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部点名的「美国生化实验室」,我找到它和疫情千丝万缕的联系

2021-01-22 14:18:26 無星记

1月19日,是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在任的最后一天。

哪怕即将“告别”,他仍没忘记污蔑中国。

短短两天,他狂发近60条推文,其中40多条都在攻击中国:

“中国制造病毒”“中国向全世界释放病毒”

第一时间,我们的外交部给出回应:

“如果美方真的尊重事实,就请开放德特里克堡基地,请世卫组织专家去美国开展溯源调查。”

华春莹的反驳,让一座神秘而充满争议的美国生化基地浮出水面——

德特里克堡生物化学武器实验室。

实际上,外交部早已至少6次点名了德特里克堡。

而美国人自己,也一直对这个基地怀有质疑。

早在去年3月10日,就有人在白宫网站发起请愿,要求美国公开德特里克堡的信息。

但,官方闭口不谈,拒绝接受调查。

请愿贴,随即被关闭。

白宫网站请愿被关闭(图源:环球网)

这个实验室,到底发生过什么?

它和新冠源头,到底有没有关系?

美国回避、遮掩,又是因为什么?

在美国媒体口中,德特里克堡被这样描述:

“CIA的意识操控实验基地”

“美国政府最黑暗的实验中心”

而翻开它鲜为人知的黑色历史,惊恐地发现,这个说法一点也不过分。

01

黑色历史

时间拉回到76年前。

1945年,日本投降,当中国人民举国欢庆时,远在太平洋另一头的美国,却在悄悄密谋着什么。

彼时,美国已有细菌战研究,并早就盯上了日本731部队的大量人体实验资料。

在他们眼里,那是求之不得的“无价之宝”。

731部队,相信很多人对这个名字不陌生。

甚至,闻之丧胆。

那些年的东北,因为731部队的存在,人人活在恐惧中。

他们伪装成一个水净化部队,但实际上是一个细菌工厂。

731部队头目石井四郎最为得意的“成果”,便是将中国人当作研究的“木头”。

丧心病狂地,进行各种实验。

他们解剖活人、解剖孕妇。

把人的牙齿满口拔掉,锯掉四肢。

还让人感染鼠疫、霍乱、炭疽、结核、梅毒。

甚至在东北冬天的室外,用冰水不停浇囚犯裸露的四肢,进行“冻伤实验”。

图源:《黑太阳731》

太多罪行,罄竹难书,耳朵不忍说下去。

3000名中国人,在这里被残忍虐杀。

可日本战败后,731部队的罪犯,却没有受到军事法庭的制裁。

免于一死,正是因为他们手上有用中国人鲜血换来的实验资料。

日本一投降,驻日美军司令麦克阿瑟就找到石井四郎,两人秘密达成了一份协议:

美国帮他们逃过战争罪责,而731部队则给美国提供实验资料,帮助研发生化武器。

石井四郎在美国帮助下免罪(图源:《黑太阳731》)

而“继承”了731部队“遗产”的美国生化实验室,正是德特里克堡

在那里,石井四郎被聘为高级顾问。

并将一栋大楼直接命名为731,供他研究使用。

美国就这样邀请了一个法西斯头号战犯,让他替自己制造致命生化武器。

德特里克堡

02

疯狂往事

有了731“魔头”的“支持”,德特里克堡实验室开始了迅猛发展。

在那里,不知多少诡异而恐怖的生物化学武器被研发、被实验、被投入战场。

一切,只能用疯狂来形容。

1952年初,朝鲜战争爆发的第三年。

1月的一个冬夜,几架美国飞机在志愿军阵地上空盘旋了几圈,就悄然走了。

第二天一早,战士李广福在山坡上,发现大量苍蝇、跳蚤、蜘蛛等昆虫。

一问,附近部队驻地,有8处都散布着昆虫。

最多的地方,每平方挤满了600只。

这不是一般的昆虫。

而是德特里克堡研究出的,利用昆虫作为媒介传播疾病的细菌弹。

很快,志愿军部队发生了霍乱、斑疹、脑炎等疾病。

67军军长李湘被细菌感染,转化为败血症和脑膜炎,脑袋肿胀得像水桶一样粗大。

从病发到去世,只有短短8天。而他,年仅37岁。

更可怕的是在越南。

1961年,美军为了扭转越南战争的局面,开始在德特里克堡研究化学武器“橙剂”

那是一种掺杂了剧毒的物质二噁英(TCDD)的致命毒剂。

也是越南人民至今的噩梦。

因容器为橙色,故名“橙剂”

