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生父亲砍死留美博士女儿:“我不后悔!这个女儿我白养了!”

2021-01-23 12:04:44 我是朝食集

亲生父亲砍死留美博士女儿:“我不后悔!这个女儿我白养了!”

这几天不太忙,我又重新看了《欢乐颂》。

结果看了第二遍,还是被樊胜美的家人气到半死。

当她连饭都快吃不上的时候,她亲妈还像一个催命的债主,

不停地给她打电话,让樊胜美借钱帮自己的儿子还债。

女儿死活无所谓,儿子和孙子可是半点委屈都受不得。

每当看到樊胜美抓着头发哭的时候,

“天下无不是的父母”,

一桩十几年前的老案子,告诉了我一个否定的答案。

赵庆香生在山东的一个贫穷村庄。

因为环境所致,赵庆香很早就知道读书很可能是唯一能改变自己命运的方法。

所以她格外努力,成绩特别好。

赵庆香的努力没有白费,她顺利考上了大学,

而且大学期间每年都能拿到奖学金。

赵庆香知道家里条件不好,因此上学都靠自己打工赚学费。

不但没有花过家里的钱,还要每月寄钱回家,

给自己的父亲,还有自小得了癫痫的弟弟。

在上大学时,赵庆香认识了丈夫魏斌。

两人感情很好,志同道合,结婚之后,二人决定一起赴美留学。

出国用的所有钱都是男方家支付的。

可即便这样,赵庆香的父亲依然强烈反对她出国留学。

“不赶快工作一直读什么书?”

“家里都穷成什么样子了?还读书?”

父亲的阻拦没有让赵庆香停下学习的脚步,

她出国之后,边读书边打工赚钱。

美国工资高一些,她源源不断地寄钱回家,帮家里建起了新房。

可她没有想到,即使她这样付出,

灾祸却仍在她回娘家探亲时降临了。

据媒体报道,赵庆香当时在美国一家大型企业工作,年薪6万美元。

她的丈夫是南开硕士,在美国一家计算机公司上班,年薪3.6万。

夫妻二人赚的不算少。

可是这样的收入却无法支撑赵庆香父亲吸血一样的索取。

“你弟弟都28岁了,因为有癫痫,一直娶不上媳妇。”

“这次看好了一个,对方要求必须在县城里买房。”

“现在就全靠你帮他了。”

赵庆香的父亲总是理所应当地问女儿不断索要。

可那是赵庆香博士毕业,刚刚踏入工作,

自己出国所有的花销都是丈夫家人给的。

她特别为难,跟父亲说:

“我们刚刚开始工作,没有什么积蓄。”

“这五年也没少往家里寄钱,这次还要带孩子回美国团聚(赵的孩子从一出生就是公婆在照顾),”

“开支也很大,能不能缓一缓?”

“过一段时间我们一定给你邮钱回来。”

谁知道她的苦衷却成了父亲的逆鳞。

赵庆香的父亲觉得:自从女儿嫁了人,就敢藏私了?

以前明明是不敢违抗自己任何要求的,最听话的女儿!

没察觉到父亲恨意的赵庆香依旧选择了回娘家探亲,

一到家,赵庆香就先给了父亲1600美元,

自己只留了不足1000美元。

可父亲并不拿这点钱当回事,

依旧不停逼迫女儿给自己的儿子去县城买房。

在女儿即将返回美国的前一天,

他让妻子最后一次向女儿要钱。

拿不出钱的赵庆香对母亲说:

“妈,在美国真的不容易,别逼我了。”

发现真的要不出钱的赵父,却彻底歇斯底里。

在女儿睡在家的最后一晚,他推开了女儿和女婿的房间门,

用斧头先对着女婿的脑袋一阵狂砍,

接着砸死了还在沉睡中的女儿.....

令人崩溃的是,直到赵父被抓进警局,在法庭宣判时,

“这个女儿我白养了!”

“我唯一的儿子就因为她娶不上老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我活不好,他们还想活?”

还记得前段时间,一个赴美留学的北大博士,

拒绝母亲临死之前见自己最后一面的事件上了新闻。

而面对病危的母亲,他只说了一句:

乍看上去,王永强何其不孝,可实际事情却另有隐情。

当年王永强考上北大之后,多次被父母要求辍学。

四年大学,家人一分钱都不给他。

北大的学生那时每月有4元助学金。

得知此事的王永强父母开始拼命要钱,王永强只好把每个月发的4元都寄回家。

即使当时每次寄钱都要花掉1毛。

在王永强工作后,父母的要求越来越多。

他们要王永强帮自己有小儿麻痹的哥哥在城市里找工作,

帮二大爷家的堂哥的孩子去上大学。

等到王永强和妻子成家,得到了去日本工作的机会。

王家父母又觉得儿子不把自己一大家子全部带出国,就是不孝。

曾经王永强也记挂家里,记挂自己的父母。

他也曾经写过一封封家书,问自己父亲母亲是否一切都好。

可是他最终被无法满足的父母逼到只能出逃,

他离开故土,奔赴美国,

一去二十年,再也没有回头。

维系父母和子女关系,本应是爱,

而不是什么道德,什么责任。

那些只奉行孝顺的家里,

孩子会对父母真的会袒露心扉吗?

他们大概只会真的非常“听话”,

也只是“听话”而已了。

亲情不该只是道德绑架,

我真的很想问那些不断索取的父母:

你们生下孩子,就是为了让他们还债吗?

这样的亲情债,真的比高利贷更可怕!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