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像她那样度过一生:装疯卧底,环游地球,去战场,嫁富翁……

2021-01-25 08:20:08 馒头说

《女性能做些什么?》

这是100多年前美国报纸上登的一篇文章

在那篇文章看来

女性能做的实在是有限

但有一位女性看了文章后不服

写了一篇驳斥的文章

由此,引发了一段传奇故事

【今日由头】

1890年1月25日

娜丽·布莱用72天环球一周

1

娜丽·布莱,1864年出生于美国的宾夕法尼亚州。

她从小似乎就与众不同,因为她总是喜欢穿一件粉红色衣服。

所以娜丽的小名就叫做“平克”(“Pink”,英文的“粉红色”),而她当时的本名叫伊丽莎白·科克伦(Elizabeth Cochrane)——至于她为什么会叫“娜丽·布莱”(Nellie Bly),我们后面再说。

娜丽有兄弟姐妹5人,原先的家庭条件还算不错,父亲是镇上的邮政局长兼副法官。但就在娜丽过完6岁生日后不久,父亲就去世了。虽然父亲原先职业还算不错,但几乎没有留下任何遗产,这让娜丽一家立刻陷入了贫困。

为了更好地抚养孩子,娜丽的母亲随后又和一个男人结婚了。遗憾的是,娜丽的继父是一个家暴爱好者,不仅经常对她的母亲拳脚相加,对孩子们也是动辄打骂。在娜丽14岁的时候,母亲忍无可忍,选择离婚。

娜丽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品尝到贫穷的滋味,她曾在印第安纳师范学院读过一年书,想早点出来挣钱养活家里,但因为实在筹不出学费,只读了一年就辍学了,只能在家帮助母亲照顾兄弟姐妹。母亲的艰辛与清苦,让娜丽第一次开始思考一个问题:

在如今这样的社会,女性究竟处于怎样的一种地位?

娜丽16岁的时候,随母亲搬到了美国的工业城市匹兹堡。作为一名16岁的少女,娜丽知道自己应该找到一份工作,为母亲分担养家的压力。不过对于家庭贫困又没有上过什么学的娜丽来说,能找到一份糊口的工作并不容易。

然而,一份娜丽做梦都不敢想的工作,不久后向她打开了大门。

年轻的娜丽·布莱

2

1885年,《匹兹堡电讯报》(Pittsburgh Dispatch)上刊登了一篇文章。

这篇文章的题目叫《女性能做些什么?》,作者是专栏作家伊拉莫斯·威尔逊,他以一种智者的口吻讨论了女性在当时美国社会中应该承担的责任和作用:

回归家庭,回归厨房,做一个贤妻良母,帮助她的丈夫照顾好家庭,让丈夫能够安心工作。

按照当时美国社会的主流认知,这篇文章没有掀起太大的波澜,但《匹兹堡电讯报》的责任编辑乔治·马登(George Madden)却在不久后收到了一封读者来信,言辞激烈,愤怒批评了这篇文章的观点。其中有一句是这样写的:

“国家正在把一半人民的聪明、智慧、勤劳白白浪费,妇女应该享有和男性同等的权利!”

来信的署名是“孤独的孤女”( "Lonely Orphan Girl")。

马登觉得这封读者来信虽然存在不少语法和拼写的问题,但语言生动,逻辑顺畅,是一篇难得的好文章,于是就想见见这位神秘作者。

然而,单凭这封只署名“孤独的孤女”的读者来信,马登无法找到背后的作者。为此,他专门在星期天的版面上刊登了一则“寻人启事”,点名寻找这位“孤独的孤女”先生,没错,就是“先生”——马登认为,能写出这样一篇好文章的人,不可能是女性。

第二天,一位年轻的女子来到了《匹兹堡电讯》的编辑部。别人问她找谁,她告诉对方:

“我就是你们要找的那位作者,‘孤独的孤女’”。

闻讯赶来的马登惊讶地发现,自己以为的那位学识渊博的“先生”,竟然只是一名年轻女子——没错,这名女子,就是娜丽·布莱。

娜丽·布莱

马登请娜丽再写一篇文章。娜丽并不推辞,又写了一篇,题目是《女生的困惑》,讨论的是美国现有的离婚制度是如何对女性造成负面影响的,呼吁改革相关法律。

依旧文笔流畅,观点犀利。马登立刻就表示:愿意聘请娜丽·布莱成为《匹兹堡电讯报》的正式记者。

娜丽当时已经失业了,很快将面临搬入贫民窟的窘境。由于马登的慧眼,没有经过正规教育的她居然成为了一名新闻记者——她也是《匹兹堡电讯报》有史以来的第一位女性正式员工。

