当然这件事,公司可是有事实的证据的,原来洛洛多次在社交平台上发表过轻生的想法,而且作为父母他们也知道

根据同事的说法,洛洛就是现实里的樊胜美。爸爸不停的要钱,妈妈从小就对她不好,一家人只对儿子好

在协商过程中,父母揉半天眼睛一滴眼泪都没有!还有所谓的亲戚 搞20万就行,爸爸连自己女儿的电话都没有,大跌眼镜!至于弟弟,更是冷血

女儿死了,母亲还浓妆艳抹的来敲诈,这一点都不像伤心的样子,一家人真是冷血到了极致

其实什么都不用谈,直接走司法程序,有时候所谓的和事佬就是在和稀泥,公司为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选择妥协,这样反而助长了不良的连锁反应!

而女孩洛洛也好可怜,对于这样的父母,女儿死了,这次可能是最后一次利用的机会了

其实对方如果把25万降低了,张总就会同意吗?张总都说了,这6万都是出自人道主义,

而且公司老板真的是个老实人,老实人不管打工的还是开公司的都容易被无赖讹上

只能说老板人真的好。从劳动法来说,如果是去散步的路上,那就不是工作的必经之路,也算不上工伤吧!老板也买了社保,还把钱都拿出来了。老板要硬气起来。那些调解的,貌似是在助长要钱人的想法,而这样樊胜美似的家庭,真是太可怕了

另据报道:

去世女生的父母曾提出让同事捐款

生活远比电视剧更让人扼腕。

1月24日,《杭州和事佬》节目最新一期播出后,一位24岁女生的不幸遭遇和其原生家庭的冷漠令不少网友直呼,简直就是“现实版樊胜美”,而其父母在女儿意外遇难后要求公司赔偿41万,竟是为了给儿子买房攒首付的说辞,更是引发了网友的集体谴责。

女孩小蒋出生于1996年,2016年4月来到杭州一家互联网公司任职,担任美工,由于工作能力强,每月工资有一万多,前不久,公司还交给她一个新项目,希望提拔她。

虽然收入不错,但女孩2019年时,还用着妈妈淘汰下来的iphone6手机,其父亲也从2019年年底开始不断向其伸手要钱,开口就是1万、2万元,女孩就算储蓄只有7000元,她爸爸仍然要借1万。

认识小蒋三年半的好友称,从2019年年底开始,小蒋多次抱怨父母要钱给自己带来的压力,并透露自己从小被父母轻视。这些说法可以从小蒋微博晒出的聊天截图中找到证据。

也是从这段时间开始,小蒋从乐观开朗的性格,变得抑郁,甚至产生了自杀倾向。2020年8-10月,她有过两次自杀未遂的经历,而让她产生轻生念头的原因,其好友称90%都是来自家庭,还有10%,是小蒋出事当晚与男友产生矛盾,情绪有点激动。

2020年10月17日凌晨,钱塘江涨潮,小蒋与男友闹矛盾后去江边散步,不幸被江水卷走,事后,传出小蒋“跳江”的消息。但警方称,从监控判断,小蒋不属于自杀,属于意外。

在节目中,公司负责人张总透露,在小蒋出事后,其父母多次暗示公司赔钱,还提出让同事捐款,这一提议被公司拒绝。但出于人道主义,公司给了6万元抚恤金。

没想到才过3天,小蒋父母反悔了,又找上门来,要求公司再补35万,加上之前的6万,一共41万,他们要拿这笔钱去给儿子,也就是小蒋弟弟买房子付首付。

公司负责人透露,其实公司为小蒋在内的员工都购买了保险,防止他们上下班上出现意外,这是一份雇主责任险,公司本来答应,将这部分保险公司赔给公司的钱也捐给小蒋父母,但对方还是不依不饶。

张总还晒出了小蒋爸爸发来的一条短信:“张总你这边不出来好好谈,我会一直在杭州,每天去你公司,反正女儿都没了,我俩夫妻死也死在你单位里,说到做到,对我来说活着反正也没有意义了。”

可当得知小蒋父母对其的“压榨”和看到小蒋的微博控诉后,公司负责人有种被“骗”的感觉,于是他向相关部门和节目组寻求帮助,希望能曝光小蒋父母的行为,引发社会的关注,也希望能快点解决这个事情,因为对方继续闹下去会影响公司正常运作。

结果在调解过程中,西兴派出所张所长对此的态度是,公司方面再拿35万不现实,应该让男朋友也适当出点。

小蒋和男友是同事,她出事后其男友主动提出离职。小蒋男朋友卡里有12200元,提出把12000元都给小蒋母亲,200块留作生活费,最后小蒋父母要了10000元。

张所长认为从这个细节可以看出,对方父母“很善良”,这件事“谁都没有责任”。

可看到了小蒋微博的张总已经“清醒”,他坚持:“这个女孩太可怜了,我再赔,我都感觉我对不起她。”

调解会上,女孩的妈妈化了个全妆现身。

面对女儿微博的控诉,小蒋父母坚称自己对女儿心理状态并不知情,家人关系一直很和睦,不知道女儿具体工作,也不知道女儿单位在哪儿,只知道女儿每个月赚一万多元,还是全公司工资最高的,并强调是“工作压力大导致女儿情绪波动”。

