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收养日本弃婴,聋哑儿子陕西修铁路遇难,长大后弃婴日本寻亲

2021-01-21 21:22:51 Clark的日记簿

人的一生有时候会经历到意想不到的意外,我们在庆幸生活在如今的和平年代的时候,有没有回想过在那些艰苦的年代里人们是怎样度过的?

如果这个世界上善良能够看得见,或许痛苦就会少一些,但如果不经历那些痛苦,又如何能够感受到善良的弥足珍贵?

今天跟大家聊一部电影,原本应该是一个关于仇恨的故事,但看完之后却让人感受到的是满满的爱,这种爱是冲破血缘、民族和仇恨的,而这样的电影能够诞生在那时候的中国,不得不被导演的人格魅力所折服。

这就是由大导演于1991年执导上映的电影《清凉寺钟声》。

影片采取的是倒序的方式,画面一开始会,濮存晰饰演的明净师父站在一艘驶向日本的游轮上,眼里却是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一行人到达日本之后,明镜与他的师傅一起开始了中日佛教的友好交流访问,白天一干人坐在寺庙内交流,夜里回到房间的明镜却怎么也睡不着,屋子外面的灯红酒绿丝毫提不起他的兴趣,此时的他思绪却早已飞到了那个让他永生难忘的时刻。

1945年日寇无条件投降,驻扎在河南韩家庄的军队在仓皇撤离中,随军护士大岛盒子希望带着自己才出生几个月大的孩子跟随撤离,但当时几乎泯灭人性的日本军队要求孩子一律不准带走。

待日军撤离之后,一众村民来到了曾经日军的营地,希望能从中找到一些生活物资,刚从外面给别人接生完孩子的羊角大娘在回村的路上看到村民们都去日本人的营地里淘东西,于是也想去找找看有什么能用得上的东西,路上还批评自己的哑巴儿子,说别人找的都是有用的东西,他却拿了个没用的东西。

到了营地之后,大娘寻摸了一些东西,在离开的时候却意外地听到了哭声,顺着哭声从一个藤篮里发现了一个披着大衣的被遗弃的孩子,原本杨大娘也不想接纳这个孩子,但听到孩子哭泣声的杨大娘还是不忍离去,说来也巧,孩子看到大娘就停止了哭泣,最终经过一系列思想斗争,大娘将孩子捡了回家。

回到村里大家都议论纷纷,别人都去找东西,大娘却捡了个孩子。当然,善良的村民一开始并没觉得什么,大娘也没有刻意地提及过孩子的身份。

但时间久了对于曾经痛苦的经历村民依然记忆犹新,同时大娘丈夫的弟弟对这个孩子一直都抱有着敌意,弟弟同日本人打过仗,深知日军缺乏人性的那些行为,因此一直不支持大娘抚养孩子,同时大娘的哑巴儿子葫芦也对这个孩子不冷不热,只有大娘的女儿是孩子若己出,同母亲一起细心照顾。

大娘给孩子取了个小名“狗娃”,开始了,四处给孩子讨奶吃的生活,毕竟村子里哺乳期的女性有限,孩子奶量又大,一直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同时因为孩子的特殊身份,无奈之下大娘只好选择将孩子送走,这件事情是由大娘的闺女办的,女儿把孩子放到了一处荒地里,但却久久舍不得离开,期间帮孩子驱散走了野狗,但始终于心不忍,最终还是将孩子抱了回来。

看到孩子后的大娘喜笑颜开,认为这是天意,既然她和孩子的命运是上天注定的,那边也没有什么理由好拒绝。

从此之后,狗娃就成了家里的一员,童年时期的狗娃乐观又聪明,但除了羊角大妈一家人,村子里其他人对狗娃的态度都十分冷淡,甚至刻薄。

村里的孩子时常对狗娃冷言嘲讽,大人看到狗娃也不给好脸,只有寺庙里的老和尚看到狗娃乐呵呵的,而在大妈和妹妹的影响下,葫芦也开始接纳了狗娃。

再一次带狗娃看戏的时候,葫芦因为要去打水,让村里人帮忙照看狗娃,村里人有事,离开了一会,就在这时候村里的小孩子看到了狗娃,骂他是日本鬼子,狗娃和孩子起了争执,被两个孩子揍了一通,鞋子也丢了。

抬水回来的葫芦看到狗娃的样子十分心疼,回来的路上看到石像瞪着眼睛的模样,就用藤条不停地抽打,这样子把狗娃也逗乐了。

村里人接了个去陕西修铁路的活,像羊角大妈提议把葫芦也带去,虽然葫芦听不见,也说不了话,但是干的是体力活,葫芦也能应付。

毕竟是挣钱的活,大妈也不好拒绝,况且葫芦也愿意,便收拾好行囊准备出发,临走时狗娃发自内心地朝葫芦喊了声爸爸。

可人算不如天算,修路的时候石头塌了下来,其他人都闪开了,因为葫芦听不见,却命丧于此,这个噩耗对于大妈来说是致命的打击,对于狗娃来说又何尝不是呢?