成为正式员工后,马登提出的第一个要求是:希望娜丽·布莱有一个笔名。

因为无论是她原来的笔名“孤独的孤女”还是她的本名伊丽莎白·科克伦,都太女性化了——尽管娜丽·布莱本来就是女性,但在那个时候,社会公认“记者”是一份只适合男性的职业。

在大家的共同讨论下,马登最后选择了“娜丽·布莱”这个名字。这个名字来自35年前匹兹堡本地歌手斯蒂芬·柯林斯·福斯特的著名歌曲《娜丽·布莱》。

结果名字的单词还拼错了:歌名是叫“ "Nelly Bly”,而笔名成了” Nelie Bly"。

娜丽·布莱将错就错,索性也就不改了。

当时谁也不会想到,这个名字很快就会名动全国。

3

《匹兹堡电讯报》对娜丽·布莱是有期待的。

这份期待,来自于娜丽·布莱是一位女性记者,报社编辑部希望她以女性的视角,写美食,写园艺,写旅行,写潮流风尚。

但娜丽·布莱却并不愿意如此,她说:

“我要做以前没有女孩做过的事!”

为此,她深入工厂去体验女性工人的生存状况,报道很多女工一天工作14小时却只有5美元的报酬;她经常揭露关于一些商店和公司的腐败新闻,气得商店老板找到报社,以“撤掉广告”为威胁。

报社因为娜丽的报道受到了各方面的压力,连当初她的“伯乐”马登也劝她去写一些适合女性视角的文章——无非就是给当时一些太太们看的花边新闻。但娜丽坚决不同意。

报社编辑部只能把娜丽派到了墨西哥,说是驻外记者,又说是“有薪假期”,无非是想让娜丽暂时先离开匹兹堡。

然而在墨西哥,娜丽依旧没有“消停”。

尽管她也给报社发回了一系列关于墨西哥风土人情的文章,但很快她又聚焦到了她喜欢的那个领域:严肃新闻。娜丽开始报道墨西哥的贫富差距严重现象,各级政府的贪污腐败,主管部门对新闻的管制等等。

娜丽的一系列的报道让墨西哥政府大为恼火,宣称要逮捕她并将她驱逐出境。娜丽很识相地自己回到了美国,不过还是把在墨西哥的一系列“揭露”报道集结成册,并出版成书。

娜丽·布莱出的关于墨西哥的书:《在墨西哥的六个月》

不过,娜丽渐渐意识到自己的职业生涯可能不会局限于匹兹堡这个城市了。一方面,是因为报社对她的限制越来越多,各种好的选题和新闻报道机会,全是给男记者的,另一方面,她自己也渴望登上一个更大的舞台,去释放自己还远没有释放出的能量。

于是,就在从墨西哥回国后没多久,娜丽向《匹兹堡电讯报》递交了辞呈。

她还是想做记者,但并不是在匹兹堡这样的工业城市。

她要去更大,更开放,更多元,同时也更具挑战性的世界大都市——纽约。

4

1887年,23岁的娜丽来到了纽约。

很快,踌躇满志的她就被迎头浇了一盆冷水:没有一家报社愿意雇佣她——不是因为她的能力,而是因为她的性别。

整整四个月过去了,娜丽在纽约还是没有找到愿意接纳她的报纸,所有的收入来自于给《匹兹堡电讯报》兼职写稿的稿酬。但是她拒绝投降,而是把求职目标直接提高到最高等级——要成为当时美国发行量最大报纸的记者。

这张报纸,叫《纽约世界报》。

1887年的《纽约世界报》,早已经从一张名不见经传的宗教报纸,茁壮成长为全美发行量最大的报纸,日发行量达到25万份。

这张报纸的老板,就是赫赫有名的约瑟夫·普利策。

约瑟夫·普利策,美国大众报刊的标志性人物,“普利策”奖的创办人

娜丽的求职方式很简单:不请自到,直接冲到《纽约世界报》的领导办公室。

办公室的门卫自然毫不留情地拦住了娜丽,但娜丽以她出色的口才说服了门卫,让她去见一下里面的编辑部主任,哪怕就一分钟。门卫被说服了,娜丽走进办公室,见到了当时《纽约世界报》的编辑部主任约翰·科克里尔。

那么,娜丽的“游说”有多成功呢?科克里尔,这位很早就跟随普利策一起打天下的资深报人,当场就决定录用娜丽!

