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视频第一股”来了!亏损在扩大活跃度下降,快手,能狂奔多远?

2021-01-25 20:01:26 金融投资报

1月24日,快手科技对招股书进行了更新,并通过港交所启动路演,计划26日至29日公开招股。

如果上市成功,快手可能再次创下新纪录。只不过,一路狂奔上市的同时,快手为自己未来买下的隐患同样不少,甚至在最新招股书中已出现端倪:不仅平均月活跃用户两个月下滑超三成,经营亏损也在进一步扩大,且短期不打算扭亏……

1

快手上市在即

亏损扩大用户活跃下降

资料显示,快手科技于2020年11月5日在香港联交所递交了第一版招股书。

2021年1月15日,快手发布了第二版上市招股书。1月24日,快手对招股书进行了更新。

据报道,此次快手科技将以每股105港元至115港元的价格发行3.65亿股票,并定于2月5日上市。如果上市成功,计划募资约54亿美元的快手,将成为自Uber后世界上最大的互联网IPO。

如此大手笔,引起的反响自然也不小。

在快手拟招股消息传出后,公司的联席保荐人之一,港股华兴资本(01911.HK)的股价也应声暴涨,截至25日收盘,报收20.6港元/股,涨幅达21.32%,创2019年4月以来新高,可见外界对这家短视频头部企业IPO的关注程度。

华兴资本应声暴涨

然而,快手本身的状况似乎却不那么好。

最新招股书显示,公司的营收正在持续增加,截至2020年11月30日止十一个月,快手的总收入为525亿元。可与此同时,公司经营亏损的金额也扩大到了11月的94亿元。

不仅如此,公司还表示,未来将在销售及营销开支以及生态系统上持续增加投入,预计2020年亏损净额较上年会有所增加,无法保证在不久的将来会盈利。

换言之,就是快手铁了心的继续“烧钱”,不仅眼下“增收不增利”,到未来一段时间也不打算实现盈利。

如果说亏损扩大的原因还可能是大笔撒钱扩张导致,那快手的活跃用户数出现下降情形,则可能更加说明问题。

据公司招股书,从2020年9月底到11月底,快手日活从3.05亿下降到了2.64亿,月活则从7.69亿下降到了4.81亿,降幅明显,其中月活短短两月就已下滑超三成。

在部分分析看来,快手数据纷纷下滑或许与近段时间状况不断有关。

2

曾经的功臣成“后腿”

快手狂奔还能跑多远?

快手招股书此次也对风险方面进行了提示,表示近期监管层面对短视频、直播、电商业务的收紧,可能会对公司业务经营及财务业绩产生重大负面影响。

而这与此前的快手“一哥”辛巴脱不开关系。此前有数据显示,在辛巴出事前的2019年,其直播带货总GMV(成交总额)达133亿,而快手在2019年全年GMV596亿,前者达后者总额近四分之一。

但到了2020年11月,由于辛巴直播带货出售“假燕窝”,在社会上引起了很大反响,不仅损伤了平台声誉,也暴露出快手平台对主播带货产品的质量把控乏力

争议之下,诸多部门接连加强监管,甚至连带影响了整个直播带货行业生态

然而,辛巴出事后,快手却一直在努力表现出“不在乎”的状态。1月14日,公司管理层参与港交所聆讯时透露,辛巴直播销售额占快手电商销售额约10%,“即使剔除辛巴的销售部分,快手电商2020年12月的整体销售额仍在增长”。

值得关注的是,此前还有消息显示,对于辛巴团队的一系列“劣习”,快手一方更多是倾向了容忍,很难看出对外宣称的“硬气”。(详情:快手上市在即,隐忍辛巴团队“劣习”,一代网红距离凉凉还有多远?)

