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罪朱元璋被发配丽江,他和祖辈却在束河见证了茶马古道的兴衰!

2021-01-23 17:20:48 丽江读本

马蹄哒哒地踏过青龙桥,马锅头抬眼望了望远处云烟升腾的玉龙雪山,似乎感到了前方藏地高原袭来的一丝丝寒意。

“以前走西藏的马帮,就是从我家背后的山路去呢。”李金凤家世代做皮匠,到他这儿已是第六代,他们家生产皮褂、皮靴、皮口袋、护具正是过路马帮必需的装备。

束河是茶马古道上的重要驿站,攘来熙往的马帮在进入藏地之前就在此休整,顺势带动了当地皮革业的发展,让束河有了“皮匠之乡”的名号。

然而,随着茶马古道的没落,一时繁盛的束河皮革业渐渐凋敝,如今只剩了几位像李金凤这样的皮匠还在继续祖业,但在他们身上仍能看见昔日束河皮匠们一把锥子走天下的创业精神。

一把锥子走天下

“我的祖先们一把锥子走天下,差不多600多年前就从南京一路来到了丽江。”关于李金凤提起的这段祖先迁徙史,还得从朱元璋的“靴灯事件”说起。

明初某年元宵灯会,各路能工巧匠为博皇帝欢心,使尽浑身解数打造各式花灯。其中,应天府皮坊的皮匠师傅们别出心裁制作的彩绘羊皮大靴灯格外引人注目,也招来了他人嫉妒。

有人散布谣言说,皮匠们扎造靴形巨灯,是在嘲讽当朝皇后“马大脚”。朱元璋得知后勃然大怒,决定将其皮匠们斩首。马皇后则劝谏朱元璋说:“国家初定,不宜滥杀工匠。”皮匠们才免于斩首,被发配到云南。其中有一部分皮匠流落到了束河,很快适应并开始生产适应滇川藏地区特点的产品,结果颇受欢迎,于是就在异乡扎下了脚跟。

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多的人家开始从事皮革业,束河便有了“皮匠之乡”的名号,纳西语中也有“少坞习日本”之说,意思是“束河皮匠之村”。直至上世纪50年代,束河从事皮革业的人们每到农历八月十五日,都会到九鼎龙潭边上的三圣宫中祭祀三圣之一的皮匠业祖师孙膑。

长久以来,束河坊间流传着一句话:只要有一把锥子,束河人就敢走天下。除了在束河扎根,束河皮匠的足迹还遍布滇藏地区,远到拉萨、昌都、康定,近到迪庆、怒江以及丽江城乡各地,都有束河皮匠传艺谋生,永宁和中甸还有束河移民发展起来的“皮匠村”。

诚信是“金”,巧手如“凤”

12岁开始,李金凤便跟随父辈学做皮匠,裁剪、缝纫干得十分认真,做出来的东西让大人们夸赞不已。“所以,父亲给我起了个‘凤’字。”

父辈告诉李金凤,地球上猪皮、牛皮、马皮、羊皮什么皮都有,使用价值也都非常高,样样会做当然是不可能,但是要尽力去钻研。这句话像烙印一样刻在了李金凤心里,也养成了他一辈子爱钻研的精神。

“我就像洗脑了一样开始钻,文革时期不让做个体,我就晚上烧着火自己悄悄整。有些工艺不会,我就带点礼去大理拜师傅。”

如今年过八旬,他坦言做了许多年皮匠,还有很多手艺是自己不会的,每到一个地方旅游,他都会去考察别人的制皮工艺,看看有没有比自己更好的地方。“眼见为实才能做到,光是有想法,不去接触是实现不了的。”

1985年,国家经济政策开放后,李金凤来到大研镇开店,手上没有多少预算,于是选择在相对冷清的五一街。

“我是束河人,很多人不认识我,但是当时心里有个想法,一年时间保证饿不死自己,还要把名气打响!”

为了打开市场,李金凤采用了和如今互联网电商相同的策略:拉低价格,吸收客源。

别人做一副披肩收12元,李金凤却只收2元。没过多久,李金凤结识了许多客人,大家纷纷涌到他的店铺来。这时他宣布:“原来收2块,我是找不到钱的,无法发展,现在值多少钱,我就要开始收多少了,人家收12块,我要收14块了。”

但与如今一些互联网电商不同,李金凤保质保量,从不作假,诚信与良心是他做事最看重的东西。

“别人处理不了的皮具,我可以揉得和新皮一样软;别人翻新不了的披肩,我想办法给做得崭新如初。诶!人家各个佩服,效果比广告都好!”

