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扇耳光”事件背后,是职场PUA还是空降干部水土不服?

2021-01-20 18:34:28 海底青年

2020年11月11日早晨,济源市政府秘书长翟伟栋在专为外地领导设置的小食堂里就餐,遇见了市委书记张战伟。

张书记问:“你是谁?谁让你来这吃饭的?”

翟伟栋回答:“我怎么就不能在这吃饭?”

张书记伸手就是一巴掌,打的翟伟栋两眼冒金星,诱发了心脏病,请假回家休养。

翟伟栋的妻子尚娟到辖区派出所报案,但公安部门一直都没拿出任何处理结果。

尚娟一怒之下瞒着老公实名举报了济源市委书记张战伟。

普通人看来,这不过是一次再简单不过的职场PUA,但实际上这一巴掌背后的江湖故事,比电影还要精彩。

01

河南省济源这个小城市,依靠山西、陕西、豫西的煤炭产业,以及小浪底水利枢纽工程的天然资源,逆袭成为全省人均GDP排名第二的省管市。

煤炭经济的快速发展,让河南高层没有放弃对干部们违纪现象的监督。

这时,故事的第一个人物出场了。

2015年12月,在省纪委工作了23年的张战伟,接受组织安排出任河南省委巡视工作办公室主任。

经过10个月的巡视后,2016年9月,张战伟作为外地干部空降济源市委,出任市委书记。

想要抓好全市的工作,就要先让市政府完全配合市委的工作。

2016年10月,张战伟上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让时任市长的张宇松在济源人大会议上提请,免去4位在市政府工作多年的副市长。

担任副市长7年的胡汉阳,在济源工作了25年的刘庆芳,17岁起就在济源司法系统任职、工龄32年的谭江。以及在济源工作了28年的孔庆贺。

这些被市长亲手免职的,都是在济源本土深耕多年的老干部,也是张宇松市长

曾经的左膀右臂

新上任的副市长分别是曾任河南科技大学纪委副书记的俞益民、曾任省公安厅经济犯罪侦查总队政委的侯钦东、曾任坡头镇党委书记的侯波。

三位来自纪委、公安、地方的资深官员,替换了任职多年的济源本土官员。

外来的张书记,已经牢牢掌握住了济源市的政府机构。

为了方便这些外地来的官员就餐,市政府专门开了一个小食堂。

张书记和外地来的领导都爱吃这个食堂。

张书记领导下的市政府,

更有凝聚力了。

02

这个故事的第二个人物叫翟伟栋,71年出生,土生土长的济源人。

在张书记还没来济源之前,翟伟栋在济源基层摸爬滚打了15年。

从济源市公路段、市团委,到承留镇党委书记,翟伟栋能力不错,也一直非常努力,

但他还缺一个伯乐。

2012年3月,凭借承留镇的政绩,41岁的翟伟栋又往上走了一小步,出任

济源市虎岭产业集聚区管委会党委书记。

这是一个规划9.4平方公里的大型煤盐化工产业园区。

2015年,济源地区生产总值达到了494亿元。

在这之中,翟伟栋工作的虎岭产业集聚区,贡献了相当比例的产值。

2017年6月28日,国家发改委、中央编办批复,同意济源市建设全国首个全域产城融合示范区——济源产城融合示范区。

这个1931平方公里的庞然大物,与9.4平方公里的虎岭产业聚集区不同,囊括了整个济源市。

济源产城融合示范区管理委员会为省人民政府派出机构,规格为正厅级,与济源市人民政府实行“一个机构两块牌子” 。

简单来说,济源产城融合示范区管理委员会是当前济源市行政区域内的最高行政管理机构。

它领导济源市政府。

2017年,翟伟栋的伯乐出现了。

济源市市长张宇松在市人代会上提请翟伟栋出任济源市人民政府秘书长。

因为翟伟栋曾经主政的承留镇就是产城融合示范区管理委员会的所在地,他又担任过虎岭产业聚集区党委书记。

协助推进示范区建设,他有经验。

两个月后,市长张宇松离开济源市,调任河南省粮食和物资储备局。

翟秘书长的任职,成为张市长离任前,在市政府行使的最后一次人事安排。

这次任免,除了翟伟栋的工作履历之外,可能还有一个重要原因:

