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新政下美元指数可能这么走,外贸企业需防误判出现汇兑损失

2021-01-26 13:15:21 是吃货最是福

目前,市场对美元指数走势存在较大分歧,部分机构、学者预测美元指数会继续下跌至80左右,也有部分学者认为美元指数已触底即将反弹。拜登政府上台后,市场正在发生一些微妙的变化,可能影响后期美元走势。本文试图对此进行分析并研判短期和中长期美元指数走势,提出企业应对汇率波动的对策建议。

一、形势出现动态变化,美元指数或将企稳并逐渐从低位反弹

影响美元走势的主要因素包括美国经济复苏情况、货币政策走势、市场情绪以及欧元区和日本等其他发达经济体的经济复苏表现。2020年,美国经济受疫情冲击陷入深度衰退,美联储采取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刺激经济,大选乱局下社会撕裂严重,市场情绪悲观,美元指数持续下行。2021年随着拜登政府上台,上述因素逐渐发生变化,处于或即将面临拐点,美元指数或将企稳并逐渐从低位反弹。

美元指数和人民币汇率走势

一是拜登新政将推动美国经济反弹目前,美国是全球疫情最严重和死亡人数最多的国家。与特朗普消极抗疫不同,拜登主张更加积极地应对疫情,将把疫情防控作为经济复苏的核心,鼓励民众加强防范措施,加大对疫情防控的资源投入,与其他国家合作完善疫苗研发、分享防控经验。预计在拜登积极的干预措施和国际合作努力下,美国新一轮疫情高峰有望在年中逐渐平复,与此同时,随着刺激性财政政策、支持“美国制造”、修复与盟友关系等政策的实施,下半年美国经济复苏将加快,预计拜登新政对美国经济的刺激效应将较特朗普连任增加约1个百分点。

二是货币政策方面,近期美债收益率曲线趋陡,市场对美联储货币政策正常化讨论升温,将支撑美元指数保持稳定。2020年12月美联储议息会议纪要显示,美联储开始讨论缩减资产购买计划。部分联储官员认为,只要就业和通胀目标取得实质性进展,可以考虑“逐渐减少”购债,市场缩减QE预期升温。虽然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随后活动中重申宽松立场,表示加息时点不会很快到来,但是市场预期明显出现变化,美债收益率曲线趋陡,美元资产吸引力提升。

三是市场情绪好转,新任财长耶伦使用“话术”引导市场预期。过去四年,全球金融市场多次因特朗普不负责任的言论和在推特上发布的内容出现波动。摩根大通创建“Volfefe”指数量化特朗普推文对金融市场的影响,发现从2018年至2019年9月,特朗普发布的4000次非转发推文中有146次影响到市场。因此,对全球金融市场来讲,一位更加成熟和富有经验的美国总统,有利于稳定市场预期,可能促使“拜登交易”行情出现,推动美股、美元指数回升。

此外,拜登政府重要幕僚,美国新任财长耶伦,作为前美联储主席,专业功底深厚,擅长利用话术引导市场预期。1月19日,耶伦在确认其财长提名的听证会上表示美国不会寻求弱势美元来获得竞争优势。实际上,在拜登政府即将推出1.9万亿美元刺激政策背景下,美元短期负面影响是显而易见的,按去年逻辑将引发美元指数继续下跌,而在耶伦话术包装下,有望将美元汇率维持在稳定区间,实现平抑市场大幅波动的目的。

四是欧元区和日本等发达经济体2021年经济复苏表现可能将弱于美国。目前,欧元区同样深陷疫情蔓延冲击,经济深度衰退,负利率环境下货币政策低效,各国财政政策不协调限制了经济纾困政策的推出和实施,经济复苏难言乐观。日本经济自金融危机后长期低迷,奥运会延期,消费增长乏力,预计经济增速将继续保持低位。相比而言,拜登新政下美国经济复苏的可能性和前景更好,此消彼长下,预计欧元和日元的疲软可能将驱动美元反弹。

因此,综合上述几方面因素看,在短期市场预期好转、美国经济复苏前景变好、货币政策正常化升温背景下,美元指数存在反弹动力,将抵消积极财政政策带来的不利影响。目前国际金融市场美元使用基础和需求依然相对稳定,在国际债务、国际贷款、外汇储备等领域的市场份额约为60%,在国际支付、每日外汇交易等领域的市场份额约为40%,在前期快速下行之后,预计短期美元继续大幅下行空间有限,而下半年随着美国疫情逐渐得到控制,经济复苏加快,美元可能将企稳回升。

