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戚天天登门,父亲敢怒不敢言,儿子苦笑去捉鱼,不料因此富了

2021-01-25 02:12:33 星宸说故事

张老汉是个很老实的庄稼汉,穷得家里只剩四面墙,没有一面不漏风的,这辈子只怕娶不上媳妇了,张老汉也不敢有娶妻的想法。

张老汉四十七岁那年,他外出捡破烂的时候,遇到一个流浪女人。那女人虽然有点不正常,但模样儿还不错,并且,这女人硬是跟着张老汉回了家。二人就这样同吃同住在一起,组成了一个家。这流浪女人也是命苦,生下儿子张蛋后就发大病去世了。

张老汉安葬了女人,从此就与儿子张蛋相依为命。张蛋十足也是一个老实木头。

转眼,张蛋十二岁了,还穿着一条露屁股的裤子,张老汉说:“儿子,明天你跟我出去捡破烂吧?捡够了钱,我就给你买条裤子。”

张蛋老实地点点头,第二天就跟着张老汉出去捡破烂了,经过十几天的努力,总算攒了些钱。这天,卖掉破烂后,张老汉带着张蛋到集市上买了条新裤子,然后高高兴兴地回家。

回到半路,突然听到一声叫喊:“老表!请留步!”

张老汉回头一看,哎哟,路边的老树上竟爬着一个人,那人瘦得皮包骨头,像个猴子似的蹲在树干上,正笑嘻嘻地望着张老汉和张蛋。

“你是谁呀?”张老汉狐疑地问。

“我是谁?老表,你也太没人情了吧?”那人从树上飞快滑下来,走到张老汉面前:“我是你老表王老嘎啊,你这么快就不记得了?”

张老汉慢慢回想,这才想起来,他确实有一个叫王老嘎的远房表兄,住在七八里外的地方。

“你……你真的是王老嘎?”张老汉还有些不相信:“我记得我老表王老嘎胖胖的。”

“我确是王老嘎,如假包换!”

这瘦子果真就是张老汉的表兄王老嘎,一年前,王老嘎的父母过世了,王老嘎是个懒惰的无赖,没了依靠,只得靠变卖祖传家财度日,后来,祖财吃空了,连饭都吃不上了,每天只能四处乞讨,慢慢的就瘦成了如今的样子……

说到这,王老嘎一把抓住张老汉的手:“老表,我已经两天没吃过饭了,走,带我上你家好好吃一顿!”

“这……”张老汉心中为难,因为他家里实在太穷,只怕拿不出好菜招待,但他是个老实人,不忍拒绝,就带着王老嘎回家。回到家门口,张老汉吩咐张蛋说:“儿子,你快烧点水给表叔喝,我去菜地里摘个青菜,给你表叔吃饭。”

“什么?吃青菜?”王老嘎一听,鼓着眼睛叫了起来:“老表,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我大老远地来窜门,你不给我好酒好肉,却叫我吃青菜?”

张老汉很不好意思地脸了红,小声道:“老表,实在不好意思,我家实在太穷,买不起肉呀……”

“穷?”王老嘎扯了扯张蛋怀里抱着的新裤子,很是不满:“你都给儿子买新裤子了,却跟我叫穷?不行,你不能这样招待亲戚!”

“唉……”张老汉叹了口气,一咬牙,只得老老实实地去找村中的屠夫赊了一斤肉,又到店铺里赊了几斤酒,回来做好给王老嘎吃喝。

王老嘎也不客气,一番狼吞虎咽就将酒菜吃喝光了,完了,一抹嘴巴高高兴兴地走了。送走王老嘎,张老汉吁了口气,心中虽然还有些疼,


第二天傍晚,张老汉和张蛋捡破烂回来,远远就看见王老嘎坐在屋门前,悠哉哉地等着,又叫张老汉买酒买菜招待他。张老汉老实异常,吱唔一阵,也只得老老实实去赊酒赊肉。他只盼着王老嘎吃喝几次后不要再来了,可岂料,王老嘎看清了张老汉是个老实的软柿子,从此之后,竟然天天都来蹭吃蹭喝,干脆还搬了过来,住进了张老汉家的柴房里,天天要张老汉给他买酒买肉。

