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部“宫斗”、公开信频出,瑞幸咖啡之争谁是真正赢家?

2021-01-26 09:10:02 每日人物

郭谨一的内部信写道,要求罢免他的举报信是1月3日由陆正耀、钱治亚等组织并主持起草,部分当事员工不明真相,被挟裹签字。瑞幸的这一出“宫斗”,又再次成为被公众围观和讨论的大戏。

文 |吕蓓卡

编辑 |金匝

运营 |一凡

1

去年10月,大学生西卡去北京一家瑞幸门店应征兼职,时薪是19块,做满40个小时后,可以考取瑞幸的咖啡师认证,时薪能涨到27元。等考完咖啡师满3个月后,还可以再考值班主管证书,每天能赚得更多一点——在瑞幸门店,这是一条通用的晋升模式。西卡把这个过程分享在小红书上,评论里,还有很多学生党来向她求取攻略。

此时距离瑞幸被浑水做空后深陷危机才5个月,当资本世界将瑞幸和财务造假划上等号时,普通人眼中的瑞幸,似乎和这场腥风血雨的资本战争关联不大,咖啡仍在卖,门店仍在运转。

今年的1月6日,西卡正常到店上班,通过新闻得知瑞幸CEO收到一封联名信,由公司46个中高层一起签名,要求罢免他,并列举了三条理由:贪污腐败、党同伐异、能力低下。她才想起来,她的咖啡师和值班主管的认证证书上,左下角就是这位CEO的手写体签名:郭谨一。

从瑞幸最近披露的数字来看,郭谨一正在试图将这家岌岌可危的企业拉上正轨。在他接手瑞幸的半年里,瑞幸前后支付了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的6100万罚款,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1.8亿美元罚款,但仍然有六成门店实现盈利,第三季度的营收比去年这个时候多了三分之一。

3天后,这封联名信被全网公开。当天,郭谨一立刻发了一封内部信,第一句就写道:举报信是1月3日由陆正耀、钱治亚等组织并主持起草,部分当事员工不明真相,被挟裹签字。

瑞幸的“宫斗”,又再次成为被公众围观和讨论的大戏。

相比起可以直接代表瑞幸两个字的陆正耀,郭谨一的存在感要低很多,上一次被媒体频繁提起,还是去年7月份,因为瑞幸22亿的财务造假,陆正耀在瑞幸的所有股权被法院裁定清算,郭谨一接替他掌管瑞幸。

当时所有人都在好奇这个人是谁,最终的指向是,郭谨一是陆正耀在神州时期的助理,暗示他是陆的“自己人”。

▲ 郭谨一。图 / cfp

仅仅过了半年,“自己人”的说法就站不住脚了。根据新京报援引知情人士的说法,这封罢免信或许与陆正耀正在策划新的创业项目有关,他想把瑞幸的技术团队挖走,让瑞幸厦门总部的300多名员工将劳务关系转换到自己的新公司,郭谨一知道后飞到厦门阻止,才有了这封罢免信。

在罢免信上签字的46个人中,有7位是瑞幸的副总裁,其中至少有6个人都是从陆正耀的神州系过来的,目前仍有3个人现在还在神州系公司担任高管或法人。

排在罢免信第二位的李军,曾经在创业失败后到神州租车负责运营业务,是钱治亚的直接下属,加入瑞幸后,负责门店的拓展。在联名信上,所有瑞幸分公司的总经理、副总经理都参与其中,加起来一共有36个人,其中有不少都曾在或至今仍在神州系公司担任职位。

比如瑞幸上海公司总经理龙杰,曾经就是神州专车和神州优车的副总裁;瑞幸供应链中心采购寻源组总监靳军,则在去年证监会对神州优车、瑞幸咖啡的关联交易调查中,和陆正耀一起交了罚款。

郭谨一发布内部信后,李军和另一位瑞幸副总裁周斌各发了一条一模一样的朋友圈,说郭谨一没有自我反省,“反而甩锅给陆总和钱总”。实际上,两位言辞中的“陆总”陆正耀和“钱总”钱治亚,早已不在瑞幸担任任何职位。

▲ 周斌的公开信。(可上下滑动)图 / 手机截图

比起这些人的热闹,是瑞幸董事会成员的寂静。按照瑞幸董事会的罢免规定,陆正耀想要成功罢免郭谨一,需要获得超过一半的股东或者三分之二的董事投赞成票,但在这封联名信上,没有一位董事会成员签字。

即使罢免失败,对签字的这些人来说,或许也是一个正当的离职理由。如果陆正耀借此带走这些分公司的总副经理,对好不容易把瑞幸经营情况拉回来点的郭谨一来说,同样是一记重拳。