年事已高的大娘因为要去探亲(长住在亲戚家),只得把孩子托付给卖小商品的夫妻,夫妻俩无儿无女,对这孩子也是喜爱的不得了,虽然给孩子找了个好人家,但大娘和女儿却是悲痛万分。

几年后回到韩家庄的大娘想去探望狗娃,在一个风雪交加的日子里前往牛庄,却发现衣衫褴褛的狗娃在砍柴,而卖货的夫妻俩因为有了自己的孩子,早就忘记了当初答应大娘的事情。

看到这副情景,大娘毅然决定将狗娃接走,重新回到家里的狗娃看到熟悉的姑姑,想到拘谨又陌生,好在热情的姑姑对狗娃依旧如从前,看到狗娃破洞的单鞋,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

姑姑秀儿年纪也慢慢的大了,这期间很多人来给大娘提亲,可始终定不下一门亲事,直到媒婆跟大娘说,总不能一辈子伺候着闺女呀!这句话被秀儿听见了。

秀儿决定出嫁,毕竟对方给的彩礼也不少,这样也能让大娘和狗娃的日子好过些。

出嫁的当天,大娘和狗娃眼里满是泪水。

时间依然在不断流逝着,大娘深知自己时日无多,就把狗娃送到了山上的寺庙中,对主持好说歹说,主持便留下了孩子。

自此之后,一个叫做明镜的和尚成为了寺里的僧人。

时间再拉回到现代,在日本进行文化交流的明镜知道自己的身世,因此一路上心情也是五味杂陈,而接待明镜的志愿者也看出了他的情绪波动。

与此同时,明镜的生母也看到了中日佛文化交流的新闻,韩家庄几个字引起了她的注意,生母看着电视里的明镜,仔细地辨认了许久,依稀觉得和自己失去的丈夫似曾相识。

母亲多方打探,联系到了志愿者,希望能从志愿者那里得到些信息,志愿者又找到了明镜,明镜从旅行箱里拿出了随身带着的一条长绳,这是羊角大妈在他出家前交给他的,因为这是他亲生母亲留给他的唯一的东西。

志愿者将这条长绳交给了明镜的亲生母亲,母子终于相认,再见面时,母亲哭得像个泪人,明镜则显得坦然得多。

母亲将丈夫的衣物交给明镜,穿上了父亲的衣服明镜仿佛变成了年轻时候的父亲,母亲看后也备受感动。

吃饭前,明镜将父亲的衣服叠好放下,看到这一幕,母亲深知明镜不会留在这里。在机场母亲送别了明镜,并送上了自己真挚的祝福。

离开日本的明净,来到了韩家庄,在羊角大妈的墓前一遍一遍的诵经超度…

影片到这里就结束了,整部电影都显得平平无奇,但看完后却让人热泪盈眶,曾经日本这个民族带给了我们无限的灾难,更可恨的是这个民族至今依然有人不愿意承认那段历史。

但不可否认的是,有更多的人在为这中日友好而努力着,在这里无需鼓吹什么,但从影片也能看出导演所要表达的主旨。

据说为了拍这部电影,日本方面也提供了很多帮助。影片中出现的日本寺院原本是禁止拍摄的,因为这部电影不但开放拍摄,主持还亲自出镜。

导演谢晋

在没有经历过战争的我们来说,很多事情或许无法想象,仇恨的种子一旦播下就会开花结果,但在羊角大娘这里,她用爱扑灭了这颗恶魔之花,不但收养了仇人的孩子,还教导他,感化他,羊角大妈对于孩子的爱早已经超越了种族和国家的概念,在大妈这里,没有所谓的敌人,只有无辜的孩子,我想这也是明镜最终选择回到故乡的原因,回到这个与他并无血亲关系但又血浓于水的故乡。

影片上映于1991年,丁一,濮存昕的精湛演技让故事耐人寻味。

故事的发生时间略早于上映时间,在那个年代正是日本经济蓬勃发展的时候,而与之相反的是国内才是百废待兴的时刻,如果选择留在日本,以明镜的身份,荣华富贵并不是问题,但他并没有这样做,而是回到了贫穷的家乡,回到了养育他的小村子。或许在他的心中,羊角大妈早就超出了亲人的界限,而未来的中日关系,更多的是要靠羊角大妈这样的普通人来维系。

故事发生在30年前,但放在今天依然值得我们反思。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