所以,听到报价的顾客们非但没嫌贵,还说李金凤的产品比别人好,这个价格并不算贵。靠着自己的手艺和头脑,李金凤就这样迅速打开了丽江市场。

披星戴月的羊皮披肩

除了常见的皮革制品,李金凤制作的羊皮披肩是店里的热销品。

纳西人生活在玉龙大雪山下的高原地带,虽然四季如春,但遇雨成冬,早晚偏凉。羊皮很早就进入了纳西人的生产生活,唐代樊绰《蛮书》卷四中就说:“麽些蛮(纳西)……男女皆披羊皮,俗好饮酒歌舞。”后来披肩成为妇女的专用,男人则改穿羊皮褂。

“以前,有姑娘的家庭,都会在七月会买来一只黑绵羊,喂养一年到冬至前后就把羊杀来取皮。”李金凤说,“为什么要冬至前后呢?因为羊已经完成换毛,皮毛质量是最好的时候。”

剥下的羊皮不能暴晒,要放在阴凉通风的地方晾干。然后用草木灰混水,涂抹在皮面上,让皮子软化,然后用手脚反复折叠揉踩,十分费力。

用草木灰揉搓的羊皮容易发黄,以前人们用糯米粉来增白,李金凤改良工艺后,选择用硭硝来增白。这样做出来的披肩,就像生白纸一样雪白挺括。

揉好的羊皮用模板比照画上样式,再用皮刀照着开始旋皮,做出蛙的形状,代表着多子多福。做披肩的羊皮毛有一寸长,所以不能用剪刀,以防剪刀将羊毛一并剪下。

羊皮裁剪成型,接下来装钉氆氇肩领,黑色京绒滚口,麂皮垂穗串“七星”,麂皮代表着星星散发的光芒。肩部缝上两条绣有图案、尾椎绣有“蝴蝶”或“蜜蜂”的带子,这种图案象征了纳西妇女们如蜂似蝶,任劳任怨的高尚品质。黑羊毛、白羊皮则象征着黑夜与白天,点缀上七颗星星,就代表着纳西族妇女披星戴月、勤苦耐劳的美德。

传承还得靠自己发挥

对于传统手艺的传承和发展,李金凤并不担忧,无论现代纺织面料如何进步,他认为皮革制品仍然有其不可替代的地方,而手艺如何发展则完全要靠自己的努力。

“政府每年都给我补助,这个非常难得了,但这只是起到一种鼓励的作用,主要还得靠自己‘发挥’出来,如果不‘发挥’出来,要一直传承保留下去,也是不可能的。”

纳西学者杨沛诚在《丽江束河皮毛业的综合利用》一文中写到:束河皮革业现在已成“黄鹤一去不复返”,可喜的是在60年代读过中学的农民李金凤,在“而立”之年,执着追求,放弃祖辈们的传统制革工艺,独辟蹊径,自学成才,学会现代化的制革方法。他多才多艺,在儿女们的协助下,不仅能箍扎竹篮,而且善于制作“七星羊皮”,缝皮夹克和皮衣褂,选用不同毛色的皮子,制作出各种动物和花卉图案的皮毛褥子,面向市场,给“少为希日本(意为束河皮匠村)”增添了光彩。

正如杨沛然所说,李金凤并没有一味墨守成规地坚守传统,而是不断在传统的基础上跟随着时代需求在不断变化。

为了做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李金凤动员了曾在学校当老师的大儿媳退了职,他告诉儿媳妇:“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缺少不了像你一样的文化人,需要你引导大家认识这些东西。你当教师非常重要,文化传承同样也很重要,你做老师工资还不错,但是你们做好了手艺传承,同样也会有不错的效益。”

如今,年过八旬的老皮匠已退居二线,三个子女继承了父亲的手艺,各自的生意也都经营得不错,但李金凤仍不断提醒他们:“一定要观察,了解人们的需要,跟上社会的发展,才能生存。”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