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农村,能有多豪华?

2021-01-25 08:27:18 唐戈

上周周末,在一众纯文字的热搜里,有一条附带哭笑不得表情的热搜。

那么独特,又蕴藏深意:“浙江的农村能有多豪华”

实际上提起农村,一般人眼里往往是:

“缝缝补补又三年”

“土坯房里没厕所,乡野深处没马路”

甚至“上海女孩随江西农村男友回家过年,吃完第一顿饭后要分手”,这样的谣言也能掀起舆论波澜。

这被多少专家学者形容为——“隔壁的中国”,和城市化、大都市化格格不入。

但其实关于农村,我们的认识太不及时了。

浙江农村房屋的豪华,足以带人进入超乎想象的乡村振兴中。

一宅,一树,一平湖秋月,一村的车水马龙,皆令人惊愕、赞叹、羡慕。

就像不少网友看到那条热搜时迸发的感叹一样:

“什么,你们管这叫农村?”

01.

豪迈

在手足宽裕的情况下,农民们就喜欢把自己的房屋打扮得干净整洁漂亮。

在鲁迅先生的故乡绍兴,乡下的房屋有了当年迅哥儿去日本闯荡时见过的屋宅的模样。

在数学家苏步青的故乡温州平阳,乡下房屋有着“数不清”的典雅外墙和双层中空玻璃窗。

当小二层装不下他们的小康时,三四层楼将能提升他们的获得感。

甚至,直到某种六层楼的高屋建瓴去雕饰所需的金碧辉煌。

你说这叫审美的土味,我愿意称之为朴素的财富显现。

比如,门口怎么都得停两辆车吧。

“周围的村民小伙伴不是开德国BBA就是美国特斯拉,你要是开一日本车呀,你都不好意思跟人家打招呼。”

玩笑归玩笑,说起朴素,那是因为他们会用最凡尔赛文学的语言直言不讳地说:

“自己盖的房子不都这样吗?”

见者流泪,闻者嫉妒。

确实,多年来经过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乡村振兴等过程,这里不断地诞生着“全国文明村”、“小康示范村”。

公路不断铺展和高铁加快建设,帮助这里承接着上海、苏州、南京、杭州等城里人最现实的世外桃源之梦。

作为“全国文明村”的桐乡市东浜头村,早在1994年就规划建设村民别墅区。

如今城市社区里随处可见的太空漫步机、单杠、双杠等健身设施,二三十年前就在这里一应俱全。

很多很多年前,漫画家丰子恺在当地游玩,正是这样的水乡情节给了他充分的艺术灵感。

许多许多年后,他肯定想不到自己文字里的“你若爱,生活哪里都可爱”可以在现实的农村实现。

这类杭嘉湖平原的联排别墅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多地释放农民小富即安的审美情怀。

湖州市新市镇的蔡界村把花海请进了村子中。

小洋房门前的“庭院深深深几许”不过如此。

禹越镇三林村则把别墅群与AAA级景区结合起来,

看群鸟飞逐,走木桥和绿道,赏花赏月,引得更多的城里人专门来吃喝玩乐,跳广场舞。

三四层楼的别墅沿街布置,整齐划一,实用之外还在不断拓展美学属性。

于是,一个一个都成了不像乡村的现代化城镇。

但大伙儿都始终保持谦虚,并凡尔赛文学式地说:

“这是五六年前建的。”

“这是十几年前的,这是自家设计的。”

他们确实都挺含蓄的了,因为那些文明示范村,早在20年前就造好了。

02.