结果公司调出了小蒋出事前三个月的考勤表,显示其7月份0小时加班、8月份2小时、9月份7小时,强度并未超过《劳动法》的规定。

小蒋爸爸为了说明自己对小蒋的培养,称“从3岁就让她独立”,幼儿园、小学都是让她自己去上学。

看到女儿微博和聊天记录,其父母还是矢口否认家庭给女孩带来过压力。

但在小蒋妈妈和小蒋弟弟的聊天记录中可以明显看到,她妈妈对女儿此前自杀的情况是知情的。

讽刺的是,在陈述需要赔偿的理由是,小蒋父母仍然句句不离钱,一直在强调培养一个女儿到24岁花了很多钱,女儿三年在公司也创造了很多价值。

在得知自己一方走司法途径也处于不利局势后,小蒋家属商量后还是坚持要求公司除开之前补偿的6万,再赔25万。

最后双方未达成调解,可能走向司法程序。

视频播出后,谴责小蒋父母的声音成了主流,网友们纷纷为女孩感到不值。

评论区还出现“翻车”迹象,不少人质疑民警和一位金姓调解员的立场有问题,只求息事宁人成了“和稀泥”。

对此,1月25日,《和事佬》官方号出面回应称,节目组是应小蒋生前所在公司的要求,希望尽快解决纠纷而进行调解,闹下去只会影响公司运作,最终达成协议肯定是建立在双方当事人都同意的条件下。

相关推荐:

24岁女孩猝然离世,母亲一句话惹怒全网:赔钱,我儿子还没买房

直到今天我才真正体会到,现实比电视剧还要狗血!

1月24日,节目《杭州和事佬》最新一期播出。

我简单概括下这期节目的内容。

24岁女孩洛洛意外身亡,公司人道主义赔偿6万元。

起初,她父母同意并签字。

3天后,她父母反悔了,要求公司再赔偿35万元。

目的是用来给儿子买房。

当公司了解到洛洛生前的一系列事情后,

决定请媒体曝光,

并拒绝赔偿。

当事情曝光后,网友怒了。

洛洛不就是“现实版樊胜美 ”吗?

我想告诉你的是,洛洛比樊胜美还要惨。

这一悲剧背后,矛头直指洛洛的父母。

更丧心病狂的是,

他们在女儿离世后,

把人性最丑陋的一面演绎得淋漓尽致。

洛洛1996年出生,

2016年4月到杭州一家互联网公司任职美工,

月薪一万多。

由于工作能力强,公司很器重她,原本打算让她做一个新项目。

可新项目还没上,她就出事了。

2019年10月17日凌晨。

洛洛因心情不好,到钱塘江散步。

不料,悲剧发生了。

遇到涨潮,她被江水卷走了。

警方称:从监控判断,洛洛不属于自杀,属于意外。

也是从这时起,事情开始走向魔幻。

事后,洛洛父母悲伤之余,还多次暗示公司赔钱。

甚至提出让同事捐款。

出于人道主义,公司和其家人协商下,赔了6万元抚恤金。

白纸黑字画押,作为凭证。

没想到,3天后,洛洛父母再一次找上门,这次索赔35万元。

公司负责人表示:

“公司为洛洛购买了保险,

保险公司赔的钱也将给洛洛父母,

但对方还是不依不饶。”

他们来公司门口大闹,甚至发短信威胁公司负责人。

“你这边不出来好好谈,

我会一直在杭州,

每天去你公司,

反正女儿都没了,

我俩夫妻死也死在你单位里,

说到做到,

对我来说活着反正也没有意义了。”

好好谈?确定不是赤裸裸敲诈?

洛洛发生意外,非在工作时间,也非执行工作任务。

所以不属于「工伤」。

按法律来说,不应该赔偿,但人道主义补偿是可以的。

我觉得够仁义至尽了,毕竟公司不是慈善机构。

那为何家属还要闹?

在调解视频中,公司负责人咬牙说了一句话:

“以前我对洛洛的家人充满同情,

现在我不想同情了。

他们配不上洛洛!”

这不是危言耸听。

他们想要的只是钱,而不是还女儿以公道!

在视频中有这样一幕。

公司股东说:“上班时间还是下班时间,怎么死的,听我讲清楚。”

这时,洛洛母亲突然站起来,大声喊道:

“人家一条生命都没有了,

我的心头肉我的女儿,

就值6万块钱吗?”

生命无价,6万块钱。但你有把女儿的命当命吗?

不止

口口声声说是你的心头肉,

来,

看看这对父母有多疼爱女儿。

母亲要买最新款手机,旧手机给洛洛用。

从2019年开始,父亲不断伸手要钱,一来就是一两万。

洛洛的朋友说:“如果她只有7000元,父亲会把7000全都要了。”

就连洛洛死后,父母多次提出要公司赔钱给儿子买房。

生前是“提款机”,一人赚钱全家不愁;

死后是赔偿金,要榨干最后一滴血。

洛洛父亲还说:

“我从小就教她独立,

什么事情都是她自己做的,

我们关系相处的很好。”

好到什么程度呢?

