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糊涂的下场,太惨!

2021-01-21 20:00:02 汉周读书

文/老王

图片来自网络 侵删

这一年,是洪武二十三年(1390年)。

这一日,京师应天府,腥风血雨。鬼头刀下,人头滚落一地。

这个悲惨冷酷的日子,属于位居“开国六公爵”之首的韩国公李善长。

时年,李善长77岁,年近耄耋。

而下达处斩诛族令的,正是他拥护和爱戴了一辈子的亲爱敬爱的老板朱元璋。


那么,面对一个黄土已埋到脖子,且功勋卓著的老部下,朱老板为何会痛下辣手?一丝情面都不留?

这档子公案,说来话长——

01

李善长,字百室,祖籍濠州定远(今安徽定远县)。自幼便喜爱读书,天赋聪颖有谋略,且通晓法家,虑事奇准。

《明史·李善长传》:

少读书有智计,习法家言,策事多中。

至正十三年(公元1353年),尚在红巾军中混事的朱元璋,见人人都在拉杆子,立山头,内讧不断,也动了当老大的念头。

说当就当。遂回乡募兵,将徐达、周德兴、郭英等一众小伙伴收拢到了自己帐下。

有了人,自然要开干,抢地盘。

是年冬天,南下滁州。

途中,在定远遇上颇有名气的李善长。两人一见如故,结为生死知己。李善长亦从此入伙,南征北战,成为开国第一功臣。

当然,靠着血拼创立大明集团的朱元璋也没亏待他,赐爵韩国公。

而谋略胜比诸葛亮的刘伯温,也只封了一个“伯”:诚意伯。

公侯伯子男,按古时爵位排序,李善长整整比刘伯温高了两个等级。

由此可见,朱老板对李善长的工作还是很满意的。

事实也是,在入职大明集团后,对前来投靠、应聘的人才与将领,皆由李善长把关,进行筛选和考核。

与此同时,还不遗余力地开展政治思想和革命教育——

“大伙都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跟着朱老板好好干。将来啊,肯定天天吃香的喝辣的,住豪宅娶娇妻,前途无量啊!”

02

此外,李善长还掌管集团的后勤供应,为老板出谋划策,排忧解难。

对其一举一动,一言一行,朱老板全瞧在了眼里,动不动就挑大拇指头:

“老李,忠心耿耿,朕之萧何也!”

实言,朱元璋对李善长的信任远超刘伯温,甚至将长女临安公主下嫁其子李祺,让李善长摇身一变,跃升为真正的皇亲国戚。

可是,都成儿女亲家了,为啥最终朱元璋还是赐了他的死,要了他的命?

在这里,不得不提及另一个与李善长关系非常紧密的人。

没错,他就是李善长的同乡、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任中书省丞相胡惟庸。


胡惟庸是依附李善长的扶持和帮助,得以平步青云,打进集团高层领导班子的。

但,胡惟庸绝非省油灯。

升了官,有了权,胆一大,欲望起,就很容易耍牛B,飘飘然找不到北。

到了后来,连生杀废黜这样的大事,胡惟庸都敢跳过朱老板,擅自做主,直接执行;

各部门科室上报的奏章,也都被他截留,需先过目。但凡陷害自己的,统统扣下销毁。

权力炽盛,只手遮天,以至于热衷功名利禄的朝臣,无不奔走其门。

终于,他也用实际行动,再次验证了老子那句“天欲其亡,必令其狂”的古训是多么的正确与灵验——

03

洪武十二年(公元1379年)九月,藩属国占城(今越南中部)前来大明朝贡。

不消说,所有贡品,先被胡惟庸撸了一遍。

好吃的好玩的,稀罕的值钱的,该扣的全扣了。破破烂烂没瞧上眼的,才打包送进了宫。

这事儿,也不知怎么传进了老板的耳中。

真是胆肥了,竟然敢动劳资的东西!

朱元璋龙颜大怒。左右丞相胡惟庸、汪广洋感觉大事不妙,慌忙磕头谢罪,乞求宽恕。

也不知“duang duang duang”磕了多少响头,总算把朱老板的火给磕灭了,消气了,勉强放了这帮贪货一把。

是放吗?可老臣分明觉得,这是在诱使胡惟庸继续往火坑跳,往坟墓里扎猛子呢。

《明史·胡惟庸传》:

会惟庸子驰马于市,坠死车下,惟庸杀挽车者。帝怒,命偿其死。惟庸请以金帛给其家,不许。惟庸惧。

这一次,胡惟庸的儿子在飙车(马车)的时候,不知是酒驾还是醉驾,还是马震,一时不慎出车祸,摔死了。

爱子身死,胡惟庸大怒,嘁哩喀喳,杀掉了驾车的车夫。

没想到,朱老板比他还怒,竟要求他给车夫偿命!赔钱都不行!

