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老人与两妇女发生关系,复杂四角关系终酿悲剧 网友:毁三观

2021-01-24 23:18:19 小明说奇案

2010年10月27日,常家珍和朋友一起在自家的竹林里砍竹子,却发现腐烂的竹叶下,似乎有什么异常的东西。

常家珍用竹子剥开腐烂的竹叶,赫然发现下面有一堆白骨!

眼前的一幕吓呆了常家珍,回过神后,她立即拨打了报警电话。

龙马潭公安分局接警之后,迅速派民警赶赴现场。

白骨上半身已经全部露出来了,下半身全部是用那种竹枝和竹叶盖起来的。

发现白骨的山坡,解放前曾是处决犯人的地方,被当地人叫做乱坟岗。这里至今还遗留着不少的坟堆,有民警认为在乱坟岗发现白骨并不稀奇,这或许根本就不是一起刑事案子。

然而等尸骨一步步被清理出来时,民警们发现了越来越多的异常情况,他们感觉白骨出现在这里也许没那么简单。

白骨上面覆盖的竹叶很是可疑。竹叶是连枝带叶覆盖在尸体上面的,并不是竹叶自然飘落形成的覆盖。

勘察人员推测,很有可能是凶手为了藏匿尸体,故意砍伐竹子进行覆盖。

由此便产生了另一个问题:

是谁可以要隐藏这具白骨呢?这具白骨身上又有着怎样的秘密呢?

经过勘察,确定死者是一名女性,身高在1米53左右,45岁。

白骨身上的衣服完好,没有腐烂,衣服的款式布料都是现代产品。如果真是坟山上被水冲出的尸骨,应该是穿着解放前的衣物。

经法医尸检,她的头部有四处钝器打击伤,其中有两处比较明显的孔状的损伤。死亡时间在6个月左右。作案工具应该是一个类圆形的锤类工具。

办案人员初步判断,竹林里的白骨案是一起杀人埋 尸的刑事案件。

尸骨穿着上的一个细节很是反常。上身穿着一件女式T恤,下身赤裸,脚上穿着袜子。

这种情况有两种可能:

一个是受到过性侵害,可能被别人强奸。

另一个是存在婚外恋,死者在约会时发生性行为,然后发生了其他意外事件死在这里。

办案人员推断这个40多岁的女人,死前可能和人发生过性关系,然后又被人用钝器击打致死。

尸骨已经在竹林里存在了半年之久了?

竹林的主人在这半年中难道没有发现什么疑点吗?

据竹林主人常家珍说,她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没有来过竹林了。

这条线索也断了。

常家珍全家已经全部搬进了城区居住,除了偶尔来采些竹笋外,平时没人来照看竹林。距离竹林100多米处散居着一些农户,但是因为附近有乱坟岗,一般人因为害怕,是不会去竹林深处的。

可为什么这具白骨会出现在这里呢?

有民警提出竹林有可能是抛尸现场,这个观点很快被否定了。

发现尸体的地方距大公路有100多米,作案的过程中,无论是抬还是背,都有可能被其他人发现。

办案人员对案发附近的地形进行了仔细的勘察,离案发竹林最近的公路有150米远。如果凶案发生在其他地方,再把尸体运到这里掩埋,交通工具就只能停在公路边上。然后再经过150米非常湿滑难行的山路才能到达案发现场。

常人即使不带任何东西,要通过这条路也非常艰难,凶手怎么会抬着尸体走这么远的路呢?

如果要抛尸,应该有充分的准备,并且埋得更深,但现场明显是在很匆忙的情况下布置的。

经过一系列的分析,这片竹林被初步认定为是案发现场。

如果这个判断是正确的,那么嫌疑人在作案的时候很有可能会留下痕迹。

警方于是在这片竹林里进行仔细的搜索,希望能够找到更多的线索。果然他们有了新的发现。

在案发地附近,民警发现了半截塑料梳子,如果梳子是受害人的,另外半截应该也在附近,于是扩大了搜索的范围。

这一次搜索,办案人员却一无所获,现场有价值的线索实在是太少了。

专案组决定留下一部分人继续从事现场勘查,其余的民警展开摸排,以确定受害人的身份。

法医对死者有了一个初步的描述:

女性,45岁左右,经济不太宽裕。

办案民警对现场进行走访,对周边的民众进行了走访。

办案人员在现场周边地毯式的排查,没有发现45岁左右,符合白骨特征的失踪女子。

实验室中法医提取了死者的DNA,在全国的DNA数据库中进行比对,也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

女人就不住在这附近,这意味着什么呢?难道是有人带她进入竹林的吗?如果是这样,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凶手。

办案人员分析,嫌疑人对现场周围非常熟悉,应该是住在周边的人,年龄应该是40或50岁以上,这个年龄段的人才有可能和她发生关系。

经调查,住在这附近的40岁以上的男性有几千人,这还不包括半年来,曾经租住在这里的流动人口。

案发竹林附近住着很多的村民,想到那里曾经发现过恐怖的白骨,大家连在田里干活的时候都提心吊胆的。

案件一时陷入了僵局。

办案民警决定再次回到现场进行搜索。

如果竹林是第一现场,死者生前应该是穿戴整齐来竹林的,而现在她只穿着上衣和袜子,的裤子和鞋又去了哪里呢?还有那另外半截梳子又会到哪儿了?有没有可能就在现场的附近呢。

