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穿越到汉朝的“傻白甜”

2021-01-25 15:00:02 汉周读书

文/林岩

上古时期的尧帝伊放勋经过三年的考察,将国君之位传给了姚重华,即舜帝,从此开始了禅位制。

舜帝后来传位给治水有功的姒文命,即禹帝,禹帝临死前又推举皋陶,但皋陶死在了禹帝之前,于是又把伯益选为继承人。

禹帝去世后,大臣们废弃了“禅让制”,改为“世袭制”,拥立禹帝之子启继承了王位,建立了夏朝。

自此,华夏长达数千的历史过程中,一直沿用“世袭制”,其中朝代更迭出现的所谓“禅让”,不过是篡权者欺骗世人的把戏。

汉朝时期,出现一个绝世的奇葩人物,此人叫眭弘,他竟然劝谏汉昭帝禅位给有德行的人,这堪称是作死的节奏。

《汉书》记载:“眭弘字孟,鲁国蕃人也。少时好侠,斗鸡走马,长乃变节,从嬴公受《春秋》。以明经为议郎,至符节令……”

汉昭帝刘弗陵在位时期,藩属诸侯国鲁国有个叫眭弘的人,字孟,生年不详,少年时期崇尚侠义,整天骑马斗鸡,渐渐长大才有所收敛。

开始师从嬴公,学习《春秋》,通过明经考试,被选为议郎,后官至符节令,掌管玉玺。

汉昭帝元凤三年(公元前78年)正月,山东境内出现了一桩怪事儿,泰山、莱芜山南方聚集着数千人,喧嚣吵嚷之声不绝于耳。

原来,众人发现了有一块大石头自己“站立”起来,高约一丈五尺,四十八人才能合围,地下深度达八尺,底部竟然还有像“足”的三块小石头。

大石头的后面聚集着数以千计的白乌鸦,与此同时,其他地方也传来怪异之事,昌邑(今属山东潍坊昌邑市)某祠庙门前,躺卧在地上的木头竟然死而复生,冒出了新芽。

位于京城长安附近的上林苑有一棵大柳树,原本倒卧在地,已然枯死,就在上述奇闻出现的同时,这棵树竟“自立”复活,有虫子啃食柳叶,残存的树叶隐约可见四个字——“公孙病已立”。

自命不凡的眭弘得知这些事,开始在《春秋》一书中寻找答案,据他推演认为:石头、柳树都属于阴类,象征着天下的子民;泰山号“岱宗之岳”,预示着天下之主要更换异姓之人。

如今这大石头自己站立,僵死的枯木复活,并非人力可以达到,意味着有草民将取代汉朝皇帝,成为新一代的天子。

祠庙的柳树重生,预示着从前被废黜的公孙氏家族将要出现复兴的人物。

眭弘并没有推算出这个“公孙氏”究竟是谁,却对同僚侃侃而谈:“俺先师董仲舒说过,即便是有恪守文德的明君,也不妨碍圣人接受天命,替天行道。

汉家君主是尧帝的后裔,有传国之运。为今之计,汉帝应当差遣使者,寻找这位圣贤,并禅位给他,然后自己仿照商朝、周朝君主的后人那样,自封百里之地,以此顺应天命!”

眭弘不仅仅是说说而已,他充分发扬了傻白甜的精神,以为汉昭帝会听他的话,进行禅让,于是写了奏章,请好友内官长转呈皇帝,当时,汉昭帝还是个十几岁的小孩子,朝政由权臣、大将军霍光把持。

霍光看过这份奏章,勃然大怒,于是把奏章转交负责司法的廷尉。

廷尉上奏皇帝,说眭弘和内官长两人妖言惑众,属于大逆不道。

不久,在霍光的直接干预之下,汉宣帝批复,将此二人斩首示众。

元平元年(前74年),年仅二十一岁的汉宣帝病逝,没有留下皇子,朝廷迎立汉武帝第五子刘髆[bó]的儿子——昌邑王刘贺为皇帝。

喜欢我行我素的刘贺当了二十七天皇帝,被霍光废黜,改立汉武帝曾孙,戾太子刘据之孙,史皇孙刘进的儿子——刘病己为皇帝,更名“询”,史称汉宣帝。

汉宣帝刘询应了“公孙病已立”那句谶语,可怜眭弘学艺不精,没有精准预测出来,结果被杀,还搭上了朋友的性命。

汉宣帝为了安慰眭弘的后人,于是就征召眭弘独子为郎官。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