但出于谨慎起见,科克里尔还是要和老板普利策汇报一下,他怕自己和普利策汇报时娜丽改变主意,甚至先开给娜丽25美元作为预先支付的“订金”。

可能是出于对科克里尔的信任,也可能是出于对娜丽才华的欣赏,更可能是因为娜丽的这种风格很适合当时《纽约世界报》能够快速崛起的重要“法宝”:监督报道,所以普利策欣然同意雇佣娜丽·布莱,成为《纽约世界报》的正式记者。

一个才20岁出头的女性,来自一张小报纸,居然一跃成为《纽约世界报》的记者,无疑是受人关注的——当然,关注的目光里很多弥漫着质疑的气息。

娜丽·布莱知道,她必须要证明自己。

很快,她就等到了证明的机会。

1887年9月22日,编辑部的领导叫来了娜丽:

“你愿不愿意去一次布莱克韦尔岛?”

布莱克韦尔岛(Blackwell's Island),位于美国曼哈顿区和皇后区中间的伊斯特河上。岛不大,但上面有一所很有名的机构——纽约市精神病医院。

布莱克威尔岛,即现在纽约市的罗斯福岛

《纽约世界报》希望做一期报道,深入采访精神病院内那些病人的生存情况。但这个“深入采访”不是普通的采访:

他们希望派一个记者伪装成“疯子”,进入那所“疯人院”,写一篇“卧底”式的报道。

关于布莱克韦尔岛上的那所“疯人院”,一直有各种各样的传说,其中不乏恐怖故事。这是一个连男记者听了都要打一个哆嗦,甚至会说上一句“我看是你们疯了”的任务。

而刚刚进入报社的娜丽,毫不犹豫地接受了这个任务。

5

9月23日晚上,就在娜丽接到任务的第二天,她就正式投入了“卧底”生涯。

她先是假扮一个从古巴来的无家可归的女性,来到纽约的一家“女性之家”(以极低价格临时收容女性的公寓)投宿,然后假装自己陷入了癫狂状态:独坐,整夜不睡,甚至自言自语。

果然,第二天房间里的其他女性就叫来了警察——她们认为娜丽是精神病患者。经过简单的法庭审判和医生检查,娜丽就被轻易地送上了布莱克韦尔岛上的精神病医院。

娜丽在后来的报道中特别强调:

“从我进入岛上疯人院那一刻起,我就没有再故意装疯卖傻。我就像平常一样说话做事。但奇怪的是,我的言谈举止越正常,就越被她们当作是疯子。”

在这所“疯人院”里,娜丽见识到了“精神病人”们过的是怎样的生活:

吃的是上面爬着蜘蛛的黑硬面包片,牛肉是冷掉且有些变质的,所有的食物,包括汤都从不放盐,最多有时候放一点醋和芥末——“但这只让食物的味道更糟”。

病人们一周可以洗一次澡,

“洗澡日,浴盆里装满了水,病人一个接一个地洗,中间不换水。就这样直到水脏得不行了才放掉,然后洗都不洗一下浴缸,就又重新注满水。所有女人用的都是同一条毛巾,出了疹子和不出疹子的用的都一样。”

让娜丽印象尤其深刻的是,虽然已经进入了纽约的秋天,但洗澡水是冰冷的,把每个人都冻得的直哆嗦,护士们“把自己裹得里三层外三层”,却连一条毯子都不肯给病人。

当时娜丽报道中描绘“疯人院”的插画

在岛上,病情轻微的病人还被要求参加劳动,制造洗衣刷、垫子和在洗衣房工作,但她们得不到任何报酬。而护士可以随意辱骂乃至殴打病人,病人们也不敢向医生告状,因为她们知道医生根本不会管。如果有病人试图逃离,被抓回后就会被严惩,甚至被关进带着铁笼的房子。娜丽曾听一位逃跑过病友回忆:

“我在那儿的时候,有个年轻漂亮的女孩被送进来。她生着病,反对被关进这么脏的地方。有天夜里,护士带走她,在打了她一顿后,把她扒光冲冷水浴,然后再扔回床上。第二天早晨那女孩就死了。医生说她死于抽搐,就没有下文了。”