两人没什么联系,连电话号码都没有。

当被问及洛洛是做什么工作,在哪里,收入怎样。

父母一概含糊不清,只有对月薪一万非常清楚。

这就是你们所谓的“心头肉”?

更讽刺的是,他们在向陈述索赔理由时,句句不离钱。

重点强调把女儿培养这么大,需要多少钱。

女儿在公司3年,为公司做了多大贡献。

而且他们认为,

是公司给女儿带来很大工作压力,

才导致悲剧发生。

但洛洛生前三个月的考勤表显示:

7月0小时加班,

8月2小时,

9月7小时。

《劳动法》规定,每月加班时长不超过36小时。

也就是说,洛洛的加班强度没有超标。

不过最后涉事公司还是给其家人赔了16万。

那洛洛的家庭呢?

他们完全没有责任吗?

当问到家庭是否会给她带来压力,父母矢口否认。

即使那么多“证据”摆在面前,他们依然坚称不知情。

事实是,洛洛曾拼命挣扎,向他们“求救”,可换来了什么?

变本加厉“剥削”,

和愈加严重的抑郁。

她不被看见,不被理解,直到告别这个世界。

洛洛曾多次跟朋友抱怨,父母要钱给她带来很大压力。

朋友劝她:“实在不行就报警吧。”

“报警有什么用?”

不敢想象,究竟是怎样的“敲诈”,以至于言语之间,全是无奈。

她的微博,一一记录着家庭给她带来的“苦楚”。

“我从来都不是独立惯了的孩子,

从小到大父母陪伴太少,

以前不需要,

现在更不需要,

迟来的亲情只会让我觉得是负担。”

“在爱里长大的孩子格外吸引人去爱,

他们在爱里自由自在,

也能在被爱中爱别人,

很可惜,我不是。

“亲情于我而言真的只是负担,

就让我做一个薄情寡义的婊子。”

“我倒宁愿花钱买断亲情,从此两不相欠。”

那样决绝又绝望的话语,令人触目惊心。

可没有人懂。

也没人看见。

“总是不确定是否有被爱着,

因而决心亲手撕破爱。”

一次次被家人忽略,不理解后,她慢慢走向极端。

“我每天都不快乐,还要被斥责‘你为什么这么悲观’。”

甚至曾自杀过2次。

“割过腕,也吞过药了。

折磨过自己也折磨过身边的人。”

“如果有一个按钮可以让人毫无痛苦死去,

我会毫不犹豫按下去。”

慢慢地,抑郁“缠”上她。

“隔壁桌在讨论抑郁症,

我感觉突然掉进寒潭,

在她们的笑声中往下沉。”

《我有一只叫抑郁症的黑狗》一书中有这么一句话:

“它就那样出现了,不分场合,没有来由。”

也许我们不明白被“黑狗”咬住不放的感受;

不懂对一切都失去感觉的滋味;

无法体会世界一片黑暗的绝望。

她也曾向家人“求救”。

洛洛弟弟跟母亲说:“姐姐心情不好,情绪低落。”

母亲回复说:

“叫她以后千万不要这样,

你说还有你和爸妈。

都是最亲的人。”

但凡多关心、安慰女儿一句,她可能就会好受些。

可是你什么都没做,任由她继续消沉。

洛洛的朋友说:“之前她是一个很乐观积极的女孩。”

这个乐观的女孩,最终沦为“生财工具”。

没有快乐,找不到活着的意义。

出生在“吸血鬼”的原生家庭,是洛洛最大的不幸。

她得不到关爱,也得不到认可。

于她而言,

家人不是归宿,

而是致命的“无底洞”。

她一直在付出,家人一直在索取。

没有界限,更没有感恩。

现实中,大多数人的原生家庭,都伤痕累累。

原生家庭之所以会伤人,源于没有足够的自由与爱。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

父母给予我们生命,我们应当回报。

但这种回报,不是毫无底线、永无止境。

要知道,比回报更可贵的东西,那便是对生命的尊重。

正如纪伯伦所说:

“孩子其实并不是你们的孩子,

他们是生命对自身渴求的儿女。

他们借你们而生,

却并非从你们而来。”

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个体。

她不是父母实现愿望的工具,更不是被敲诈的“筹码”。

在“洛洛事件”中,

我们看到没人性的父母,

逃不出“牢笼”的洛洛。

还有万恶的“重男轻女”腐朽思想。

冥冥之中,好像女孩注定要成为“牺牲品”。

她的命运里,写满付出和容忍。

洛洛不是第一个悲剧,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我希望每一个“洛洛”都记得,原生家庭只是起点,不是终点。

父母给不了你一切,更掌控不了你一生。

但你可以,靠自己去得到想要的一切,

学会拒绝,

树立界限,

对无止境的索取说“不”,

让自己拥有选择的能力

不断学习,不断成长,逼自己变大变强。

前方充满荆棘,但只要你愿意,命运依然掌握在你手里,一切都还不晚。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林启辉_NB13068)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