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不想再去新疆开庭了

2021-01-24 08:43:08 天下说法

2020年 12 月上旬,我们团队在新疆巴里坤参加了一个庭审。这是我们团队做的收费最低而又耗时最久的案件,从出发到回来,几乎一个星期,虽然真正开庭的时间是两天。提前去准备,开完庭没赶上飞机,滞留了两天,顺便也把这个案件的背景详细调查了一遍。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当时写的办案手记(其中有篇被删):

感谢法院的庭审直播,让该案的影响力至今还在互联网上传播。庭审公开网上的直播点击率几天之内突破十万加,然后很多新疆的案件找过来,希望我们代理。但是,新疆真的太远了,加上疫情的影响,我们都婉拒了这些案件,尽管其中有冤案也值得做。我们一直在等待该案尽快有一个公正的判决。

庭审回顾:

http://tingshen.court.gov.cn/share/wechat/16407137

期间,我们提交了对被告人的取保候审申请。哈密市中心医院病历显示,第一被告人安某成被诊断为:可疑冠心病观察,高血压病三级(极高危),低钾血症,颈动脉硬化,脂肪肝,双眼视网膜色素变性,窦性心动过缓。若从医学专业角度判断,被告人以上病情随时可能导致生命危险,不适合羁押。

一个半月后,我们不仅没有等到判决,反而接到了再次开庭的通知。检察院因证据不足,补充了一些证据,要求再次开庭,法院希望我们2月5日去巴里坤开庭。我查了一下航班,从现在起,只有2月2日和2月4日有北京直飞哈密的航班,而哈密疾控中心规定,低风险地区来的,必须先隔离三天才能活动,因此我们以最近的航班飞过去也无论如何都赶不上庭审。

我早已订了1月31日回家的机票,我陪老人孩子去丽江过春节。赵律师和吴昙律师也大约在2月1日左右回家过年,因此,我们也不可能取消原来的行程,于南方小年那天去参加几千里之外的庭审,那样的话我们可能回不来,或者回来之后发现已经没有票回家了。在春节订票紧张的情况下,这样改变行程不现实。法院说,审限快满了,不可能再延期,年前要再次开庭。

2020年12月10日法庭辩论片段

可问题是,上次庭审已经法庭辩论终结,被告人最后陈述完毕,审判长宣布择日宣判,并没有说要择日再开庭。那么,当发现证据不足时,是依法作出证据不足的判决,还是建议检察院撤诉呢?抑或像现在一样由检察院自行补充证据?如此一来,案件永远都不存在证据不足,可以一直补正,补到充分为止。反正证据不足,就是不做无罪判决,补到证据够定罪为止。

这个问题,在平度老人寻衅滋事案中也曾遇到过。第一次开庭很成功,开完庭后两位被告人就被取保候审了,我们就等着法院可以作出无罪判决。没想到检察院又重新补证,要求再次开庭。当时我也是持强烈反对意见的,因为法庭辩论总结后,被告人最后陈述完毕,审判长宣布择日判决时,庭审就已经结束了,不应再给补证留下时间窗口,否则程序永无休止。那个案件开庭时间与我上课时间冲突,我没有参加,后来再次开庭后硬判的“实报实销”。

两年多以前我曾就此写过一篇文章,当时也是遇到这个程序问题。这说明,实践中这还是一个比较普遍的问题。审判阶段,检察院是可以申请补证,但这个补证应该是在庭审前,庭审过程中而不是庭审结束后。被告人最后陈述完毕,法庭宣布择日判决的时候,就应该视为庭审已经结束。检察院不能通过补证,重启法庭调查的大门。辩方同样没有这样的权利。

下面就是我当年写的文章中关于此问题的论述:

《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五条规定,“在被告人最后陈述后,审判长宣布休庭,合议庭进行评议,根据已经查明的事实、证据和有关的法律规定,分别作出以下判决:(一)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依据法律认定被告人有罪的,应当作出有罪判决;(二)依据法律认定被告人无罪的,应当作出无罪判决;(三)证据不足,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的,应当作出证据不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的无罪判决。”

法庭审理完毕,如果证据确实充分,做出有罪判决,根本无需补充侦查;如果证据不足,应该做出证据不足的无罪判决,也无需补充侦查。《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八条:“在法庭审判过程中,遇有下列情形之一,影响审判进行的,可以延期审理:(一)需要通知新的证人到庭,调取新的物证,重新鉴定或者勘验的;(二)检察人员发现提起公诉的案件需要补充侦查,提出建议的;(三)由于申请回避而不能进行审判的。”在整个法庭审判过程中,只有检察人员提出补充侦查建议的,才有可能延期审理。问题是,辩论终结后,被告人最后陈述完毕,还算“法庭审判过程中”吗?