张老实因为太老实,既不敢叫王老嘎走,又不敢不赊酒肉,久而久之,他欠下了一大笔酒菜钱。几个月后,由于他还不上钱,屠夫不再赊肉,店铺也不再赊酒。这天,张老汉两手空空回来,王老嘎见了,当即跳起来,很是不满:“老表,我不是叫你去买酒肉吗?怎么空手回来?”

张老汉将情况如实相告:“老表,我家里实在太穷,现在实在没有酒肉招待你了……”

话没讲完,王老嘎却不依不饶:“亏我还是你老表,你就这样招待老表吗?我不管,反正我要吃肉喝酒,不然,我就一辈子住在你家了!”

张老汉听了,心中又急又怒,但他却不敢说出来,只是躲在一边唉声叹气,这一个老实人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表叔,你放心,我给你弄些菜回来。”张老汉的儿子张蛋从屋里走出来,提着一只簸箕就走。

张蛋就像张老汉一样也是一个异常老实的人,他拿着簸箕来到田野的河里,跳到河中就捞鱼。由于水深流急,张蛋捞了半天,一条鱼也没捞到。一个农人看他这样子,笑他说:“小子,你这样怎么能抓到鱼呢?”

张蛋却是不管:“我一定要抓到鱼招待表叔,以免他发脾气。”

农人很好奇,问知情况,不由得大摇其头:“小子,不是我要笑你,像你表叔那样的人,你何必理会他呢?他赖在你家白吃白喝,你家穷得饭都吃不饱了,而你爹竟然还天天赊酒肉给他吃,你如今还要像个傻子一样来这河里抓鱼招待他。”

农人说了一堆话,但张蛋却低着头一声不吭,农人见状,也懒得说了,笑着走了。张蛋仍然拿着簸箕在河里捞来捞去,又忙了好一阵,眼见天要黑了,依然一条鱼儿都没有捞到。这时,张蛋一簸箕下去,听到一声闷响,好像撞到了什么东西。张蛋伸长手臂探进水底一摸,竟摸到一只水桶一样大的罐子。张蛋将罐子小心地挖出来,打开罐盖一看,里面金光闪闪,竟是满满一罐金条!

张蛋将金条抱回家,张老汉和王老嘎都看得呆了,特别是王老嘎,盯着金条的目光不会移动了:“这金条见了就有份,你们得分我。”说着,竟强行分了三分之二的金条。

张老汉看不过去,小声说:“老表,这些金条是我儿子捡到的,我们可以分给你一点,可你却要了三分之二,这岂不是太……”

“哼!”王老嘎却是哼了一声,理也不理张老汉,将金条装在一只袋子里,缠在腰上,接着,又叫张老汉去买酒菜。张老汉只好锯了点金条,和张蛋一块拿去当了,买回酒菜招待王老嘎。王老嘎吃喝完毕,这才摇晃着走了。

第二天一早,张老汉和张蛋正要出门捡破烂,却见村人们一窝蜂朝村外的河边跑。张老汉和张蛋跟着跑到河边才知道,王老嘎昨晚酒醉掉进河里,他本来精通水性,可因为腰间缠着一只重袋,竟因此丧命。

“这袋子里是什么?他怎么将这袋子缠在腰间?”村人将王老嘎的尸首捞上来。

“爹,表叔昨晚将那些金条装在袋子里的。”张蛋和张老汉都紧张地盯着。

村人将王老嘎腰间的袋子解开了,张蛋伸头一看,里面却是一堆石头,他小声地问张老汉:“爹,这是怎么回事?”

张老汉茫然地摇摇头,随后,拉着张蛋胡疑地回到家中,捧出床底的箱子,打开一看,他们的金条确金光闪闪,是真的。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