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岁少女被骗进代孕机构:因怀女胎被引产,生下先天不足孩子被退单

2021-01-22 19:29:24 全景故事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全景故事】栏目独家约稿,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作者:浮生掠影

芽儿是我的表姐,34岁了,但到现在也没嫁人。因为没人敢要。

她出生在西北宁夏的戈壁滩上,脸上有两团红,不爱说话,即使在夏天也穿着长衣长裤,平时跟着她爸下地干活,农闲的时候,就坐在院门口的石墩上,看着远处,别人问她话,她也不搭理。

她偶尔会犯轻微的癔症。这是她的代孕经历给她留下的。

2005年时,西北有些农村还是很苦很穷的。有力气的年轻人都往外跑,去大城市,挣着钱回来就接家人搬到好地方去。表姐看着眼红,也想出去。

她爸不同意,同村回来的女孩儿不是沾了病,就是只带个孩子,不见男人。她爸就想农忙结束后,给她找个婆家。

表姐家的农村

还没找到婆家,表姐就跟一个自称来自上海一家美容院的高级美容师谈恋爱。那个美容师来当地时间不长,叫王建。他在县上有个理发馆,芽儿是跟村里几个小媳妇去县上理发时和他认识的。

家里人也知道这事儿,她爸妈都骂她是个野的,管不住。她爸还打了她,说她正事不干,整天弄什么头发。

没多久,她就和王建跑了。王建说能带表姐去一个赚大钱的地方。

本来王建是说带她去上海的,但不知为什么最后去了福建。在此期间,王建不断给她洗脑,说不管是上海还是福建,这个买卖都可以赚大钱,所以不用在乎在哪。

这个大买卖,就是代孕。那时正是地下代孕机构在沿海城市刚刚发展的时候。

有的夫妻不能生孩子,所以就把他们的受精卵塞进她的子宫里。怀上了,再生出来。虽然是从自己肚子里生出来的,但其实跟人没有身体接触,也没啥血缘关系。生出来直接抱走,自己也没啥麻烦。

她从来没听过这种事情。

但王建说,这其实也是帮一些不能生孩子的女人,女人生不出孩子,那就只能等着让男人踹。所以,这也是帮助她们。

最主要的是,只要生一个男孩,就能得2万块钱。

她一听这个钱数,最终还是应下了这份工作。

他们在一个她根本搞不清方向的巷子里的一间平房住下了。这平房只有一个小窗户,还被铁条封着。不过她也没多担心。一方面她一心想着赚大钱,赚大钱就要肯吃苦;另一方面,她相信王建,因为他们已经确定了男女朋友的关系。在她的认识里,两人已经算是两口子,丈夫怎么能害老婆呢。

后来,王建说带她先去赚大钱的地方看看,如果价格不好,也没必要做。他带她转了好多弯弯绕绕的巷子,找到了赚大钱的地方,那地方砌着很高的水泥外墙,大铁门朝里面上了锁。

王建说这是很正规的代孕机构。

后来的三年,她没能再离开过那里。

所有的手续都是王建办的,她只是听安排。她先被一个护士带着去了三个检查室,护士询问她每月的月经时间,准不准,然后有没有什么遗传病、传染病。然后就是抽血,做心脏检查,做B超。