霸气

浙北的江南水乡结合着水的特点,建造他们的屋宅和前院后院。

但浙江还有更多的群山,有更多的山居,它们同样不甘人后。

杭州天目山附近的村居是这样的:

无论是两层,还是三层,房子立在山清水秀的环境中,并不突兀。

几乎每个房间都安装了空调,几乎每一家的外墙瓷砖都不一样。

邻居之间每天都会串门,时间在这里似乎可以走得很慢很慢。

浙江南部的温州的风格则不一样,同样是被群山环绕,但他们更讲究——

霸气。

你说他们是在造房子,其实他们在创作宫殿。

所谓宫殿,就是楼有多高就建多高,台阶有多少层就造多少层。

谁家高,谁家有排面。

花有多漂亮,就在家里种多漂亮的花,打造多漂亮的花园。

“这样的房子肯定很贵吧?”

什么,贵?

不要跟温州人提钱,俗!!!

“这样的房子住得很舒服吧?”

什么,农村的房子是用来住的?

老哥啊,对于很多人来说,在外打拼本就忙碌和辛苦,常常也就过年的时候回去住下。

其实不只是温州人,浙江很多地方的人都在外做生意,甚至在国外闯荡。

他们赚够了钱,就回家把房子造得有多奢华就多奢华。

其实也是一种“衣锦还乡”的荣耀心理,毕竟再好的里子,也要面子来表现。

衢州地区,相对有待发展,但农村的房屋也在向着宫殿化发展。

各种大门已经走轻奢和自动化的路线了。

试问,谁不想在这样的宅院里捧着江山猕猴桃,吃着开化清水鱼。

浙江丽水,也有更多的房屋结合山林的地势,去表现自己的豪华品位。

也有更多通透的玻璃窗来表现房屋主人的博大胸襟和好客之道。

试问,谁不想在这样的宅院里吃着缙云烧饼,赏玩龙泉青瓷。

在一阵又一阵的宫殿化后,你势必分不清这是博物馆,还是大会堂。

其实不怕分不清,就怕你对浙江农村的想象力依然不够。

03.

升级版

既然说了浙江农村的许多房屋是好多年前的,那么现在与时俱进的“豪”体现在哪里呢?

答案是——电梯。

由于造得越来越高,或者家里老人在的原因,打造一部电梯绝对是一举多得的好办法。

透明的玻璃能起到观光的效果。

常言道高处不胜寒,但实际上既然到得了高处,那必须来一部电梯找找“一览众山小”的感觉。

在欲与天公试比高的念头下,嘉兴洪合镇良山村的当地富豪建造了美式别墅,里面有土豪金围栏、观光电梯、带泳池的庭院……

观光电梯花了近30万,造房子花了两三百万。

房子造好后,有人妒忌,有人夸耀。

即使如此,在土豪金围栏所围拢的空地里,富豪依旧选择了中国人最原汁原味的活动——

种菜。

毕竟,李白有诗云:

“钟鼓馔玉不足贵,千金难买我种菜。”

菜园不远处,东侧邻居的房屋也是四层的洋房,同样造价不菲。

不过富豪很谦虚,因为他知道虽然在村里算好的,但放在城里,这些钱半间别墅都买不起。

现实如此,但也不能停止让更多人在农村造梦。

比如加个游泳池。

虽说面积可能不大,但重在自娱自乐。

当电梯配上游泳池,那才是悠然见南山的“悠然”。

一个是电梯带来的生活的高度品质,一个是泳池赋予的深度内涵。

很多人看到的是物质的豪华,却往往忽视了这样的好处——

腿脚不便的老人上下楼行动更方便了,年幼的孩子体验更多的游泳知识……

这是三代同堂的幸福所在,也是物质基础的意义所在。

04.

历史厚重感

还有一种豪华是历史的豪华。

东梓关村位于富春江水运交通要道。

很多年来,江边小镇一如既往的恬静、悠闲、安然、自足,村里有80幢明末清初的历史建筑。

郁达夫曾以此地为名,写作了小说《东梓关》。

为了满足村民重建新宅的希望,东梓关村统一在村南代建了46户安置房,由此诞生了美丽的建筑群。

白屋连绵成片,黛瓦参差错落。

曾经是寻常巷陌,如今依然可以院子里洗衣服,用土灶做饭。

这样的精致恰如其分地体现着文化与经济双重的豪华。

不远处的文村亦是如此。

中国第一位获得“建筑界最高奖项”的建筑师王澍,在这里大玩极简艺术。

她没有外表的奢靡与豪华,有的只是历史的一砖一瓦,与现代艺术的一点一滴。

更重要的是,她是当地居民们意见的综合——“村民一旦有意见,我们就得改。”