这也让娜丽打消了一个念头:她原先想表现的更“暴力”一些,以便让人带进专门关押暴力病人的“小黑屋”以及修正所,但听了一些病友的描述后,她最终选择放弃。

在这一切的一切里,最让娜丽受不了的,是很多“病人”在她看来是正常人,她亲眼目睹一个德国女子因为不懂英语无法与人沟通,就被送了进来。而不少“病人”私下里的言谈举止和思维其实都很正常,只是年轻的姑娘晚上做梦会喊“妈妈”,而为人母的女性每天都想出去看到自己的孩子。

精神病院一共配备了16名医生,但娜丽从头到尾只见过两个,他们只是会问候“早安”,并不会给病人做任何检查或治疗。娜丽曾不断要求医生给她做个全面检查,但医生却总是不肯,且坚持认为她有精神病。最终娜丽得出结论:

“只要不涉及暴力,没有一个医生能分辨出一个人是不是精神异常。”

插画:在“疯人院”内被带到院子里散步

作为一名“卧底”记者,娜丽不久之后就被《纽约世界报》安排的一名律师接了出去,随后她就将自己的经历写成了新闻报道——可想而知,报道造成了巨大的轰动。娜丽还将报道出了一本书,取名《疯人院十日》。

最让娜丽欣慰的是,报道问世后,纽约市政府受到巨大压力,于是专门拨款100万美元,用于改善岛上精神病院病人的生活条件。

这篇报道让娜丽一战成名,在《纽约世界报》站稳了脚跟,她还因此成为了一种报道方式的先驱:暗访和卧底报道。

但更高的成就和荣誉,还在不远处等待着她。

6

在某一个星期天的晚上,娜丽·布莱和全世界很多记者一样,陷入了焦虑:

周一是报一周选题的时候,究竟应该报什么稿子呢?

在疲倦和焦躁之后,娜丽无奈地想:

“我希望我在地球的另一端。”

这句看似抱怨的话,却让她灵光一现:

“为什么我不能环游世界?为什么我不能在80天内环游世界?”

当时,儒勒·凡尔纳的著名科幻小说《环游世界八十天》正风靡欧洲,小说的主人公菲雷亚斯·福格历经千辛万苦,在80天内成功环绕地球一周,成为很多人津津乐道的话题。

第二天,娜丽就找到了编辑部的领导,向他汇报了这个选题,并且承诺——我能在75天内就环游地球。

领导对这个选题大加赞赏,只提出了一个条件:

“只能派男记者去。因为你是女人,需要人保护。即使你能独自旅行,你也需要携带很多行李,导致不能迅速做出改变。”

娜丽的回答很简单:

“很好,那你们就派一个男记者去吧,我去找另一家报纸,从同一天开始环游地球然后发回报道,然后打败他。”

大概拖了一年的时间,《纽约世界报》终于下定决心要完成这个壮举,而他们派遣的记者,正是娜丽·布莱。

1889年11月14日上午9点30分,娜丽在纽约的码头登上了横跨大西洋的“奥古斯塔·维多利亚”号——按照计划,她将在7天后抵达第一站南安普顿,然后搭乘火车前往伦敦。

娜丽·布莱环游地球时的打扮,此后,格子大衣就成了她的标志

从理论上说,娜丽可以在纽约买好所有的车票,但考虑到这肯定是一场有各种突发情况的旅程,所以她只买了一张从南安普顿前往伦敦的火车票,其他的都准备随机应变。

娜丽只带了一个旅行包,里面塞的所有行李是:两顶旅行帽,三条面纱,一双拖鞋,一整套厕所用品,墨水瓶,钢笔,铅笔,复印纸,大头针,针线,衬衣,网球西装外套,一个烧瓶和一个水杯,几套换洗内裤,手帕以及一罐面霜。

此外,她只带了由美国国务卿詹姆斯·布莱恩签署的247号特别护照,以及少量的英镑和黄金(以防有些地方无法使用货币)。

娜丽计划的大致路线基本就是《环游世界八十天》中的路线:

纽约-南安普顿-伦敦-加来-巴黎-都灵-布林迪西-苏伊士-亚丁-科伦坡-槟城-新加坡-香港-横滨-旧金山-纽约。

如果一切顺利,娜丽将创造一个纪录:75天就环游地球一周。

7

这段未知的旅程充满艰辛,但也让娜丽大开眼界。

尽管整个行程非常紧张,但娜丽还是偏离了路线,专门绕道去了法国的亚眠,因为在那里居住着《环游世界八十天》的作者,儒勒·凡尔纳。

凡尔纳对娜丽的壮举大加赞赏,但并不相信眼前的这位女性真的能在80天内就完成任务,在和娜丽告别的时候,凡尔纳说:

