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隐藏了十年的秘密,被揭穿了。

2021-01-26 16:27:34 笔尖岛二

01

何梦正忙着把新到的成衣搭配着上架,猛然间看到张合清出现在店门口,心里陡然一惊。

正在帮忙的2个店员发现老板的异常,纷纷往店门口张望。

何梦立马放下手头工作,抓起手提包走了出去。不速之客还没进店,就已经被何梦带至店外不远处的咖啡厅。

有相熟店员过来询问何梦,被何梦摆摆手打发了。

张合清腊黄的脸,眼神浑浊,冲着何梦慈悲地笑。

“看起来你过的很好。”

何梦有些慌张。

“这次来是想和你商量团团的事情····”

何梦听到“团团”两个字,已是吓的心脏漏跳一拍。正想着要怎么开口,竟然发现妈妈出现在门口。

何梦立马起身把妈妈带到自己身边。张合清解释道,“是我打电话让你妈妈过来的,我怕我说不清楚····”

02

那还是10年前的事情。

彼时的何梦才16岁,初中毕业就跟着村里其他姑娘们进了工厂。

宿舍里每个姑娘的床头都是几本袖珍型的言情小说,还有几本跟A4纸一样大小的杂志。

那是一些医院发的关于无痛人流广告的免费杂志。每次出去逛街都有人发,大家都喜欢看杂志里面的故事。

不同医院的杂志有不同的故事,所以常常会好几本一起拿,看完也就扔掉。

不似一般农村小姑娘总是营养不良发育不好的样子,何梦一早就把身体发展开了,胸是胸,腰是腰的,16岁的玫瑰早已惹人垂涎。

所以何梦入厂不到3个月,追她的人就已经排长队了。

张合清就是其中一个。他比何梦大2岁,是仓库管理员,常常要送货去各个拉线。

每天何梦都能看见他。

张合清长得眉清目秀,据说他大表姐是办公室某个日本经理的翻译员,平时看他真的是清高得很,一般人他都懒得理。但是见到何梦,他追得最认真。

正是青春荷尔蒙蠢蠢欲动的年纪,不到一个月何梦就被张合清的鲜花、宵夜、利用表姐的关系调到最清闲的拉线所征服。

搁在床头的无痛人流广告的杂志很快派上了用场。第一次人流,选的就是杂志中的一家。

等到第三次怀孕,张合清说不如生下来吧,我带你回家见我父母。

转了一趟又一趟车,再步行一个半小时进去,何梦被张合清家的贫穷震惊。

说是家徒四壁一点都不为过,厕所直接在外面盖了一个茅草棚,上厕所时看到蛆爬上来。

何梦吐了一次又一次,当天晚上就哭着吵着要回自己家。张合清起初还会温柔的劝阻,后来不耐烦直接打了何梦一巴掌。

这一巴掌让何梦安静下来,也让何梦清醒了。当晚,何梦做了一个决定。

03

有一次何梦说要喝鱼汤。到了晚上张合清的妈妈端上来一碗鲫鱼汤,发现鱼鳃还在,鱼肉还有血色。

何梦吐的胆汁都出来了。

跟着张合清在老家呆的这段日子,何梦慢慢能理解张合清的清高了。

张合清的清高是一层掩饰的颜色,不过是为了掩饰他内心深深的自卑。张合清家穷,自尊心又强,很多女孩子往往说话口无遮拦,对物质会表现出明显的偏好。

张合清看在眼里不说话,用距离维系着自己的自尊。

何梦虽然也是农村娃,但从小懂礼貌,叫谁都是叔叔阿姨、伯伯婶婶的,有一种女性特有的温柔和包容气质。

张合清在何梦的这种乖巧里感受到了包容,也间接鼓励了他去追求何梦。

04

何梦一直胃口不好,这天说想吃蛋挞了。张合清到底心疼她,第二天一早就带着何梦进了城。两个人要了份辣翅套餐、一个辣汉堡、外加一盒蛋挞。

只是张合清吃了几口突然吐了,说是觉得恶心。

这段时间张合清手心变得腊黄,常感觉食欲不振精神不济。于是陪着何梦去产检的时候,张合清也去做了血化验。

化验单拿到手,丙肝病毒感染。张合清吓的说不出话,两人在医院暗黑的楼梯间坐了半响,觉得生活无望。