整个越战期间,美国喷洒了7600万升的“橙剂”。

而它的毒性,进入人体需要14年的时间才能全部排出。

喷洒毒剂前后对比图

几百万人,被毒素改变了生育和遗传基因,出现大量畸形儿、智力低下儿童。

并造成各种神经系统疾病大爆发。

还有更惊人的实验:“洗脑”

1950年,德特里克堡开启了“蓝鸟计划”。

计划的目的,就是开发“通过特殊审讯技术控制个人”“防止特工招供”的方法。

说白了,就是精神控制。

科学家们将LSD、海洛因、大麻、古柯碱等各种精神药物进行组合,还加上电击,对囚犯进行实验。

曾经有7名黑人囚犯,连续77天被注射“两倍、三倍、四倍”剂量的致幻剂。

也许他们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成了一项极其黑暗计划的牺牲品。

然而1973年,德特里克堡大部分关于精神控制项目的记录,都被神奇地销毁了。

那些恐怖骇人的往事,就这样被遮掩在历史的迷雾中。

03

事故频发

当这段不为人知的故事成为过去,德特里克堡开始“改头换面”。

从上世纪60年代起,这里变成了“高端研究基地”。

官方名称,叫做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USAMRIID)。

劣迹斑斑的德特里克堡,成了研究危险病原体和毒素的机构。

这里有67种高危病原体,包括埃博拉病毒、天花、炭疽、鼠疫.....

它们大多没有疫苗,一旦泄漏,将在世界造成大规模混乱和死亡。

如此紧要的地方,应该保密性、安全性极高吧?

可这些年,德特里克堡不知有过多少安全漏洞。

每一起,都细思恐极。

  • 病原体莫名丢失

1992年,德特里克堡被上级审查,才发现竟有27组病原体标本丢了。

不知何时丢的,也不知谁弄丢的。

而这其中,有炭疽埃博拉和其他致命病原体的标本。

2001年,美国发生炭疽攻击事件。

好几家媒体,甚至还有两位民主党参议员办公室,都收到装有炭疽杆菌的信封。

5人死亡,17人受伤。

而寄出这些“病毒炸弹”的,就是一个德特里克堡的工作人员。

要知道,炭疽这种病毒,会让人皮肤大片坏死,产生败血症,因循环衰竭而死亡,很吓人。

可德特里克堡的工作人员却在后来的采访中说,内部人员“可以毫不费力地用瓶子带走炭疽标本”。

  • 组织管理极差

《纽约时报》曾采访一位在德特里克堡工作的兰德福先生。

他说,研究所是一个“非常松散的组织,近乎没有”。

他在那工作了11年,从没有人问过他,“你整理的东西放在了哪里。”

就连他离职的那天,连续3天抱着纸箱出入,都没有人查看一眼:

“就算你把可以杀死数千人的5微克肉毒杆菌放错了,也没有人会发现。”

而且,在如此高危环境下工作,研究员的防护服还经常破裂。

2013、2014两年,德特里克堡至少出现过37次防护服破裂或穿孔事故。

这是要让员工在每天上班时,都和死神“打交道”?

  • 废水违规处理

2019年,美国疾控中心(CDC)发现德特里克堡没有“足够的系统来净化废水”。

也就是说,这个本应安全标准极高的实验室,废水处理系统根本是违规的。

大量化学物质和病原体实验产生的废水,流向了哪里?

它们正在向地下渗漏。

从1992年至2011年,德特里克堡地区共出现了2247例癌症病例。

一位名叫怀特的牧师曾有两个女儿。

一个,30岁时死于脑癌,另一个腹中也长了肿瘤。

而他的妻子,死于肾细胞癌;母亲,也确诊患有黑色素瘤。

绝望的牧师请来专家检测,结果发现,这里的土壤和水中真的有有毒物质。

100多名居民对德特里克堡发起联合诉讼。

可结果呢?

