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爽妈想取代郑爽,妮妮妈被控虐童,“虎妈”教育真的可行?

2021-01-23 08:00:33 遇言不止

坦雅和郑爽的前车之鉴太让人遗憾,但愿不要再有孩子重复同样的人生。

——遇言姐

“就生下来后,就送人了,你俩就全忘了,对,就全忘了。”

“感情不在了,孩子送人,也是希望自己的孩子有个好归宿。”

这是郑爽妈刘艳的两句录音。

前天,“谷雨实验室”发了一篇2017年就写好,因为某些原因一直未能发表的文章——《郑爽和母亲漫长的战争》。

文章写的是郑爽和母亲刘艳之间的畸形关系。

其中提到了——

爱唱爱跳的刘艳因为自己没当成那英,疯狂而执着地要在郑爽身上成就大业。

刘艳在郑爽刚学说话的时候,就给她洗脑,植入明星梦。

自一岁半起,郑爽就被母亲控制着饮食,以防止变胖。

刘艳不许郑爽有任何知足常乐的念头,必须当明星、挣大钱、出人头地。

刘艳愤怒于自己家庭主妇的身份,对郑爽相夫教子的思想如临大敌,一定要把女儿和张翰搞散了才算。

刘艳对女儿身上投射出的病态心理令人瞠目,包括——

刘艳最大的愿望是和郑爽交换人生,哪怕一年也行。

刘艳看不惯郑爽对开工有压力感,觉得那本应是幸福而轻松的工作,恨不得代替女儿去做,并且相信自己能做好。

郑爽不想演戏,想跟张翰结婚。刘艳愤怒,感到不公:老天爷也瞎了眼,不爱干的人给她整到那个位置,爱干的人就没有干成。”

刘艳为女儿全心付出,在女儿身上实现自我。

同时,这对母女之间又有一种微妙的竞争关系。

当妈的认为自己样样比女儿强,只是时运不济,没能出人头地,对女儿表现出强烈的羡慕嫉妒,甚至是恨。

这篇3年前的文章,充斥着压抑与病态。

刘艳和郑爽之间是一种畸形的对抗与共生。

说对抗,是因为郑爽和母亲关系紧张。

成年后的郑爽试图反抗母亲对自己的控制,郑爽给母亲请过心理医生,要求母亲还自己一个道歉。

说共生,是因为自救未果后,郑爽迅速向下滑落。

当她说出“孩子打不掉,TMD烦死了”、“把孩子送人是做好事”、“受精卵还有,以后想要孩子了还能要”的时候,她已经从那个被母亲压迫的可怜之人,变成了如今跟母亲一样的可恨之人。

看完这篇压抑的文章,遇言姐脑中闪过的是花滑运动员妮妮(安香怡)的母亲——张爱君。

刘艳和张爱君这两位母亲太像了。

她俩年龄相仿,都是67/68年生人。

郑爽妈生孩子早,妮妮妈生孩子晚,但这对母亲身上体现了——

一模一样的性格、一模一样的经历、一模一样的话术

两位母亲都自以为是虎妈,而外界看来她们都有点疯狂。

今年14岁的妮妮,在两年前便获得了全国花滑锦标赛成年组冠军

老读者们都知道遇言姐是花滑粉,写过好几篇关于陈巍、周知方、刘美贤这几位华裔花滑运动员的推送。

在很多人质疑为孩子服务的父母失去自我的时候,遇言姐总是对这些家庭的父母们感到敬佩和仰慕。

但是,妮妮的母亲又不一样,连遇言姐都理解无能。

今年6月,《时尚先生》发表了一篇令圈中哗然的专访。

在采访中,张爱君脏话不断,毫不讳言自己在公共场所打骂女儿,对自己因为虐童而被投诉津津乐道,甚至说出——

“我打她是有社会责任的。”

