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闺蜜弟弟借住我家,得知我单身他自告奋勇“比你小的行吗”

2021-01-26 09:50:12 余温暖

本故事已由作者:丁怀瑾,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深夜有情”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

1

“叮铃铃……”手机铃声响起,是远在大洋彼岸的韩岐美打来的。

沈佳思揉着惺忪的睡眼,含糊地说了句:“大姐,你是不是忘了咱两有时差这回事儿?”

韩岐美在电话那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宝贝儿,不好意思啊,我这不是有急事跟你说嘛。”

“什么,难道是代购出了问题,严重吗?”沈佳思一听急事两个字,瞌睡瞬间醒了大半。

她和韩岐美是打小一块儿长大的发小,两人还在娘胎里的时候就交上了朋友。后来上了高中之后,韩岐美一家就移民去了澳大利亚,两人这么多年一直保持着联系。

上了大学之后,韩岐美就开始拉着沈佳思搞微商了,算是国内最早一批做海外代购的,甚至还开了个专门搞海外代购的工作室。

“不是不是……”韩岐美连忙否认,“其实,是我弟要回国了,他收到了国内一家上市五百强企业的offer,准备回国工作。”

“小也竟然都大学毕业了!”沈佳思还一直当他是印象中那个小不点儿。

小时候韩岐美烦他,不乐意带他玩儿,都是沈佳思带着他玩儿,所以那时候韩岐也最喜欢的人就是沈佳思了。

仗着自己长得可爱,跟扭糖似的,见着沈佳思就蹬着两条小短腿往她身上爬。

想起那个小团子,沈佳思忍不住笑出了声,不过片刻后又开始感慨时间过得真是太快了,一眨眼,那么个小不点儿也开始参加工作了。

其实沈佳思比韩岐也只大了五岁,之所以造成这样的错觉,主要是那时候韩爸韩妈是开超市的,忙不过来的时候就会叫韩岐美看着韩岐也。

那时候韩岐美也才七八岁大,正是爱玩的时候,一看电视就没完没了,韩岐美也饿得直哭,最后还是沈佳思给他冲的牛奶。

韩岐也抱着奶瓶喝完牛奶,脸蛋儿红彤彤的,喝饱了就靠在沈佳思怀里睡觉。

在沈佳思印象里,韩岐也一直都是个长不大的小奶娃。

韩岐美在电话那头说:“是啊,这小子一眨眼也是个大人了,不过我爸妈放心不下,听到他要回国工作,他们担心他在国内没人照顾,死活不同意他回来,这不,我就想到你了,他工作的地方刚好离你住的地方也近,我就想,在他适应独立生活之前,能不能在你那里借住一段时间。”

沈佳思笑了一声:“原来是这事,我还以为出什么大事了,放心吧,你弟不就是我弟,而且小时候你不还取笑我是你弟的小保姆,我这邻居姐姐可比你这亲姐对他上心多了,你还跟我这儿假客气呢。”

“行呗,我这假客气一次就被你看得透透的了。”

“那可不,咱两谁跟谁啊。”

2

沈佳思在韩岐也到来之前,提前将卧室收拾了一番。

她没有兄弟姐妹,不知道现在的小朋友都喜欢些什么东西,于是她在网上做了一些攻略。

她发了个帖子在论坛里:发小的弟弟要来家中小住,请问现在的小男生都喜欢什么样的装修风格呀?

她这么问,别人自然也把她口中的弟弟当成了小朋友。

于是有说贴奥特曼墙纸的,有说放变形金刚手办的,房间最好是装修成粉蓝粉蓝的风格。

沈佳思想起那个时候韩岐也确实很喜欢看奥特曼,明明在她眼里一模一样的奥特曼,韩岐也都能分辨得清清楚楚,还能叫出名字。

他总是用胖嘟嘟的小手拉着沈佳思奶声奶气地说:“姐姐,这个是迪迦奥特曼,这个是赛罗奥特曼,这个是……”

沈佳思网购了一些奥特曼的模型,然后又想起韩岐也在国外生活了那么多年,说不定早就喜欢上了变形金刚之类的东西,于是又买了一个变形金刚的手办,花了小一万。

她把洁白的墙壁贴上了粉蓝粉蓝的壁纸,窗帘也换成了粉蓝的哆啦A梦。

“哇,太可爱了。”沈佳思十分满意,重新装完的房间,连灯泡都是亮晶晶的模样。

周二沈佳思特地请了一天假去机场接韩岐也。

韩岐也走到她面前的时候,沈佳思呼吸一滞,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高大的男生。

他穿着一件黑色的外套,里面套了一件白Tee,穿一条牛仔裤,将裤脚扎进了短靴里头。

很普通的打扮,却奈何这娃儿实在长得好看,剑眉星目,唇红齿白,留着板寸,目光有些冷冷的。

旁边有人悄悄的说了句:“这人这么好看,是明星吧?”

