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雪芹家被查抄时共有多少家产?雍正拿到清单后心都凉了

2021-01-21 10:52:10 带你观遍世界

《红楼梦》从一定意义上来说,讲述的是一个家族的兴衰史。从书中,我们可以大致了解清代贵族的生活细节,其奢靡繁华让人咋舌。曹雪芹在书中讲述的很多情节,在现实中都有原型。比如“贾史王薛”四大家族,就是指康熙时期的三大织造曹家、李家和孙家。

这三大织造在雍正初年走向没落,落得革职抄家的下场。那么,雍正帝查抄曹家、李家时到底获得了多少财产呢?这个问题很多人都感兴趣,笔者就通过相关的史料进行梳理,但结果可能会让读者感到惊讶。

曹、李、孙三家,以曹寅和李煦两家关系尤为密切。李熙之妹为曹寅之妻,且康熙四十三年(1704)年之后,两淮盐政一职由两人轮流出任,关系更进一步。康熙五十一年(1712)曹寅病故,李煦自请接任曹寅盐差一职,并补其任上亏空。康熙批示道:“曹寅与尔同事一体,此所奏甚是。唯恐日久尔若变了,只为自己,即犬马不如矣!”

曹寅病故之后,独子曹颙在康熙的钦点下接任江宁织造一职,但三年后亦病故,李熙遂受康熙之托,在曹荃(曹寅之弟)家物色子嗣过继,以袭任织造,最后选定了曹,而曹正是《红楼梦》作者曹雪芹之父。

虽然康熙对于曹家始终维护,但雍正对曹家并无好感。康熙去世后,只是碍于情面才酌留其任织造。而在雍正五年(1727),终于以“骚扰驿站”为由将曹革职查抄。

曹的家产情形目前除了雍正六年新任江宁织造隋赫德的一份简要报告,即《江宁织造郎中隋赫德奏报曹家产什物折》外,尚无家产清单。这份报告于雍正六年三月二日上呈,其大致内容为:

“其房屋并家人住房十三处,共计四百八十三间,地八处共十九顷零六十七亩,家人大小男女共一百十四口,余则桌椅床旧衣零星等件及当票百余张,外有欠曹银共计三万二千两。”

根据以上记录和一些相关辅助信息,可粗略对曹的家产进行估算,大致在六万两左右。雍正得知这个结果后心凉了一大截,原想可以弥补亏空的,却没料到在江南经营数十年的曹家竟然只有这点家产。

这个数字大大出乎人的意料,难不成《红楼梦》中奢华富足的贾府仅有这点资产吗?如果对这个结果还心存疑问的话,那么苏州织造李煦被查抄时是有清单的,两相对比也就清楚了。

李熙与曹寅有着几乎相同的身份背景和经历:曹寅之母孙氏是康熙幼时保姆,而李煦之母文氏也同是康熙保姆。但相较于曹寅,李熙在政治上似乎更活跃,并且直接卷入了康熙晚年皇子的继承斗争中,因此李家败落略早于曹家。

雍正元年李熙获罪的理由是“亏空”,但背后原因应该是他与雍正的政敌、皇八子胤禩走得过近。另外,作为康熙生前的心腹,李煦存有大量康熙亲笔批复的折件,雍正下旨查抄李熙家产时特别吩咐“将查出之李熙奏折呈送前来”。最后从李煦家共查出御批折子406件,未批折子193件。李煦最后分配打牲乌拉,客死他乡。

根据雍正元年四月九日《总管内务府奏查抄李熙在京家产情形折》,雍正谕令查抄李熙家产的时间在正月初十日,分别由两江总督查弼纳和内务府大臣在苏州和京城两个地区同时查抄。而四月九日这份奏折正是内务府大臣汇报的京城查抄结果,其中说:

“查得李煦住房三百三十六间,在京城、畅春园、房山县等处有房三百五十七间半,房山县有地十七顷一亩,奴仆八十二口,以及衣服、器具等物。”

这是李煦京城家产的简要概括,奏折之后还附上了详细的清单,这是一份很少见的登录细致,且有逐项估价的清单。清单内容归纳起来包括:房产总计四处,价值12466两;田产1701亩,折银1701两;绸缎布匹、衣帽、牲口共1665两;京城家仆、庄园共计870两;放债银1412两。

李煦在苏州的家产也在同时间内完成,但苏州的这份清单尚未发现。不过,在雍正元年六月十四日《内务府总管允禄等面奏查抄李煦家产并捕其家人等解部事》中,记载了李熙家产的全部查抄结果:

“查过其家产,估银十万九千二百三十二两余,京城家产估银一万九千二百四十五两余,共十二万八千四百七十七两余。”

根据以上信息可知,李煦的家产总值为128477两。以李家世代经营苏州织造一职来看,这点家产显然并不多。但总体而言,李家的情况应该略胜于曹家。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