民警把范围扩大到了以前从来没有搜索过的竹林之外,秋季当地山上的草长了有一米多高,民警一点一点地在草丛里搜索。

三天之后,民警在距离白骨18米之外的一个坟堆边发现了另外半截梳子。

两截梳子相距十几米,而且都掉落在一条小路的旁边,而走这条小路,恰恰可以从白骨掩埋的地方离开竹林。

办案民警做出了一个推测:疑嫌疑人是一边逃跑,一边将物证丢弃掩藏。

警方沿着小路的方向搜寻,可是把方圆一公里的山坡翻了个底儿朝天也没有任何的收获。

在距离尸体20多米的地方有一处粪池。

毫无头绪的民警,猜想嫌疑人会不会在粪池中藏匿无证呢?

民警于是找到了这个粪池的主人了解情况。

这个粪池距离白骨有20多米,是种地的农民用来贮存农家肥的。

民警:“这段时间粪池里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东西没有?”

粪坑主人:“没有”

民警:“有没有不该是粪坑里的东西?”

粪坑主人:“有,一条裤子。”

这句话立即引起了办案民警的注意。白骨的下身没穿裤子,这条裤子是否就是这具无名女尸的呢?

池子的主人很快找来了裤子,经过测量,裤衩和女尸的体型完全吻合,可是仅仅找到裤子还是无法确定尸源。

办案民警决定,掏干粪池,看里面还有没有其他的东西。

经过一番打捞,池子里捞出了一部白色的女士手机,虽然已经断成了三截,可是手机卡依然还在卡槽里。

从手机的损坏程度看,民警推测,这部手机很有可能是凶手的。

民警迅速带着这部手机来到通讯部门,希望能够调取机主的身份信息。

但因为手机卡已经被粪泡了很长时间,内部损坏,导致数据无法恢复。

这个消息简直给民警当头一棒,手机是他们唯一可以挖掘潜质的线索,无论如何也得再试一试,于是泸州市公安局的技术人员拿着手机反复的研究如何的复原。

经过技术人员加班加点的修复,终于在一天早晨,手机卡被修复成功了。

机主是一个名叫罗玉琴的女人,41岁,这些信息和竹林里白骨的情况是相吻合的,但最关键的是,要提取到罗玉琴父母的DNA和白骨的DNA进行比对。

民警了解到,罗玉琴家住在距竹林250公里之外的丹桂镇,于是立即赶往罗玉琴的老家。

罗家人说罗玉琴已经离开家十多年了,很少回家,家里人也习以为常,但偶尔都会打来电话,可奇怪的是,有半年多没有给家里来电话了。这个线索与竹林里的女尸的情况十分吻合,为了进一步证实这个推论,民警提取了罗玉琴父母的血样。

经过比对,确定白骨的身份就是罗玉琴。

罗玉琴生前是在泸州市的鱼塘镇租房打工,可那个地方离案发现场很远,开车也得30分钟的路程,离得这么远罗玉琴跑到这片竹林来干什么,难道是有人带他来的?

民警马上来到了罗玉琴的家里了解情况。

第一个引起警方怀疑的就是罗玉琴的丈夫。

罗玉琴的丈夫名叫陈刚,43岁,在泸州市一个工厂打工,和罗玉琴结婚20年,有三个孩子。那么专案组布艺什么要怀疑陈刚呢?

罗玉琴和她老公感情不好,已经分居几年了。而且罗玉琴失踪、死亡那么长的时间,她丈夫始终都没有报警。

办案民警决定直接和陈刚进行接触,但是陈刚却说,罗玉琴早就不住在家里了,两人分居已经多年,平时只有电话联系,可是半年前却突然找不到这个人。

陈刚还拿出了一个笔记本,上面记录着自己去厂里寻找罗玉琴的时间。

罗玉琴的丈夫说,之所以没有继续寻找以及报案,是因为罗玉琴曾经给家里留过两张告别的纸条。

第一张纸条的内容:

“三个孩子听话,我走了,你们不要找我。”

第二张纸条:

“我是泸州人,我回来了,这个婆娘没良心,叫我带她到广东,她又和台湾老板走了,我花了1万元,我还是给你通个信。”

看着这样的纸条,丈夫认为罗玉琴与情人离开了泸州,反正已经分居了,丈夫当时也没有特别在意。

当罗玉琴的丈夫拿出两张纸条的时候,专案组对他的怀疑更加重,为什么半年前的纸条他还会留着,寻找妻子的时间为什么还要拿笔记本记下来,就像已经准备好了警察要上门一样。

罗玉琴的丈夫解释说,自己一直有记日记的习惯,而当初妻子罗玉琴失踪的时候,他也是有些怀疑的,所以相关的东西都记录了下来并保存完好,而他最怀疑的一个男人也被他记在的这个本子上。

罗玉琴的同事说,她失踪前一天,有女同事看到有一个男子来找过她,该名男子,50岁,头发比较白。

民警也在围绕着罗玉琴被害的时间段对她的丈夫进行了调查,但是没有发现什么疑点。

办案人员又重新把视线放在那两张纸条上。

第一章是以死者罗玉琴的口吻留下的。

第二张则是以罗玉琴情人的身份写的。

经过鉴定,两张纸条上的字迹同属一个人,但根本不是死者。

第二张纸条是在七月份留下来的。

此时罗玉琴已经被害三个月了。那谁会留下这两张纸条呢?