“要不要上去合影啊?”

那两个妹子真就上去要合照了,不过却被韩岐也礼貌地拒绝了:“不好意思,我不喜欢拍照。”

沈佳思看着这样的韩岐也,心里没由来地一紧,这可跟她想象中的小团子完全不一样,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错。

片刻,韩岐也拖着行李箱走到了沈佳思面前,接近一米七一的沈佳思身高已经不低了,可是竟然还要仰着头去看韩岐也。

“你好啊,我是沈佳思,你,你姐姐的朋友。”沈佳思对着这个完全陌生的人,早把之前打好的腹稿完全忘记了。

“姐姐的朋友?”韩岐也抿着唇看着她,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些委屈地开口:“佳思姐姐是把我忘记了吗?”

沈佳思瞬间有种被击中了心脏的感觉,觉得自己好像犯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

“没有没有,小也怎么会这么想,我是怕小也把我忘记了,毕竟你出国的时候还在上小学。”

“不会,我怎么会把佳思姐姐忘记了。”他勾起唇,扬起一个笑容,对着沈佳思张开双臂说道,“不给我一个重逢的拥抱吗?”

沈佳思被他说得一愣,有些僵硬地抱住了韩岐也,他实在太高了,沈佳思一抱住他,就完全陷进了他怀里。

“真好。”韩岐也发出一声喟叹。

“什么?”沈佳思问。

“能回来真好。”

开车回来的路上,两人说起了小时候的趣事,这才慢慢缓解了尴尬。

沈佳思一边打着方向盘一边笑眯眯地说:“哈哈,你小时候一喝奶就喜欢打嗝,我要抱着你给你拍好久的奶嗝呢。”

韩岐也微笑着看着她的侧脸说道:“是吗?”

“是啊,你姐每次都忘记给你泡牛奶,把你饿得直哭,后来你学聪明了,一要喝奶的时候就抱着我不撒手,一直叫着喝neinei,可有意思啦。”

“那现在呢,佳思姐姐对我是什么感觉?”韩岐也问。

“额,没见到你之前,觉得你应该跟小时候差不多,见了之后才发现跟小时候差别太大了。”

“那你是喜欢我小时候的样子还是现在的样子?”

沈佳思被问得一愣,好半天才慢慢挤出几个字来:“都,都喜欢。”

毕竟不是小时候那会儿了,隔了这么多年,关系早就生疏了,冷不丁被人这么问起,感觉怪尴尬的。

到家之后,沈佳思热情地带着韩岐也去了客房,到门口的时候她才想起来那间被自己装修得粉蓝粉蓝的房间,顿时有些不好意思了。

站在门口,看到沈佳思久久不肯把房门打开,韩岐也问道:“怎么了?”

沈佳思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道:“我在你来之前将房间重新装饰了一下,那个,你要是不喜欢的话可以跟我说,我给你换个房间。”

毕竟韩岐也的气质跟这粉蓝粉蓝的房间太不搭了。

“佳思姐姐特地为我装的?”韩岐也语气带着掩饰不住的笑意。

“嗯……”沈佳思点点头,破罐子破摔地把房门打开了,她小心翼翼地问,“会不会太幼稚啦。”

韩岐也看着宛如童话世界的房间,他一个大老爷们住进去,怎么看怎么违和,不过看到那双亮晶晶的眸子时,韩岐也十分坚定地点点头:“我很喜欢。”

沈佳思显然松了一口气:“还好你喜欢,不然就尴尬死了。”

“不尴尬,我很开心你欢迎我的到来,佳思姐姐。”

