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模仿周星驰,他还要走很长的路!

2021-01-23 22:42:34 未来电影局

《大侠卢小鱼之夕阳红战队》是鬼才导演卢正雨,经历两年精心打磨的回归之作。故事大体上讲了怂货卢小鱼被诬陷杀害父母,在被官衙拷问之际,急于为自己洗清冤屈,误打误撞闯入“奇异世界”,经历各式各样千奇百怪的人物的邂逅和帮助之后,终于实现自己效仿前辈大侠风清扬惩奸除恶,为父母亲报仇,最后归正江湖的心愿,成为一代大侠。

卢正雨还在扩充自己的“卢小鱼”战线!

笔者认识卢正雨,是从他那种复制邵氏老电影的风格性短片,以及对于周星驰无厘头的模仿开始的,其次是参演周星驰的《西游·降魔篇》和《美人鱼》,而他自己拍长片,都是这套复古和模仿“无厘头”喜剧的路数。为此,甚至有人说他可以接周星驰无厘头喜剧的班。

阔别两年,再次归来,《夕阳红战队》抛弃了以前《嘻哈四重奏》和《大侠卢小鱼》走“短平快”喜剧的路线,首次尝试了单一故事线的长剧集。

导演给一个小人物成长为大侠的故事,添加了同伴的磨合,和自身的成长,从而构成经典的小人物成长史。不仅延续了以搞笑情节和剧集金句的风格,还通过“怪力魔性”呈现出一个有笑有泪,悲喜交集的燃魂世界。

卢小鱼喜剧的特点,一直是以一个怂包在险恶和多变的形势下,强作正经,说一些口不对心的场面话,然后被现实迅速打脸,继续在言语上,找回自我安慰,从而降低心理的落差,来不断制造笑料。

这样的套路,在片段性的短喜剧里很有优势,但如果放在长剧情里,就显得单调和枯燥。所以《夕阳红战队》用了一个小市民的艰难成长为底子,通过他一路上遇见的各种奇形怪状的人,来不断营造新鲜感的冲突,最终维持整个剧事的搞笑度!

因此,设置千奇百怪的人物,来延续戏剧冲突,是《夕阳红战队》的第二重保险!

除开有些套路化的小百姓千回百转,跌跌撞撞的成长戏份之外,《夕阳红战队》还有“奇形怪状和荒诞不经”的人物设定——除了前作中的经典形象的惊喜回归之外,

还有新出场的角色“三千年美少女”画眉,一百岁高龄但还“是个孩子”的孤老,“歪果仁”不死血族德古拉,以及“忍不住”呆萌忍者千兵卫…古今中外杂烩一锅,融聚一堂。这些人物太有个性,相互之间的磨合与冲突,形式方法的对撞产生了无数的笑料。

只有你想不到的无限脑洞,没有导演打不破的次元壁。

还是喜剧中的闹剧,记忆点却太稀薄!

《夕阳红战队》的故事大纲比较简单,是一个典型的小孩子成长故事。但添加了很多零零碎碎的小段子,来一点点的撑起整个剧情里的细节。

这里就暴露出卢正雨对于剧情细节的选择的问题。虽然依旧沿袭了邵氏老电影,致敬周星驰无厘头的喜剧,和金庸古龙老派武侠小说三者合一的传统,后来又加了东洋忍者,西方吸血鬼伯爵等等古灵精怪的细节,还在很多段子和细节的选择上,尽可能的贴近当前观众比较关心和感同身受的社会现实,来拉近和观众的共情。但是说到底,整体效果很有限。

模仿周星驰的喜剧套路

比如从人设上,卢小鱼是一个不被理解,遭受嘲笑的翻身咸鱼。这种设定在周星驰电影中最为常见,不过是把周星驰的“咸鱼”的象征符号,变成了村口那只看似张牙舞爪,其实是微末渺小的“蝼蚁”。虽然做了一个小转变,但是骨子里还是一种仪式上的承袭!