最后,一个屋檐、一堵墙、一个石栏杆的高度都是经年累月的生活习惯的智慧结晶。

就像王澍说的:

未来的乡村,其实是一种“隐形城市化”的状态,有生态的环境,有传统的历史,有现代化的生活。

你还别说,这样传统而有创意的房子在浙江挺多。

05.

如梦如幻

华丽的精致住宅在浙江的沿海亦是一笔一笔的风景线。

舟山,拥有许许多多的海岛,是中国第一个以群岛建制的地级市。

舟山有一个叫定海南洞艺谷的地方,在不建造高大上的建筑下,极力打造房屋的梦幻性。

每家每户、房前屋后都画满了壁画,越往深处,越像是走进了画境。

一幅幅色彩斑斓,充满生活气息的渔民画,展示的恰恰是舟山本地风情。

这样的故土的悠久温暖,就像这里走出的名人——作家三毛在《橄榄树》里写的:

“为了天空飞翔的小鸟,为了山间清流的小溪。”

还有,还有……

还有台州温岭的七彩小岛,一排排房屋被涂成了各种颜色。

这个五彩斑斓的调色盘,叫小箬村。

自带马卡龙色,自带少女心,最不被遗忘时光里,总不知道是谁在敲打我的窗。


所以江湖人称“东方好旺角”

有人说国外有什么,中国的农村建筑师就能给你打造出一模一样的,这个情况在浙江最明显。

我说不清中国哪个城市最魔幻,最赛博朋克,但我知道最梦幻的童话省份绝对就是浙江。

舟山的边礁岙村,宛如颜色渐变的油彩画,透露着蒙德里安作品般的童趣。

宁波的薛上岙村,则带着轻轻的朦朦的少女感,让琼瑶阿姨在这里也能写出《一帘幽梦》。

即使是金华罗源村这样的深山处,也能给你造一个爱丽丝梦游的仙境。

斑斑驳驳的墙面,生活旋转的年轮,都像向日葵般耀眼夺目。

在这样的“门前”,“我们站着,不说话,就十分美好。”

美好是因为如同亲临画中之景一般,分分钟便能把心头郁气赶跑。

更甚者,如不远处的东阳的花园村,直接在村口放一个甩走郁气的摩天轮,直接把魔幻现实主义美学推向极致。

魔幻之魔幻在于,她的花园游乐园有水世界和大型游乐场两部分。

水世界包括海浪池、18米宽大喇叭、水寨、雪橇炮筒、彩虹滑梯、水疗池、儿童戏水池、游泳池、仿真沙滩、阳光茶吧等水上游乐设施。 大型游乐场包括太空穿梭机、88米高摩天轮、旋转迪士高、双层豪华转马等大型陆上游乐设施。

现实之现实在于,在“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基础上,她的房屋依然井然有序。

富在深山有人知的情况,不过如此。

有人说活在童话里,则承受不了生活的现实;

其实有了童话般的住处,才更能给生活增添现实的美好。

06.

条条大路通

看了这么多浙江的“豪华装修”,你有没有注意到一点?