两个憋了一肚子气的家庭主妇

郑爽妈刘艳、妮妮妈张爱君有诸多相似之处。

她们性格强势,是家庭的主宰。

丈夫在家中比较弱势,在教育上没有发言权。

她们都是壮志未酬的家庭主妇,认为自己是能够干大事的人,之所以没能成功是时运不济。

郑爽妈刘艳觉得自己有能力、会做事,要是去了机关单位,一定能混得特别好,或者去唱歌,没准也成了。

刘艳渴望鲜花与掌声,一生中的高光时刻是——

去看人妖表演时,演员那边迟到了,刘艳自己跳上台,唱了首《容易受伤的女人》,赢得一片叫好声。

24岁时,刘艳稀里糊涂当了妈,对生活倍感失望的她,在女儿睡觉后就搬个板凳在厨房里学自考。

自考没考上,刘艳又找了个夜总会唱歌的工作。

每天晚上带着借来的礼服去上班,期望自己能像那英一样被人发掘。

之后,驻唱没折腾出名堂,她就全心打造女儿。

与郑爽妈同龄的妮妮妈张爱君,同样憋了满腹壮志未酬的怨气。

张爱君的理想是当女强人,结果却是在外企当螺丝钉,给老板倒咖啡、订机票。

根本没有人搭理她“管人、管项目”的诉求。

31岁时,从外企离职的张爱君开始学花滑。

从早晨8点练到晚上10点,甚至为了练习花滑做了流产。

做完手术后,张爱君踩着高跟鞋走出医院,确信没有自己应付不了的事。

这次手术的后果是,再怀孕变得困难,后来做了三次试管才有了妮妮

遇言姐说,如果张爱君是专业运动员,不得已选择流产可以理解。

你一位31岁的大龄业余选手,为花滑而堕胎这是为什么呀?

在魔怔中自我感动?

▲妮妮是个可爱的小朋友

后来,一次狠狠的摔伤让张爱君不得不放弃高龄花滑梦。

不滑冰了,张爱君就研究规则和评判,生生把自己搞成了王语嫣。

张爱君自信地说,女儿妮妮出生时,自己已经具有国际裁判的水准。

刘艳和张爱君,都认为自己被原生家庭耽搁了。

爱唱爱跳的刘艳梦想是成为像那英一样的歌星,一辈子遗憾身为家庭妇女的母亲不懂培养自己

排行老三的张爱君埋怨父母忽视自己、兄姐欺负自己。

她渴望时髦的生活、当第一、被关注。

“为了出风头我什么都可以。”张爱君说。

成年后的郑爽曾要求母亲向自己道歉。

刘艳特别愤怒,觉得自己爱唱爱跳但没人培养,自己把女儿送上了星路,孩子却反过来指责自己——

“你现在什么都有了,却反过来指责我,那我该去指责谁?我那么爱唱、爱跳,你姥姥培养我了吗?难不成我现在也要让她给我赔礼道歉?”

有人质疑张爱君对妮妮的训练太残酷,她说——

“根本不是,特别幸福。妮妮每个月的按摩理疗费都要上万,还有高品质食物,地中海的橄榄油、椰子油、鲜果汁。一年要花掉60万。

从受精卵开始培养女儿实现母业

郑爽妈刘艳怀孕的时候想要女孩,因为想让女儿完成自己的明星梦;

妮妮妈张爱君怀孕的时候想要男孩,因为男性练花滑受发育期的影响小。

刘艳给女儿起名叫郑爽,是因为沈阳以前有个名叫“郑爽”的演员;

张爱君给女儿起名叫安香怡,是因为佐藤有香、荒川静香这些花滑冠军的名字里都有个“香”。

郑爽妈在女儿刚刚会说话的时候,反复演练对白给孩子植入明星梦——

“大壳,将来长大了当什么?”

“当演员。”

“考哪儿?”

