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元/单提成,外卖员选择自焚

2021-01-21 19:24:58 海底青年

1970年11月13日下午,来自韩国汉城西南部服装工业区著名的平和市场,一个叫做全泰壹的年轻工人为了捍卫工人的合法权益,用自焚的形式结束了生命,全韩国人民为他默哀,并以他故事原型拍摄电影《美丽青年全泰壹》。那一年,他22岁。

51年后,相似的一幕在中国江苏泰州上演。

2021年1月11日上午10点左右,47岁的饿了么外卖员刘进站在他工作的江苏泰州海陵区时代花园东门处,将汽油淋到了自己身上,

引火自焚。

“灭火器!灭火器!”,有人注意到一个男人躺在地上,被橙红色的火焰包裹,于是开始急促地招呼周围商户前来灭火。两人擎着灭火器冲上前去,对着刘进喷射干粉。10秒钟后,刘进身上的火被扑灭。

随着弥漫在空气中的淡黄色干粉逐渐消散,刘进的样子清晰起来。他趴在地上呻吟着,上身的衣服全部烧落,大片裸露的皮肤变得焦黑,手上还黏着烧焦的手套。

在众目睽睽下,烧伤后的刘进跌跌撞撞站了起来,四周的人们都在劝他,赶紧先去医院处理,命比钱重要啊!但刘进左右摇晃着手,重复低吼道:不去,我命都不要了,无所谓了,我只要我的

血汗钱。

等赶到的民警向刘进的承诺:先去医院,他们会主动去医院找他调查情况后,刘进同意被送往6公里外的泰州市人民医院。

那一刻,飞驰而过的120,与刘进身后的配送站用蓝底白字写着“即时配送,美好生活”的招牌,形成强烈反差。

刘进的主治医师告诉小野,进医院时,昏迷未醒的刘进还在用极沙哑的声音念叨着,

等警察给我公道。

医院的初步诊断证明显示,刘进全身烧伤面积达80%,为深二度到三度烧伤,住进ICU。刘进的妹妹刘萍在上午11点接到了医院的电话。为了防止咽喉水肿堵住呼吸道造成窒息,医生须给刘进做了开喉手术。等刘萍赶去医院见到刘进时,看到的是身上烧得不成样子的哥哥,泣不成声。

刘进说:他不想活了,活够了,太累了。

他从老家云南到泰州打工已经十多个年头了。没文化,也没什么技能,进不去好点儿的工厂,一开始跟着工程队拉电缆,随后干起了送外卖的行当。

妻子患有肝病,只能做些零工,月收入1000多元。大女儿21岁,刚步入社会,还在当学徒,小女儿去年9月刚考上大学,正是需要钱的时候,整个家庭的开销几乎都压在了刘进肩上。

一年前,刘进在工地上的好友孙越告诉他,做饿了么的专职骑手比拉电缆赚钱。

不能拒单,且每一单的价位都是固定的。看起来比更自由的众包骑手方式更艰难,但刘进心动了。

不能拒单的形式对刘进来说正好可以提防自己松懈,至于每单价都是固定的,运气好的时候一个月还能上7000多元,差的时候也有4500元左右。

稳定!

在孙越的帮助下,刘进在“好活”平台注册了,并与好活(徐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签订《项目转包协议》,开始承揽靖江赢跑公司的“饿了么”配送业务,接送外卖单。

刘进一个月的送单量在1200单上下,每天工作时长达到12小时,在站点骑手排名中基本每月都在前20%内。

按照6元一单的工钱计算,每月妥妥的7000元是没什么问题。

但刘进还是紧绷着一根弦上着班。他每月要给小女儿1500元的生活费,夫妻俩1000多元的房租和1500元左右的生活费,光固定开支就有4000元。再加上刘进妻子的药费和杂七杂八的开支,基本攒不了钱。

刘进曾对孙越讲,他不能出一点事儿,一出事就没钱了。

去年11月,刘进所在的赢跑公司以提高员工工作积极性为由,将外卖员工资从6元一单改为阶梯制,每月送单量总数在600-800单的每单收入为4.5元,800-900单为5.2元一单,900-1100单的5.5元一单,1100-1200单之间收入为5.8元一单,1200-1400单的为6元。

这一行为激发了外卖员的不满,因为一个区域内的点单量并不会随着骑手的努力而增加,对于大多数月单量低于1200单的外卖员来说,这次调整意味着变相减薪。

刘进萌生了换家平台工作的想法,12月5日他请了1个月假,他转去了美团人民公园站点工作。

12月25日,是刘进收到11月工资的日子。但他在这天只收到了1000多元工资,与预期的6000多元差了约,

5000元。

赢跑公司给要说法的刘进定义为,“急辞”——他们签订的劳务派遣合同中有条款规定,离职需提前一个月和公司打报告申请,如果突然辞职不干,则当月工资按配送费每单1.5元计算。

但是,在刘进看来,要扣钱,按规定也只能扣12月的工资,为什么扣11月的工资?

因为他一开始是以个人商户行为与好活平台签订《项目转包协议》,实际上与赢跑之间并没有签署任何合同关系。赢跑作为外包公司有权利在劳动形式上更改,但不能直接在他工资上做文章。

只要没签订劳动合同,刘进就只是个自由的,

临时工。

至于6元/单降到1.5元/单,说降就降,能通知你就算不错了。

从刘进发现工资少了5000元,到决定自焚,中间过去了18天。为了讨薪,刘进找了好几次配送站的站长,也去赢跑总部找过老板。

都没有结果。

面对家人的生活需求,走投无路刘进想到穷人唯一妥善解决问题的办法,

把事情闹大。

后面就有了这档子事。

1月15日,刘进大大小小进行了20多次清创手术,整体治疗费用约为100万元。

刘进的主治医生说,刘进即便人能从鬼门关拉回来,也会基本丧失劳动能力,甚至日常生活、吃饭都需要别人帮助。

刘进这辈子是毁了。

“饿了么”目前向家属承诺,会负责承担刘进前期手术的治疗费用。赢跑公司的法人代表居晓秦发声:目前该纠纷已交由饿了么总部全权处理,在自焚事件发生之前,他对刘进讨薪一事,

并不知情。

原来,刘进以付出生命为代价换来的,只是一场误会。至于6元/单降到1.5元/单,说降就降,能通知你就算不错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