剧情层面,也致敬了很多星爷电影经典桥段,比如剧中卢小鱼自己有喜爱的事情,但父母却必须要他子承父业,去做铁匠和学十字绣,甚至以死相逼。

虽然这些小片段颇有反映现实的意思,但是整体叙事性还是欠缺连贯性和融合性,加上段子之间协调性不够,显得整体故事十分单薄无物。

《夕阳红战队》成片效果不像主创期望的长篇连续剧,而更加类似于情景喜剧,缺乏足够强大的核心,段子放在了首要的位置,剧情放在其次,破坏了整体表达能力。

所以现在最大的问题,卢正雨还是缺乏把短片的闪光点,连缀成一出足够连续和连贯的长故事的能力!

距离自立一派,卢正雨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卢正雨一直在模仿周星驰,但他距离独当一面尚有很大距离。

首先他的根基不够牢固。毕竟内地的底层环境和周星驰所处的环境有着本质性的差别,所以想要提炼出足够有说服力的”无厘头“情节,更是比当年周星驰需要花费更多的心力。

卢正雨很多作品都有着一种沉不下去的感觉。而在这部喜剧电视剧作品当中,部分桥段确实可以贴近现实,但是在整体的大故事上,剧情太闹腾,还是偏重于过度胡编乱造的取悦观众的噱头更多,因为编造的噱头太明显,缺少一个深刻有效的社会学主题,所以观众普遍感觉足够搞笑却无法长久共情。

这是卢正雨模仿致敬周星驰十几年来,一直没有找到的根本原因。

周星驰早期无厘头风格的喜剧作品,其实不仅仅是小桥段的有趣,更是通过小桥段的累积来凸显大故事的深刻。卢正雨在这一点上,因为天生不足,这些年的努力使得他依旧跟不上趟。

《夕阳红战队》里面糅合了很多老式武侠电影,老派武侠小说和港式喜剧的桥段,因为致敬和戏谑得太明显,所以那些桥段的重新使用,更多的还是向观众兜售情怀,并没有获得足够的提升。因此,观众会觉得他的桥段致敬有拾人牙慧的嫌疑。

借鉴和致敬在影视创作当中,其实也无可厚非,但要注意一点,就是借鉴精髓,而不是照搬皮毛。

卢正雨的表演,在扮演风格和对其笑料的表面手法上,非常类似周星驰早期的喜剧风格,但是在提升内涵和中心议题的精髓部分上,那种小人物不甘平凡的自我嘲讽,卢正雨作品因为缺乏足够的现实底蕴,而一直欠缺的。小桥段上,他能够翻版这种自嘲式的喜剧风格,但大故事和大故事的核心表达上,还是力所不及。

毕竟,生活基础和随之造成的人生心态的固定,是内地无法成功复制无厘头的老问题了。无厘头表演方式的精髓,不是装疯卖傻,而是生活失控之下的下意识不受控制。

要想展现这种面对生活焦头烂额依旧强作欢喜的苦中作乐,角色人物需要面对真正的困苦,而且从困苦生活里提炼出足够强大而勇于自嘲的内心,才能成就真正的无厘头式的表演路数。

比如周星驰很多影片,各大桥段面对的真正困苦,都是社会里比较共通的沉积问题。这些困扰底层百姓的真困苦,能够和现实挂钩,在剧情里能够轻易的引起观众的共鸣。

反观卢正雨的作品,还是为了构成剧情冲突而刻意制造的动机很明显,而且整体气氛过于戏谑,偏向于闹剧风格,比如第二集中,两位侠客大妈的结婚闹剧,就是为闹剧而闹剧。

所以,卢正雨的底层生活整体格调一直提升不起来!

总之,卢正雨现在处境微妙而尴尬——他沉不下去,达不到周星驰那种底层小百姓真实生活的完整体现,而又浮不起来,完成不了无厘头那种似喜实悲,洞悉人心的升华。最后落一个见面开口笑,过后既忘的短暂时长!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