检查做完之后,机构的工作人员又让她在一些好多字的纸上签字和按手印。

她只上过小学,上面的很多字都不认识,还没等她再详细看一下,对方就催促她快点儿签字,说那就是一些流程而已。

匆忙签字之后,她得到一个筐,里面放着生活日用品。

一个中年大婶,带着她上了楼。

那个机构一共三层楼高,一层有十个房间。二层和三层的楼梯都有一个大铁门。她被带到了三楼,房间里摆着四张床,床上铺的就像医院用的那种白床单和白枕头。

另外三张床上,已经住上了人。

机构三楼安排的都是等待受孕的女人,二楼则是生产完后坐月子的地方。

孕妇是被安排在另外一处更加高级的公寓里,在那里不仅一人一间房,还有专门的保姆和厨师伺候。

机构代孕其实也有很多门道。

代孕机构背后是和各个医院之间的利益勾结。胆大的医生会把那些有钱却怀不上孩子的夫妻信息卖给机构,有的医生会把机构联系方式给那些无法生育或者不想自己生孩子的人。

这时机构就会派出“经纪人”跟这个客户联系。一般都是和客户先在车上谈,只有签了合同、付了定金,才会将客人带到机构里来。

机构会提供很多种套餐形式。

一种套餐是机构提供卵子,客户男方提供精子进行受精卵培植后,再植入到客户女方体内。

这种只提供卵子,再植入客人自己肚子里的方式,客人只需要付3万到5万的手术费。

这种代孕者被称为“卵母”,卵母的提成比较少,一次取卵只能提成五千块钱。

表姐来到机构的第二个月,遇见一个从陕西来的女人,名叫春花。春花比她早来一个月,但是已经45岁,又有高血压和糖尿病,不能怀孕了。

医生说春花体内的雌激素是正常的,卵巢内的基础卵泡数量也很充足。

于是机构就劝她卖卵子。

春花的丈夫好吃懒做,每年地里的收成也就几千块钱,她老公威胁她赚不到钱,就把两个女儿卖了。

为了赚钱,春花才跟着人到机构里。

可是这个风险比代孕大,过程也痛苦的多。

每月月经停的第二天,春花就要去诊所接连打10天促排卵的针。等到排卵后,就去医院进行取卵手术。取卵时用一根直径2毫米,长35厘米长的取卵针从阴道进去,吸取卵子。

春花坚持到第三次,结果在最后一次取卵的过程中大出血,人就这样死在了手术台上。

在机构里,不论是卖卵还是代孕,死人是经常的。所以,这里基本每隔两三个月就会有一些新人来。

有家人找上门来,机构就会让“经纪人”把她们生前签订的合同念给家人听,那上面注明了在代孕期间发生的任何事故,都由代孕者自己承担。

机构会把她们生前代孕或者卖卵的钱,再多加一点儿丧葬费一起支付给家人。那些人哪儿见过十几万甚至是几十万块钱,拿着那么多的钱,高兴地顾不得别的。

但是,大多数时候,人死了,也没几个家属能找来。那些山区里的人,就算有能力从家里走出来,人生地不熟,语言又不通,他们连地方都找不到。

机构里的“经纪人”除了那些涉及医学的和专业翻译之类的,基本都是身兼数职。不仅负责和客户联系,还负责去各个城市找“代孕者”,一个“代孕者”就可以得到1000块钱的提成。

王建就是机构的“经纪人”。

他也是从甘肃的一个穷村里出来的,跟着同村的人一起干这个。他们了解那些穷地方的人为了赚钱,有多能豁出去。

那些偏远地区的人辛苦一年见不上几张钞票,甚至有的还在饿肚子。一听女人能赚这么多钱,她们无论是自愿还是被迫,都会跟他们走。这些女人没文化,也不懂这其中的危险,自然而然地对机构言听计从。

不同于春花,表姐的工作,是另一种形式:只提供子宫怀孕、生产,并不提供卵子。这种代孕者也被称作“孕母”。

这种代孕也分两种。

第一种是保证在两年之内,生一个健康的男宝宝。卵子都不是“孕母”的,那么有可能不是男孩,所以“孕母”的身体会被反复利用,时间期限是两年。机构会在“孕母”怀孕两个月做一次性别鉴定,在怀孕五个月的时候,再做一次性别鉴定,确保是男孩才会留下来。

一旦发现是女孩或者畸形胎,就引产。“孕母”休息两个月后继续再种。

这对“孕母”的身体状态要求很高。报价也不一样。根据孕母的健康程度、子宫环境和生育次数等分等次。由低到高分四个档次,5万、7万、10万和13万。

另一种是不管孩子健康与否,也不负责鉴别男孩女孩,只负责生下来,也就是10个月就是一次代孕。也有四个档次,1万、3万、5万和8万。

不论是这两种形式的任何一种,机构都会保证孩子在公立医院出生,并且有真实有效的出生证。

表姐的到来,让那些“经纪人”把价格提到了一个高度。因为,以往这个机构里做代孕的,都是生过孩子的女人,身体条件、子宫环境等都不是最优。像她这种没生过孩子,还是处女,外貌身形又都很出众,尤其从小干活锻炼,身体很结实,就很受欢迎。

那些“客户”,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就认为处女和好看的女人的子宫怀孩子应该是最好的。从科学上讲,外貌和外形其实对胎儿没影响,因为精子卵子都跟孕母没关系,但他们还是迷信。

有好几对客人为了抢她的第一胎,争相出价,最后炒到25万。机构也没有想到,即使是代孕,那些客人对破处这种事情还是那么热衷。王建因此还得到了机构奖励给的1万块钱。有利可图的事情,就会发展起来,这个机构以后再找“孕母”,那些“经纪人”就去山区重点找那些未婚的处女,如果姿色再好,那么第一胎的价格要比原有的价格高出一倍多。