更严重的则是快手对包含辛巴在内的平台上“主播家族”的依赖。

按照外界普遍的分法,快手的头部流量基本被“六大家族”长期霸占,分别是辛巴的818家族、散打哥的散打家族、方丈的丈门家族、张二嫂的嫂家军、二驴的驴家班,以及牌牌琦的716家族等。

有分析指出,这些家族长期占据头部,意味着其他主播的发展长期被抑制,小主播想获得足够流量几乎只能成为家族成员,表面上是家族里的“徒弟”,实际却更像签约“艺人”,一旦违约,需要赔付天价违约金……反馈到平台本身,就是长期难有新的大流量主播出现,“吃老本”总有吃空的一天。

冲刺上市阶段,快手也似乎屡屡尝试“断臂”,削弱平台里的“家族”个,包括抛弃此前快手去中心化的经营理念,不再“让平台自然成长”,引入“直播公会”入驻,尝试构建新的主播生态……

只是,抛弃了此前诸多特色的快手,在用户活跃度下降,亏损进一步扩大的情况下能走多远,依然存在疑问。

事实上,眼下的快手平台在冲刺上市的狂奔过程中,或许本身就埋下了更多不稳定因素。

今年元旦前后,快手曾一度因为在公司内部#开启全员大小周#,而成为热搜话题,期间还有消息称已有“70%的人在大小周”,期间社交平台上员工抱怨不少,网络上更是被网友们吐槽“该来的福报总会来的 ”……

“天时”方面,快手的日活月活已经开始出现下降;“地利”方面,辛巴出事后的监管也在持续加强;“人和”方面,此前帮助平台开疆扩土的辛巴等主播家族等,也成了公司进一步发展的阻碍……诸多麻烦缠身,且看狂奔上市的快手接下来要如何应对。

相关新闻:

十年跋涉,血亏上市,快手实在等不及了

快手上市,正在进入倒计时。

据香港信报报道,快手将于1月26日公开招股,每股价格在105港元至115港元之间,共发售3.652亿股,其中97.5% 国际配售,公开发售占比仅为2.5%——由此,快手的集资额达到383.47亿港元至420亿港元之间。

如果算上15% 的超额配售权,则快手集资额最高可以达到483亿港元。

而快手正式挂牌上市的时间,则是2021年2月5日——不出意外的话,快手将在这一天成为中国短视频第一股。

快手招股书更新:月活下降,亏损扩大

快手在2020年11月15日向港交所提交了招股书,目前已经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

雷锋网注意到,1月24日,快手对招股书进行了更新,其中增加了近期发展的相关信息,包括截至2020年11月30日的数据。

先看一组对比:

  • 截至2020年9月30日的9个月,快手的平均日活用户为2.624亿人,平均月活用户为4.829亿人。

  • 截至2020年11月30日的11个月,快手的平均日活用户为2.638亿人,平均月活用户为4.814亿人。

此处可以看到,从2020年9月底到11月底,快手的平均月活量发生了大约150万人的下降。

同时,根据快手公布的截至2020年11月30日的经营收据:

  • 其每位日活跃用户平均使用时长从2019年同期的74.2分钟,增加到86.7分钟;

  • 其直播平均月付费用户从2019年同期的4800万人,增加到5810人;

  • 其每月直播付费用户平均收入从2019年同期的53.4元,减少到47.6元;

  • 其每名日活跃用户平台线上营销服务收入从2019年同期的36.5元,增加到71.4元。

  • 其电商交易总额从2019年同期的423.485亿元,增加到3326.822亿元。

再看营收数据:

  • 截至2020年9月30日的9个月,快手的营收为466.77亿元人民币,毛利为153.11亿人民币,经营亏损为89.42亿元人民币;

  • 截至2020年11月30日的11个月,快手的总收入为525亿元人民币,毛利为209亿元人民币,经营亏损为94亿元人民币。

从这个数据来看,在2020年10月和11月,快手的亏损是继续扩大的——不过从幅度上来看,快手的亏损速度呈缩小之势。

值得一提的是,在更新的招股书中,快手表示,该公司在2021年1月15日以人民币28亿元的价格从北京首农信息产业投资有限公司中购买了建筑面积约为11.42万平方米的物业——以及租赁了11.95万平方米的物业和停车位,每月租金为2280万元。

这些物业都将用作快手的办公室,而快手也打算用内部资金来支付。

快手 "现金牛" 业务,正面临监管风险

快手的自我定位是全球两个专注于短视频和直播内容形式的大型视频社交平台之一。在招股书中,根据艾瑞咨询提供的数据,快手又多了两个标签:

  • 一个是世界第二大短视频平台——截至2020年9月30日的九个月,平均日活跃用户为2.759亿人,而世界最大的短视频平台(抖音)的平均日活跃用户为4.262亿人;

