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人飞机租赁故事:机舱里的富人、网红、明星和上流社会

2021-01-24 23:10:41 新周刊

文 马路天使

私人飞行需求崛起。

说到私人飞机,你可能会联想起王思聪、成龙等富人的奢靡生活。毕竟一架飞机,怎么都得花上几个亿。

此前,说到私人飞机,大家都会想起王思聪普通的一次飞机遛狗。

最近我发现,私人飞机其实可以租,而且可以拼单。在2020年这个魔幻的年份,私人飞机租赁甚至破圈了。很多人把它当成空中Uber,接送滞留在异国的亲人回家。

小周是国内一家私人飞机租赁平台的CEO。她跟我说,这些年做飞机租赁平台的故事,大概可以写好几本书了。

小周是飞机租赁平台的CEO。

悄悄崛起的

中国私人飞机租赁市场

6年前,在国外读研时的一次旅行,让小周第一次接触到私人飞机。

从瑞士日内瓦到法国尼斯,直线距离400公里,不算太远的距离,飞机要多次中转,价格昂贵;开车要5个多小时,时间不允许。

后来,她找到了一款专门提供包机服务私人飞机租赁APP。几个人琢磨了一下,很快就定下了一架4个座位的小飞机。一共花费不到1万块钱人民币,平摊下来一个人几千块,没想到这么便宜。

一个多小时后,他们就落地了。不用提前两个小时到机场,也不用排队安检,到小机场后15分钟就能登机。小周觉得太方便了。

在国外,类似的私人飞机租赁APP很多,比如一款小飞机APP,甚至已经经过四五轮融资,变成了独角兽。在国外,私人飞机租赁的商业模式已经被证明是成功的。

刚好在寻求创业项目的小周突然想,把这一模式搬到中国行不行?旅行归来后,小周对比了中国和美国的市场状况,发现其实在中国,私人飞机租赁不仅有政策支持,还有广阔的供需市场。

政策方面,2016年,国务院《关于促进通用航空业发展的指导意见》就把通航产业定位为战略性新兴产业,计划到2020年要形成5000架机队、200万小时飞行量、1万亿经济规模和培育一批具有市场竞争力的通航企业。

市场方面,私人飞机租赁潜力巨大。

经过详细调研之后,小周发现,原来中国通用航空市场并非空白。

所谓的通用航空,就是普通人出行经常用到的民用航空以外的所有航空服务,比如像工业航空、农用航空、大型企业或者政府自备的公务航空、私人航空等。但是在通用航空中,绝大部分是私人航空和公务航空。

20世纪80年代以来,由于经济全球化的发展,公务航空迅猛发展,全球最大的500家企业80%以上都有自己的机队或飞机。比如在中国,就有号称公务航空业界“老大”的金鹿公务航空公司以及在亚太区最具影响力的亚太公务航空有限公司。

金鹿公务航空公司也提供包机服务,但是他们平台没有聚合用户。/金鹿公务航空公司官网

一方面,公务航空公司或私人营运的公务机不受航班时间的限制、不受目的地的限制、私密性好、可以随时随地出发、自由规划航线,可以为一部分有特殊需求的用户所用。

小周说,这些年来,中国的New Money(暴发户)崛起,有越来越多的私人飞行需求。而且中国那么大,民用航空的航线却不那么多,于是私人包机的需求很大。

另一方面,这些公务机航空公司往往专注于更庞大的企业需求,不会自行对接个人用户、做租赁平台。

而不管是公务航空公司还是拥有私人飞机的人,都很乐于把飞机以任何形式租出去,以节省自己的成本——因为即使飞机停在机场里,每一晚都要花费1~2万元,更别说机组人员薪资、飞机维修检查等各种花销......总之,能省就省。

赵本山女儿球球前阵子还在直播里吐槽自家的庞巴迪挑战者850公务机费钱,都卖不出去。

小周决定搭建一个私人飞机租赁平台,一端把公务机和私人飞机资源整合起来,另一端把用户聚集进来——这生意可以做!

自带凡尔赛属性的包机故事

2016年,小周拿着200万的启动资金,拉着两个互联网行业出身的朋友,做出了一个APP。上线两个月后,他们迎来了第一个订单——客户直接在APP上支付了30万元。这让小周团队备受鼓舞,原来真的有人会在APP里一下付几十万。

在国外,私人飞机资源比较多,市场比较成熟(比如像伦敦,大大小小的机场就有二十几个)。而且国外公务机提供的机型很多,从几十亿元的到几千万元的都有,价格相对国内较低。这也意味着普通人也能租飞机。

在中国,私人飞机还属于稀缺资源,小周说国内可用于私人租赁的公务机大概只有400架。因此,私人飞机本身带有特殊奢侈品的意味。而这种奢侈品属性,又导致公务机公司动辄就买下3~5亿元的飞机。这意味着在中国,飞机不是普通人能租得起的。

在某私人飞机租赁平台上,热门的私人飞机机型有出厂价2.8亿元的“庞巴迪环球5000”;有出厂价3.4亿的“庞巴迪环球6000”(据说是比尔·盖茨同款飞机);还有官方报价5亿元的“湾流G700”。

私人飞机上,飞行平稳,空间大,沙发、躺椅、厨房应有尽有,你可以自由自在地坐着、站着、躺着。想要办公的,里面有Wifi;想要娱乐的,甚至可以在里面开派对。

那么,在国内,租一次私人飞机要多少钱?我大胆试着选了一下,国内航线,广州飞三亚,1小时15分钟,报价20万以上;