这回,胡惟庸真怕了,怕得肝颤颤胆突突。

他深知,朱元璋对他已起了杀心——

堂堂当朝宰相,集团高层管理,只因杀个车夫就惹得老板震怒,要他偿命,这太过分吧?

少拿众生平等、一视同仁来说事,你老朱杀过多少人?啥时平过等,同过仁?

明摆着,你就是想弄死我!

04

胡惟庸想的丝毫不差,原因也很简单:

你手伸长了,权力攥多了!

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朱元璋毫不留情处死了胡惟庸,涉案受牵者达上万人。

血流成河,陈尸满街。

不过,李善长却安然无恙,甚至还帮忙处理御史台的事务。

尽管有人告发他与胡暗中有勾结,属朋党,朱元璋还是网开一面,专门下诏免死,将他们安置于崇明。

也就是在这节骨眼上,李善长似乎老糊涂了,竟然没有对老板表示感谢!

结党营私,涉嫌谋逆,那可是掉脑袋的死罪。你踏马居然不领情,不道谢?

你个四六不懂的老东西,好,咱走着瞧!

朱元璋因此怀恨在心。

不得不说,李善长真的是老糊涂了。在此敏感时期,竟还去找信国公汤和借兵,修造府邸。

借的不是钱,不是砖瓦木头,是兵啊!

汤和打哈哈,耍滑头,掉屁股就找老板告了密。

人在高处众人捧,人在地处众人踩——

接下来,在李家做过事的亲戚被治罪,招供此前胡惟庸和李存义曾劝李善长参与谋反;

其后,又有人告发李善长,包庇隐瞒胡惟庸密谋造反;

最后,有人传言将要发生星变,有灾祸降临于大臣身上。

而正是这玄玄乎乎的谶纬之说,则成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明史·李善长传》:

于是御史交章劾善长。而善长奴卢仲谦等,亦告善长与惟庸通赂遗,交私语。狱具,谓善长元勋国戚,知逆谋不发举,狐疑观望怀两端,大逆不道。会有言星变,其占当移大臣。

05

至此,声势造够了,舆情鼓动起来了,老板朱元璋也便拥有了一千个一万个解决掉李善长的理由。

“你不能杀我!” 李善长掷出了最后一道救命符,“我有你赐给我的丹书铁券!”

朱元璋冷笑:“丹书铁券,能保你一命。可你所犯之罪,十恶不赦!”

卧槽,这块曾视如宝贝的免死金牌,白特么领了,还欠老板九条命!

至此,李善长彻底绝望,垂下了头。

朱元璋心道:就算赐你9999块,朕定判你个罪该万死!

这一场杀戮,很惨:

李善长被赐死;

其妻女弟侄等全家70余口,一并处死;

吉安侯陆仲亨、延安侯唐胜宗、平凉侯费聚、南雄侯赵庸、荥阳侯郑遇春、宜春侯黄彬、河南侯陆聚等,皆坐罪受死。

朱元璋还亲自下诏,罗列其罪,加上他们的招供之词,攒了一本叫《昭示奸党三录》的书,全国发行。

据传,此书一出,歘歘歘,销售量一举跃升至明朝畅销书排行榜第四名。

排在前三位的,分别是朱元璋的《大诰》《大诰续编》和《大诰三编》。

全是血淋淋的酷刑杀人指南!

06

后来,当朝五品郎中王国用,曾上书朱元璋,大意是:

李善长和陛下是一条心。他已封公爵,没必要为了成败尚未可知的谋反去冒险。

朱元璋看后沉默不语,也没有怪罪王国用。

是啊,李善长用毕生努力,赚得多重加持:

累累功劳+儿女亲家+生死知己+宠信器重+丹书铁券,可最终,还是没能逃过死劫。

品味郎中王国用的上书,颇为在理。

除李善长人老脑子糊涂,做出的一系列作死操作外,更主要是,他的地位与功绩,触到了每一个帝王都护之如命的逆鳞:

皇权。

说什么开国功臣,论什么儿女亲家,道什么生死之交,使什么免死金牌,胆敢触碰这条底线,哪怕怀疑你有不轨之意,也必杀之。

更何况,李善长的老板,是史上最嗜杀的朱元璋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