“考北影。”

“在哪儿上学”

“在北京。”

张爱君怀着孕就开始给还没出生的孩子剪辑花滑比赛音乐。

妮妮出生后,张爱君抱着两个月的孩子转圈儿,说让她以后上冰跳的时候不头晕。

据说这是从美国学来的体能训练。

稍大一点儿后,张爱君在北京的大冬天里,让孩子站在7级风里挨冻。

据说这是从日本学来的挫折教育。

刘艳给郑爽制定了成为明星的10年计划。

舞蹈、钢琴、长笛、声乐、表演、骑马、游泳、英语……(虽然,这些才艺在郑爽身上完全没有体现)

郑爽练琴,弹错一处,小棍打手;如果犯困,就喷凉水。

因为觉得自己小时候光傻玩了,因此刘艳不允许孩子浪费时间。

每周六晚上,郑爽才能和唯一的玩伴——自己的表姐玩2个小时。

刘艳自己说:“我好像疯子一样培养她。”

妮妮妈这边就更疯狂了。

妮妮两岁半上冰,放弃了学校功课,每天练习8小时。

2014年,张爱君在网上看到一条评论,说妮妮只会旋转,欠缺其它表现力。

气疯了的张爱君当天勒令女儿练了12个小时,一直练到发烧。

她说,“那时候我也疯了,他们越说我越死劲练妮妮,因为我这人就是不服输,一根筋、要面子、死要赢”。

张爱君的采访刊出后,大家都不敢再在网上点评妮妮,怕张爱君看到后又去折腾孩子。

自以为是的“军事化管理”

刘艳和张爱君都是军事化管理的信奉者。

她们各自有一套野生道理,并对自己的手段坚信不疑。

她们要磨练孩子的钢铁意志,不允许半点的软弱和情绪化。

郑爽的父亲晚归回到家,郑爽想跳下琴凳找爸爸,被母亲喝止:“收。”

12岁离家的前一晚,郑爽的眼泪没憋住,刘艳说——

“你哭吧,明天我不去送你了。”

而提起妮妮,张爱君说——

“吼她、踢她、打她,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是一个极限的性格训练。我控制得非常好,妮妮不可能哭闹。”

送郑爽去成都上寄宿学校,刘艳把自己想象成送孩子上战场的母亲——

“你要不舍得送,国家就完蛋了。”

遇言姐说,这戏还真是多啊。

张爱君更是秉持军事训练的强度。

“我们做的事和打仗是一样的。”张爱君说。

她告诉女儿:“不许抱怨,为了国家,要行大爱。”

妮妮7岁时已经被要求跑完4,000米。

如果孩子没有练到受伤,她就觉得训练强度不够。

“他妈的、卧槽”是张爱君对妮妮的日常喊话。

许多家长都提到,在冰场看到张爱君打骂妮妮,咆哮声令大人们听到都哆嗦。

不仅如此,张爱君还会抽自己嘴巴,把脑袋往墙上撞,并让妮妮做同样的动作,说是能平息急躁。

她对蔡美儿式的虎妈不屑一顾, 觉得那是变种鸡汤,认为自己这种管教才是真虎妈。

“妈妈要先自宫才能推着孩子往上走。”张爱君说。

遇言姐对这句话理解是——当妈的先疯魔,再把孩子逼疯。

令人窒息的心理控制

刘艳和张爱君这两位母亲,都对女儿的情感波动如临大敌。

郑爽跟张翰谈恋爱时,有4年时间追着张翰,只跟张翰拍戏,还提出要结婚。

刘艳气炸了,指责郑爽践踏了自己多年的心血。

直到郑爽单方面宣布与张翰分手,刘艳才感到欣慰——我闺女又回来了。

张爱君说,婚姻就是公司,女人必须夺权,男人都是巨婴,你得拿权力压着他。

她说自己在领结婚证的时候就决定脱离男人,只有脱离了男人,把家当公司经营,才能塑造世界级的成功。

张爱君跟丈夫实行“禁言”,主要通过微信打字沟通。

她说自己和丈夫之间的冷漠与争吵有助于妮妮获得免疫力——

“慢慢觉得男人没有意思,婚姻也没劲,这就是成长。”

遇言姐说,这不就是现代的古墓派吗?这两位妈是要当灭绝师太?