最后那四个字,像是被他含在嘴里的糖块似的,这低沉的嗓音听得沈佳思莫名觉得耳朵有些发烫。

3

沈佳思的副业是干代购,主业是做游戏编程,所以一天到晚忙个不停,每天下班都很晚。

以前下班回家,都是随便叫个外卖应付一下晚餐,自从韩岐也搬过来之后,每天下班之后,沈佳思都能吃到香喷喷的晚饭。

而且这晚饭还不是随便做做,怕沈佳思腻了,韩岐也每天都换着花样来,还特地买了个食盒,方便沈佳思带饭去公司。

每天中午热饭的时候,沈佳思弄得整个茶水间都是香味。

“你最近很不对劲哦,以前都是点外卖的。”说话的是沈佳思小组的组长,二十八九已经秃顶了,他时常感慨自己幸好大学毕业没多久就结婚了,不然找媳妇儿都难。

“是啊,每天下班之前都能听到佳思讲电话,语气还很不对劲,”另一个排队热饭的同事和沈佳思一样都是少有的女技术员,她学着沈佳思的语气说话,“知道了,我会早点回去的,你上了一天班也累了,我随便吃点就行。”

沈佳思听得头皮发麻,赶紧开口制止住了她:“我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你也太恶心了。”

“差不多啦,”人事说,“你瞅瞅,这热饭的队伍里,除了你都是已婚人士。”

是啊,沈佳思一眼扫过去,几乎都是已婚人士,要不就是已经谈婚论嫁的。

“你是不是交男朋友啦?”组长问她。

“没有没有。”沈佳思抱着饭盒,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那你每天跟谁腻腻歪歪呢?”女技术员问。

沈佳思感觉自己只差被这几个人严刑逼供了,她不大好意思地说:“是发小的弟弟,他刚从国外回来,受发小之托照看他。”

人事哈哈一笑:“就你还照看人家呢,这饭吃得香吗?对了,你那弟弟多大啊,能做饭应该也不小了吧,这要是岁数差不多,你俩……”

众人都开始暧昧地笑起来,弄得沈佳思怪不好意思的,她赶紧开口解释:“弟弟就是弟弟,小孩儿可是我一手奶大的,我俩差了五岁,我可不想赶流行谈什么姐弟恋。”

“五岁,那也有二十二了,跟小宝妹差不多大,要不你回头把你弟弟给小宝妹介绍一下呗,你这弟弟可是绝世好男人,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小宝妹是他们公司的销售,年龄小可是干事利索,最主要的是长得还漂亮。

他们这公司虽小,还时常评选什么司花,常年都是沈佳思和小宝妹并列第一。

沈佳思想了想,小宝妹和韩岐也,这两人还真挺登对的,她点点头说:“那我回头问问他们的意思探探口风。”

人事笑着说:“你呀你别光想着当红娘了,你自己也老大不小了,也该操心操心自己的终身大事了。”

沈佳思摇摇头:“我不着急的。”

女技术员问:“怎么,真打算当不婚族?”

沈佳思没说话,神色淡淡的。

今天沈佳思加班有些晚了,快十二点了还在公司。

韩岐也一连打了几个电话过来,到最后,沈佳思实在不好意思了,就说:“要不你先吃了睡觉吧,我这指不定忙到几点呢。”

“没事,我边看电视边等你。”

还不等沈佳思开口,那头就把电话挂了。

等沈佳思忙完的时候,已经到凌晨一点了,她发了一条消息给韩岐也:“小也,你睡了吗,我已经下班了。”

“没,我在等你。”

看着手机里的消息,沈佳思心中划过一阵暖流,原来有个人等着自己下班是这种滋味呀。

难怪总有人说,不管上班多累,只要看到家中的那一盏灯和在灯下等着自己回家的人就满足了。

走到地下车库的时候,沈佳思听到身后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她回过头看了一眼,却发现后面根本没人。

沈佳思心里有些毛毛的,毕竟现在是凌晨一点,她又是独身一人在这地下车库里,说不害怕那是假的。

她往四周瞄了一眼,角落里似乎停了一个黑色的身影,黑暗中有一双眼睛好像一直在盯着自己。

沈佳思害怕地朝自己停车的方向跑去,而身后那个黑色的身影也紧跟着跑了出来。

糟糕,真的是跟着自己的!