  • 一个是世界第二大直播电商平台——截至2020年9月30日的九个月,其直播电商商品交易总额为人民币2040亿元,第一名为是一家上市公司的附属公司(淘宝直播),其交易总额为人民币2500亿元至3000亿元。

  • 但是,对于快手来说,其变现方式,主要是来自于直播。雷锋网获悉,快手于2016年推出直播业务,并且于2016年开始变现;此后多年,直播业务成为快手的主要收入来源。

    数据显示,快手在2017年、2018年和2019年全年的直播收入占比分别为95.3%,91.7% 和80.4%;而在2019年和2020年的前九个月中,直播收入占比分别为84.1% 和62.2%——可见直播收入对于快手营收的高度重要性。

    快手的另一个变现方式,是广告——数据显示,快手在2017年、2018年和2019年的全年广告收入占比分别是4.7%,8.2% 和19%;而在2019年和2020年的前九个月中,广告收入占比分别是15.6% 和32.8%。

    另外,快手的其他营收来源包括电商、网络游戏和其他增值服务。

    值得一提的是,在2020年前九个月,快手其他收入的营收占比为5%,将近23.34亿元,这其中包括电商直播的营收——需要注意,同期,快手电商直播业务的交易额为2041亿元,但快手从中获利的比率不到1.2%。

    所以说,目前来看,快手变现,电商靠不住,还得靠直播。

    然而,在2020年11月12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发出了《关于加强网络秀场直播和电商直播管理的通知》,标明了相关直播业务的登记规定、打赏限额、未成年人限制、人员审核、内容标签等诸多规定。

    对此,快手在更新后的招股书中承认,用户虚拟打赏消费限额最终可能对其直播业务收入和经营业绩造成负面影响。

    快手十年,终于上市

    快手诞生于2011初,到如今已经十年。

    这十年时间,也差不多移动互联网从生根发芽到蓬勃发展再到收割果实的十年;而快手选择的这个短视频领域,无疑是当下最火的赛道之一,同时在可见的未来,也将是数字消费的主流内容形态之一。

    值得关注的是,通过这次上市,快手的集资额最高可达超过480亿港元,比去年新股的资金王京东集团的集资额345.6亿港元更高。

    而通过这次集资,快手的上市估值将在556亿至609亿美元(大约4337亿至4750亿港元),如果算上 “绿鞋”,则估值最多可增至617亿美元(大约4813亿港元)。

    对于快手上市,市场有不同的声音。

    东北证券研报认为,2020年来短视频行业已经进入沉淀期,短视频平台规模优势凸显,行业竞争格局已初步落定;商业变现打开局面,以直播打赏、广告营销、电商等为代表的变现路径已成功验证,2025年对应近7万亿变现市场规模有待持续挖掘。

    由此,东北证券研报表示:快手逐步打通广告、电商、教育和游戏等维度的商业化路径,公司商业变现端打造第二成长曲线正当时,具备长期投资价值。

    而国金证券的研报则认为,预计2021年快手将完成业绩由 “直播驱动” 向 “广告驱动” 的转变,广告业务收入占比的提升将释放更多利润,推动业绩加速。

    在这样乐观的市场预期之下,即使是严重亏损,也无法阻挡快手走向资本市场的步伐。

    不过,快手上市,也伴随着一些质疑的声音。

    此前,东方证券表示,抖音和快手正逐渐向对方靠近,背后的重要原因是二者的用户数量和时长增长已过红利期,产品、算法、价值立场的接近也会让两个产品的达人、用户重合度越来越高,双方也会面临更加激烈、近场的竞争。

    同时,也有行业人士认为,无论是直播还是电商,都在迎来强监管时代——这将是影响快手商业化变现的重大因素。

    无论如何,在移动互联网已经跑了十年的快手,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眼下在资本的驱动下,它有足够的动力快速走向资本市场,然后讲一个在万亿赛道纵横驰骋的故事——跑马,圈钱。

    但最终,路遥,才能知马力。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原标题:“短视频第一股”来了!亏损在扩大活跃度下降,快手,能狂奔多远?)

    (责任编辑:曹逸群_NB19194)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