有人认为,只要法院还没有判决,都是法庭审理过程中,并以最高院关于刑诉法解释第222条为理由,因为该条规定了“法庭审理过程中”,可以申请调取新证据,可以延期审理。但是看法律条文,不能只注重字面意思,机械地去理解法条含义,而不管上下文,歪曲立法本意。该条规定是在什么情况下,允许补充新证据的?这个“法庭审理过程中”真的可以理解为判决前,包括被告人最后陈述结束之后吗?非也。

新刑诉司法解释是根据旧刑诉司法解释156条演变而来的,旧刑诉司法解释第156条规定,“当事人和辩护人申请通知新的证人到庭,调取新的证据,申请重新鉴定或者勘验的,应当提供证人的姓名、证据的存放地点,说明所要证明的案件事实,要求重新鉴定或者勘验的理由。审判人员根据具体情况,认为可能影响案件事实认定的,应当同意该申请,并宣布延期审理;不同意的,应当告知理由并继续审理。”该条是在公诉案件第一审程序这一大的章节内容中,对何时提出没有限制,因此以前公诉人经常如此操作,法院也思维惯性准许。但新刑诉司法解释222条是在第二节“宣布开庭与法庭调查”中,同样,第223条也是在这一小节中,后面第三节为“法庭辩论和最后陈述”,很明显第二节里的“法庭审理过程中”和“审判期间”都是法庭辩论和最后陈述前,限定在法庭调查阶段。第222条和223条的区别,前者是针对辩方的,后者是针对控方的。第225条“法庭审理过程中,对与量刑有关的事实、证据,应当进行调查。”这里的“法庭审理过程中”指法庭调查阶段就更明显了。

我个人认为,如果“法庭审理过程中”和“审判期间”可以延伸至法庭辩论和最后陈述之后,那从结构上来说,不应该放在司法解释的“法庭调查”这一节,而应该放在“法庭和最后陈述”之后,这样在逻辑上才说得通。因此,从文本解释的意义上来说,“法庭审理过程中”很明显是在法庭辩论和最后陈述之前,而不是之后。也就是说,在被告人已做最后陈述,法院宣布休庭后,公诉人不得再补充提交新证据,法院应根据庭审中的证据对被告人定罪量刑。如果证据不足,要么作出无罪判决,要么就由检察院撤诉。

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第四百五十九条规定了检察院撤诉:在人民法院宣告判决前,人民检察院发现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撤回起诉:(一)不存在犯罪事实的;(二)犯罪事实并非被告人所为的;(三)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不认为是犯罪的;(四)证据不足或证据发生变化,不符合起诉条件的;(五)被告人因未达到刑事责任年龄,不负刑事责任的;(六)法律、司法解释发生变化导致不应当追究被告人刑事责任的;(七)其他不应当追究被告人刑事责任的。对于撤回起诉的案件,人民检察院应当在撤回起诉后三十日以内作出不起诉决定。需要重新侦查的,应当在作出不起诉决定后将案卷材料退回公安机关,建议公安机关重新侦查并书面说明理由。对于撤回起诉的案件,没有新的事实或者新的证据,人民检察院不得再行起诉。新的事实是指原起诉书中未指控的犯罪事实。新的证据是指撤回起诉后收集、调取的足以证明原指控犯罪事实的证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百七十七条也规定:在宣告判决前,人民检察院要求撤回起诉的,人民法院应当审查人民检察院撤回起诉的理由,并作出是否准许的裁定。

至于有的审判人员反映的,在辩论终结被告人最后陈述以后,合议庭发现被告人可能有自首、坦白、立功等法定量刑情节,而人民检察院移送的案卷中没有相关证据材料的,不需要补充侦查,只需要根据刑诉法司法解释第226条通知人民检察院移送即可。

既然证据不足,一直不证吗?被告人即使病重也一直关着吗?真心希望新疆巴里坤法院可以依法对被告人作出无罪判决。

新年我有一个梦想,

我希望每个人都可以获得公平公正的审判。

让守法的人不再孤单,

让违法的人心有畏惧,

让事情成为本来应该有的样子!

最近被删的文章可以看备份号:法天说法(ID:wufatian1)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