沈佳思这会儿是真的急了,整个人都开始害怕得抖了起来,早知道刚刚十二点的时候,她就应该跟同事一起下班的。

她只顾着向前跑,冷不丁撞上了一个高大的身影,沈佳思惊恐地抬起头来,发现竟然是韩岐也。

“怎么了?”韩岐也问。

“刚刚,刚刚有,有人追我。”因为太过恐惧,就连说话都开始磕巴起来。

韩岐也眉头紧锁,一双黑色的眸子沉沉地看向沈佳思身后:“你看清楚长相了吗?”

“没,我太害怕了,”沈佳思摇摇头,紧紧的抓着韩岐也的衣袖,这才想起来问他,“你怎么在这里?”

“我等你下班,本来是在公司外面,后来你给我发消息说下班了,我就来地下车库这边找你了,没事了,别害怕。”

“没事,就是吓得腿有点发软了,你让我扶着缓一下吧。”沈佳思说。

韩岐也突然一把将她拦腰抱起,沈佳思惊呼一声,赶紧用手环住了韩岐也的脖子:“你,你干嘛,快放我下去。”

“你不是说走不动了,我抱你走吧,这样更快。”韩岐也说。

太羞耻了。

沈佳思赶紧摇头:“我现在已经没事了,你快点放我下去。”

“你在害怕什么?”韩岐也问。

“我没有害怕,只是……”

“只是什么?”韩岐也说,“你不是说过只是把我当弟弟,弟弟抱姐姐有什么关系,还是你只是嘴上……”

沈佳思赶紧用手捂住韩岐也的嘴巴:“你别乱讲。”

“好,我不乱讲。”韩岐也将她抱得更紧了,一双眸子定定地看着她。

沈佳思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了,打着哈哈转移话题:“没想到你手劲儿还挺大的,我这身高体型一般人抱我可没这么轻松。”

“挺好的。”韩岐也说。

“什么?”

“我希望只有我抱得动你。”

沈佳思觉得这小子在国外不是个塘主就是个海王,连姐姐也敢调戏了。

她撇撇嘴,将头偷偷地转向另一边,不去看韩岐也。

4

第二天沈佳思一来到公司就开始说起了前一天晚上自己被人跟踪的事情,叫公司里的妹子都结伴出行,尽量不要落单了。

“那最后,你怎么搞的?”人事吓得瞪大眼睛看着沈佳思。

“没事,我弟弟昨天来接我了。”沈佳思说。

人事松了一口气,一旁的女同事急忙问道:“就你那个天天给你做饭的弟弟,我的妈哎,这种弟弟请给我来一打。”

人事说:“今天下班早点走吧,尽量不要落单了。”

“嗯嗯,”沈佳思点点头,“今天下班我弟弟会来接我所以不用担心。”

人事泡完咖啡准备去茶水间,还没走出去就听到她拍着胸口说道:“小王,你没事站在门口干什么,跟个幽灵似的,吓死我了。”

王翟戴着帽子,低着头给同事说了一声“对不起”就急急忙忙往工作区域走了。

女同事看着王翟的背影摇摇头说:“挺好一小伙子,长得也白净好看,就是一天到晚没点精气神,本来咱们做程序员的就没什么活力,他倒好,跟个幽灵差不多。”

沈佳思说:“你别这么说他,他其实人挺好的。”

回到工作区,沈佳思走到王翟边上问他:“比赛怎么样了?”

王翟从电脑屏幕前抬起头来,看向沈佳思腼腆一笑。他生得白,笑起来很腼腆,耳朵红红的,跟现在流行的网上小奶狗长相差不多,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拿了一等奖。”

“真的吗,我就知道你能行的,”沈佳思由衷地替王翟感到开心,她拍拍他的肩膀说,“小伙子未来可期呀。”

“佳思姐,多谢你鼓励我去参加比赛,要不是你我根本不可能拿到奖金的。”

“谦虚了啊,你的奖金是自己凭本事拿的。”

“佳思姐,我……”王翟鼓足了勇气开口,话还没说完却被沈佳思的电话铃声打断了。

“嗯,今天事少,七点多应该可以下班,其实你不用来接我啦,我自己一个人也可以,那好吧,你到公司门口等我吧。”

沈佳思挂了电话之后问王翟:“小王,你刚刚要说什么?”

王翟失魂落魄地摇摇头:“没,没什么,刚刚是你男朋友给你打电话吗?”