二、全球经济格局变化和“去美元化”趋势将抑制美元中长期走势

从中长期看,虽然今年下半年美元指数存在反弹动力,但预计本轮反弹高度有限,将低于上轮高点,更多是长期下行趋势下的阶段性回调。

全球经济重心东移,货币国际地位将跟随调整。货币国际地位主要与经济体的经济金融实力、增长潜力、科技创新能力和军事实力等因素有关。从目前情况看,疫情对美国经济造成严重打击,企业破产增加,潜在增长率下降,进一步加速了 “东升西降”的国际格局演变;美联储祭出史无前例的宽松政策,美债收益率降至历史低点,美元资产回报率下降;美国政府财政赤字飙升,对外频繁使用经济金融制裁措施,国家信用被极大削弱;市场纷纷担忧未来美国财政货币政策退出问题,美国金融市场动荡未来可能加剧,将严重伤害美元信誉和吸引力。因此,从长期看,美元作为全球货币稳定锚的功能不断弱化。

全球“去美元化”趋势将继续。实际上,在疫情发生前,全球就已呈现“去美元化”趋势,表现为美元在全球外汇储备中的占比不断下降,主要美债持有国不断减持美债,俄罗斯等大宗商品出口国增加欧元等非美货币结算比例,主要国家增加黄金等储备规模并试图将存在美国的黄金储备运回国内。疫情发生后,在美国发行海量债务、继续强化金融制裁工具使用、美元持续下跌背景下,“去美元化”趋势进一步加快,市场对于美元信心不断下降。国际支付领域,美元全球支付份额从2020年3月的44.1%降至2020年12月的38.7%;美元在全球外汇储备库中的份额从2020年一季度的61.8%降至2020年三季度的60.5%;2020年10月,海外投资者持有美债规模为7.07万亿美元,较前一月减少26亿美元,规模连续三个月下降,其中,日本和中国作为排名前二的美债海外持有国,分别连续3个月和5个月削减了美债持仓。主要经济体开始重视并推动“去美元化”进程。

三、年内人民币弹性增大,企业应强化汇率风险管理

对人民币来说,年内将更多呈现双向波动局面。外部美元逐渐触底,拜登政府上台后美国疫情防控和经济复苏将逐渐好转,市场对美联储货币政策正常化讨论逐渐升温,将支撑美元指数保持稳定。内部中国经济逐渐恢复至潜在增长水平,对海外经济的优势将逐渐收窄,海外生产恢复也将挤压中国出口份额,贸易顺差和经常项下外汇收入恐将回落,境内外利差随着近期美国国债收益率抬升有所收窄,因此,综合看,汇率将更多呈现双向波动,弹性将增大。

对于外贸企业来说,在外汇市场波动下,部分企业由于调整不及时或误判出现汇兑损失。根据Wind数据,截至1月22日,在已公布2020年业绩预告的上市公司中,有28家公司提及汇兑损失对净利润的影响,其中5家企业汇兑损失超过亿元,损失最多的企业预计汇兑损失为7.4亿元。“8·11汇改”后,外贸企业虽然风险防范意识有所提高,但依然面临着一系列内部经营管理和外部政策环境的制约,分析研判能力亟需提升。从内部管理看,存在分析研判不足、内部管理僵化、对金融产品运用和了解不足等问题。从外部环境看,受到海外贸易投资政策收紧、部分国家外汇管制严格、欠发达国家国别风险较大等问题制约,影响了汇率风险防范。

未来,为更好地应对风险,外贸企业应不断完善风险管理体系,健全组织架构和制度体系,提高风险识别与管理能力。加强对全球货币政策环境和外汇市场变化的关注,提升分析研判能力。加强利率汇率波动应对,动态调整资产负债结构,降低币种错配问题。规范合同管理,以“收硬付软”为原则合理选择结算币种,尝试更多采用人民币进行跨境结算。树立风险中性原则,根据行业特征和资金期限结构合理选择套期保值工具,降低风险敞口。强化境内外资金统筹调配,提高资金使用效率。

作者:王有鑫,经济学博士,资本流动与汇率评论特约研究员,中国银行研究院研究员。

注: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与所在机构无关。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