2

在过去,瑞幸的每一个重大时刻,陆正耀都是绝对的老板,一直表现着强势的一面,捍卫着自己绝对的话语权。

浑水做空之前,尽管在很多场合,代表瑞幸发言的是CEO钱治亚,但每一篇写钱治亚的文章,都会强调陆正耀才是瑞幸真正的主人。陆正耀和钱治亚一直被外界看作“师徒”关系,钱治亚2004年刚从武汉来北京时找不到工作,遇到陆正耀后,跟着他从干杂活做起,一路做到神州优车的COO。陆正耀一直被描述为钱治亚的贵人,除了“咖啡女王”的称呼,她最大的标签就是陆正耀的“门徒”。

钱治亚在各个场合发言时,喜欢讲自己如何创造了“瑞幸速度”,但这样的速度背后,一直被公认为也是陆正耀神州系做派的延伸。2020年初,钱治亚当选由新浪财经、人民日报、吴晓波频道联合出品的“2019十大年度经济人物”,就连这个奖,也是3年前陆正耀以神州优车CEO的身份得过的。

在年度经济人物的颁奖典礼上,钱治亚讲自己创办瑞幸的初心很简单,就是想着怎么做一杯喝得起,喝得到的好咖啡。而现实却是,就在她讲话前几天,刚刚通过股权质押,从瑞幸套现了大约7.33亿美元。这一番操作,也是陆正耀此前在神州系已经使用过的方法。

一个有趣的细节是,在瑞幸上市的敲钟典礼上,主持人介绍公司创始人时,钱治亚先上台,随后陆正耀跟着上台,但上台不过两秒钟,钱治亚就被“请”了下去,由陆正耀第一个讲话。后来钱治亚讲话时,陆正耀也一直站在她的身后,露出一个标准的微笑,足足保持了5分钟。

瑞幸因为浑水做空而自曝财务造假后,作为对外界的交代,以陆正耀为首的董事会,首先把钱治亚和首席运营官刘剑停职。

刘剑也是神州系的老人,大学毕业3年后就坐上了神州租车收益管理主管的位置。在瑞幸,他直接向钱治亚汇报。尽管停掉的是刘剑和钱治亚两人的职务,但公开的调查公告里,这位37岁的运营总监一个人承担了整个财务造假最核心的角色——和下属从事捏造交易等不当行为,涉及金额22亿。受此影响,瑞幸当晚股价暴跌75%,熔断6次,市值一夜蒸发352亿元。但这份公告中,并没有透露刘剑的直属上司钱治亚和陆正耀到底做了什么。

在钱治亚和刘剑离开董事会后,郭谨一接替代理CEO一职,副总裁曹文宝和吴刚成为董事会新成员。从公开信息来看,曹文宝和吴刚和陆正耀并不存在深度捆绑,曹文宝以前是麦当劳中国区副总裁,吴刚则一直在联航、东航和国航担任高管。但这些并不重要,对陆正耀来说,最关键的是,他依旧是瑞幸最大的股东,拥有最多的投票权。

▲ 2019年,瑞幸咖啡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陆正耀激动庆祝。图 / cfp

3

瑞幸董事会重组一个月后,话语权正在远离陆正耀。

在瑞幸内部针对财务造假事件的自查中,特别调查组组长Sean Shao,十分积极地推进调查。而对陆正耀来说,“过于真实”的调查结果,很可能会让他承担更重的法律责任。

去年6月份,陆正耀突然要求召开股东大会,解除一批人的董事身份,除了他本人,还包括大钲资本的黎辉、愉悦资本的刘二海、调查组组长Sean Shao。单从表面来看,这些人都是瑞幸自曝财务造假之前的董事会成员,要求解除属于情理之中。但这次与此前交好的黎辉、刘二海分道扬镳,也暴露了陆正耀对瑞幸的话语权没有那么绝对了。

陆正耀签发要求召开股东大会的公告后,瑞幸的董事会立刻签发了一份反对公告,反对陆正耀签署的解除董事身份的提议,紧接着继续发布了一份新的公告,说要在股东大会召开之前,先举行董事会会议,商讨罢免陆正耀董事长一职。

这份公告的原话是,“特别委员会的建议(指罢免陆正耀)是根据其正在进行的内部调查中确定的文件和其他证据,以及对陆正耀在内部调查中合作程度的评估提出的”。这相当于坐实了陆正耀参与瑞幸财务造假,并撇清董事会和他并不是站在一起的。