“啊,不是啊,是我一个弟弟。”

下班的时候,人事说要组织大家一起吃火锅,沈佳思想到韩岐也要来接自己,就推脱道:“我弟弟要来接我。”

人事笑着说:“那一起呗,你还怕多了你弟弟一双筷子呀。”

“这不……”

“没事没事,吃火锅嘛,人多热闹,而且小宝妹也在,咱们今天刚好能拉郎配。”

当公司里的人看到韩岐也的时候,一个个夸张地瞪大眼睛、张着嘴巴。人事说:“你确定你这弟弟不是当明星的?”

沈佳思老实地摇摇头:“应该不是吧。”

韩岐也听到吃火锅的提议后,眉头几不可闻地皱了一下,不过片刻又恢复如常,他笑着说:“好啊,正好我好多年没有吃过火锅了。”

韩岐也不怎么吃辣,对内脏也不感兴趣,光吃几片菜叶子,煮的还都是清汤,那有什么意思。

沈佳思附在他的耳边悄悄说:“你怎么跟只小羊似的,吃火锅照你这么吃还有什么意思。”

说完,沈佳思就朝韩岐也碗里夹一块毛肚:“这个好吃,你吃吃看。”

韩岐也夹起毛肚放进嘴里,还没嚼两下就捂着嘴巴咳嗽起来。

沈佳思赶紧端了一杯水过来,韩岐也勉强将毛肚咽下去之后接着喝了大半杯水。

吃过辣椒的韩岐也,平时凌厉的眉眼被熏得微红,像是抹了一层胭脂似的竟有种“美目盼兮”的感觉了。

沈佳思说:“你没事吧,我只是想让你尝一下红汤的口味。”

“我知道,很好吃,”韩岐也说,“这个毛肚是什么做的,味道很特别。”

“牛的胃。”沈佳思说。

韩岐也听完,脸色白了好几分,眼神变得古怪起来。

沈佳思问:“怎么了?”

韩岐也凑到沈佳思耳边,发出了一声:“rua!”

逗得沈佳思捂住嘴巴、耸着肩膀笑了起来。

人事见那两人偷着乐,问道:“你俩偷着乐什么呢,说给我们大家伙听听。”

众人都将好奇的目光投向了沈佳思和韩岐也,沈佳思不好意思地摇摇头:“不好说。”

人事看向一旁正在偷偷瞄韩岐也的小宝妹,立即说道:“小宝妹,你坐那边去,你们年纪差不多大,共同话题应该挺多的。”

沈佳思立马心领神会,招呼着小宝妹坐过来,完全没有注意到韩岐也黑如锅底的脸。

小宝妹一坐过来,地方就窄了,沈佳思只得往旁边挪挪,朝王翟那边坐了过去。

原本一直苦于找不到机会跟沈佳思说话的王翟两只眼睛立马变得亮晶晶的了,偷偷瞄了沈佳思好几眼。

接下来吃火锅的时候,王翟一直在替沈佳思烫菜:“佳思姐,吃虾滑么?肉丸还要不要来一点?”

“我够了,你自己吃吧,我今儿都吃撑了。”沈佳思摸摸自己鼓胀的肚皮摇摇头。

韩岐也看着沈佳思和王翟的互动,放在腿边的手紧紧地捏成了一个拳头,后牙槽咬得梆硬,一双眼睛跟淬了毒似的。

“你一直都生活在澳洲吗?那你肯定很会游泳吧,我一直都想学游泳来的,电视里那些花式游泳太好看了。”小宝妹说。

“噢,既然想学,我建议你可以找个游泳教练,从入门学起。”韩岐也盯着沈佳思那边说道。

“我可不可以请你教教我?”

“抱歉,我不会游泳。”韩岐也生冷地回绝了小宝妹。

小宝妹听得出来韩岐也语气里的敷衍,脸上顿时挂不住了,拿起包说了句“我吃饱了”就往外走。

沈佳思觉得奇怪,刚刚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就要走了,还一副气冲冲的模样。

沈佳思问:“她怎么了?”