表姐做的就是第一种代孕,要保证两年之内,生一个健康的男宝宝。

表姐来机构的一周后,遇见了自己的第一对客户。客户在选定“孕母”后,都要去实地考察一下本人。

那对夫妻操着福建本地方言,对着她指指点点了一番,女人还走上前捏了捏她屁股。应该是确定这屁股和身子能不能生质量高的男孩。最后他们表示对表姐非常满意。

于是从第三天的早晨开始,她连着打了一个星期的针,每天的食物也是特定的餐。几乎没啥主食,都是一些洋芋菠菜和豆腐之类的。

同屋的另一个孕妇,是从甘肃来的,叫水丫。

水丫说那个针叫碳酸氢钠,这些食物大都是碱性的。目的就是为了让身体碱大一点儿,那样就能生出男孩儿来。

一周后,表姐被带进一家医院的一间诊室里。

诊室里左边放着一个躺椅,躺椅左右两边立着两个支架,上面顶着两片板子。护士让她脱掉裤子和内裤。看着大夫和护士都是男的,她很难为情。护士很不客气地催促她快点。

她光着下半身半躺在椅子上,两条腿子搭在两边的板子上,私处就暴露在对面坐着的大夫面前。

大夫用镊子捏起一团棕色的棉花球,塞进阴道里,她忍不住喊了一声,她能感觉到一股液体流了出来。后来她知道,那是她的处女膜破了,棉花球既消毒,又顺便破处。

一会儿,大夫用一个绿色的半透明管,管头有个黑色的不知道是啥,插进她身体里。这是一个超声探头,在观察寻找一个适合放胚胎的位置。

她疼得叫妈。大夫示意护士按住她的大腿。

大夫一边看着左边的显示屏,一边拿起一个针管,顺着绿色的导管,把胚胎液缓缓注入。不一会儿,她肚子里像进了气。

手术也就进行了十分钟,表姐就被推出手术室,然后躺在病床上输了两瓶液体。

机构派了两个工作人员搀扶着她慢慢走出医院。除了腰有点儿酸,再没啥别的感觉。

她被要求在床上静躺一个月,每天除了下午两点到四点到院子透透气,其余时间就是躺在床上看电视。

一个月以后,她的血项单上显示为阳性。于是表姐被直接带进了另外一个地方的单身公寓里。

公寓楼足足有二十五层,好几个代孕机构的孕妇集中在这一栋楼上养胎。

十层到十二层是他们机构的。

房间布置的很舒服。大床睡着也比集体宿舍的床舒服。

那对夫妻基本一周都会来看一次她。

但是在五个月的时候,B超显示她怀的是个女孩儿。

她需要做引产手术。

于是表姐先是去医院做了心脏检查,然后抽了血。做完检查的第二天,在手术室,大夫一边做B超,一边用一根长针从肚子左下边往出抽血,又顺着针管打了一针。

打完针,陪护的机构工作人员不让她躺在病床,每休息一小时就让她爬楼梯。到了第二天中午,肚子一阵一阵疼,越来越疼,还是不让她躺下休息,扶着楼梯扶手慢慢上下楼梯,疼地浑身流汗,步子越来越慢。

突然,她有一种想拉屎的冲动,于是到卫生间准备好的盆子里,使出全身的劲儿,拉出来一堆黄色和红色掺着的液体。陪护推来轮椅,她坐上去,推进待产室。半躺下,护士消毒,大夫来让她使劲儿,就像拉屎那样,她努力四五次,有东西顺着阴道滑了出去,肚子一下轻松了。

生产完她已经没有力气,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她肚子里转来转去。护士说那是清宫。

她被带回集体宿舍,在二楼坐月子。

这次引产让她很害怕,萌生了想回家的念头。

可是她知道,她没有反抗的权利。

机构对待那些不听话的女人,会用一些非常手段。这里待的时间比较久的人,亲眼看见过那些偷跑出机构的,或者跟顾客跑的女孩儿,被抓回来后被打得很惨,然后装进麻袋,扔到大海里。

机构的人威胁她们说:“你们来这儿的目的是赚钱,到了时间拿钱走人。不要做一些出格的事情嘛,后果你们也看到了。”