除了对两性情感严防死守之外,两位妈妈都认为女儿不需要朋友,同龄人都是废物,精英都是孤独的。

郑爽在圈里圈外都没有朋友。

她没有完整的社会性人格,语言和行为都凌乱而破碎,始终不懂如何与世界相处。

张爱君禁止妮妮与同龄人说话、玩耍,她说妮妮的心理年龄是30岁,需要跟比她大20岁的人交流。

刘艳经常做一个梦,梦见自己在黑暗中爬楼梯,越上楼梯越窄,她看着尽头的一点点光亮,急得不行;

张爱君说人生就是大粪中攀登,哪怕是抓住把刀子,也要握住这个机会。

刘艳说想与郑爽交换生活;

张爱君说:“妮妮是另一个我。

她一边给孩子梳头,一边轻轻地唱起来:“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那一刻,观者不寒而栗。

别让孩子成为另一个郑爽

遇言姐说,把妮妮跟郑爽相比,这对妮妮不太公平。

妮妮经过了艰苦的训练,是女子花滑的前三选手。

但是,她妈妈张爱君的管教方式太疯狂。

偏执、极端、病态

没有教育理念支撑,自以为是地蛮干。

18岁后的郑爽,与母亲之间控制与顺从的关系开始失控。

母女之间不断争吵、冷战、疏远,总想找茬干一架。

妮妮上月满14岁,已经步入青春期,她的心理问题令人担心。

30年前,在花滑界有过一位跟张爱君如出一辙的母亲——

美国花滑锦标赛冠军坦雅·哈定的

那位用极端方式将女儿推上冠军的母亲,说过跟张爱君一样的话,做过跟张爱君一样的事。

坦雅的妈也曾在冰场上大飙脏话,她禁止女儿跟同伴交谈,尿了裤子也要继续训练,说殴打女儿是为了她好。

坦雅的妈也跟郑爽的妈有过一模一样的愤怒——

“温柔有个屁用,我倒是希望自己有一个像我一样的母亲。”

而被这样一位母亲培养出来的坦雅·哈定患有多重障碍。

登上冠军后的她陷入荒唐的泥潭,在23岁那年因为丑闻被永久禁赛。

“我以为打人是爱的表达,我以为一切都是我的错,毕竟,我从小就是在挨打中长大的。”坦雅说。

30岁的郑爽,昨天被广电公开发文封杀,她的人生已经是积重难返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该爆发的早晚会爆发。

按说,张爱君培养出了全国冠军,明年还可能进入冬奥决赛,咱一个外人在这哔哔个啥。

但是,看看郑爽,看看坦雅,让人不由为妮妮的心理担忧。

有网友说,看到张爱君在冰场上冲疲惫的妮妮咆哮——

“你还想不想当世界冠军了!”

遇言姐说,艺术与运动是用来热爱与享受的

全球花滑界高手如云,专业运动员练到最后,能不能拿冠军还要靠天赋与运气。

妮妮现在的上冰时长已经超过所有人了,你还要给孩子戴上这么沉重的心理枷锁,若她以后拿不到世界冠军又该如何自处?

▲妮妮在跌倒后用手砸冰面


昨天,遇言姐还在看妮妮的比赛视频。

这孩子真好啊,开合那样大,身体那样软。

有目击者说,看到小姑娘在摔倒后打自己、砸冰面、一边哭一边跳,呐喊:“为什么不能落!”

那种哀嚎绝望的情绪令观者痛心,更超出了正常的比赛压力的范畴。

希望妮妮小姑娘可以健康地长大吧。

坦雅和郑爽的前车之鉴太让人遗憾,但愿不要再有孩子重复同样的人生。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