“如果你在79天内就完成任务,我会为你鼓掌。”

儒勒·凡尔纳,当时他已经62岁了

而整段旅程让娜丽印象最深刻的是,她终于来到了遥远而又神秘的东方。

娜丽按计划抵达了香港,当时香港已经沦为了英国的殖民地,所以娜丽看到的是一种夹杂着西方风味的中国文化,不过她并没有留下遗憾,因为她的下一站又到了中国的广州。

在广州,娜丽一方面惊叹中国的人口密集,另一方面也被中国的一些传统文化所震撼,比如无处不见的寺庙。在路过一个刑场时,她第一次听说了让人毛骨悚然的“凌迟”:

“那种技巧是如此的巧妙,以至于在死刑犯死之前就被完全分解了。”

娜丽还参观了广州的“考试大厅”(应该是进行科考的贡院),惊叹于中国会有那么多人参加考试——她特地指出:“参加考试的全是男性”。

娜丽之后去了日本的横滨。她对日本的印象要比在中国好很多,主要是因为她觉得日本的城市干净,日本人的恶习少,看上去快乐开朗。虽然短时间的停留不足以让娜丽做出全面的比较,但不可否认,在那个时代,同样是开放通商城市,娜丽的印象确实从一个侧面折射出当时日本和中国的发展差异。

就在娜丽进行环球旅行的时候,另一位美国的女性、时尚杂志编辑比思兰也受到《纽约大都会报》的赞助,几乎同时出发,也做了一次“环游世界”的旅行——不管这两人是否愿意,但外界已经把这两位女性的环游之旅看作是一场竞赛。

伊丽莎白·比思兰

最终,娜丽·布莱幸运地赢得了这场竞赛:尽管路上出现了不少波折,但她最终在1890年的1月25日回到了纽约,全程耗时1734分钟,即72天6小时11分钟——比原定计划还提前了3天。

另一位女性比思兰走的是和布莱相反的逆向路线,她在最后一个环节出了问题:由于气候恶劣,由南安普顿开往纽约的邮轮延误了,她最终花了76天环游地球——这也是一个相当了不起的纪录。

在娜丽环绕地球的旅行中,由于《纽约世界报》连篇累牍的报道,使娜丽一下子成了美国家喻户晓的人物。《纽约世界报》还曾举行过一次竞猜:猜猜娜丽会用多少时间环游地球?奖品是同样的路线免费送你环游世界,结果有超过100万的读者参与。

《纽约世界报》当时报道娜丽的新闻,标题是:《她打破了每一个纪录!》

1890年1月22日,当娜丽抵达旧金山踏上美国土地的时候,码头上有上万人迎接。她接下来坐火车的旅途中,每到一站,都是无数的欢迎人群,鲜花,掌声,采访,很多城市都希望她能够途经一下,堪萨斯州发出的邀请甚至是:

“到堪萨斯来!我们选你做州长!”

在诸多欢迎的人群中,娜丽发现,最兴奋和骄傲的,是美国的女性。她坐马车的时候,很多美国妇女举着旗帜,在她的马车前帮她开道。

她知道,这并不是仅仅是因为她作为一名记者完成了一次采访报道,而是以一个女性的身份,做到了很多男性都未必敢去做或能做到的事。

反映当时娜丽受到欢迎的新闻插画

成千上万的电报从美国各地拍给了娜丽,向她表示敬佩、祝贺乃至仰慕,而途径芝加哥时,娜丽收到了最特别的一封电报,那是儒勒·凡尔纳发来的——尽管这位作家虚构的80天已经是他能够想象到的环游世界的最少天数:

“勇敢的娜丽·布莱小姐,向你致以最诚挚的祝贺!”

8

毫无疑问,“环游世界72天”是娜丽职业生涯的巅峰,但是,她之后的人生其实也相当精彩。

在《纽约世界报》继续工作了几年后,31岁的娜丽在1895年离开了新闻界——并不是因为她厌倦了这份工作,而是她决定走进婚姻的殿堂。

和她结婚的是当时的“钢铁容器制造大亨”、百万富翁罗伯特·希曼。两个人相识不久后就“闪婚”了——当时希曼已经73岁了。尽管很多人都不看好甚至反对这段婚姻,但两人的这场婚姻还是持续到了1904年希曼去世。

娜丽继承了丈夫的财产和钢铁容器制造公司,并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她就像当初自己写调查报道时那样,关心底层工人的工作环境和福利,为他们兴建了体育馆、图书馆,提供了医疗保健计划。