留下纸条的人或许就是凶手。

从案发现场的种种迹象来看,凶手很有可能和死者罗玉琴发生过性关系。

办案人员认为他们之间应该是有情感纠葛。

如果是,凶手会和罗玉琴经常有联系,于是专案组决定从罗玉琴的通话记录里来寻找线索。

和罗玉琴最后通话的机主叫黄良,罗玉琴就是和黄良打完电话之后遇害的,而此前黄良也频繁地和罗玉琴联系。

民警推断黄良有重大的作案嫌疑。

通过调查,办案人员发现黄良的信息是假的!

民警继续对黄良的通话记录调查,发现一个手机号与他通信十分频繁,这个手机号的主人名叫丁服友。

丁服友,1969年1月24号出生41岁,四川省兴文县人,已婚。目前一个人呢在泸州打工,

进一步调查丁服有的社会关系,民警居然有了惊人的发现。

丁服友在罗玉琴家当保姆,与罗玉琴的丈夫有不正当的关系。陈刚已经和丁服友同居,有一次还被罗玉琴撞到过。

办案人员找到了丁服友,并把她带回了公安局进行询问。

面对民警的询问,丁服友表现的惊慌失措,语无伦次,很快把一切都交代了。

黄良真名叫王光敏,罗玉琴就是他杀害的。

丁服友和王光敏是打牌认识的,之后常常在一起。

而在说出杀害罗玉琴的凶手是王光敏后,其他的细节丁服友都说不知道。

王光敏,65岁,某企业的退休工人,而且他就住在罗玉琴被害的竹林附近。

民警赶到了王光敏的家,可惜扑了个空,邻居说他已经有半年多没有回过家了。

据邻居反映,王光敏这个人非常好色,爱吹牛说大话。

民警从王光敏的活动轨迹上排查到,他现在生活在云南,于是民警立即驱车到云南西双版纳的边境小镇勐伦。

在云南警方的配合下,专案组找到了王光敏。

听说是四川泸州来的警察,王光敏没有做任何的解释和反抗就坐上了警车,途中他交代了杀害罗玉琴的作案过程。

王光敏家里有一个十分本分的老婆,但是他还不满足,他在茶馆里认识罗玉琴后,两个人就保持着情人的关系。王光敏和死者罗玉琴有不正当男女关系之后他又认识了丁福友。

而此时丁服又正好在死者罗玉琴家里做保姆,还与罗玉琴的丈夫有染。

杨刚,王光敏,丁服友,罗玉琴四个人形成了复杂的四角关系。

如此复杂的关系持续不到一年,两个女人的矛盾就开始升级了。

罗玉琴发现丁福友已经完全搬入了自己的家与丈夫同居了。

罗玉琴曾威胁丁福友说:

“不仅要把她弄死,还要把她的娃弄死!”

周旋在两个女人之间的王光敏,在情感上还是倾向于丁福友的,于是直接把罗玉琴的话转告给了丁福友。

丁服友决定先先下手为强,她让王光敏把罗玉琴约出来,干净利落地弄死她。

王光敏说自己当时脑子也是热了,相比之下,心里还是更喜欢丁福友,于是决定帮丁福友除掉罗玉琴。

一来二去,王光敏和丁福友就商量在竹林里杀害罗玉琴。

2010年5月24日,王光敏打电话给罗玉琴,说是要到竹林里幽会,而此刻王光敏身上已经带好了一把锤子。

杀 死罗玉琴后,王光敏匆匆地把尸体埋在了竹林里,逃跑的时候,才发现了罗玉琴断裂的梳子,匆忙间又捡起了一半扔在了逃跑路上,另一半就留在了竹林里。

此后,王光敏又把罗玉琴的裤子和手机扔进了附近的粪池。

为了预防罗玉琴的家人报案,王光敏还写了两张纸条,称罗玉琴已经去了外地,纸条由丁福友贴在了罗玉琴家的门上。

事后,民警在王光敏的家中提取到了他作案的那把锤子。

历时20多天,龙马潭公安分局宣布白骨案告破,嫌疑人王光敏丁福友涉嫌故意杀人被提起公诉,王光敏丁福友杀害罗玉琴一案也终于有了终审判决,以故意杀人罪判处王光敏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以故意杀人罪判处丁福友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同时判决两被告人连带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经济损失。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