这时的董事会,单凭Sean Shao一个人,当然没有那么大的权力跟陆正耀对抗,和他对立的,是握有瑞幸相当一部分股权的投资人黎辉和刘二海。

黎辉、刘二海和陆正耀此前一直被看作资本市场的铁三角,从神州时期就一起参与资本游戏。在创办神州租车时,刘二海在联想控股,投给陆正耀12个亿,陆正耀为了拿到这笔钱,放弃了对神州租车的绝对控股权,让联想成为神州租车的第一大股东。利用这些融资,神州租车迅速扩张,两年后就决定赴美上市。

但这次上市并未成功,当时的资本市场,遇到了一场和今时今日相似的危机,多家中国上市公司被美国机构做空,陷入财务造假丑闻,中国公司普遍不被信任,神州租车的上市也受到了牵连。黎辉当时在华平资本,瞅准这个时机,向陆正耀投了两亿美元。

这两亿是有条件的,华平资本要求神州租车必须要在5年内完成上市,否则以每年8%的净回报率赎回这些股权。

2014年,神州租车成功上市,2015年,黎辉所在的华平资本一次套现近4亿美元,而刘二海所在的联想控股,则在几次的抛售中,套现了近20亿人民币,陆正耀也借此拿回了公司的绝对控制权。

▲ 神州租车。图 / cfp

这之后,黎辉和刘二海分别自立门户,成立了大钲资本和愉悦资本,在陆正耀刚创办瑞幸时就入场。刘二海甚至公开说过,做咖啡的想法是他和陆正耀一起在尼亚加拉大瀑布开会时想出来的。

陆正耀并没有让他们参与进天使轮融资,而是到A轮和B轮才让他们进入。瑞幸上市后,股价直接被推高至50多亿美元,而A轮融资时的估值只有10亿美元,B轮22亿美元。在后期的疯狂扩张中,瑞幸市值最高时达到129亿美元,让黎辉和刘二海的这两笔投资,翻了近十倍。

财务造假事件后,铁三角的利益遇到分歧。对于黎辉和刘二海来说,陆正耀会因为财务造假承担怎样的后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让调查顺利进行,维持住瑞幸这个品牌和价值。

但随后的股东大会上,他们并没有拧过陆正耀,而是让陆正耀成功罢免了Sean Shao在内的四位董事。在这次投票中,郭谨一还投了赞成票,可能这个时候,他还没有能力和陆正耀公开对立。

故事在短短4天内就迎来了新一轮反转。7月9日,英属维尔京群岛法院的判决下来,陆正耀在瑞幸的所有股份,包括家族基金全部遭到清算,他失去了对瑞幸的所有控制权。黎辉的大钲资本原本只是瑞幸的外部投资人,不参与公司经营,却借此成为瑞幸拥有最多投票权的股东。

在瑞幸的世界里,陆正耀以最无法抵抗的方式出局了。

4

没有了瑞幸的陆正耀,只剩下神州优车和神州租车。

在浑水做空报告发出之后,连带着神州优车的股价也下跌了超过30%,神州租车的首席财务官曹光宇在一次电话会议上说,瑞幸带来的直接影响是,“导致目前公司没有再融资的可能了”。

这句话或许还有另一层含义,暗示了陆正耀以后的融资,可能都会面临信任危机。

去年4月份时,陆正耀就想卖掉神州租车,前后和华平资本、北汽、上汽等都接触过,但最后都没能成功。在和华平资本的接触中,对方在展开调查的当月就终止了交易。一直到去年年底,陆正耀才终于把神州租车卖出去,卖了17.71亿港元,这和当年神州租车高点时超过400亿港元的估值相差巨大。

而陆正耀在神州优车的股份,也在去年6月份时被北京第一中级法院冻结。

这次要求罢免郭谨一的联名信曝光后,陆正耀的新动向也被曝出。他正在筹划一个叫共享空间的项目,按时间收费,可以充当自习室、会议室等。

一位从瑞幸离职跟随陆正耀的员工向外界透露了陆正耀的新规划,还是熟悉的味道:这将是与抖音媲美的是市值千亿美金的项目、目标是一年铺货20万台。带走自己的“门徒”们,恐怕是陆正耀最后一次从瑞幸拿走想要的东西。

1月18日,正在“去陆化”的瑞幸发布了新消息,称咖啡全面向加盟商开放了。从2017年瑞幸咖啡成立以来,它一直以直营模式为主,这次加盟开放,也意味着未来瑞幸的门店还会进一步扩张。

但在瑞幸工作的西卡并没有在意这些变化,她所工作的门店客流量并没有因为这些“宫斗”受到影响,她很满意这份工作,每天下班后,还可以免费喝一杯瑞幸的饮料,她最喜欢陨石拿铁和抹茶牛乳。这些瑞幸新品的名字,最近依然频繁出现在社交媒体上。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原标题:内部“宫斗”、公开信频出,瑞幸咖啡之争谁是真正赢家?)

(责任编辑:曹逸群_NB19194)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