国际航线,从广州飞伦敦,12小时,定价135万以上。

由于这种奢侈品属性,小周接触到的客户,也都自带“凡尔赛”属性。

明星等自不用说,这个群体对私密性本来就有比较高的要求,而且不差钱,所以一般明星包机的很多。有时候,小周团队会接触到不少剧组,直接把整个剧组送到目的地。还有一些大咖乐队,他们带的乐器十分贵重,所以私人飞机是不二之选。

有一次,小周遇到一个神秘的隐形富豪客户,“压根猜不到客户家里是做什么的”,只知道他们飞行目的地是南非,目的是为了看金矿——这里面的想象空间就够读者们琢磨半天的了。

未解之谜:钱从哪儿来?/《西虹市首富》

她也接触过一些一掷千金、日均消费百万的客户。他们是私人飞机租赁的常客,租飞机就是为了在全世界各地的豪华场所打卡,比如去新开的酒店和餐厅打卡、去拍卖会抢一个几千万的戒指或者一辆限量款的豪车。有时候,他们的目的地可能是一栋别墅——客户包下了别墅在那里度假一个月。

近两年来,小周明显感觉到客户中多了一类人群——网红、主播等。这些客户往往有大量拍照需求。私人飞机很容易为网红营造富贵的“凡尔赛”人设,满足粉丝对富人生活的窥探。

也有带货主播直接在飞机上开播,效果倍增。2018年,还没有爆红的薇娅就曾经包下私人飞机做直播。有过一次不错的体验之后,薇娅再次包下飞机——只不过后来那一次,她是给粉丝包的。她用私人飞机,把粉丝接到上海参加“521粉丝节”。这件事在当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2019年,薇娅爆了,小周感叹薇娅的商业洞察真的不简单,没白宠粉。

当然,小周团队也会遇到一些非常刁钻的客户,需求又多又细不说,还经常推翻自己的需求。有的刁钻客户,甚至拥有50个秘书来满足他不同的刁钻需求。

小周很硬气,“有些客户,习惯服务人员24小时去揣测他的需求,去帮他处理私人业务”。这样的客户,小周一般选择放弃,“很抱歉我们没办法满足您的需求”。

还有一小部分客户,是抱着好奇心来窥探私人飞机的。小周说,有一个客户,号称自己的是某大型公司的CEO,跟小周的平台聊了一年多,最终神秘消失,什么单子也没有定。

小周说,由于私人飞机稀有的属性,他们总会见证一些人生中非常重要的时刻,“这些故事加起来可以写几本书了”。

在飞机上,小周的同事见证了不少爱情——有些年轻人经常会狠狠心花钱在飞机上求婚,把女朋友的亲朋好友都带上。

有一些大的商务团队,为了一个重要的案子,需要把全部门的人送到另一个城市,3个小时内必须抵达,再马上赶回来,“像打仗一样”。小周说,这种情况下,私人飞机就像是“穿越世界的时间机器”,正如投资大佬巴菲特说的“能够拥有一架让我随时随地去商谈交易的飞机,使我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发展得刚好”。

有一次,小周团队遇到了一个90后女孩。“当时女孩妈妈生了病,只能去香港的医院看病,可是成都到香港的交通极其不便。母亲重病,无法承受长时间颠簸。”当时女孩找到了小周的团队,终于安全地把妈妈送到了香港的医院。

这件事情,也让小周产生了一种使命感。不久后,小周的平台上线了免费的医疗对接服务。后来,这个服务还成功地把不少人送到了指定的医疗地点。

小周没想到的是,2020年的疫情让航空公司血亏,却让私人飞机租赁出圈了。

第一季度是春运的高峰期,很多人选择乘坐私人飞机去国外玩。而那时候疫情刚在国内爆发时,很多富豪也在第一时间就携家带口飞走了。

第二季度时,国内的疫情逐步得到控制,而海外的疫情却走向失控。大量留学生和商务人士都想回国,但当时为了防止境外输入,国际航班非常紧张,一票难求。

普普通通的一张机票,价格却水涨船高,从平时一张八九千元,炒到了三四万甚至十万元。

不仅仅是贵,在那么多人的机舱里还有交叉感染的风险。于是,很多人选择包机回国,私人飞机的订单量与日俱增。那时候,小周的一个客户就花了一百多万把孩子从英国接到国内。

小周说:“私人飞机就像是‘最后一张登上诺亚方舟的船票’,只要能带你离开困境,价格就不是问题。”

私人飞机内部结构。

更重要的是,那时候小周发现平台涌入了越来越多的年轻群体。虽然私人飞机租赁仍旧是奢侈消费,包机动辄20万以上。但至少很多人意识到了私人飞机并非触不可及......如今,开始有人为了毕业旅行、结婚蜜月等租飞机。

别看租一次那么贵,假如从广州飞三亚需要20万元,一架飞机能坐8个人,人均平摊下来1.25万元,似乎也不是不能接受!

小周觉得,随着私人飞机租赁市场的开拓,私人飞机价格会下降,未来,飞机很可能成为一种空中Uber。

这是不是意味着,以后,飞到伦敦喂鸽子也不值一提了?

私人飞机触手可及?/Pexels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