翟伟栋是在济源本土成长起来的干部。

他是张宇松留在济源市的本土干部火种。

翟秘书长上任后立刻全身心投入工作,同时为了交朋友,他开始硬着头皮去张书记爱吃的外地领导小食堂就餐。

03

经过一番领导干部的大换血,这时的张战伟成了济源市领导班子真正的主心骨,主政济源市已经没有了任何历史包袱。

但纪委出身的张书记,对违纪官员的检举和查处仍然没有放松。

2018年11月2日,济源市委原常委、市委统战部部长白玉成,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河南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济源本土的老干部基本已经全部离开了济源市。

张书记爱吃的外地领导小食堂,

越来越忙了。

2019年8月,接替张宇松的市长石迎军,出任行政级别高于济源市的河南省济源产城融合示范区管理委员会主任。

这一次,49岁的石市长和56岁的张书记,

成了平起平坐的正厅级干部。

而石市长因为年龄,在济源市未来的发展上,一定也会有更多的责任等着承担。

石市长和张书记一样,虽然都是外来的干部,但石市长很愿意重用济源本土的干部。本土的干部们,也都愿意为石市长领导的示范区献计献策。

石市长就任管委会主任后,外地领导小食堂的厨师发现就餐的人数,

变得比以往少了。

曾经平静的济源市政府系统里,现在仿佛有两股李亮在暗暗较劲。

2019年11月,翟秘书长曾经主政的承留镇孤树村出了问题。

一家民营的研学实践基地“泊心山居”阻挡了产城融合示范区的建设。也成为石市长担任管委会主任碰到的第一个钉子。

翟秘书长这时勇敢地站了出来,这样的钉子户,必须替石市长

拆掉!

2019年11月30日,承留镇镇长杜中联上报,对违建别墅泊心山居进行强拆。

杜镇长获得批准后,联合国土、城管、公安等多个部门二百余人,迅速完成济源泊心山居的拆除工作。

唯一不足的是,泊心山居的工作人员李平贵在强拆过程中受伤,送医后不幸去世。

杜中联由于拆除违建有力,市政府决定对其给予提拔。

在上报市委张书记后,杜中联升任承留镇党委书记。

而杜中联的老领导翟秘书长,也更加受到石市长的器重。

2019年12月31日,示范区管委会任命的39名国家工作人员,身着正装,列队在领誓人翟秘书长的领诵下进行宪法宣誓仪式。

石市长就是翟伟栋的第二个伯乐。

2020年6月,曾被免职的济源市副市长谭江,被省政府任命为产城融合示范区管委会委员、副主任。

7月1日,根据市长石迎军、检察长朱孟侠同志的提请,谭江重新出任济源市副市长。

兜兜转转一大圈,济源的本土干部终究还是在石市长主政的市政府领导下回到家乡,为家乡的发展出谋划策。

而翟伟栋也兼任济源示范区管委会办公室主任,经常出现在示范区管委会的会议上。

04

2020年11月9日,翟伟栋出席了示范区管委会常务会议,这个会议由市长石迎军主持召开。

三天后,翟伟栋还像往常一样去了小食堂吃饭。

知情人讲,翟秘书长并非如其妻子举报所称,面对张书记的质问,谦卑地上前解释“书记,大家都在这里吃饭,我一直在这里吃饭呀”。

而是“我怎么就不能在这吃饭?”。

等着他的,就是那一计积蓄了很久、响亮的耳光。

翟秘书长回家休养五天后,妻子尚娟实名举报张书记的暴行。

就在张书记深陷风暴中心时,

麻烦又来了。

检察院的干警李安林也实名举报张书记,原因是“张书记违法提拔涉嫌犯罪人”。

检举材料里说的那个被张书记提拔的在强拆过程中致人死亡的涉嫌犯罪人是:

强拆违建“泊心山居”有功的承留镇镇长杜中联。

大家都很纳闷:主持强拆工作的是市政府,执行强拆的是杜镇长,怎么这个检察院干警却举报的是仿佛和所有事都无关的张书记?

冤有头债有主,怎么不举报翟秘书长?

不仅大家没想到,就连张书记没有想到,原来当初由自己亲手签署,把杜中联从镇长提拔为镇党委书记的市委文件,

现在就是检察院干警实名举报自己的重要证据。

有些时候,还真不好分辨默写人究竟是敌是友。

这次究竟谁是张牧之,谁是黄四郎。这场闹剧最后,如何收尾?

还得让子弹再飞一会。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