地方法院驳回了诉讼请求,联邦上诉法院也表示不会复审此案。

那些被毁掉的家庭,和因之死去的生命,无处申冤。

过去的德特里克堡,掩藏着黑暗,有太多关于死亡的秘密;

而如今的德特里克堡,极具危险性,可缺陷和漏洞总是不被纠正。

这些,都为后来发生的一切埋下了隐患。

04

病情四起

2019年末,新冠病毒悄然抬头。

而就在几个月前,德特里克堡及其周边,出现了一连串怪事。

先是2019年7月,德特里克堡实验室突然被勒令关停。

起初,实验室没有说明任何原因。

随着外界猜疑声越来越大,才匆忙丢出一个回应:净化废水系统有问题。

对这个解释,人们半信半疑。

可就在这时候,附近一个退休老人社区,开始出现不明原因的疑似肺炎病例。

63名患者“发烧、咳嗽、浑身疼痛无力”,其中,3名死亡。

当地卫生局官网截图

紧接着的8月,德特里克堡周边爆发了莫名其妙的“电子烟疾病”。

患者大多是身体健康,十几、二十几岁的年轻人。

他们在连续几天的高烧、呕吐等症状后,变得呼吸急促,甚至被送进ICU,接受呼吸机治疗。

说这是“电子烟疾病”,其实很蹊跷。

要知道,美国早从2007年就开始售卖电子烟。

在此之前,从没出现过这样的肺病案例。

病理学家马上觉察到不对劲。

在研究了多名患者肺组织样本后,他们发现,这些肺部的损伤更像是有毒化学物质导致的。

“相当于一大桶有毒化学品泄漏后,整个人暴露在有毒气体中,呼吸道里有化学物质在灼烧。”

随之而来的,是更可怕的问题:

一场突如其来的大规模流感在美国爆发了。

3200万人感染,1.8万人因此死亡。

病情肆虐之际,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医学中心却忙着主办了一场名为“Event201”的瘟疫演习。

他们设想的是,巴西出现了一种快速传播的冠状病毒。

病毒来源于蝙蝠,以养殖猪作为中间宿主。

平均每位感染者将病毒传播给两人,确诊案例以每周两倍的速度攀升。

整个内容,竟“预测”的和新冠轨迹惊人的相似!

太多的不可思议叠加在一起,之后发生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2019年12月,新冠在武汉传播;

2020年2月,世界各地疫情爆发。

而那之后,美国的反应是什么?

先是删除关于德特里克堡关闭的各种新闻,所有相关报道,都被“404”了。

然后,甩锅中国。

造谣所谓“中国病毒”论,咄咄逼人地数次泼脏水,甚至要求我们“道歉”。

可事实上呢?

越来越多的真相,早就浮出了水面。

去年3月份,美国疾控中心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承认:

“美国有些人表面上看死于流感,而实际上可能是死于新冠肺炎。”

新泽西州贝尔维尔市市长迈克尔·梅勒姆也承认,自己在2019年11月,就已经感染了新冠病毒。

很多美国人也在社交平台上坦白,他们认为在中国疫情爆发之前,新冠病毒就已经在美国传播。

纵观德特里克堡的黑暗历史、危险现状,以及新冠爆发前后的整条时间线。

小编只想问,到底是谁在隐瞒真相?

05

时至今日,新冠病毒的来源依旧无法确认。

但全世界科学家都认可的一点是:

最早报告病例的地方,不一定就是病毒的发源地。

钟南山院士也曾说过:“疫情首先出现在中国,但不一定发源在中国。”

其实,包括美国媒体、公民在内的国际舆论都认为,最应接受调查的,恰恰是不愿公布真相的德特里克堡实验室。

这个早有前科的“美国最大生化基地”,发生安全事故也不是一次两次。

它会否就是本次肆虐全球的新冠疫情的元凶?

小编不想轻易下定论。

但我想问几个问题:

德特里克堡生化基地,究竟还有哪些不敢公开的秘密?

为什么一所高端生物实验室的安全防护,如此不达标,是无心之失,还是有意为之?

基地关闭与“电子烟疾病”、大流感、新冠肺炎之间的时间线,为何会如此吻合?

有着最高医疗水平的美国,现在却成为全球疫情最严重的国家,美国政府难道不需要查清问题的真正根源吗?

这一年来,中国为抗疫付出了多大的代价,有目共睹。

中国因疫情承受了多大的委屈,我们也深深明白。

在距离春节仅剩3周的今天,我们仍在严防死守,势必不能让疫情再次爆发。

而美国呢?

41万生命死去,可那个被关停的德特里克堡实验室,又在几个月后悄悄恢复运行了起来。

残忍的实验,致命的病毒......

怎么确保今后不会发生类似的安全事故,怎么保证当地居民乃至全人类的健康?

在斥责中国时,美国言之凿凿,一副探究真相的姿态。

如果美国真的有心,不如先自检德特里克堡。

给全世界一个交代,一个说法。

为了疫情中死去的200多万条生命,也为了笼罩在生化武器威胁下的70亿人民。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于正心_NB15800)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