韩岐也露出一副委屈的表情,一双眼睛看着要多无辜有多无辜:“我也不知道呀。”

沈佳思赶紧解释道:“那个,小也,我也没有怪你的意思,你别……”

人事赶紧打圆场:“没事,现在小年轻,哪个还没点脾气的,我去看看吧。”

人事追出去的时候,小宝妹已经打车走了。

她心里是有些不开心的,这么多人在场,都是前辈,却是一丁点儿也不顾及别人的感受。她自然而然把小宝妹的生气归结于小姑娘仗着漂亮就心高气傲的,眼里揉不得半点沙子。

吃完火锅之后,众人又提议去唱K。

韩岐也不胜酒力,从KTV出来的时候,已经醉得有些站不稳了。

沈佳思吃力地扶着他,她看了看停在不远处的车对旁边的王翟说:“小王啊,你看着他一下,我去开车。”

“好的。”王翟顺手扶住了韩岐也。

等沈佳思一走,韩岐也原本迷蒙的眼睛瞬间变得清明起来,他甩开王翟扶着自己的手,一双眼睛冷冷地看着他。

王翟瞬间觉得自己身上有种无形的压力,韩岐也虽然比他小几岁,但是气场却比一般人都要强大。而且王翟是个死技术宅,跟韩岐也这种人完全没法比。

一般这种时候,王翟都选择低头,假装鸵鸟,但是今天,他却像个真正的男人一样昂首挺胸,与韩岐也对视着。

“你为,为什么装醉?”王翟一紧张说话就开始结巴起来。

韩岐也垂着眸子冷冷道:“关你什么事?”

“你,你跟佳思姐真,真的是姐弟关系吗?”他呼吸急促地盯着韩岐也。

韩岐也冷笑一声,丢下了一句模棱两可的话:“你猜。”

都说情敌见面分外眼红,这两人将对方那点小心思全看得透透的了。

沈佳思将车开过来,看到站在马路牙子边的韩岐也疑惑地问道:“咦,你没醉呀?”

韩岐也刚刚还像头恶狼似的,看到沈佳思立马变成了小绵羊,笑眯眯地探着脖子靠在车窗边上跟沈佳思说话:“醒酒啦。”

“这么快,”沈佳思说,“好了,赶紧上车吧,折腾一天了,回家赶紧洗洗睡吧。”

王翟目瞪口呆地看着变脸比翻书还快的某人,心里骂了句:真不要脸。

5

接下来好多天,韩岐也一直都接沈佳思下班,而那个跟踪过沈佳思的男人也再没有出现过了。

本来答应发小要好好照顾韩岐也的,结果一直以来都是韩岐也在照顾她,这让沈思佳心里越发过意不去。

“你以后别天天接我下班了,也别给我做饭了,你看你都累瘦了,你姐知道了要怪我的,还以为我背着她偷偷奴役你呢。”

韩岐也听了沈佳思的话,停下正在往饭盒里装饭的手说:“我接你下班是为了保护你,至于给你做饭吃,那是为了报答你小时候给我冲牛奶喝。”

“可是……”沈佳思说,“你看你眼睛下面都有黑眼圈了。”

“那不如这样,你亲我一下给我补充能量吧。”说着韩岐也就弯腰将脸凑了过来,笑眯眯地看着她。

沈佳思一愣,脸红红的,往后退了一步。她想起以前小时候,她写作业写累了,韩岐也就会嘟着肉呼呼的嘴巴吧唧在她脸上亲一口,奶声奶气地说:“小也给佳思姐姐补充能量。”

韩岐也眼里闪过一丝失落,但很快被他掩饰住了,他笑着说:“我是开玩笑的。”

沈佳思笑着“哼”了一声,末了踮着脚尖伸手在韩岐也头上摸了摸:“给小也补充能量。”

韩岐也看着她:“姐姐,你把我当成小孩子了么?”

“你本来就是小孩子呀。”

看着沈佳思转身离开的背影,韩岐也嘴角勾起一抹笑,只是那笑意却未达眼底,嘴里细细地咀嚼着几个字:“只是小孩子么?”

周末的时候,韩岐也原本打算约沈佳思去看电影,却没想到沈佳思已经有约了。

“是谁?”韩岐也问。

“我们公司那小王,他参加一个网络大赛拿了一等奖想请我去吃饭,都约好久了,再不去都说不过去了,抱歉啊,今天不能陪你了。”沈佳思站在玄关处,穿好鞋就开门出去了。

韩岐也坐在沙发上,自从沈佳思出去之后他就开始焦躁不安,后来,他终于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走进了厨房……

另一边和王翟吃饭的沈佳思才吃到一半,手机铃声就响了,是韩岐也打过来的。

“小也,有事吗?”