那时候通讯不发达,机构又在远郊,四周不是海就是山,从怀孕到生产,每次外出都有机构的人跟着,去的医院又都是与机构有往来,她们没有任何机会能联系上家人。

两个月后,她又进行了一次移植,这次怀的是个男孩儿。

到了预产期,去医院办住院时,在医院的登记信息也是那位客户的。

一直等到她平安产下第一个儿子的第二天,客人来到医院抱走了孩子。

她做完剖腹产手术——孕母只能做剖腹产,不许自然生产,确保婴儿安全。

她没法下床,只能干看着他们把孩子抱走。心里好像扎了根针,疼的很。

想起孩子在她肚子里的情景,她忍不住哭了出来。

出院后,机构安排了二楼一个独立的房间坐月子。这时候,表姐已经在这个高墙内呆了近20个月。

出了月子,她总是忍不住想起孩子。同屋的女人劝她断了跟肚子里的孩子建立感情的念头。

走上代孕这条路,就等同于把子宫卖了出去。从怀孕到生出孩子的过程,都由不得自己。那个孩子就是个商品,被人花钱买走后,跟自己再没有任何瓜葛。

在机构缓了半年,她再一次怀上了客人的孩子。

那两个男人是一对同性恋。他们找了好多家机构,那些“孕母”不是子宫环境不理想,就是本身身体不好,要么就是太丑。

只有她是最符合他们标准的。

之所以这次的要求更加严格,是因为他们需要代孕者的卵子。

把那两个男人的混合精液,做了处理之后,进行人工授精。她当时好吃好喝养了一个月,第二个月月经结束之后,做了很多检查,机构给她连着打了三天的排卵针,一个星期后,她做了人工授精。

这次怀孕后,她不仅孕吐反应特别强烈,浑身乏力,而且什么都吃不进去,心情也不好。

大概是怀孕期间的情绪不好的缘故,虽然生出来的是个男孩儿,但是孩子被检查出心脏的动脉导管未闭。也就是心脏畸形,很难存活。

她忍不住哭着求那个两个男人,不要放弃这个孩子。

那个两个男人一把甩开她的手,还用纸巾擦了擦她手握过的地方。头也不回的走了。

后来这个孩子出生的第三天,不知去向。

机构一般处理这种畸形或者有着先天疾病的孩子,要么是扔海里,要么就丢在某个垃圾桶里,任由他自生自灭。

孩子不见了之后,她就跟中邪了一样,逢人就说怀里的孩子很乖。

客户见她的精神出了问题,决定重新选择孕母。

这些精神有了问题,不能再正常工作的孕母,机构不会放她们走。代孕机构会跟地方的黑社会有勾结,把这些人转卖给黑社会。

她们会被安排送上门服务,任由男人随意对待,都是按天服务,如果虐待致死,价钱就会翻翻。

一天表姐被哄骗着说是去找孩子,然后被带到一间公寓。

警察把她解救出来时,她已经被折磨的不成样子。而且,检查出她怀孕了。那时候,他离开老家,已经三年多一点了。大部分时间,其实都是在代孕机构过的。

表姐回来已经怀孕四个月了,那时她人还是好着的,只是一定要生下孩子,态度很坚决。

姨父姨妈再怎么不愿意,也拗不过她。

但是,等到表姐生完孩子之后,从县医院回家时,姨父偷偷把她生的女儿卖给了早就联系好的人贩子。

我姨妈,表姐的妈妈

表姐回到家一直等到天黑,看到姨父一个人回来,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她冲出去哭着要找孩子。被姨父和她弟弟两个人拉住,用绳子捆住。

从那次之后,表姐就偶尔犯癔症。

表姐一直不愿意说在公寓她遭遇了什么。只是有一次她偷偷擦洗身子的时候,我无意间看见她隆起的肚子靠下的地方,有一条大概10厘米的灰白色的疤痕。胳膊上,还有乳房和肩膀上也有很多疤痕,有圆的(像是烟头烫的),也有长的(可能是刀割的)。

表姐看见了我,一边骂我,一边匆忙地用床单把自己裹严实。这应该是她无论多热,都是穿长衣长裤的原因,她不想伤疤暴露。

当初警察送表姐回来的时候,留下了一笔赔偿款,足足有五十万。

到最后,那五十万的赔偿款,没花在表姐身上。反而是给她弟在县城买了楼房,娶了媳妇。

本栏目长期接受热点事件当事人、人生经历、职业故事等主题故事投稿。一经采用,将获得丰厚稿酬。投稿发送至 wangyihaogushi@163.com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鲁婷_B7204)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