把房子烘托出来的一点,不是山色秋水,不是屋外的德国BBA车,最关键的是——

公路、马路、道路之路。

有了干净漂亮整洁的道路,房屋的美感才能以点带面地表现出来。

道理说了三四十年——想要富先修路

哪里的路不漂亮,就给你修到漂亮为止。

桐庐阳山畈村在春天里迎接着油菜花、梅花……

哪里有断头路,就给你补上;

哪里没有路,就给你创造路。

不好意思,藤原拓海,在遂昌郑岗岭、台州五指山这样的20+发卡U型弯道,你肯定追不上老司机的五菱宏光。

总之就是修路,修路,修路……开山,开山,开山,造路……

公路铁路双管齐下,反正一言不合地修路,修到你我的家门口。

毕竟,千里马常有,而好路不常有。

好路不仅仅要车开,还要人来行。

运动休闲绿道等的建设意味着人们开始更加注重生活品质。

从2012年至2018年,浙江累计建成各类绿道超过5500公里,以这样的建设速度来看,去年底,浙江的绿道总长应该已经超过了海岸线总长(6486.24公里,居全国首位)。

所以,在外搞基建,肯定要算中国人最霸气;

在内搞基建,浙江人则敢为人先。

这也只是浙江越来越注重乡村的基础设施的一方面。

还有比如持续了近二十年的“千村示范、万村整治”工程,让“水清、路平、灯明、村美、厕所舒服”——请原谅我这么简白地概括。

让挖矿和做水泥为主业的湖州安吉,一改灰尘满天,走上了高山流水的绿色旅游之路。

让景宁畲族自治县的旅游总收入从2010年的7.3亿元,攀升到2019年的79.3亿元。

由于“千村示范、万村整治”工程持续深入、影响深远,2018年的时候被授予联合国“地球卫士奖” 。

当时,联合国副秘书长兼环境规划署执行主任索尔海姆说:

“我在浙江浦江和安吉看到的,就是未来中国的模样,甚至是未来世界的模样”。

也许他言重了,也许确实如此。

不过总的来说,浙江“千万工程”,是“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在基层农村的成功实践。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其实也不复杂,说的是浙江乃至全国的任何农村都可以真正“靠天吃饭”,

真正因地制宜,而不是有什么火热就一股脑儿地去照搬照抄什么。

07.

经济基础

再进一步讲,浙江农村的豪华,基础设施的保障,都有一个重大的前提。

经济基础——农村发展的实际状况。

要知道,截至2019年,浙江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已经连续35年领跑全国各省区。

由于2020年的数据暂时未知,但基本无意外地将会连续36年领跑。

要知道,浙江往往是全国城乡居民收入倍差最小的省份。

这就意味着浙江在大力发展农村的同时,也在注重城乡的协调。

这才有了两者的相映成趣。

很多年以前,像天涯论坛这样的网站都会讨论浙江农村建设的意义,认为:

“如果中国的农村基本上达到这样的水平的话,那中国是真的真的富强了。”

专家学者的解读亦很多。

实际上江南自古繁华、风景旧曾谙的原因,归结起来就是四个字——

用浙江自己的话来说,就是——

“干在实处永无止境,走在前列要谋新篇,勇立潮头方显担当。”

当然也难免会被认为浙江的发展似乎是唾手可得的,其实不然。

地理上,浙江的“七山一水二分田”的环境使得自然资源相对匮乏。

历史上,七八十年代,浙江是排得上号的穷,位于全国中间水平。

后来的发展是“干在实处”而来。

就像《浙江日报》总结浙江40年走过来的经验里说的:

意思就是,群众的创新和实干精神对社会很重要。

意思就是,发展才是硬道理。

08.

岁月静好

其实,江南之大,何止有浙江。

江苏“苏大强”的豪气自然可见一斑。

皖南的农居依然保持着徽派建筑的典雅风韵。

其实,中国之大,又何止是江南。

中部的湖南乡村有了她的底气;

河南有了她的中原风情。

西部的云南自建房也体现着当地民族特色。

一句话,国家都在发展,农村无不变好。

两句话,

中国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消除了绝对贫困和区域性整体贫困。

这个全球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创造了人类减贫史上的奇迹。

除了感动,唯有感动,毕竟每一个你我都参与了奇迹的其中。

这样的历史进程换个方式说便是——

你我的岁月静好,就是国家的繁荣富强,就是江山的如此多娇。

-END-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