“姐姐,我的手被开水烫到了。”韩岐也忍着剧痛说道。

“你赶紧把手拿到水龙头下用冷水冲洗,我去药店给你买烫伤膏,哎呀,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要是留疤了怎么办?”

挂了电话之后,沈佳思抱歉地看着王翟说:“对不起啊小王,家里出了点事,我要马上赶回去。”

王翟看着桌上的礼物说:“佳思姐,那请你把礼物收下可以吗?”

沈佳思沉默了几秒钟,最后摇摇头说:“对不起小王,我……”

王翟赶紧打断了沈佳思的话,他低着头,眼眶红红的,不敢去看沈佳思:“我明白的,我明白的,佳思姐,你不用说‘对不起’。”

沈佳思到家的时候,韩岐也正乖乖地站在水龙头边上用冷水冲洗着烫伤的地方。

沈佳思走过去,看了一眼他的伤口,还好不是很严重。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呀。”沈佳思一边用棉签给韩岐也涂着药膏,一边小心翼翼地用嘴吹着气,缓解韩岐也的疼痛。

“倒开水的时候不小心烫到了,”韩岐也有些委屈地说,“还不是因为姐姐不跟我去看电影。”

沈佳思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你自己毛手毛脚的,这也能赖到我头上呀。对了,你以后不用接我下班了。”

“为什么?”韩岐也问。

“那天追我的其实是小王,他就是想送个礼物给我,又不敢,就一直磨磨蹭蹭地跟着我。”

“他为什么送礼物给你,他喜欢你?”韩岐也语气急切地问道。

沈佳思不好说,最后只是不好意思点点头。

“你接受他了?”

“没有。”

“你有喜欢的人了?”

沈佳思皱起眉头,觉得韩岐也的问题实在是有些越界了,而且态度也实在是称不上好,最后她只是沉着声音说道:“没有。”

见沈佳思不高兴了,韩岐也强压住自己急躁的心,缓缓开口问道:“那姐姐有没有想过自己会喜欢什么样的人呢?”

“心地善良,为人正直,对我好,外表倒是没什么要求。”

“那比你小的呢?”闺蜜弟弟借住我家,得知我单身他自告奋勇“比你小的行吗”

沈佳思被问得一愣,看着韩岐也漆黑的双眸,下意识垂下了眸子不去看他:“我不知道。”

她说完就想走,却被韩岐也一把拉住了手腕,他的语气像一只可怜的小狗:“我想知道。”

沈佳思沉默了几秒,冷硬的吐出了两个字:“不会。”

她甩开了韩岐也的手,上了楼后将自己关在房里。

刚刚韩岐也的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这段日子发生的种种在她脑子里开始走马观花般浮现出来。

韩岐也竟然喜欢她。

可是他喜欢她什么呢?他那么好看,能力又那么出众,要什么样的女孩子没有。

她比他大了五岁,三岁一代沟,他们之间差了一个代沟还挂了点零头,她还是他姐姐的发小。沈佳思一直把他当弟弟看待,两人之间,不只是差了五岁的距离,而更像是差了辈分。

他才二十二岁,那样年轻,他对她的感情又能维持多久呢?

自从那天不欢而散之后,两人同住在一个屋檐下却更像是陌生人。

一个星期后,韩岐也给正在上班的沈佳思说:“已经找好房子了,今天就会搬走。”

看完消息,沈佳思有些怅然若失,也好,省得现在这样不尴不尬地相处着。

6

因为吃惯了韩岐也做的饭,沈佳思口味养刁了,以前吃得津津有味的外卖现在怎么也下不了口,所以即使工作再忙,她也坚持自己做饭吃。

这还没做几天饭,就被家里的高压锅炸伤了手,厨房都烧得焦黑了。

沈佳思是自己用受伤的手开车去医院的,一路上疼得龇牙咧嘴。

到了医院之后,医生一边给她包扎,一边问她:“你手伤得这么严重,怎么没叫家属陪着?”

“我没家属。”沈佳思说。

“没谈朋友呀,那叫你父母过来照顾你一下,你手受伤了,吃穿住行都不方便。”

“医生,我没有家属,”沈佳思说,“我父母都再婚了,我很少跟他们联系,我一个人可以的。”

手受伤了之后,沈佳思就跟公司请了假,代购那边的事情也只能暂时先放一放了。

没想到第二天,韩岐也就知道了消息。

“你受伤了怎么不跟我说?”韩岐也看着她包得跟木乃伊似的手,眼里止不住的心疼,“我就这么不值得你信赖吗?”

