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NBA硬核女川粉,大发国难财,勒布朗要带头接管她的球队

2021-01-25 00:03:27 网易体育

1月6日,勒布朗-詹姆斯突然在Twitter上发了一条关于WNBA亚特兰大梦想队的内容。他说,自己在考虑收购这支球队。

然而,这并非这位利物浦小老板又一次一本万利的投资规划,他似乎只是想要成为“压垮”梦想队女老板凯莉-洛弗勒的最后一根稻草。

半个月后,《亚特兰大宪章报》爆出消息,过去大半年来都坚持不肯卖队的洛弗勒退让了,“球队出售即将完成。”

某种程度上,洛弗勒成为了篮坛第二个“唐纳德-斯特林”,被球员们自下而上地“推翻”了。

在体坛世界,WNBA球员大抵人微言轻只为混口饭吃,她们及其工会对洛弗勒抗议已久,一直没有实质性结果。勒布朗亲自出面掺合这件事,显然是为了帮助她们争取更多舆论支持。

勒布朗的动机,跟篮球或商业没有一点关系,完全是出于政治的考量。相信在洛弗勒和她的支持者眼里,卖队一事的性质与斯特林被NBA驱逐不可同日而语,根本就是政治迫害。

要想读懂这出戏,我们可以先回头看一下勒布朗发推、以及洛弗勒宣布卖队的时机。

1月6日,是佐治亚州参议员决选尘埃落定的日子,洛弗勒败给了民主党对手,而后紧接着就是国会清点总统大选投票确认拜登胜利,国会大厦被特朗普支持者入侵;洛弗勒确认卖队是在1月20日,即特朗普正式卸任和拜登准备就职之时。

这都是极具象征意义的时间点,很可能的是,早在1月6日就在享受民主党在佐治亚州决选胜利的勒布朗已经得知了洛弗勒的卖队决定,而1月20日的结果,则是对这场胜利的锦上添花。

* * * *

洛弗勒担任梦想队老板接近十年,在此期间,特朗普当选总统成为她在政坛上站稳脚跟的契机,她从一个颇为成功的女富商,摇身一变成为国会里最富有的参议员。

她在上任参议员后所倡导的政治立场,完全符合特朗普任期末段——疫情爆发、经济下行、失业严重和种族矛盾激化——政治议程的不断极端化:

她反对女性堕胎自由,支持反堕胎法案;她反对LGBTQ群体平权;反对“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她是枪支支持者,获得了被美国步枪协会的优质评级。

她在上任之初表示,“我此前并未致力于进入华盛顿。但人们将会发现:我一生都是保守派。支持宪法第二修正案。支持军队。支持边境墙。也支持特朗普。我并不觉得我的保守价值观有问题,我也会骄傲地支持特朗普总统任命的法官。”

去年1月,当疫情在中国爆发,而特朗普政府已经得到简报的时候,他们并未做出反应。一直到3月,洛弗勒还在攻击民主党,责怪他们煽动恐慌,把病毒当作政治工具打击特朗普和共和党。等到美国疫情彻底失控,特朗普家人和内阁都感染后,她又开始拿中国撒气,发起了种族主义攻击。

在这之中,洛弗勒还有别的更风骚的操作,那就是当美国并未将疫情严重程度告知公众的时候,她已经在1月下旬参议院卫生、教育、劳工和退休金委员会的会议上得知情况,并动起了歪脑筋。

1月24日,就在参加完会议的第二天,她与丈夫开始抛售手中持有的27家企业价值数百万美元的股票,因为知道疫情将使这些企业大受打击。后来,他们还根据特朗普政府制定的2.2万亿美元的救助法案,购买了价值上百万的利益相关企业的股票。

这件事在媒体和网络上引发了极大愤慨,并引来了参议院道德委员会的调查。一直到6月,该委员会才宣布,洛弗勒的行为“没有违反联邦法律或是参议院守则”。可以说,这完美概括了在美国,“上等人”是如何利用特权和制度大发国难财的。

等到5月,乔治-佛洛依德之死在全美引发了大规模抗议,种族矛盾被激化到了上世纪6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程度。在体育界,NBA和WNBA是最积极站在抗议前线的联盟,尤其是在抗议爆发最早的亚特兰大,杰伦-布朗甚至驱车十几个小时来到这里参加抗议(佐治亚州是他的家乡)。