幸运的是何梦没有感染到。

他们后来得到的消息是,工厂为了速招,来不及让工人体检就上岗了,食堂本来就不是很卫生,于是很多工人交叉感染。

何梦是因为爸妈给她注射了疫苗,所以有了抗体。张合清家太偏僻了,根本没有这种意识。

何梦和她肚子里的孩子,竟成了这一家人的精神支柱。

何梦羊水早破,孩子提前一个月要出来报到了。张合清的妈妈执意要让张合清和他爸把何梦送到医院生产。

当初张合清妈妈在自家分娩时差点死于难产的经历还历历在目,所以她懂得女人生孩子就是在跨鬼门关,不能马虎。

何梦第一次拥抱了这个老妇人,算是感动,也算是某种告别。

05

一别10年。

这10年的时间和距离,变成一条大江隔在何梦和张合清面前。

何梦仍然年轻,打扮时尚,颇有风范。张合清却瘦骨嶙峋,脸颊深陷。

原来张合清已到肝癌晚期,他这次来是希望何梦能把儿子团团接回到自己身边。

何梦看看张合清,又看回妈妈。她心里太多疑问,比如张合清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我的店门口,比如妈妈为什么又会突然在这里出现,而且好像认识张合清,又比如张合清嘴里的孩子团团,我不是早在10年前就让妈妈送走了吗?

原来当年何梦在顺产完团的第三天,趁着张合清和他父亲忙着办出院手续时,抱着儿子走了。

她害怕,她觉得她再不走她和儿子都会死在那个家。

何梦爸妈不等她带团团回到村里,就在县城里接应了她们母子。何梦给孩子喂了最后一次奶,哭着把团团交给了爸妈。

爸妈又把团团悄悄地送了出去。2个月后,何梦就跟隔壁县的一个男孩子订婚了。这是爸妈在电话里跟何梦交代好的事情,凡事只求保密两个字。

关于何梦曾经产子的事情,隐瞒了爸妈以外的所有人。毕竟何梦还那么年轻,身体一恢复仍然是个大姑娘的样子。

对外只说谈过恋爱,不合适就回家接受父母的安排了。

同年,何梦生下儿子乐乐。次年,何梦再生下儿子皮皮。

生下皮皮的第二年,何梦才领了结婚证,拍了婚纱照,办了正式婚礼。

两个人在公公婆婆的帮助下,不到几年时间就在省会城市扎了根。一家人买了2套房,还有了一个店铺。

何梦也会常常想起团团。把团团送走这件事情成了她心里的一根刺,动一下,心就流血。

06

张合清苦笑,“让你妈妈说吧。”

何梦妈妈早已掉泪,“小梦,妈妈和张合清10年前就认识了,而且你当初抱走的孩子根本就不是团团。”

原来当初何梦一路颠簸到了医院,等生完儿子早已累瘫在了产床上。只听说是个男孩,根本没看清孩子面容,孩子就被送进了保温箱。

张合清是在医院外面的一家小店给宝宝买的小被褥,何梦记得小被褥的花色。3天之后她就恢复身体了,一直催促着张合清去办出院手续,然后趁护士不在时就顺手抱走了儿子。

张合清和父亲左等右等不见何梦出来,听闻有人抱走了小孩,家属正在闹事,张合清立马去查看团团。团团睡的真香呢,但是不见何梦的身影。

别人丢了孩子,张合清的孩子丢了孩子妈妈,两件事情一合计张合清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原来那户人家也是在医院外面同一个店铺买的小被褥,花色也一样,两个孩子都送进了保温箱。团团出生第一天,张合清去探望时,还差点把别人家的孩子当成了自己的。

何梦肯定是抱错了孩子,把别人家的孩子误以为是自己的了。

张合清阻止了爸爸去找何梦。

孩子早产体质差,张合清得先顾着把团团照顾好。医生嘱咐他们,早产儿不容易自己产生温度,需要人天天抱着给予孩子人工保温箱的效果。一家人轮流着24小时抱着团团,一晃就是大半年。

