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2500万给一员工,无息借8000万给三员工10年,这样的老板我也想要!

2021-01-25 20:55:09 IPO日报

深圳市乾德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乾德电子”)的实控人颇为“豪气”,既会财务资助某位员工2500万元,又曾借给另外3名员工十年无息借款7995万元。

如今,乾德电子将于1月28日创业板IPO上会。

01

左中括号

曾用代持省了400多万

左中括号

据了解,乾德电子从事精密连接器的研发、设计、生产及销售,其中最主要的产品包含通讯终端产品的BTB连接器、卡类连接器及I/O连接器。

2017年-2019年以及2020年上半年(下称“报告期”),乾德电子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0.23亿元、11.94亿元、12.55亿元、5.98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513.36万元、5372.87万元、1.64亿元、1.01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乾德电子报告期内虽然业绩增长较快,但其中电声产品的成绩每况日下。公司电声产品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53亿元、1.41亿元、3595.64万元及535.36万元,毛利率分别为11.52%、8.81%、-5.29%及-5.38%。

截至2020年6月30日,乾德电子电声产品的相关生产设备账面净值为2705.03万元。若未来公司电声业务的发展及现金流量未达预期,电声产品相关生产设备存在减值风险。

从股权结构来看,乾德电子的实控人为一家三口,分别是父亲王涧鸣、妻子马广敏、以及两人之子王佳文。目前,这一家三口合计持有乾德电子89.97%的股份。

成立于2001年9月的乾德电子在设立之初为贸易公司,后分别于2005年5月、2008年5月投资深圳君泽及启东乾朔作为生产研发基地。

资料显示,启东乾朔系励洋集团有限公司于2005年5月出资设立的外商独资企业。成立数年后,励洋集团有限公司将所持启东乾朔的全部股权进行转让。

在受让启东乾朔的股权时,王涧鸣用了个“技巧”。即除了乾德电子受让一部分股份外,他还用中国台湾籍人员苏敬舜的名义受让了剩余股份,使得启东乾朔的企业性质由外商独资企业变更为中外合资企业。

需要指出的是,启东乾朔于2009年至2012年基于外商投资企业身份享受“两免三减半”的税收优惠,合计减免所得税额为416.73万元。

直到2015年6月,苏敬舜将所持启东乾朔全部股权转让给乾德电子,启东乾朔的企业性质才变为内资企业。同时,启东乾朔也变成乾德电子的全资子公司。

由于启东乾朔作为外商投资企业实际经营时间未超过10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商投资企业和外国企业所得税法》第八条的规定:“外商投资企业实际经营期不满10年的,应当补缴已免征、减征的企业所得税税款”。所以启东乾朔于2015年7月向启东市国税局补缴了其作为外商投资企业存续期间已免征、减征的企业所得税税款。

0 2

左中括号

“送”一年利润,借钱近亿

左中括号

在启东乾朔“恢复真身”的2015年6月,乾德电子还发生了一件事。

当月,乾德电子注册资本由1.6亿元增至2亿元,其中新股东富连康达(员工持股平台)出资1亿元,马广飞和王佳文各出资5000万元。

事实上,大多数上述资金还是来源于实控人王涧鸣。

乾德电子副总经理汪海领通过出资富连康达参与了上述增资,其出资款2500万元来源于王涧鸣的财务资助

那么何为财务资助?对于财务资助的具体含义是否等于赠送,乾德电子在上会稿中并没有解释。

投行专业人士赵笏阳对IPO日报表示,财务资助包括赠送、借款、委托贷款,承担费用等,其中赠送为极少数。

“从目前的资料来看,上会稿提及的财务资助应该就是指赠送。”某接近证监会的人士对IPO日报如是表示。一位知名会计师事务所合伙人也向IPO日报表示了类似的看法。

需要指出的是,这笔钱并不是小数目。乾德电子2017年的归母净利润也才2513.36万元。另外,汪海领2019年年薪仅为43.5万元,这笔财务资助款项是其年薪的57.47倍。

关于财务资助的原因,乾德电子在上会稿中表示,这主要因为汪海领是公司多年的员工,为公司的经营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

因为同样的理由,王涧鸣也“资助”了王涧鸣的妻弟马广飞、员工潘昊和毛海燕身上,后两者是富连康达的股东。但是,上会稿显示,这三人与汪海领的情况有所不同,三人与王涧鸣签订的是借款合同,且有明确的还款期限,实质并非财务资助。

不过,这笔借款也足够“香”,其为总期限10年的无息借款,合计金额高达7995万元。此次创业板IPO,乾德电子拟募资金5.69亿元,发行不超过4500万股(占发行后的11.11%)。IPO日报初步计算,乾德电子达到募资目标时,借款的三人卖出所持股份将获利2.84亿元。

这意味着,三人相当于加100%杠杆进行了投资,获利不可谓不丰富。

十年无息借款摘要,数据来源:上会稿

而对豪气十足的实控人王涧鸣来说,沉没的成本并不是2500万,也不是10495万元,而是高达数亿元。

如果王涧鸣没有把钱借给这三人,而是在当时投资了贵州茅台的股票,截至2021年1月25日,贵州茅台收盘价为2175元/股,相较2015年6月初218.35元/股的开盘价增长了896.11%。以7995万元的本金计算,王涧鸣将赚7.16亿元。如果王涧鸣去购买美股特斯拉的股票,王涧鸣将赚13.41亿元,财富再增近一倍。

即使王涧鸣只是把巨款存进了银行,以工商银行官网显示的5年期整存整取的年利率2.75%来计算,7995万元存银行定期每年利息也有219.86万元,至今5年多,利息也高达1000多万元,十年无息借款少赚利息至少2000万元。

再加上如果还赠送员工约等于一年净利润的钱,这样的实控人,我也想要。

贵州茅台和特斯拉股价摘要,数据来源:东方财富

关于上述财务资助是否就是赠送,以及慷慨解囊的背后,实控人是否与相关人士有过利益分配等约定,IPO日报向乾德电子发去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END

记者 邹煦晨

版式 王莹

编辑 王莹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