她甚至还取得了两项发明专利。

曾传说55加仑汽油桶是娜丽·布莱发明的。但根据美国专利编号显示,这项发明专利是一个叫亨利的人转让给她的,属于当时她的公司的产品。娜丽·布莱自己发明的是一种牛奶罐(美国专利号:697553)和一种垃圾桶(美国专利号:703711)

不过,事实证明娜丽并非全才,在经营公司方面,她还是缺少一些天赋和能力,包括她太过仁慈。公司的员工瞒着她进行了贪污腐败,最后的亏空达到了数十万美元,这使得原本就状况不佳的钢铁公司陷入破产。

1914年,娜丽为了躲避债务上的烦心事,前往英国度假,结果恰逢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

按照一般人的逻辑,哪里爆发战争,就应该赶紧从哪里离开,何况当时50岁的娜丽不仅已不再年轻,更已经有了身家。

然而,娜丽却立刻选择留在欧洲,成为了一名战地记者。她从前线发回了大量一手报道,并成为第一个进入塞尔维亚和奥地利战区报道的女性。直到1919年因为母亲健康状况不佳,娜丽才回到美国。

回到纽约后,娜丽选择再一次成为记者,不过这一次她加盟的是普利策的“死对头”赫斯特旗下的《纽约晚报》。尽管东家不同,但娜丽的报道内容还是没变:聚焦各种不公平现象,呼吁女性权利,并预言美国女性很快会获得投票权。

1922年1月27日,娜丽不幸因为肺炎去世,享年58岁。

美国的每一家报纸,都刊登了她的讣告。

在她去世的一年半之前,美国宪法第十九条修正案已正式做出了规定:

美国女性拥有和男性一样的投票权。

(本文完)

为了更好地了解娜丽·布莱,我读了她的《疯人院十日》和《环游世界72天》。

说实话,不少情节虽然让人印象深刻,但总体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惊心动魄。究其原因,可能是因为身处互联网时代,以及各种悬疑惊悚电影大片的教育,我们对“惊心动魄”的阈值已经提得比较高了。

但是,这是用我们现在的眼光来看。

时光倒退100多年,当然是惊心动魄的:专门收治精神病人的医院并不常见,而要在短时间内环绕地球一周,对很多人而言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事。

更何况,这个故事最关键的点,不是情节,而是娜丽·布莱本人。

在100多年前,即便是在相对开化的西方,女性的地位也是不高的。娜丽·布莱能以一个女记者的身份,做出如此惊心动魄的事,并且做得如此出色,这是非常难得的。

不过,虽然娜丽·布莱被认为是新闻史上秘密采访和暗访的先驱,虽然我原来也是一位新闻从业者,但我看她的故事,最大的感触却不是有关新闻行业,而是另一个点。

这个点,我觉得《疯人院十日》中文版的译者程光锦女士应该也有同感。

她在“译者序”里有这么一段话:

“这本书,我也要作为一份礼物,送给我出生没多久的女儿。……作为母亲,除了希望孩子健康快乐,还抱有一些期望。愿她长大以后,也像这位女记者一样,勇敢、机智、满怀正义;愿她对这个世界的一切充满好奇,并爱上阅读。”

作为汤圆妹的爸爸,我同样有这样的愿望。

汤圆妹现在所处的这个世界,女性的地位在不断提高,但依旧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我并不期待她能有多惊心动魄的经历,能得到多少人的仰慕和关注,我只希望她能够善良,平和,自信,独立和坚强。

这也是娜丽·布莱能感染女性,甚至能打动男性的地方吧。

(全文完)

本文主要参考来源:

1、《疯人院十日》(【美】娜丽·布莱,程光锦 译,中信出版社,2014年1月)

2、“Around the world in seventy-two days”

(by Nellie Bly,London: Bretano's; New York: Pictorial Weeklies, 1890)

3、“Nellie Bly (1864 - 1922),The Best Reporter in America”

(https://web.archive.org/web/20051228101418/http://www.library.csi.cuny.edu/dept/history/lavender/386/nellie.html)

4、《暗访疯人院,72天环游世界,她把自己活成了新闻》(冷墨潇染,微信公号“十五言”,2016年9月13日)

5、《美国暗访记者鼻祖的贡献与争议——媒体道德与伦理经典案例评析(二十二)》(展江,《青年记者》,2016年07期)

6、维基百科 “Nellie Bly“词条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