NBA绝大多数球队都发表了抗议声明,哪怕这些球队为数不少的股东都给共和党捐钱,但没有任何老板会觉得失去自己球员的支持和信任是划得来的生意( 详细内容 )。

但比起球员,洛弗勒显然更愿意向上看,赢得特朗普的欢心。从一开始,她就站在了谴责抗议的最前线,称“黑人的命也是命”是基于“马克思主义原则”,恐将“摧毁”美国。而那些倡议黑人抗议的组织“反犹太信条,不支持核心家庭观念”。

她还发声明表示:“没人希望政治进入体育。体育是团结大家的,体育应该欢迎各行各业、政治观点各色各样的人……我坚决反对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这与WNBA和梦想队的价值观和目标完全不一致,我们支持的是包容。”

结果,WNBA和梦想队用实际行动证明了洛弗勒这话根本是痴人说梦。大批球员公开反对她,球员工会要求联赛将她驱逐,WNBA总裁虽然不能在程序上立刻这么做,但也发声明与她划清界限,称她自2019年10月起就不再担任梦想队老板,也不再参与球队日常事务。

但洛弗勒一直坚称不会卖队,梦想队球员也没有办法。与此同时,她加紧为特朗普的总统竞选和自己的州参议员席位竞选到处做宣传,到处拿自己“100%”支持特朗普议程做广告。

确实,她一度是参议院中唯一一位在所有议题上都投票支持特朗普的人,堪称硬核到底。

* * * *

等到特朗普的连任几率随着疫情恶化节节下降,洛弗勒的硬核就变成了负隅顽抗。在她都开始积极支持传播阴谋论的佐治亚众议员候选人之时,勒布朗的“不止一张选票”组织也正在佐治亚州如火如荼地开展拉票活动。

勒布朗之所以成立这一组织,就是在佛洛依德悲剧面前,他经过深思熟虑地决定所选择的改变社会、改变制度的办法。他大概已经清楚,不管是发声、下跪还是罢赛,都无法从根本上改变黑人在美国低人一等的处境,只有选票可以。于是,“不止一张选票”的活动目的,就是在大选关键州动员选民,特别是遭到数十年选民压制的少数和弱势群体。

10月初,“不止一张选票”已经吸纳了超过1万名志愿者前往投票站工作,而在佐治亚州的决选中,他们也与出行共享应用合作,在投票日为选民提供免费的出行工具,并出资支持当地的黑人选民组织。

勒布朗在休赛期仅出面接受了一次电视专访,而他也不忘提醒所有观众:“1月的佐治亚州参议院决选非常重要,我们也在参与其中,支持史黛西-亚布拉姆斯(民主党黑人女政客,曾在州长竞选中遭遇选民压制打击,是目前美国政坛的当红炸子鸡),希望能创造出改变。”

改变的确出现了。先是在11月大选,佐治亚州成为最早实现翻蓝的摇摆州之一。图穷匕见之时,曾经力保洛弗勒任参议员的州长肯普在特朗普的反复威胁下还是承认了大选结果。

而在随后的州参议院决选里,洛弗勒和另一位共和党参议员戴维-珀杜双双落败,共和党最终将参议院多数席位也拱手让给了政敌,彻底成为“少数党”。

跟特朗普一样,洛弗勒的政治生涯大约在这里就彻底结束了。她的梦想队在某种程度上也亲手埋葬了她的政治梦想——她手下的球员们早已公开号召选民为洛弗勒的竞选对手投票。

大势已去后,洛弗勒也不再坚持“100%支持特朗普”的立场,于12月投票反对特朗普政府拿出的《国防授权法案》,并在1月国会大厦被攻占后,改变立场,不再反对宾夕法尼亚州和亚利桑那州的选举结果,承认拜登胜利。

至于勒布朗,他当然想确保洛弗勒这样的政敌的声音越来越小,于是乘胜追击,带头号召收购梦想队,得到勇士小股东的支持。

再后来,特朗普被各大社交平台制裁;越来越多的特朗普粉丝愈发不敢坦白政治倾向,因为害怕遭到报复;一位极右参议员因为投票试图推翻拜登而失去了与出版社的商业合约……美国政坛开始了一轮清算,相信篮坛里那些沉默的共和党支持者都应该感觉背后一凉了。

对他们来说,人们还能为“共和党也要买鞋”这句话买账的“好时光”,可真是一去不复返了。

作者:kewell

(责任编辑:黄宇_NS1604)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