这期间,谁也不提何梦出走的事情。

张合清是知道真相的人。团团慢慢地可以脱离大人的怀抱后,张合清找到了何梦的身份证地址,找到了何梦的妈妈。

当时何梦已经怀上了乐乐,跟着未婚夫一家人去了省城。何梦妈妈听到这个消息,也是吓得不轻。要是张合清上告,何梦是要抓去坐牢的啊。

为了闺女,何梦妈妈哭着要给张合清下跪,求着他隐瞒这件事情,并答应把送走的孩子还回去。那段时间何梦妈妈在外奔波,一方面跟着张合清去到事故医院打听那家人的住址,另一方面求着中间人带她去找“团团”的养父养母说清这个事情。

养父养母亲自带了大半年的“团团”,虎头虎脑甚是可爱,自然不乐意给回去。张合清法理并用,恐吓他们如果不把孩子送回去就告他们坐牢,加上何梦妈妈塞了2万元钱,到底把孩子给偷偷地还了回去。

听到这里,何梦抱着妈妈失声痛哭。她没有想到自己10年前的任性,让这么多人受到了伤害。

何梦妈妈把一切隐瞒了下来。她原本是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幸福,却不曾想到,孩子幸福的生活是需要用问心无愧四个字来换的。

07

何梦幸福吗?何梦自己心里才有数。

前几年皮皮断了奶,何梦就把出租的店铺收了回来自己卖女装。一开始是自己去批发市场选,款式虽然好看,可是材质一般。慢慢有了经验后,何梦自己谈了一个中端品牌的女装代理,请了几个店员,这门生意算是稳定下来了。

而与此同时,何梦发现和丈夫共同的话题越来越少了。他一点没变,白天忙批发市场的事情,晚上回家玩游戏。

多年如一日的爱喝饮料,不爱运动的坏习惯,致使丈夫越来越胖。173公分的身高,已经有了190斤的重量。

这晚何梦丈夫在洗澡,微信有新消息进来。何梦偶尔会看看先生的手机,帮他盯一下批发市场那边的事情。

是个叫娇娇的女人发来的:哥哥,我从老家回来了。明晚约老地方吗?么么哒,价格还是不变,800元哦。

何梦轻轻把手机放回原位,若无其事地去阳台晒衣服。

她早有耳闻丈夫喜欢嫖。两个人分房睡已多年,在何梦心里,丈夫胖得像头猪,早就对他失去了欲望。当年狠心把团团送走的何梦,把一位母亲对孩子的爱全部倾注在了乐乐和皮皮上。

面对这样子的何梦,丈夫还能怎么办呢?“总比找小三投入感情要好处理。”何梦这样安慰自己。

她早已别无所求。只要乐乐和皮皮好,她就好。乐乐和皮皮有一个完整的家,她和丈夫的婚姻生活就可以一年又一年地重复下去。

08

这天晚上何梦把乐乐和皮皮送去了爷爷奶奶家睡,在家跟丈夫来了一场坦白局。丈夫大惊失色,不知道如何处理,第二天一早市场也没去,就把事情告诉了自己的爸爸妈妈。

何梦是打算以离婚的代价去争取团团的抚养,没想到公公婆婆居然答应了。

老两口有自己的算计。这些年看着何梦一步一步成长为独当一面的女强人,自己的儿子却不争气,除了体重在增加外,别的一无所长。以前还担心何梦会给儿子戴绿帽,私下里还让人盯过何梦一段时间,结果发现这孩子心思不是在店铺就是在两个儿子身上,然后又搞什么服装设计学习,好像脑子里完完全全没有男男女女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

所以对于何梦的人品,公公婆婆是相信的。而且这些年这个家得亏了何梦,才能殷实、安康的维护下去。既然何梦跟张合清也不可能再复合,何梦想把大儿子带回来就带回来吧。

只是有一个条件,就是让何梦签署了一份协议。协议上写的很清楚,何梦如果要离婚,需得带着团团净身出户。

何梦毫不犹豫的签了这份协议。

对于生活,何梦曾经有愧,她愿意用今后一生的努力与善良去弥补。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