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常高铁初步站点来了,津澧该如何设站?

2021-01-22 02:58:06 袁青娱乐说

兰津渡/文

新的一年,开启了十四五的伟大征程。从规划上说,津澧的好消息不少。最值得津澧人关注的就是两件大事:一是传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津澧合并即将正式启动,二是困扰了津澧几代人的铁路交通将迎来荆常高铁过境设站。

这两件大事其实也相互关联,或许正是因为呼南高铁改经荆澧常,让省市领导看到了推动两地融城并壮大县域经济的契机,又或者因为两地有融城前景,坚定了省市领导坚持选择荆常高铁优先的决心。

津澧两城相距10公里左右,想把城区连在一起并非易事,前期需要若干重大项目的推动,而高铁在两城间设站无疑就是极其重要的流量入口,将为津澧融城带来巨大的想象空间。

这么显而易见的道理,我相信没有人不会看到。

但现在传出的荆常高铁初步设计方案却与津澧融城规划方案有所违背。

设站澧县西是什么概念?

虽说澧县西离澧县城区最西边只有三公里,但到二广高速西侧的澧县汽车总站也有十公里之遥了,而到津市北岸城区则去到20公里,而津市南岸工业园城区到临澧高铁站也就20来公里,难不成即将进行合并的津澧城的南部城区还要跑到临澧坐高铁?

这显然不符合未来合并后,津澧两城作为对等主城区,相向合力融城的愿景。澧县城区往西发展三公里,津澧两地就会被推开双倍的距离。两个县级城市合并没有能力这样反向折腾。

这带来的还不仅是空间上融城的相背,更可能带来一种心理上的隔膜。试想两个城市融合,本有机会将新建的高铁站放在两城中间强化彼此的向心力,但偏于一方,是不是就让另一方有被边缘的不适感?而这种细微的情绪会不会进一步累积、进而会在某种特定情况下爆发?

我们不得不认真考虑,不能让这种情绪成为合并过程中的不稳定因素,那样的话就不只是一方利益受损,归根到底就会一损俱损,因为合并双方的利益实际上已经紧紧绑在一起。

因此,荆常高铁在津澧境内的选址绝对应以津澧融城为最高原则,因此放置在两城二广轴线上,从澹水之北,到澧水之南都是可研究的选择。

荆常高铁也应是现阶段唯一要紧紧把握的主要矛盾,至于从津澧站预留未来东西接入条件当然也应一并考虑,不过首先着眼的一定是当下能够抓住的。西去石门、张家界的联络线(武贵一段)能不能实现还很难说,如果张家界、宜昌联手先推宜石张,石澧段就遥遥无期了。

当然,以上所述,地方为政者应该也能想到。初步方案考虑澧县西,是政府、设计单位,铁路部门共同协商的结果,这背后肯定有我们非专业人士所不知道的各方面专业方面的原因以及县市之间利益平衡的原因。。

也许是因为湖北方面选址松滋和公安之间的申津渡,造成了整体线路的西移。不过一来申津渡方案对于公安未必满意,也许还有调整空间,二来即使西移,未必就没有在澧县北,东北设站的空间,或者仍然可以沿二广高速修建,从地图上看,大概是没有问题。

不过专业的问题留给专业的部门,老百姓的呼吁仅仅是期待政府部门有所作为。毕竟初步方案到最终方案,变数还很大。但现在的方案,会让每一个真正从大视角看津澧发展的人会有一点压迫感。

所幸看到津市政府提出了争取呼南高铁过境,相信澧县政府也没有放弃。津澧正走向合并,而津澧融城,统一规划却已先行,高铁设站这件事,两地政府都应本着对津澧(澧州)未来负责的态度,从澧州主城两区的视角出发,以两地人民为中心,扎扎实实、积极努力地把高铁在津澧之间设站这件事办好,造福澧州大地!

我们或许不应忘记那个唇亡齿寒的故事,晋献公以玉石,良马奉送虞国国君以借道灭虢国,虞国国君贪恋宝物给晋国军队让路而虢国被灭,虢国一亡,转身,晋国就灭了虞国。

在高铁设站这件事上,津澧两地应团结一致。这样,津澧融城也将来得更顺、更快!

支持的请不吝转发,让更多关心的人知道,让相关部门听到民间的声音!

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

谢谢您的阅读。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