“不是,我只是觉得没有必要麻烦你,何况这只是个小问题。”沈佳思说。

“那什么才算大问题,缺胳膊断腿?”

沈佳思被说得噎住了,没有开口。

“在你伤好之前,我会一直住在这里照顾你。”韩岐也说。

三天后,换药时间到了,韩岐也开着车带着沈佳思去了医院,换药的还是上次那个医生。他一边给沈佳思换药,一边说:“小姑娘啊,还是找个伴儿多好,有个人忙前忙后给你挂号交费,总比你一个人来医院强是不是?”

不知怎么的,沈佳思的眼泪突然就忍不住了,扑簌簌地开始往下掉,连她自己都被吓了一跳,赶紧低下头,用衣袖抹眼泪。

韩岐也揽住她的肩膀问她:“怎么了,是不是疼了?”

沈佳思点点头,却被给她包扎的医生拆了台:“你那天被高压锅炸伤了自己开着车过来哼都没哼一声,换个药能有多疼啊。”

沈佳思被说得不好意思了,狡辩道:“真的疼。”

医生笑眯眯地说:“就像小朋友一样,摔了一跤有大人在,边哭边打滚,没大人在的时候跟弹簧似的,一下就弹起来了。来,给你的绷带打个蝴蝶结,小朋友。”

沈佳思的脸红得跟煮熟的龙虾似的,医生伯伯,求求您给我留点面子吧。

韩岐也笑了笑没说话。

沈佳思伤好之后,韩岐也却一直没有提出要搬走的事情,到了最后,还是沈佳思主动提起的。

“我已经好了,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了,你也去忙自己的事情吧。”沈佳思这段时间拖累了韩岐也许多,她自己其实挺不好意思的。

“怎么,不需要我就要赶我走?”韩岐也说。

“我不是那个意思,你知道的我只是……”

“只是什么,怕麻烦我?”韩岐也说,“你真的希望我走吗?”

“我……”这个问题真的把沈佳思难住了,她真的希望韩岐也走吗?答案其实早就明明白白了,只是她自己不肯承认罢了。

韩岐也看着她犹疑的表情,伸手紧紧地将她圈在怀里:“佳思,我已经是大人了,从今天开始把我当成一个真正的男人那样全身心地依赖我、相信我,好吗?”

他不再叫她姐姐,而是像一个真正的男人一样,叫她“佳思”。

“你那样小,你能喜欢我多久,你的人生有那么多未知数,那么多可能性。”沈佳思垂着眸子,压下心中的激动,强迫自己理智地对待韩岐也的感情。

父母双向出轨,让她对爱情失去了信心,对婚姻更是视为坟墓,她甚至一度想要当个不婚族。

韩岐也用手捧住沈佳思的脸,迫使她抬起头来,他一字一句地说道:“我喜欢你,远比你以为的要久。”

我喜欢你,一直喜欢你,从年少到白头。

7

结婚的第三个年头,沈佳思和韩岐也生了一对可爱的龙凤胎。

将孩子哄睡着以后,沈佳思准备去书房看一会儿书。

书架上最角落里放着一本严歌苓的《陆犯焉识》,那是沈佳思上大学的时候最爱的一本小说,翻来覆去看了好多遍,还在网上写了许多评书。

没想到韩岐也也看严歌苓。

她抽出书,准备重温一遍,却在书的扉页处看到了自己的大头照。

留着长辫子,穿着一件白色衬衫,是她大学时候的照片。

突然,一片阴影将她罩住,韩岐也穿着浴袍站在她面前,冷不丁开口:“看什么呢?”

沈佳思将大头照夹在两指之间:“你怎么会有这个?”

“在你们大学的光荣榜上拍的。”韩岐也说。

“那都是好多年前的事了,难道你那时候就……”沈佳思有些惊讶,她忽然想到韩岐也很久之前对自己说过的那句话,我喜欢你,远比你以为的要久。

“别看了。”韩岐也抽走她手里的书,将她一把抱起放到桌上。

“干,干什么?”沈佳思双手撑在身后,仰着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韩岐也。

“干点不一样的。”韩岐也一边说着,一边抽着自己腰间的腰带。

“别在这里,去卧室吧。”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