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根的隐私案进入庭审,会发生什么?到头来给自己惹了一身烦?

2021-01-21 10:44:59 李Dog嗨

苏塞克斯公爵夫人的法律团队已申请即决判决

本周,苏塞克斯公爵夫人的法律团队又回到了法庭上,就她对联合报业有限公司(ANL)的隐私诉讼举行了最新的听证会。梅根的律师已经申请了简易判决,这一法律步骤可以让案件无需审判就得到解决。

周日,39岁的公爵夫人起诉《每日邮报》出版商ANL侵犯版权,侵犯她的隐私,并违反了《数据保护法》。这些文章显示了她在2018年8月写给76岁的父亲托马斯·马克尔的一封信的部分内容。

她的法律团队表示,ANL“不可能”捍卫她的隐私和版权主张,并将这封信的发表形容为“对她隐私权的三重侵犯”。

然而,ANL称,梅根写这封信是“希望在未来的某个时候被公开”,是为了“为自己作为一个不关心或没有爱心的女儿的指控进行辩护”。出版商的律师辩称,此案“完全不适合即决判决”。

完整的审判原定于今年1月在高等法院进行,但去年该案件因“保密”原因被推迟到2021年秋。

那么,如果公爵夫人没有得到简易判决,案件进入审判阶段,会发生什么呢?

梅根和她分居的父亲托马斯可能会在法庭上面对面,王室过去和现在的助手可能会被传唤作证。

1月初,一位王室高级消息人士向《星期日泰晤士报》透露:“审判对梅根和哈里来说将是痛苦的,它将揭露王室的运作,工作人员将被拉到证人台上……这会让机构感到非常不舒服。”

在周三的远程听证会上,英国皇家律师协会的大律师安东尼·怀特(Antony White QC)告诉法庭,代表苏塞克斯公爵和公爵夫人四名前雇员的律师写了一封信,信中说,他们将能够对梅根写给她父亲的信的起草“有所了解”。

所谓的“四人宫”是哈里和梅根当时的通讯秘书杰森·可耐夫(Jason Knauf), ANL“认为他参与了”这封信的措辞,还有前通讯人员克里斯蒂安·琼斯(Christian Jones)、萨拉·莱瑟姆(Sara Latham)和苏塞克斯公爵夫妇的前私人秘书萨曼莎·科恩(Samantha Cohen)。

在代表他们向各方发出的信函中,他们的律师表示,他们的客户都不欢迎参与此案,并补充称:“我们的客户也不希望在你们各自客户之间的争端中偏袒任何一方。”我们的客户都是严格中立的。”

信中还写道,他们的律师“初步认为,我们的一位或多位客户将有能力阐明”“信函和电子草稿的创建过程”。

怀特先生认为,这封来自前王室工作人员律师的信表明,“在审判中可能会有进一步的口头和书面证据,这将有助于阐明本案中的某些关键事实问题。”

然而,代表公爵夫人的王室法律顾问贾斯汀·拉什布鲁克(Justin Rushbrooke QC)在书面意见书中表示,来自王室的这封信“没有包含任何支持被告声称是共同作者(梅根的信)的信息,也没有迹象表明将会有证据支持被告的案件进入审判程序”。

拉什布鲁克先生补充道:“目前所提供的唯一信息是,王室四个成员中的一个或多个可能会对这封信的创作和电子草稿‘有所启发’。”

“法庭没有被告知光明可能是什么。这远不能支持被告的论点。

“这与支持原告案件的王室四人一致,他们确认,他们都没有参与信函或电子稿的制作,以及/或杰森可耐福(Jason Knauf)对电子稿的草稿提供了反馈,但没有实际措辞。”

在接受《人物》杂志匿名采访时,梅根曾为五位朋友的身份保密,但她们也有可能被传唤出庭作证。在周三下午的听证会结束时,瓦尔比法官保留了自己的判决,他表示将“尽快”做出判决。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